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於國防科大的青年軍官姚遙遠遭迫害致死(圖)


姚遙遠
【明慧網2004年4月2日】姚遙遠畢業於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在武漢軍用器械士官學校工作。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於2000年8月被非法開除公職,返回農村家鄉。之後多次遭當地惡人劫持迫害。2002年2月7日,被綁押到湖南長沙新開鋪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2003年1月30日被釋放回家後,慘遭迫害的姚遙遠出現大咯血,後於2003年6月6日去世。死不瞑目,其父母悲痛欲絕。

姚遙遠,1972年生,1989年考上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技大學,1993年7月大學畢業,分配在武漢軍用器械士官學校工作,1998年得法。1999年7.20,江氏集團的非法鎮壓開始了,姚遙遠認為法輪大法好,就到湖北省政府反映情況。2000年,他在去北京的列車上被攔截下來,後被原工作單位強制洗腦。他堅定自己的信念。據他本人說,「他們所講的每一句話,我都能找到他們的荒謬之處。」兩三個月後,不法人員就威脅他,再不轉化就要他退黨、退伍、開除軍籍、開除公職。他認定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絕不放棄。

2000年8月,28歲的姚遙遠因此而被迫退黨、退伍(11年的軍齡、副營級),被開除公職。對於一個從農村考上全國重點大學的他,又回到農村,意味著甚麼?這一切只因為他修煉法輪大法,做一個好人。

回到湖南省邵東縣牛馬司鎮虎形村,他的家人心如刀絞。

然而迫害還沒有結束,2000年年底,邵東牛馬司鎮派出所的惡警又到他家騷擾,要他保證不煉功,否則就要把他押往邵陽。這時他沒把握住而妥協,不久他就大病一場。

2001年2月23日,邵東縣牛馬司鎮政府、派出所的惡人還不放過他,把身體狀況很差的他綁押至邵陽市洗腦班(於2000年12月29日在邵陽市黨校,2001年3月31左右搬至邵陽市五里牌勞教所),在那裏經受慘無人道的洗腦。牛馬司鎮退居二線的紀檢書記肖聯豐(音)經常在洗腦班人員面前出謀劃策,充當幫兇。

洗腦班的人換了幾次,最先(2000年12月29日──2001年3月31日左右)是邵陽市宣傳部的易副部長負責,2001年4月1日左右後由邵陽市610的劉主任負責,洗腦班的班長先是陳順生(邵陽市政府的一個科長),由於大法弟子都很堅定,2001年6、7月就派了邵陽市公安局教育科的科長李奇玲(男)擔任班長進行所謂的攻堅,因為姚遙遠是一個年輕軍官、一個重點大學畢業生,因此受到的壓力非常大。惡徒們使盡了各種手段,其中包括向他的年邁的父母施加壓力,讓他的父母姐妹都跪在他面前,當他越來越堅定時,惡徒就說他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要。

在洗腦班裏,姚遙遠也宣布以前的保證作廢。重重地打擊了邪惡的氣燄。

2001年4月3日晚上,在邵陽市勞教所內的洗腦班的宿舍,大法弟子們聚在一起集體學法,洗腦班的班務會的成員吳海燕(邵陽市勞教所女幹警)從隔壁突然打開門衝進房間,把書搶走了,當時大家都驚呆了,過後大家找自己:為甚麼不保護大法書。於是大家就去要。吳海燕說,「怎麼可能給你們!」

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大法弟子把大法書籍在吳海燕眼底取回,吳海燕惱羞成怒,報告邵陽市610劉主任。第二天,市610、國家安全局等出動,直到半個月後,公安局才來人,當公安局的人在問書是誰帶來時,姚遙遠等都主動承擔責任,保護了其他大法弟子。震驚市政府派出「專案」組調查所謂的「4.3事件」就這樣不了了之。

2001年11月9日,為了抵制洗腦班班長李奇玲的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姚遙遠、寧鐵橋等大法弟子集體絕食。11月13日洗腦班班長李奇玲在市610劉主任的授意下,把已絕食絕水四、五天、此時身體十分虛弱的姚遙遠押往邵陽市拘留所拘留15天,在那裏,姚遙遠繼續講真象,讓一些人明白了真象,有一個老人表示出去後要學大法。15天後,姚遙遠又被押回洗腦班。2002年2月2日,被邵東公安局押往邵東戒毒所。2002年2月7日,被綁押到湖南長沙新開鋪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2002年2月7日在新開鋪勞教所入教隊(七大隊)、2002年5月被下往號稱魔鬼大隊的九大隊,2002年10月左右出現咯血。2003年1月30日,堅定的他從新開鋪勞教所被釋放,回家幾天大咯血,被家人送往邵東人民醫院搶救。2003年5月底,再次出現大咯血,被家人送往邵陽市種心醫院搶救,搶救無效,於2003年6月6日去世,兩眼睜開不閉,真正死不瞑目。其父母悲痛欲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