正念脫險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24日】2004年2月17日晚9點多鐘,我和一位功友出去發真象資料。出發前,我和同修之間有了一些爭執,我看到她的缺點就直接指出,話中缺少了善,然後,發正念都不那麼靜,加上近半年來我對自己的修煉放鬆,半個月做一次功,幾天學一次法,求安逸心起來了。結果發真象資料時心態不穩,有怕心在,在回家的路上,被蹲點的惡警發現。當時,我就想起師父講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們帶我的時候,我不配合,他讓我走,我偏不走,就站在那兒向他們洪法,他們拉我,我就是坐在地上跟他們講真象,並發正念。開始時,想讓他們定在那,可是,那時心態不穩,功能沒有起作用,當正念起來時,他們四個都是二、三十歲的壯漢,拉我時都累得直喘粗氣(我是體重110多斤的小姑娘)。後來,來了一個姓吳的惡警來拉我,我不配合,他上來給我兩巴掌,我當時想起了師尊在《正念制止行惡》中的教誨,我讓他痛,我不承受,結果,我真的一點都不痛。

他們把我和同修一起帶進太和區北郊派出所,我是一直在發正念,到那兒以後,還沒等他們說甚麼,我進屋就坐在那兒了,心想:你讓我幹甚麼,我偏不幹。惡警說:「你好像來的客人一樣了!」我坐那還是發正念,向他們講真象。當他們問我叫甚麼、家住在哪,我就不吱聲了,靜靜地發正念,就這樣,重複了很長時間。後來,惡警覺得這樣也問不出甚麼來,就變換了方式說:「你要是寫個保證不煉了,我就把你送回家。」像哄小孩兒一樣說:「你年歲不大,我可以當你的叔叔了。如果你要是寫了,你以後想幹甚麼,我給你錢,我支持你。你現在才多大呀,你學這個幹甚麼,別學了。」我沒出聲,但是心有一點動:他說的這是真的嗎?剛一動念,我馬上又想:得從法上悟!這一念一起,立刻大腦中就肯定地說:不對,這完全是假善。正念起,邪惡看沒有空子,就無可奈何,不再說那些了。問了一會兒,他們累了,就讓我休息去。我悟到:我不能在這裏待,我得走,這也是為他們這些生命好。在《正念制止行惡》經文中,師父說:「目前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和過去比已經少之又少了,而壞人與惡警還在對大法弟子行惡,這是人直接在對神犯罪……」他們得造多大的業啊!我就一直尋找機會走脫。

三個惡警吃完飯,也都累了,就各自在自己的床上歇著。一個已經睡著了,臉朝牆。我對其中一個靠門口那的惡警說:我要上廁所。那惡警說:「剛問完你去不去廁所,你不吱聲。不准去!」我一直發正念。可是他說歸說,還是帶著我倆一起去,走到門口,他說:「你倆別去廁所了,那兒黑,在門口吧,反正也是黑天。」我們倆就在門口小解。期間,惡警老是在門口喊:「完了沒有,快進來。」我想這時間太短,接著就又說:「我要大便。」那惡警說:「讓她(指同修)去取紙。」惡警就跟著同修一起進屋裏,這屋的走廊中間有一道鐵網門隔著。我在門這邊說:「那你們取去吧,我在這等著。」我聲音不大,也不知道惡警聽到沒有,他沒在意我。我先愣了一下,然後想:這個機會來了!就順著剛來這裏看過的路翻了好幾道牆,來到大道上。正好有一輛出租車,我上車就走了。

2004年2月18日凌晨3點多鐘,他們到我家沒有叫人開門,而是越牆而入,非法私闖民宅,進屋就翻,甚麼也沒翻到。第二天,我家沒人,他們還是越牆進院,清天白日下,竟敢二次私闖民宅、抄家,搶走大法書和明慧週刊!現在,只有我弟弟在家,大門外有蹲坑的人,惡警有時還進屋打擾我弟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