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趙鳳雲被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的有關情況


【明慧網2004年3月31日】2004年2月27日,法輪功學員趙鳳雲(女,50歲)在萬家勞教所的長期奴役和精神摧殘下被迫害致死。下面的事實經過是在萬家12隊親身經歷目睹的大法學員提供的。

趙鳳雲是2002年7月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集訓隊的。那時,萬家開始用酷刑、體罰折磨大法弟子,企圖強逼大法弟子放棄信仰。

絕大部份大法弟子都被「上大掛」折磨。「大掛」就是把人的雙手用手銬吊在兩張上下鋪床的欄杆上,然後把兩張床拉開,像要把人撕裂開一樣,直到不能再拉為止,雙腳離地,非常痛苦,一般人幾分鐘就受不了。這時再上電棍,臉、手、身上、腳心,惡警隨處亂電。手指尖和腳心是最敏感的部位,最難忍受。對於年紀大或有心臟病的人,惡警竟然讓大夫在旁邊看著,一邊上刑,一邊準備出意外時再搶救。惡警就是以此方式折磨法輪功學員,逼寫所謂的「三書」,才被放下。

趙鳳雲心臟病嚴重,惡警們沒敢對她用這種酷刑,但是讓她長時間飛機式下蹲,也是相當痛苦,幾分鐘就已頭暈目眩,腿麻痛,渾身無力,從早5點蹲到晚12點,晚12點到早5點坐小板凳,不許睡覺、不許閉眼睛。惡警施用各種卑劣的手段,在身體上、精神上殘害法輪功學員。學員被強迫寫「揭批」,整天看誣陷大法的錄像,稍有反抗就是電棍、大掛,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經受著身心摧殘。趙鳳雲就在這樣的環境中過了一年多的時間。

2003年12月3日,趙鳳雲又到12大隊,在這裏是每天強制勞動,早6:30到晚9、10點,中間除三餐(共約一小時),三次上廁所,早、中出操外,全天沒有任何休息時間,每天定量工作,完不成就加班加點。

後來12大隊為一印刷廠(國鑫印刷廠,老闆姓喻)加工書籍,全是盜版書籍,多為小學到大學課本、輔導材料,其中有「市場管理法學」(北京教育出版社),「初中二年級下學期單元練課課行」(北京教育出版社,第四冊,第十冊),「音樂課本」(黑龍江教育出版社)……使用的機器十分落後,其中一台JBE3-50膠本機,用的膠具有強烈的刺激性,由於車間很冷,打開窗放氣,人就凍得厲害;窗子開小了,氣味放不出去,屋裏的氣味辣眼睛、嗆嗓子,時間長了頭暈、噁心。再加上經常催活兒,有時工作到晚10點多,那些天大家的身體都受到很大的傷害。

趙鳳雲就是在那樣惡劣的奴役勞動環境下,心臟病突發而猝然離去。趙鳳雲的死是萬家勞教所長期殘酷迫害的結果,精神、肉體的摧殘,超負荷勞動,沒有營養的食物,強烈的刺激性的「毒氣」……這些都是趙鳳雲死亡的原因。

事情的詳細經過是這樣的。2004年2月27日,大約下午5點半左右,在12隊車間勞動,趙鳳雲突發心臟病,發病時她感覺難受,頭暈噁心,想嘔吐,上廁所。當時有人告訴了管教,此管教並沒重視,來回看了兩次。這時大家攙扶趙鳳雲起來上廁所時,她已不能動了,管教看到這種情況才去打電話找大夫。後來獄警隊長郭秋麗來到車間,得知是心臟病發作後,沒說甚麼就出去了,過了一會又拿了幾顆救心丸,但此時藥已經塞不到嘴裏,費了很大勁兒才放進去一粒。那時趙鳳雲坐在椅子上,旁邊有二、三個人把著,她突然間全身癱軟,向後倒下,身體周圍散發很大的惡臭(剛發病不久就已出來難聞的氣味)。有學員給她摸脈,發現已無脈息。後來醫生趕到(距發病至少有30分鐘),給她做強力起搏,做了幾分鐘,又有一個醫生趕來,繼續做此種搶救。其實據大家觀察,醫生趕來之前,趙鳳雲心跳已經停止。郭秋麗看事情不好,就急忙讓大家收工,大約晚上七點左右,管教邱岩到班裏收拾趙鳳雲的東西,說是住院用(明顯是有意隱瞞,因為那時結果肯定已經出來了,不敢告訴大家,因為此種長期迫害結果有萬家勞教所和12大隊不可推卸的責任。)

第二天,12隊被關押的全體法輪功學員去食堂吃飯的路上,高喊「法輪大法好」,這一聲被萬家勞教所壓制已久的吶喊被喊出之後,很多人痛哭失聲。在食堂一整天之多,所有內心未曾改變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默默地流淚,沒有人吃飯,為同修的死,為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和所受的恥辱。大家連續兩天的集體絕食,令惡警恐慌和瘋狂。

有幾位法輪功學員和獄警隊長談話,質疑趙鳳雲的死因,並提出這與非法強制超時勞動、精神摧殘有關。惡警已掩蓋不了,才不得不說出趙鳳雲確已死亡,但強詞奪理說「每天工作15小時是合法的」等等,並且威脅說「勞教所的一切都合法」。實際上,僅就中國現有的法律上都有明確的規定,在勞教所的關押人員勞動時間平均每天不得超過六小時。在司法部第21號部令第51條明確規定:「對勞教人員施用械具只限手銬,嚴禁背銬和手腳連銬或將人固定在物體上。」對勞教人員不許體罰、打罵和人格污辱都有相應的規定。何況法輪功學員是被非法關押。我們只是堅持自己「真善忍」的信仰,要做個好人,何罪之有?!為甚麼要被關押在勞教所?

後在法輪功學員追問下,勞教所不得不宣布,趙鳳雲死於2月27日晚6:30,勞教所警察極力封鎖消息,12隊開飯時間都與別的隊差開,怕其它隊知道消息,一律不讓接見。

在萬家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陰險毒辣的手段多出自於惡警趙余慶、姚福昌。萬家勞教所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從未講過法律。他們早已執法犯法、無法無天了,幹了太多的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