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4月18日)

【明慧網2004年4月19日】
  • 要點文章

  • 人心與因果

  • 迫害真相

  • 海外綜合

  • 弟子切磋

  • 正念正行

  • 大陸綜合

  • 惡人惡行

  • 資料彙編

  • 要點文章

    「我就一個心思:讓更多的中國人知道真象」 。2001年年底佛羅里達法會以後,我開始打電話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講清法輪功真象。一年365天,除了外出參加法會等活動外,我355天都打電話到中國大陸去。在對不同地區打電話講真象時,我體會要針對不同地區選擇不同真象講出重點,這樣才更有效果。我每打一個電話都有記錄,不聽講真象掛斷的,我就在電話號碼旁邊畫個X;打通了而且講真象達到效果的,就畫個對鉤;打通了但是對方對真象仍有疑問,還有必要再講的,就畫個半對鉤。然後,我會根據這個電話記錄,過些日子再打,直到真正把真象講好了,對方聽進去了,明白了,才再畫上對鉤。我覺得,講真象不是走過場,講一個人就要讓一個人明白,這才具有真正的意義。 (美國法輪功學員)


    人心與因果

    向中國人講真象是1999年7月受到公開迫害以來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們一直在努力開拓的主要領域之一,明慧記者2004年4月紐約法會期間採訪了美國法輪功學員秦川,秦川打了上萬個中國各地鄉鎮的電話。「打電話前,打一些腹稿,然後根據腹稿的內容和對方聊,針對不同的對像,講不同的內容。在對不同地區打電話講真象時,我體會要針對不同地區選擇不同真象講出重點,使當地人感覺到事件離自己很近,有了應有的真實感和危機感。」「最近我發現以前不肯聽的,現在都聽。一次我給一個鄉鎮打電話,對方不僅認真聽完,而且對我說:'你講話的精神很重要,我要把它全部帶下去。'」

    警察說「別走,明天我們不來了」:

    ◇2001年春節,一個功友進京上訪被綁架,派出所警察來找我,認為是我讓去的。我對警察說:「老王,明天你去北京,我給你拿路費,到北京天安門就喊一聲'法輪大法好'就行,回來給你兩千塊錢,我們家沒有太多的錢,有呢,還能多給你點。」那警察說:「我不去,我不得叫人逮著嗎,能回來嗎?」我說:「那你說××去北京是我讓去的嗎?我讓你去你怎麼不去呢?」我又說:「你們三番五次地找我,我在家也沒有安全感,我還得走。」警察忙說:「別走,明天我們不來了。」

    ◇過幾天我沒在家的時候,他們來抄家了。第二天早晨,我就到鎮政府去找他們,對鎮黨委秘書說:「我今天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昨天你們抄我家的事,給我開個條,我去北京告你們。」李書記不敢開,找和我關係不錯的村領導求我說:「回去吧,往後不抄你了。」我說:「下次你要再抄我,我自衛。我們家鐵鍬、鎬啥都有。你黨委書記無故抄我家,你是違法的。」他說:「別說了,保證不抄你了」。

    ◇我每次發資料都先發正念,有一天,剛掛完橫幅,碰著警車也沒事。現在,我發真象材料,一宿能走很遠的路,警察知道是我做的,也不敢動我。有個警察的爹是我同學,看見我對我說:「你真行啊,大法的事隨便做,也沒人抓你,別人可能不行,我啥都知道。」一次,我去市場講警察在教養院、公安局迫害我的經過,每次都圍著三十多人。晚上警察到我家,「有人把你給告了,我也不願抓你,這樣吧!以後再講啊,講個十分鐘、八分鐘就行,再換個地方。」我說行。以後他們就不再找我了。

    ◇我去義縣××市場講真象,被人舉報了。警察擰著我的胳膊,把我綁架到派出所,準備把我送教養院。所長來了,說:「別填了,叫他走,沒人要他。」我去後院政府講真象,警察踢我,講完後,我在政府院裏打坐。幾個警察把我抬上警車,開到七家堡把我拽下車。不一會,我坐車又回到派出所,說還有大法書沒有拿走,他們說不給了。我說:「不給我今天就不走了,這本書就是我的命。」拿到書之後,我又去鎮政府講真象。晚上,我又去了派出所。有個警察不讓我在屋裏講,我在派出所門外講真象,警察也聽得著,圍了好多人,講了一個多小時。以後我再去講真相,沒人抓我了。

    ◇我在鎮上跟七輛警車的交警們講真象,他們就把我送到公安局,把我身上的錢和書都翻去了,把我關在一個小屋裏。我就在屋裏打坐煉功。下午4點多了,我就踹門,告訴警察我要回家了,警察說:「我給你打電話找局長去。」局長來了之後說:「你們派出所警察一會來接你,你現在要是走了,你們家人還得找你,把你交還給派出所。」他把錢歸還給我了。我說:「不對呀,我那本書呢?」局長說:「那本書我留下了。」我說:「那本書就是我的命,你要不給我,就不走了。」局長一聽,說:「啊,那給你。」

    ◇我開三輪摩托車,2001年夏天,我看見一個50多歲的婦女抱著一個5、6歲的小孩在路上走,我送完客人後,馬上就追回來讓她們上車,她說沒錢。我說:「不要錢,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天這麼熱,路又遠,三、四十里的路,天黑也到不了家,您就上車吧!」上車後,我就給她講真象。從那以後,她逢人就說:「煉法輪功的人可真好啊,坐車不要錢,徒弟都這樣,師父能斂財嗎,一尋思就是假的。」上學的學生,沒有錢我就讓他們免費坐車,上車我就給他們講真象。時間長了,這些小孩一看見我就喊:「法輪大法好」。

    ◇我家住在路邊,來往的車輛、人很多,我在前院大門口、後院大門口都貼上對聯,上聯是「人正心正天地正」,下聯是「天新地新宇宙新」,橫批是「法正人間」。誰走這都停下來看看,還大聲地念一遍,警察和鎮幹部路過我家門口也停下來看看,我經常更換。有一次我換上新對聯的橫批是「真、善、忍」。派出所的警察來了,問我怎麼把「真、善、忍」寫上了?當時大門口圍了很多人,我就問這些人「真、善、忍」好不好,這些人都大聲說好,我說:「既然'真、善、忍'這麼好,為甚麼不讓我貼呢?犯哪條法啦。」警察一聽無言以對,開車就走了。

    兩個大法弟子去買VCD影碟機,測試時,大法弟子把一張光盤放入影碟機,選了《萬象新》這首大法學員創作的歌曲,好多人圍過來聽,服務員說:「這麼好聽的歌,哪來的?」結帳的時候,服務員又說:「這好像是神仙的音樂,送給我吧!」大法弟子說:「這是法輪功的光盤,誰拿到就是誰的福分。」「那我更要了。」大法弟子就把光盤送給了她。回家的路上,大法弟子與出租車司機臨分手時,拿出一份揭露本地迫害的真象傳單講道:「拿到大法真象資料就是福分。」司機笑瞇瞇的把真象資料收了起來。

    青海省西寧市惡警遭惡報死亡案例:

    ◇西寧市城東區公安分局司機張明軍,一直給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公安分局局長開車,經常拉上局長、公安局政保科和610組織的惡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抓人,在法輪功學員面前誹謗大法和大法師父。2002年的五一前夕,就在他抄家搶走一位老太太的大法書後不久,張明軍去一家茶館喝茶時,突然感到頭不舒服,旁人立即呼來了120急救車,送往醫院搶救無效而暴死,死時年僅43歲。

    ◇西寧市城東公安分局大眾街派出所幹警趙明,經常闖到轄區居民家裏騷擾法輪功學員,還到處非法探聽、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多次協同西寧市公安局、西寧市城東區公安分局的政保科和610組織抓捕法輪功學員。2002年農曆八月的某天晚上,趙明在別處喝完酒,違規開車回家,途中發生車禍,搶救無效死亡,年僅29歲。

    2003年10月份,中國迫害法輪功的第二號凶犯羅幹來到青海省進行所謂的視察。在西寧市轉了轉後,一行人又來到西寧市下轄的大通縣,一隊小轎車在大通縣某地停下,羅幹在各級人員的陪同下在各地方轉了轉,待到他回來鑽進他的專車,頓時發現,一本揭露江××和羅幹迫害法輪功被告上國際法庭的小冊子儼然擺放在它的專座上……

    我有一位親戚姓韓,隨著法輪大法的洪傳普及,她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力量,只因邪惡鋪天蓋地的謊言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使她因有怕心而未敢走進大法修煉。不久,她突感身體不適,到市醫院檢查診斷為「肝癌晚期」。我又再次給她講真象和送去了寶書《轉法輪》,嚴肅的告訴她:「你的病是無藥可救的,唯有我們師尊和大法才能救得了你的命。」她這次聽明白了。昨天還上街照了一張像片拿出叫我看,多麼精神啊!她已自我感覺是個全身無病一身輕的人了。她說一定會遵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真正的好人,還表示要學煉功。

    因單位經濟不好,我們夫妻倆在幾年前雙雙下崗。我在家養了幾頭豬,愛人在外蹬倒騎驢,但是諸事不順,窮得就連打壺開水都捨不得花。讓我更煩惱的是乙肝、腎盂腎炎、風濕、痔瘡、肌肉萎縮、牛皮癬、鼻炎等病魔纏得我喘不過氣來,夫妻倆吵架越來越多。就在這時,經親戚介紹,我喜得大法。漸漸地我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這麼嚴重的牛皮癬都好了!夫妻和睦不打架了,我也能打工掙錢了,家裏的外債也還清了。由於我處處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多為別人著想,家裏家外,左鄰右舍都誇我是個大好人。

    憶秦娥 快悟;心賦;大法洪傳千古緣等詩六首


    迫害真相

    武漢市大法弟子黃曌2001年因做大法真相資料被關押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後因被迫害得身體不適而被保外就醫二年,但回家後惡人經常上門騷擾。2002年底,黃曌與未婚夫劉寧被迫離家出走。2004 年4月1日,黃曌、劉寧被綁架,黃曌遭毒打迫害,於4月16日凌晨3時在武漢市第一醫院去世。

    吉林大學南湖校區(原郵電學院)67歲的副教授楊凌雲女士因煉法輪功遭到江氏集團的迫害,於2004年初患病離開人世。

    大法弟子陳偶香,女,42歲,湖南岳陽平江人。2002年10月,由於不配合勞教所的起立、答到、戴符號、勞動,管教把她關押到所謂的」攻堅隊「加重迫害。她絕食抵制迫害,惡警指使「夾控」踢、打、銬她,在她被折磨的第六天,被惡警朱蓉致使吸毒犯野蠻灌食,被食物堵住咽喉,不幸去世。

    河北秦皇島大法弟子董俊明因修煉法輪大法屢遭非法關押和毆打折磨。曾兩度被迫流離失所。2003年6月,董俊明再次被抓,被送進河北唐山荷花坑勞教所,於2004年3月底,因身體情況被保外就醫。董俊明的妻子大法弟子王樹梅2002年9月30日左右被非法綁架到秦皇島昌黎洗腦班。直到2003年8月29日才放人。期間被強制灌食,鼻子被插出血。

    3月18日,荷花坑勞教所內被劫持的大法弟子集體抗議迫害,下午4點,惡警對做班的大法弟子進行毒打,用各種酷刑折磨,用殺繩(最多被殺7次)、電警棍、打耳光、用皮鞋打臉,用拖布棍打,把棍子都打斷。迫害一直持續到次日凌晨2點鐘,6大隊辦公室的牆上血跡斑斑。

    山東臨沂市許增恆、郭佳萍夫婦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罰款,後許增恆兩次被劫持,進行暴力強制轉化洗腦。許增恆第三次北京上訪之後,惡徒對他暴打摧殘,用拳腳、橡膠棒,私設刑具逼供。許增恆被非法勞動教養三年。回來後,又被劫持到臨沂市洗腦班進行非法迫害一個月。

    2001年春節過後,濰坊市昌樂縣五圖鎮各片包片幹部對法輪功修煉者大打出手,人人過關。其中有個片的片長對一個法輪功學員(男,52歲)拳打腳踢,拿著鐵錘砸他的腳趾,10個腳趾甲被砸得發黑並哧著血,隨後又拿起竹片打這個學員的頭和臉,後提了一壺開水,從大法弟子脖子後面澆了下去,結果脖子後面的脊梁溝到屁股全被燙熟了,肉成了白色。這位男學員於當天晚上又被強行綁架到昌樂勞教所。

    我是山東省昌邑市的一個農村家庭婦女。1999年10月23日晚上,我被帶到鎮上的「學習班」,三天後我被迫寫了保證書,交2000元錢放人。2000年4月,我去北京上訪,後被丈夫和書記村長從北京把我拉回,拘留15天,被勒索10000元。2000年10月,我又被610無故抓去,交了3000元錢才放人。

    山東省臨沂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惡警們三番兩次非法闖入我家騷擾,多次把我送進看守所、洗腦班進行迫害。2001年元月,我被判三年勞教,送到濟南第一女子勞教所,期間被迫超長時間出工。自99年12月份,鎮長崔金成私自非法扣發我的工資,共掠走人民幣15550 元。

    河南省三門峽市巡警支隊民警賀紫英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於2004年3月底時在去單位後突然失蹤,到目前為止尚無音信,失蹤時家中尚有一未滿週歲的孩子,其家人多次到公安局要人,但巡警支隊稱是自己出走與其無關。

    湖北武漢各看守所強迫在押人員在監室內進行奴工生產勞動。如襄樊第一看守所要在押人員在監室內生產藥盒和配裝小學生或學前班教學書本。看守所還大賺黑錢,對被關押者變相勒索。

    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強迫被關押者日夜加班奴役生產出口產品。該監獄近兩年都與浙江、江蘇、福建等地商家簽訂多種產品合同。據悉,不少為出口到西方國家的產品。如彩燈即是其中一種。

    2001年3月15號,我與同修九人在湖北省××廠球廠煉完功回家時被抓,被判拘留15天,關押到武昌區青菱戒毒所,期間每天強迫體力勞動。回來後,我就下崗了失去了工作。2001年12月30日,我去北京上訪,被惡警劫持回武漢,又送往青菱戒毒所,迫害一個月。以後每逢節日,都有惡人上門騷擾。我被迫流離失所兩個多月。

    孝感市有位老年大法弟子,近五年裏被六次非法關押,近期,聽說又在開甚麼兩會,孝南分局的惡警以及610壞人,到處搜尋她,她只得有家不能歸。否則就又要第七次被非法關押。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惡警幾年來對大法弟子辱罵、毒打、上刑、加期;強制看錄像,瘋狂洗腦;飢餓、奴役、嚴管,不准睡覺;叫來家屬哭、鬧、「感化」,甚至挑唆離婚等卑鄙手段。2004年2月15日,齊市雙合勞教所為了達到所謂的「省級文明勞教所」要求的所謂轉化率,竟然毫無人性地對全所30名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集體動刑-手銬、腳鐐、「蹲弓步」、「坐飛機」、鐵椅子、電棍等。同修程春敏寧死不轉化,已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成都市金堂縣大法學員李文華於1999年10月22日到北京上訪,被關押在北京西城區看守所,受盡各種凌辱和折磨。後被劫持到金堂縣看守所進行折磨三個多月之久。惡警共敲詐李文華及家人一萬多元人民幣。2000年8月28日李文華因向世人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又被非法關押。

    我叫李蟠珍,現年53歲。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我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回後關看守所15天,回家就時常被看管。2000年12月底我又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回成都,關在成都蓮花村看守所,後被送往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1年,回家後一直被嚴管。2003 年5月23日,我又被沙河堡派出所抓去關了2天2夜後送成都第一看守所,我堅持絕食27天,正念闖出,回家後被邪惡之徒長期監視。

    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殘忍。勞教所分7個大隊,每個大隊各有1-2百多人不等,一大隊是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大隊,被非法關押在一大隊的堅定的大法弟子都是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之後,才放出去。大法弟子項利傑先後被灌食40多天,折磨得只剩一把骨頭。吳立娟50多歲的老太太,因不配合邪惡被逼成精神病。

    2000年12月份,我去北京上訪,被惡警抓住送進了看守所,被逼迫纏牙籤,開始2000-3000,後來 6000-8000,纏不好就挨打,又被犯人灌涼水。後來我被送到遼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期間被迫奴役勞動,和強制洗腦。

    我叫王春梅,女,今年41歲,灤縣古馬鄉包麻子人。2000年6月中旬我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綁架、關押到興隆莊鄉派出所,我被非法抄家、罰款2000元,刑訊逼供15天。邪惡對我每天都上刑、綁架,中午甚至晚上都不讓我們睡覺,白天強迫我高強度的幹活,長時間罰站,晚上被逼迫看誹謗大法的材料進行洗腦。


    海外綜合

    2004年4月15日聯合國第六十屆人權會議進入表決階段,美國提議的譴責中國人權議案被中國使用的「擱置提案」迴避。4月17日下午,數十名悉尼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召開新聞發布會,強烈譴責中國江氏集團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以謊言利誘各國政府並最終逃避人權譴責,呼籲各界共同制止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虐殺。

    音樂電視:萬象新


    弟子切磋

    由一些資料點出事後想到的。最近北方一些地區資料點被嚴重破壞。我們應該反省一下自己是否有漏才被邪惡鑽了空子?從一些被破壞的大資料點所報出的損失物品上看,確有一些奢侈品,如一些同修分析的那樣,做資料的錢都是當地同修們省吃儉用省出來交給資料點的,每一分都應該用在正法之事上,不應該用於追求高檔次設備,也不應該在資料點間作攀比,更不應該用於自己個人的身上。據說有些資料點上的同修手機卡欠費後,還鑽電信部門的空子,免費使用3個月。反映出不夠純正。學員自己內部一些複雜人心造成的干擾也相當嚴重,如怕失去自己的「領導」地位而人為的設障礙等。另外小型資料點如能遍地開花,就不會出現大資料點被破壞而造成一片地區的資料短缺。

    用正念講真象 去除自我執著。最近某市發生這樣的事情:兩個老學員帶著六、七個新學員到市郊農村講真象,大部份被邪惡之徒抓走,但「處理」很快,三、四天之內都放了。這麼「輕鬆」的事,我們的學員不是冷靜思考,引起警覺,而是忘乎所以,到處宣揚:法被我們正過來了,環境改變了,邪惡已經不行了,不敢對我們怎麼樣……結果時隔三日,這兩個老學員一個被惡人抓走,一個流離失所,資料點被破壞,造成了嚴重損失。事後才知是惡人「放長線釣大魚」。幾點看法:◆從大陸目前的狀況看,八、九人集體出來公開講真象是不可取的。◆講真象、證實法不能偏激,更不能走極端。◆「法被我們正過來了」是執著自我的表現。正法是師父在做的,我們大法弟子只是「助師世間行」(《助法》)。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證實法,不是證實自己,所以必須不斷地去除自我的執著,根本的辦法就是多多學法。

    學《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的點滴體會

    珍貴的一念。2003年冬季一天,路有冰雪,道滑,吉林一司機開著一輛麵包車,拉著五、六個朋友外出遊玩,突然迎面來車,司機猛剎車,車子急轉,向路外懸崖奔去,眼看車毀人亡,司機絕望高喊:我家有煉法輪功的,我也是法輪功親屬,求李洪志大師救我!其他人見狀,都情不自禁跟著高喊:李大師救救我們!奇蹟發生了!車輪的一半懸在崖邊上停住了。得救的人抱頭痛哭,接著齊跪冰雪之中,連連磕頭,叩謝救命之恩:感謝李大師相救!世人這「珍貴的一念」不但挽救了這個人本身的生命,也拯救了他所代表的龐大天體的無量眾生。

    修煉逾十年 見證大法的超常。我是一個在新中國農村出生長大的知識分子,從小到大接受著無神論的教育。而且長期在黨內接受馬列主義教育,加上在科研單位從事實驗室內的研究工作養成的習慣,一般情況下,自己沒有親眼看到或沒有親身實踐的事,都不輕易相信和接受。然而,接觸法輪功後,法輪功的理論卻使我堅信不移,受益匪淺。


    正念正行

    向市長、主任講真象。(碩士)。2003年底,一次與市長在一路同行中,我從惡警如何策劃事件、迫害上訪學員,到惡首又是怎樣嫁禍師父、鎮壓法輪功的。用法理和事實,打開他思想中的結,效果蠻好。另外,我多角度跟主任講真相,進而引伸到宇宙、人類、歷史、修煉以及邪惡及其壞人是如何喪心病狂地陷害大法和煉功人的。經過多次交心,他看了《轉法輪》、經文等等,開始學法、煉功,並要求發正念。

    2004年2月24日,我回娘家,6個警察來到家裏,我想:他們來到我家也不是偶然的,可能就是通過來這裏而得救。於是媽媽和我向他們講真相,他們看見了師父的法像,非要拿走,我們擋在法像前,媽媽說:「你們走。」說了三遍警察就都轉身往外走了。我找到一張真象光盤,對其中一女警察說:「你們看看吧。」媽媽說:「你們記住大法好吧,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學員了,善惡有報呀!」


    大陸綜合

    2004年4月18日大陸綜合消息:

    ◇廣東三水婦女勞教所暴行:逼寫」三書」,不寫就日夜不讓睡覺,不讓坐。用手銬反銬雙手,蹲在那裏。還經常用電棍電乳頭、陰部等處………。惡警隊長「大粒痣」指使吸毒妹給珠海學員韓智敏灌尿喝,拳打腳踢,用手擰肌肉,把全身擰得紅一塊、紫一塊。惡警指使吸毒妹把佛山的鄧彩娟當眾捆綁毒打。

    ◇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殘害大法弟子

    ◇山東萊西市姜山鎮於同智。2001年8月17日,被姜山派出所兩惡警抓走,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受酷刑,2002年春天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濰坊(共7個監獄)先後在7監獄和2監獄被劫持迫害。

    ◇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區蓬街鎮大法弟子劉德喜、羅淑娟於2004年3月2日在大連住處被綁架。劉德喜已被帶回當地。羅淑娟被迫害得至今不能站立。二人以前所用手機落入警察手中,警察現正在利用電話妄圖迫害其他大法弟子。

    ◇2004年4月8日,新疆伊犁農四師在66團舉辦了又一期洗腦班,目前尚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

    ◇河南省汝州市610辦公室主任薛順次伙同市委副書記樊佔營於04年3月22日在當地開辦洗腦班,不法官員於3月27日凌晨5點在汝州市進行大抓捕。常新欽等四名大法弟子被抓走,很多被迫離家出走。

    ◇4月3日晚,遼寧省新民市法輪功學員王靜、張長風被瀋陽公安四處劫持,資料點被破壞。瀋陽趙忠、董欣然被劫持,資料點被破壞。以上四人被劫持極有可能與李霞配合惡警有關。

    ◇廣東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柯郎生,男,約30歲,廣東茂名人,2000年被深圳公安非法拘留,後送回茂名,因拒絕寫「三書」,現還在受迫害。

    ◇廣東化州市中垌鎮大法弟子李文珍長期被非法關押在茂名洗腦班,受到嚴重迫害,2004年2月被送回家,剛回家時神志不清,情緒非常不穩定。

    ◇2004年4月15日,遼寧錦州大法弟子劉萬盛(音)在家被國家安全局綁架。據說,國安特務採用手機(或電話)監控,進行跟蹤等手段綁架大法弟子。

    ◇萊西市城關派出所綁架張建民並非法抄家

    ◇廣東雲浮大法弟子林美華被雲浮公安局綁架。

    ◇湖北荊門黨校洗腦班劫持迫害大法弟子

    ◇簡陽大法弟子李華彬,男,60多歲,家住簡陽東溪新合鄉,在2004年2月2日到簡陽雷埝坪走親戚被抓,現在被關在簡陽市烏號街看守所,現已絕食多日。

    ◇2004年2月16日下午3點左右,成都市雙流縣蔡中明被綁架。該大法弟子與兒子在自己住房外牽電線,來了一輛汽車,下來幾個便衣強行綁架蔡中明。蔡中明不配合,被他們推倒在地上,兒子為阻攔衣服都被撕破了。

    ◇四川省成都市望江賓館迫害修煉大法的員工

    ◇吉林省松原市優秀教師王曉新被惡警綁架

    ◇松原市長嶺縣惡警非法抓捕當地大法弟子

    ◇四月初,桂林市大法弟子唐姓阿姨在複印大法資料時,店主威脅要舉報。大法弟子黎彥枝知道後,因為認識店主,即自告奮勇前往複印店向店主講真相,被店主舉報,即遭劫持,唐姓阿姨也被迫離家出走。桂林市大法弟子劉耀明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一不明真相的學生認出並被舉報,三天後遭當地公安劫持。

    ◇2004年4月13日,廣東省揭陽市東山區東興辦事處淡浦村大法弟子蔡漢花,女,五十多歲,在鄰村講真象,被東興派出所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揭陽市揭東縣看守所受迫害,裏面同時還關押著大法弟子黃貴泉、袁小蘭、張細偉。

    ◇3月27日左右,遼寧省撫順市望花區大法弟子紀寶珍因做真象被惡徒抓走。

    ◇北京市延慶縣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

    ◇黑龍江佳木斯大法弟子王英霞2004年3月30在家中被惡警綁架,惡警繼續在她家中蹲坑,31日又將前去她家裏串門的大法弟子欒秀媛綁架。

    ◇2004年3月24日晚10點左右,湖南祁東三位大法弟子乘一輛中巴車到邵東縣寧家坪發真象單時,不慎被非法抓捕,連同司機周文華(非修煉人)也同時被捕,現已轉送祁東看守所迫害至今未放,車也被非法扣押至今,期間惡警對司機周文華嚴刑拷打尤其厲害。

    ◇駱彥芬,女,在勞教所因正念不足而背叛信仰。目前,她經常到洗腦班和勞教所做破壞大法的事。希望廣大同修注意,不要給她市場。

    ◇成都白果林白壽路居委會主任曹玉芬,迫害大法弟子,在她管轄區有大法弟子夫妻在外多次找工作都被曹玉芬從中使壞下崗,並長期沒收該大法弟子的身份證。春節前因其轄區住戶有2部汽車丟失,都找曹玉芬要求賠償。

    ◇湖南省岳陽縣饒林鄉陳甘霖等大法弟子遭迫害

    ◇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加工食品與包裝盒極不衛生

    今日234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是誰在破壞法律實施?──湘潭市大法弟子的上訴書

    勸善詩


    惡人惡行

    吉林榆樹市張德清、孫鐵軍等惡警毒打大法弟子事例

    吉林榆樹市青山鄉派出所所長張德志犯罪事實 3月至4月間,惡徒張德志,伙同長春市和榆樹市公安局、610、政保科等惡警,多次在青山鄉楊木村、於家村、三興村等村屯,進行干擾迫害大法弟子,逼迫簽所謂的破壞大法的「五書」,並以《利用××破壞法律實施》為由,對大法弟子進行拘留勞教,到弟子家進行非法搜查,翻東西。

    2004年3月16 日,萊西市夏格莊鎮夏四村大法弟子張述芳被夏格莊派出所非法抄家、綁架到夏格莊派出所,遭到所長喬守福、指導員董振啟等人教唆,數名惡警輪番瘋狂毒打、逼供,致其遍體淤血、腫脹。4月1日張述芳被拘留15天到期,卻被沈濤等人安排直接送萊西市望城鎮辛莊進行強制洗腦。

    山東臨沂針織廠惡徒凶殘迫害本單位大法弟子

    湖南白馬壟勞教所惡人榜

    成都市溫江區洗腦班設在柳林鎮,由區610劉鵬飛主辦,抓人與放人由他直接主管。王德元,雇用專人負責洗腦班,向上級區610彙報,安排邪惡成員值班,包押學員,強迫洗腦,陰險毒辣。王波,對大法滿口誣蔑、誹謗大法,栽贓陷害。王建元,羅老頭,易俊華,王群,冉紅英,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活動,到過新津洗腦班陪教。


    資料彙編

    明慧週末(第一六九期目錄)
    真相傳單:新紀元(第52期)
    真象傳單:《真象》第24期(適用於絲網印刷)
    小冊子:金昌真話(第一期,甘肅)
    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