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4月10日)

【明慧網2004年4月11日】
  • 迫害真相

  • 正念正行

  • 弟子切磋

  • 人心與因果

  • 海外綜合

  • 媒體報導

  • 大陸綜合

  • 惡人惡行

  • 資料彙編

  • 迫害真相

    湖北省嘉魚縣牌洲灣鎮大法弟子張玉燕2000年5月去北京上訪被抓捕,關進嘉魚縣第一看守所,2002年3月張玉燕含冤去世。該鎮另一位大法弟子沈國焱2001年9月被當地派出所惡警強行抄家,在一次發真象資料時被抓,關進嘉魚縣第一看守所,受盡各種酷刑折磨,直至全身浮腫,生命垂危,2002年10月才被釋放,2003年2月含冤去世。直接責任人,現任嘉魚縣企業局局長,原牌洲灣鎮政法委書記金維好,現任嘉魚縣交警大隊隊長,原牌洲灣鎮派出所所長孫繼鴻。

    據可靠消息,一名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在讀本科男學生(姓名、年齡不詳),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刑、關押在哈爾濱監獄二大隊。該大法弟子於2004年4月5日晨被迫害致死。事件發生後,哈爾濱監獄為了防止走漏消息,進行了嚴格的信息封鎖,此事件的詳細情況有待進一步查明,希望知情者提供更詳細的事件真象。

    山東省招遠市惡徒虐殺趙金華始末:山東省招遠市張星鎮抬頭趙家村人趙金華, 1999年9月27日被張星鎮公安派出所非法綁架,10天後即10月7日被迫害致死。趙金華是全國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虐殺趙金華的相關責任人,原市政法委書記姜忠勤、原招遠市市委書記仇善強、原招遠市市委分管政法的副書記 董希彬、原張星鎮黨委書記康韜、原張星鎮政工書記劉吉平、原張星鎮兩委成員賈洪巨。

    趙金華被迫害致死後所發生的事情(補充材料)

    迫害法輪功的元凶首惡江澤民(二)

    我叫楊曉傑,家住河北石家莊市平安南大街,原工作單位是中國青年報北方辦事處。2001年9月28日被非法關押,因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被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非法判有期徒刑十一年,從2003年7月15日至今一直被關押到河北省石家莊北郊監獄。在獄中,因我不認罪,拒絕參加勞動改造被關了禁閉。河北新樂犯人范江山,在惡警隊長們的縱容下,對我拳打腳踢,使得我小腹疼痛兩天,牙齒兩個月後掉落一顆,而後惡警又給我戴上手銬腳鐐。

    2004年2月18日,遼寧省昌圖縣第一高級中學二年十一班學生王哲,就學校政教處主任在全校師生廣播大會上誣蔑大法一事,向學校老師講真象,被校方勒令停學。4月6日,王哲母子去學校要求上課,校長孫玉輝與公安局聯絡,縣委副書記、縣國安大隊數人隨即將王哲綁架,關押到縣看守所。

    河北省秦皇島市昌黎縣是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使用手段最殘忍的地方之一,當地的邪惡之徒曾在中央電視台大肆宣傳它們使用的毒招。昌黎縣的大法弟子飽受精神和肉體的折磨。一對夫妻,連同一歲多的孩子也被一起關押。這個「小蘿蔔頭」叫郭月童,媽媽叫劉愛華,爸爸叫郭玉亭。迫於壓力,邪惡之徒將她們母女釋放,可是隨即將孩子的父親換進去,當時郭玉亭的兩腿被迫害的已不能行走。

    2004年春節前後,蒙陰縣610組織一批公安惡警並雇佣一些社會閒雜人員蹲坑,瘋狂抓捕送發、張貼大法真象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同時,塗抹毀壞書寫、張貼在水泥柱上的大法真象標語、材料,出現了四處非法綁架大法學員的現象,同時追找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企圖破獲大法真相資料點。從春節前後至今,全縣累計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達70多人。

    四川省廣漢市幾位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我今年60歲,2000年得法修煉的,修煉以前患有乙型肝炎,腰痛得很,直不起來,經過修煉大法,一身病全好了。2003 年8月14日,我騎自行車被新平鄉派出所強行阻攔,非法押往廣漢看守所,被非法關了40天。回家後15天,派出所的惡警又把我強行押到和興的洗腦班,把我關了2個月,受盡了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精神折磨。

    ◇我今年40歲,98年春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大法之前有多種病,腰痛、風濕痛,更嚴重的是頭痛,修大法後不久全部好了。2002年8月15日,我和一位功友被廣興鎮派出所惡警抓走。廣漢公安局國安科惡警姜天興瘋狂暴打我的頭部、面部,周健成來扭我的手,我被折磨了4個小時。後來,它們到我家非法抄家,兒子和丈夫被它們嚇住了,沒過幾天,我丈夫就請了律師要和我離婚。

    ◇我今年60歲,98年3月開始修煉,我以前嚴重貧血,風濕痛,手指都殘廢了,一煉功,所有的病都消失了。2000年正月十六,我們去廣漢市橋頭公園煉功,第三天,鎮派出所把我送到廣漢市看守所非法關押15天。2000年12月底,我到北京去上訪,還沒走到北京就被警察抓了,在廣漢看守所關了3個月,出來後又把我送德陽地區洗腦班,整整關了9個月。洗腦班辦不下去了,我們被送回廣漢看守所。我們絕食抗議,惡警就把我們捆在死人床上灌食。2002年3月底才放我們回家。

    ◇我叫衡桂芳,1998年得大法,未得大法前,一直被病魔纏身。煉功後不長時間,一身的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輕。2001年冬,我到北京去證實大法好,被北京公安局打了一頓,關了兩天又送到順義公安局。因不報姓名,一個又高又大的惡警用雙腳踩著我的腿,用電棍電我的小腿,電我的嘴,還打我的頭。三天後,我被劫持到順義洗腦班,後來把我送到廣漢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幾天。

    山東濰坊市流河開發區的68歲李修江及妻子、女兒一家三口因堅修大法遭到流河鄉政府及派出所惡警的殘酷迫害。2000年5月,派出所指導員於發松帶領一幫惡警綁架李修江,吊在籃球架子上,拳打腳踢,惡警林志遠還拿出一把20多公分長的刀子相威脅。之後,惡警們又把李修江的妻子、女兒騙到派出所,逼迫她二人坐在地上伸直手和腿,惡警王民站在老太太的腿上碾踩,用捲起來的書報打臉,之後強行拖到外面曝曬。

    廣州白雲區石井李俏玲夫妻都是法輪功學員。李俏玲的丈夫被當地不法人員在廣州槎頭洗腦班非法關押了一年後,於3月份放回家。但同時,李俏玲因為丈夫申冤,揭露惡人迫害,又被610綁架入洗腦班。

    廣西南寧市武鳴縣黃雪蘭被迫害事實:黃雪蘭是原廣西南寧市武鳴縣朝燕林場騰翔分場出納員,2000年4月6日黃雪蘭與同修進京上訪,被非法綁架回本縣,遭受刑訊逼供後直接往南寧市茅橋勞教所勞教兩年,黃雪蘭遭受到非人虐待,2001年10月獲得釋放。

    2002年2月春節前武鳴縣政法委等單位召開關於所謂的轉化座談會,黃雪蘭在會上公開聲明自己因在高壓下所寫的「三書」作廢,第二天即被送進縣看守所拘留15天。同年3月2日突然遭縣公安局派來的十幾個幹警非法抄家,再次被強行從家中非法綁架,現被關押在廣西女子監獄。

    馬三家勞教所野蠻奴役大法弟子:每天早晨從7點多鐘開始強迫幹活,一直幹到晚上9點多鐘,有時還要加班,主要是扒大蒜,有時一天扒6~7袋大蒜,一袋70斤。馬三家勞教所從中榨取大法弟子的勞動成果,據為己有。馬三家勞教所警察在春節前半個月就開始分東西。邪惡之徒在春節期間經常無端對學員搜身、搜監室。最近還不定期地在學員不在的情況下搜床鋪。今年3月9日,所謂的雷鋒事蹟報告團來馬三家作報告,當時有大法弟子站起來,高喊「法輪大法好」。

    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惡警對我的殘害:我叫姜林,吉林省扶余縣大三家子村的大法弟子。2002年3月16日,我在家中被惡警帶走,後來被送往吉林省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惡警就讓我與大法決裂,我不決裂,它們就用電棍電我,讓犯人打我。管教張明才和另一個人趙久勝極其邪惡。我開始絕食時,它們給我灌食,把我兩個胳膊、兩腿綁在鐵椅子上,把嘴用開口器支上。叫來犯人拖我跑。當時我的右腿和尾骨處各被拖去雞蛋大一塊肉,鮮血直流,頭碰在鐵床上,我便失去了知覺昏死過去。

    大法弟子康愛民遭佳木斯市勞教所惡警迫害:佳木斯市向陽區大法弟子康愛民2002年6月被非法勞教3年,現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勞教所遭受迫害。惡警李秀錦、孫麗敏、周佳慧惡毒地將我吊背銬起來,我堅決不寫決裂書,惡警孫麗敏衝上來揪住我的頭髮就打,胳膊被掰得和被吊銬拉得筋骨疼痛,撕心裂肺。我被打得嘴角流血,頭腦發暈,倒在地上,惡警周佳慧用針扎我的人中。

    黑龍江省七台河市大法弟子控訴江××

    內蒙古錫盟正鑲白旗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2000年正鑲白旗公安局綁架大法弟子石軍,迫害一月之久,還罰款五千元;2001年惡警又將他綁架到公安局,迫害40多天,由於不放棄修煉被送到內蒙古呼和浩特監獄。內蒙古正鑲白旗大法弟子張金霞被劫持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監獄,可憐倆個不懂事的孩子在家無人照顧。2003年10月,邪惡利用欺騙和綁架等手段劫持了於蓮芳、任翠蓮、劉漢清、張芳等17名大法弟子,逼迫他們放棄信仰,不放棄的就毒打,勞教。

    九江市五七二七廠子弟學校教師蔡茂保屢遭當地惡人迫害:以前蔡茂保年年都是先進工作者,7.20以後,因其堅修大法,被非法開除黨籍、公職、充公社保、醫保,並因上訪而被非法關押。出來後,老蔡先後找了三次工作,可是每次用人單位都在壓力下辭退了盡職盡責的老蔡。3月3日,屢遭迫害的老蔡心力交瘁突發重病住進醫院。參與迫害的不法之徒名單:胡榮邦、張明、羅嗣銀、陳新。

    我在2000年底進京請願遭惡警迫害的經歷:我們剛到天安門廣場的旗桿下把「真善忍」的橫幅打開,一群惡警就撲上來,惡警拿著電警棒沒頭沒腦地向我們揮舞著,六十多歲的周姐被打了十幾棒子,嘴被打出了血,頭被打個大包。12月31日凌晨,東城區看守所的獄警們把我們都集合起來說要把我們送走。我和其他一百多名功友被鞍山市第一、第三看守所的警車帶走。一個姓唐的惡警對我們大打出手,用大皮靴踢我們。他們為了強迫我們吃飯,把我們銬在椅子上給我們插管子灌濃鹽水玉米糊糊,灌了以後每個大法弟子都口渴難忍。

    我是大型國營企業的財務幹部,多年操勞,日積月累,諸病纏身。九六年八月,幸得法輪大法,身強體健,所有疾病不藥而癒,心靈逐漸淨化,經辦工程資金何止億萬從無差錯,不貪不佔,送也不要。2001年6月10日,我在深圳工程項目部,被公安強行綁架離深圳,強迫我放棄大法,否則下崗。10月27日晚我一家三口乘車赴京伸張正義,我們被送至北京東城看守所,警方三次用銬子將我四肢銬在鐵床上。11月8日,地方公安將我等劫持而回,被強行勞教一年,關進長春朝陽溝勞教所。朝陽溝勞教所極其邪惡,警犯聯手,施用多種凶殘手段迫害大法學員。2002年3月,我在勞教所染上疥瘡,8月初,危及生命。所方怕我死在勞教所,提前兩個月放我出來。回家後臥床半年多,身體才有所好轉。


    正念正行

    2000年12月初我到鄉間親友家去洪法,在一個多月的時間,我走了兩個省的兩個縣城,七個村莊,使上百人聽到了大法。有一位表兄他們祖孫十一口人住在一個村子裏,其中九口人很高興和我一起聽法,其餘倆人也不反對。有一次在去吉林的中巴上,我問身邊的乘客,「你是警察?你們為甚麼隨便抓煉法輪功的。」他說我沒抓啊。乘務員很驚訝,她提出一些疑問,我仔細給予解答,車裏的人都聽得很興奮。行路中,我常順著常人的執著,比如讚揚他們的閃光處,一下距離就拉近了,任何人都能很融洽的深入講下去。我去過縣政法委書記辦公室、區法院、監獄大門口等處,都很順利的達到了我講大法真相的目的。2001年12月21日晚,我錯上了內蒙直達北京的列車,到齊市時上來一個喝多了酒的小伙子,請求人們給他讓個座,兩側十幾個人誰也不肯,我當即站起身來讓他坐下。在他謝謝我的時候,我就開始講大法的真象,期間乘警和乘務員幾次在我身邊走過,像沒聽見一樣,周圍坐席上十幾個人一起聽著。

    2003年7月11日夜晚,湖北省嘉魚縣幾位大法弟子(3個60多歲的婆婆和一個年輕婦女)發真象資料時被警察綁架。我們不肯上車,坐地上向他們講真象,夜已經深了,周圍的群眾都起來聽我們講。警察打電話叫人來,來了6、7個人把年輕的大法弟子拖得渾身泥巴也拖不動,沒法管了,年輕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從警察面前走回去了。惡警再把我們抬著塞進警車,拖到派出所審問,又打又罵。我們繼續跟他們講真象,漸漸的,他們明白了一些,把我們都放回去了。幾天後傳出消息,迫害大法弟子的派出所所長徐克平突發「精神病」,神經錯亂,出盡洋相。


    弟子切磋

    與石家莊大法弟子切磋
    同修像鏡子 照見了我的執著


    人心與因果

    明慧網2004年1月發表了關於遼寧省盤錦市興隆台區渤海鄉李家村大法弟子王玉蘭《修大法治癒絕症 尿道排出巨型結石》一文後,王玉蘭不斷地收到來自於國內外很多讀者的電話。其中有全國各地的公安打來的,主要是詢問此事的真實情況,也有凌晨1-2點打電話騷擾,胡攪蠻纏罵人的,更多的電話是看了真象資料之後受到震撼的世人打來的。2004年3月29日,盤錦市興隆台區政法委四人、興隆台區渤海鄉黨委副書記趙再林和渤海鄉李家村書記邵玉林到王玉蘭家進行騷擾。

    我在門市值班時,馬路上過來了兩個騎摩托車的人,他們的摩托車出了故障,忙活一陣沒有修好。我主動找了工具去幫助他們,修好後,他們拿錢給我,我說我只賣車不修車,順便幫忙不收錢。他們執意要給,這時我才發現他們兩個都是聾啞人,就拿紙筆寫上:「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讓我們處處做好人,幫個忙不要錢,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政府鎮壓是錯誤的,一切罪名都是謊言。」他們看到後,也在上面寫道:「我們從不反對法輪功,中國個別領導人有問題,請多保重!」

    我叫金雪梅,今年70歲,長沙樹脂廠退休職工。96年起我就眼睛不好,眼淚不停的流,每天要家裏人幫我按摩頭。98年到市三醫院用了眼藥後,反而使眼皮腫得往下垂,雙目看不見,後來又到湘雅醫院檢查,是腦瘤。98年底住進醫院準備手術,打麻藥後,心臟又不行,只好回家。99年春節後我開始修煉大法,現在我腦瘤沒了,身體好了,精力充沛的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全家人都為我高興。

    大慶石化總廠煉油廠裂化車間的李小榮已被迫害致死快三年了。李小榮生前是車間副主任,曾多次被評為大慶石化總廠、煉油廠生產、安全先進個人。車間設備老化,他是技術改造骨幹,設備改造後,他親自摸索生產經驗,大家都誇他是個懂技術的好領導,一有問題就找他,他從不和工人發脾氣。裂化車間易燃易爆,危險係數大,一次他帶領兩個人安檢,發現有一個閥滴油。他顧不得自己沒戴手套,趕緊關閥。一場事故避免了,高熱的油溫卻燙得他兩隻手的手指、手掌全是水靈靈的水泡。神奇的是只三、四天的時間,他手上的水泡全消了。


    海外綜合

    2004年4月8日中午,渥太華法輪功學員分別於中午和晚上,在市中心人權紀念碑以及中國駐加使館前舉行靜坐和燭光晚會,提請加拿大人民和政府關注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據悉,目前中國政府中的一些維護江集團利益的人正用經貿利益遊說諸國,反對美國的人權提案。

    2004年4月7日,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學生組織為各黨即將參加競選歐盟議會主席的候選人舉辦了答辯會。到會的有歐盟議員、荷蘭各政黨知名人士、歐盟議會主席候選人、著名教授、荷蘭法輪功學員、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校長及荷蘭各界代表。一名法輪功學員得到發言許可,向與會者講述了在中國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遭到江氏集團殘酷鎮壓的真實情況,其中包括她的五位親屬。

    2004年4月6日,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大會期間,世界婦女組織主持召開了關於中國教育人權的討論會。北京清華大學畢業的法輪功學員趙明首先用親身經歷對比了中國和愛爾蘭大學生的人權教育和人權觀。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主席指出,追查國際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教育部在全國所有大中小學的教師和學生中,大搞「文革」式的人人表態過關,毀謗攻擊法輪功。

    2004年3月31日,法國南部和日內瓦的法輪功學員受邀來到法國南部城市格勒諾布爾市醫療中心的護士學校,向那裏的部份師生介紹了法輪功。現在,在格勒諾布爾市的煉功點上,已經有這個學校的學生和法輪功學員們一起煉功了。

    在佛羅里達奧蘭多市中心的伊歐啦湖邊是每年一度的「春天節日在公園」藝術和工藝展,法輪大法的攤位裝飾了多彩多姿的紙蓮花,這個做花表演吸引了許多參加者,他們聽到了法度的故事。一些人當場就開始學煉,許多人分享了他們與法輪功的緣份並停留下來長時間談話。

    加利福尼亞州尤利卡市市長2003年11月4日頒布褒獎,褒獎法輪大法,鼓勵所有的尤利卡市居民都來關注這一古老的中國傳統修煉功法,並且鼓勵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世界範圍內和平集會為追求表達其信仰權力的努力。


    媒體報導

    德國卡姆日報3月3日報導,法輪功修煉者在民校籌辦一個圖片展,使人們能夠詳細了解法輪功。今天有人在中國承認法輪大法就等於被判死刑─從失去工作崗位開始到受到身心上的酷刑,直至被逼迫致死。在許多民族及國際幫助和人權組織的壓力之下,西方的國家代表必須越來越多地關注起這個問題,一樁樁訴訟案遞進了法院,要讓中國領導人對迫害承擔責任。

    德國環視週報3月10日報導,德國法輪功學員滕敏-史瓦戈將法輪功圖片展帶到了卡姆市。這些圖片展示一群打坐的人們,圖片也展示了抗議之聲和令人發怵的酷刑。這個圖片展在卡姆的民校展出至3月31日。在卡姆,滕敏帶領著一個向公眾開放的煉功小組,他們每週日下午在民校集體煉功。她致力於反對中共統治者自1999年起在中國禁止法輪功並且實施殘酷的迫害。

    美國之音4月8日報導,一名中國婦女長期在華盛頓中國駐美大使館門前高舉「還我護照」的標語牌,希望中國政府歸還因為她煉法輪功被沒收的中國護照。一位電腦專家說,「中國政府用沒收護照來迫害她,實在太不人道。」本台記者打電話給中國駐美大使館查證這件事,也想聽聽大使館的意見,但到記者發稿時,大使館沒有任何回音。

    世界日報4月9日報導,由全球近90個爭取中國大陸人權、民權、言論和宗教自由的非營利組織組成的「全球反迫害大聯盟」,8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外示威,促請聯合國國際人權委員會投票通過譴責中國大陸迫害人權決議案。這是一週來,該組織在全球發起的第七場抗議活動。「反迫害大聯盟」三週前已向國際人權委員會遞交請願書,以及一份由該聯盟組織共同起草的法案。


    大陸綜合

    山東新泰市泰山機械廠工人王安收因精神病復發,將其父親用鐵鍬打死。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陷害法輪功後,這一事件卻被誣蔑成王安收因「練法輪功」殺害父母,並且收入江氏誣蔑法輪功的1400例中。但從新泰市人民法院的官方文件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法庭調查資料確證王安收將其父親用鐵鍬打死是因原精神病發作所致。

    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西安鎮派出所原所長付振國由於迫害法輪功而調入縣局,其胞弟付振民是西安鎮高坎村委會副主任,也十分賣力地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學員。其母吳氏雖是改嫁多年的婦女,但在付振民小時,其母非打即罵。後來,吳氏的賣房款沒給付振民,使得付振民怒火沖天。由於受邪惡宣傳的欺騙與毒害,吳氏也很仇視法輪功。2003年冬季的一個晚上,付振民懷著新仇舊恨,用電話將其母騙到了一個僻靜之處,兇狠地殺死(當地新聞有報導)。

    2004年4月10日大陸綜合消息

    ◇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有關電話號碼

    ◇據可靠消息,2004年3月雲南省各縣、市610都派人到昆明水電療養院學習由國家體委編排的所謂「導引養生功」。預計在4月底,由當地610的組織下向當地老百姓傳播,妄想以此來抵制法輪功。

    ◇2004年初,中共中央給政法委下了一個絕密文件,對從勞教所走出來的堅定大法弟子繼續進行經濟處罰。要這些大法弟子給當地「610」寫所謂「轉化書」,否則不予發工資,或工資連降三級。

    ◇湖南省茶陵縣大法弟子尹福良曾被非法關押在長沙市新開鋪勞教所兩年多,出來後人仍堅持講真象。最近因講真象,尹福良被茶陵縣公安局非法拘留,至今已經被非法關押50餘天。茶陵縣610辦公室電話:0733-5240610,周主任辦公室電話:0733-5240610手機:13307411838

    ◇據消息說四川省南充市少數惡人近期舉辦所謂的「培訓班」,召集社會上一些下崗人員、無業人員,「培訓」他們來監視、迫害大法弟子。這是在用人民的血汗錢幹罪惡的行徑。並且惡人近期又企圖辦洗腦班,並在街上蹲坑,企圖抓捕大法弟子。希望南充市全體大法弟子重視發正念。

    ◇山東招遠市辛莊鎮刑家村大法弟子毛福蓮,2004年4月1日,被非法闖入家中的6名惡警強行綁架。至今下落不明,家人憂心如焚,痛苦萬分,幾歲的幼兒成天哭喊找媽媽。

    ◇2003 年8月份,兩名同修從丹東教養院正念走出魔窟。惡人不斷騷擾大法弟子的家人,並且派特務偽裝曾與他們一起關押的大法弟子,假借看望其中之一的家人和送錢為由,聯繫大法弟子,企圖打入內部。望此二人及其他遼寧丹東、撫順大法弟子注意。

    ◇湖南岳陽市鐵爐村大法弟子朱桂枝於2004.4.5晚8點多鐘被岳陽市土橋派出所
    惡警綁架,至今未歸。土橋派出所電話 0730-8244795

    ◇黑龍江佳木斯勞教所惡徒強迫大法弟子在被解教前填「幫教協議」。八中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張培清的非法勞教期2004年3月12日到期,但由於張培清不填此協議,勞教所惡徒發洩私憤至今不放人,還有法輪功學員魯秀芹也是3月26日到期,至今未放。

    ◇4月8日左右,家住天津市寧河縣華翠小區冬華里的蘆台一中教師李慧芝被特務非法秘密綁架,可能因為被懷疑修煉法輪功,詳細情況正在調查中。

    ◇據一位司法局人員透露,司法局將於3月下旬到4月底左右,在龍山教養院、張士教養院、東陵監獄對未「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攻堅戰」,準備對他們強制「轉化」,實施酷刑。希望法輪功學員予以援助。

    ◇2004年4月1日,唐山市開平區大法弟子張小利、鄭春友被開平叉道派出所誘捕。張小利被勞教一年,鄭春友被勞教兩年。

    ◇2004年2月下旬,唐山開灤錢營礦水暖科大法弟子齊小傑、趙雲國,因發大法真象資料被壞人舉報,被綁架到豐南區看守所。齊小傑被姓張的所長打腫了臉,戴上重鐐,上了「死人床」,又銬住雙手,折磨了七、八天。

    ◇大連大法弟子鄒賢珍,48歲,3月13日晚在大紡一帶發真象材料時被綁架,目前關押在姚家看守所,具體情況不詳,請同修們正念相助她早日闖出。

    ◇近期伊春市交好區610不法組織要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伊春市政法委書記:安國臣 公安局610 付國志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大法弟子祁迎春於2003年5月18日給以前的朋友曲原講真象時,曲原寫一紙條指使別人舉報,致使祁迎春被惡人綁架。祁迎春絕食抗議了80多天,現在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兩年。曲原與另一人各討得賞金5000元。曲原電話:010-62366591

    ◇2002年3月,郭霞被太原小店公安局非法抓捕,至2003年郭霞被取保候審期間,太原小店公安局對郭霞一家進行勒索迫害,索要50000元保金,沒有收據發票至今未退還。小店分局向郭霞單位強行索要贊助費1萬元,導致她所在單位扣發她工資和獎金長達一年之久。2002年十六期間,私自將郭霞的戶口無端遷出該派出所。至今郭霞的戶口沒有下落。

    ◇最近幾天,廣州正在進行出租屋檢查。由各居委主任帶一個警察利用晚上的時間在各小區進行上門檢查。請所有在廣州租房暫住的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北京朝陽區新源裏曾負責洗腦人員電話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省勞教局電話
    ◇秦皇島市昌黎洗腦班的不法人員名單
    ◇石家莊市聯盟路派出所地址電話
    ◇錦州勞動教養院電話改為,鐵通電話:2625627
    ◇山東省女子第二勞教所寄信地址
    ◇懷化市公安局局長電話汪華的手機號碼:13807457558
    ◇內蒙古部份責任人員名單
    ◇臨沂市迫害大法的部份人員相關電話
    ◇山東省武城縣政府部門責任人電話
    ◇上海市勞教局信訪辦公室電話

    76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象信件彙編

    ◇寫給雙城的父老鄉親
    ◇給無極縣公、檢、法系統及看守所的公開信
    ◇給遼寧阜新市政法委書記袁傳軍的家人的信
    ◇給遼寧本溪市公安局長的一封信

    內蒙古錫盟正鑲白旗大法弟子楊俊萍得法前患紅斑狼瘡,到醫院查又發現有癌細胞。一九九七年得法煉功,不但恢復了健康,因病脫落的頭髮也長出來了。2001年12月,她被正鑲白旗公安局綁架到拘留所進行迫害,造成舊病復發,被放出到親戚家治病又被抓回,病情進一步惡化,後來被送到呼和浩特市看病,醫院不收又被拉回來。她家用房產證抵押貸款交給公安局,被放出其保外治療,2002年8月份楊俊萍含冤去世。

    家住內蒙古太僕寺旗寶昌鎮的景建新從小雙腿殘疾,常年靠輪椅和雙拐走路,酗酒,抽煙,打罵妻子是常事。1999年,小景修煉大化,幾天時間內煙酒都戒了,很快脾氣變好了,開始幹活維持生計,修理電器,捎帶賣些小百貨,這一家人從心底深深地感謝大法給他們帶來的這一切。1999年7月23日,景家購買的大法書籍、磁帶、錄像帶、教功圖片等被強行抄走。從此,小景一家長期被騷擾、盯梢。參與迫害的有寶昌公安局的警察曹毅、趙寶明和常青派出所的片警張宏財等人。重壓之下,景建新放棄了修煉法輪功,出現了比煉功前更糟的狀況,2003年11月,他帶著遺憾淒涼地離開了人世。


    惡人惡行

    山東蒙陰縣頭號兇手房思敏犯罪事實:610辦公室副主任房思敏是蒙陰縣迫害大法弟子的頭號邪惡至極的打人兇手。他原為垛莊鎮武裝部部長,借打擊法輪功學員撈取政治資本一躍升遷為縣610辦公室副主任。他在社會上廉價收買了一些無業小痞子和小混混,充當看守兼打手。這些小打手們對被其看守的大法學員張嘴就罵,抬手就打,毫無人性。房思敏其貌不揚,言語不暢,行兇打人從不猶豫。直到把學員折磨得休克了才罷休。房思敏卻說:「甭裝佯嚇唬人!我們不怕,老江有密令,打死白死,打死了算自殺!」

    山東莒南惡徒對大法弟子的迫害:2001 年農曆11月初4,莒南縣公安局政保科非法抄了我家,我被關入鐵籠子凍了一夜。5日下午,被劫持到看守所,二次被扒光衣服搜身,直到12月9日我才被放回家。2002年7月18日下午,我被惡人張建剛綁架,惡徒勒索我家人2600元。2003年8月,惡警又非法抄家,我翻越二道牆躲到鄰居家,從此流離失所。2004年春節後兩會期間惡警又進村騷擾。

    秦皇島市開發區分局惡警朱衛國犯罪事實:2004年3月,朱衛國因為迫害大法弟子兇狠殘暴被公安系統記「二等功」。早在秦皇島市1999年4月25日全市5000多人的法會上,惡警朱衛國就充當便衣給大法弟子拍照,負責監視。秦皇島開發區公安分局卻想藉機會立功,採用熬鷹的辦法逼問當時的秦皇島輔導站的李祺躍。青年律師龐淑月、工商銀行會計師畢豔珍、還有60多歲的老太太張俊喜等都遭受過朱衛國的迫害。

    秦皇島市昌黎縣不法官吏迫害大法弟子事實:到2003年4月有5名大法弟子已被關押2年多,其中有兩對夫妻,一對夫妻的孩子只有8歲,無人照看。燕山大學老師朱薇華因給昌黎縣大法弟子送幾張真象光盤被壞人舉報遭到非法綁架。2003 年5月份,唐山開平區勞教所給外貿加工辣椒每天從早到晚不停地剪辣椒柄,僅三天朱薇華就氣短,輸氧得以緩解,在關押了7個月後才被學校接回。在朱薇華絕食期間他們對其強行插鼻管灌食,僅五次就收取430多元。燕山大學610還以各種藉口遲遲不給朱薇華安排工作。

    河北無極縣惡警春節期間翻牆入室騷擾百姓:2003年臘月在王計才的女兒結婚那天,張段固鄉派出所所長戈建強在他家周圍布下了許多便衣特務。戈建強還在臘月29日夜晚帶了一夥人上房翻牆,私闖民宅,把各個屋子都翻了個遍才走。戈建強一夥在去年臘月二十九日夜晚,綁架齊洽村大法弟子李瑞朝到縣看守所進行酷刑折磨。臘月初一,大法弟子張貴採在給母親上墳時,被戈建強一夥劫持到縣武裝部招待所進行洗腦。

    青島市610洗腦班暴行:我是山東省青島萊西市一個普通農民,2003年被邪惡連續兩次抓去。第一次是2003年6月28日,他們逼我洗腦寫三書,給我插管灌食,經過十一天的迫害後沒辦法無條件釋放。青島610洗腦班位於青島市市北區明霞路34號,對外招牌是青島市按摩職業技能中心,洗腦班在三樓。第二次是8月28日。保衛科長胡軍打掉我的一顆門牙。我都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叫我口頭回答對法輪功的認識,我就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每月的四個小結一篇不寫,被非法關押134天後,2004年元月15號無條件釋放。

    湖北麻城市惡警半夜抄家綁架民婦:2003年12月10日晚,麻城市南湖派出所、白果派出所以及草鞋店村書記李光對大法弟子抄家、綁架。大法弟子柳波當晚在白果派出所遭到審訊、毒打,持續39個小時,12日下午,白果派出所將柳波劫持到麻城市第二看守所拘留15天。湖北省麻城市610主任羅滋生0713-2914252,610副主任周建英0713-2911213。

    瀋陽市康平縣張強鎮惡警暴行:1999年,張強鎮派出所所長高鐘峰逼迫大法弟子寫保證書、簽字,非法抄家、搜書、罰款,把幾名大法弟子關押在敬老院逼迫寫保證書,不給燒炕、不給飯吃。2000年,繼任所長劉春雨對在一封公開上訪信上簽字的大法弟子毒打、電棍電。2001年1月份,將大法弟子王俊英的臉電得流膿淌水。參加迫害的還有劉學、王福志、壽永國、楊佔武、陸軍等人。


    資料彙編

    油畫:飛天
    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4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