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國際社會獨立調查 江氏集團繼續掩蓋迫害真相

【明慧網2004年4月2日】據報導,世界精神病學協會(WPA)主席Okasha醫生收到一封來自中國精神病學協會(CSP)主席的信並取消了原定4月4日世界精神病學協會赴北京針對法輪功學員受到精神迫害的案例進行獨立調查的計劃。Okasha醫生沒有公開3月26日所收到的信件的內容,只說不得已而取消這次調查計劃。

* 中國精神病學協會在迴避甚麼?

世界精神病學協會為了去中國進行獨立、公正和專業化的調查作了充份的準備,已經成立了由英、美、加、澳、丹麥、挪威、摩洛哥世界一流精神病專家組成的8人調查組,計劃到中國檢查醫療記錄,在徵得同意的情況下,會見病人、家屬、醫生,並對那些被指控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虐待的案例進行調查。

在1996年,世界精神病學協會認可了一項「馬德裏宣言」,提供了全世界精神病醫師都應遵從的醫德標準和倫理規範。該項宣言特別禁止因政治、種族或宗教原因而收治病人,及精神病醫師參與任何形式的身體或精神上的折磨。

近些年來,在中國一個流行的說法是「和國際接軌」,現在世界精神病學協會主動進行一項專業技術性的、獨立的、公正的調查,作為該協會會員之一的中國精神病學協會本應該積極配合此項專業性的調查,但是反而取消了世界精神病學協會原定的獨立調查,這令人懷疑中國精神病醫師在對待法輪功學員上是否遵從國際上的醫德標準和倫理規範,從而迴避和掩蓋精神虐待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 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虐待是江氏滅絕政策的產物

江氏集團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迫害法輪功動用了中國政府、國家、社會等各方資源。在鋪天蓋地的迫害中,中國精神病學協會及其下屬的部份醫師主動地或被動地、自覺地或不自覺地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助紂為虐。

事實表明精神虐待和折磨是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眾多酷刑手段之一。據不完全統計,至少1000名法輪功學員僅僅因修煉法輪功而被強迫監禁在中國的精神醫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量的報告表明法輪功學員正在精神科醫師和護士手中遭受嚴重虐待,而且至少12例死亡案件被確認因此種虐待所致。

較早被外界知道的死亡案例是山東省淄博市齊魯石化公司烯烴廠儀表車間電腦工程師蘇剛。蘇剛,男,32歲,只因修煉法輪功,烯烴廠公安背著親屬於2000年5月23將其強行送進濰坊的昌樂精神病院,每天向他強行注射大量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5月31日其叔父蘇蓮禧聞說蘇剛慘遭迫害,遂絕食以示抗議。經過九天精神病院的摧殘,蘇剛被交給其父蘇德安時已是目光呆滯,表情麻木,反應遲鈍,肢體僵直,面無血色,身體極度虛弱,慘不忍睹,隨後於6月10日晨因心力衰竭而離開人間。

* 江氏集團毫無理智的報復

現在日內瓦正在召開第60屆聯合國人權會議,中國人權惡化狀況(尤其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引起了世界範圍的注意。3月22日,美國正式宣布將在本屆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提出一項譴責中國人權狀況決議案,中國外交部次日隨即宣布中止與美人權對話,同時與非洲國家接觸,討論如何換取他們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的支持。

像世界精神病學協會這樣的專業性國際組織做獨立和公正的調查,應該是所有關心中國人權的人所歡迎的。從Okasha醫生3月26日所收到的信件的時間來看,中國精神病學協會取消了這次原定的調查計劃,這也是江氏集團對國際社會毫無理智的報復行為。

* 江氏集團害怕迫害證據在國際上曝光

美國精神病學協會(WPA)成員Viviana Gallii醫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據我所知,WPA曾經給中國至少500個法輪功學員的名單,WPA要求和其中部份學員面談。現在推測,很可能是中國官方不能履行早先與WPA達成的協議計劃。 」

現在江澤民本人及其幫兇中的部份成員由於酷刑迫害法輪功而被告上一些國家的法庭。如果世界精神病學協會的調查能夠順利進行,那麼調查結果無疑會給這些法庭提供更加直接的迫害證據。

在媒體誣蔑、造謠和酷刑迫害的同時,江氏集團極力掩蓋和封鎖迫害消息,欺騙和誤導國際社會。中國精神病學協會臨時取消世界精神病學協會的獨立調查,顯然是受到來自江氏集團的壓力,害怕迫害真相在國際上曝光。

儘管江氏集團的封鎖和掩蓋,但是紙包不住火,阻擋不了其邪惡迫害在國際社會曝光。法輪功主要網站《明慧網》從1999年以來大量報導了突破中國嚴密封鎖透露出來的迫害案例;2000年以後,法新社、路透社、美聯社等海外媒體不斷報導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戒毒所的案例;世界精神病協會曾在發表的長達300頁的報告中列舉具體事例說明有法輪功成員被關押進精神病院。事實上,現在知道真相的人是越來越多了。( 明慧記者林展翔撰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