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西卜一家因修煉大法被河北省辛集市惡人迫害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7日】陳西卜,河北省辛集市大士莊村人。他正直善良,為人厚道,忠誠老實,親朋好友、鄉里鄉親及所有接觸到他的人沒有不誇他的,真是一個難得的好人,他近幾年一直住在河北省辛集市商業城,是個皮衣行家,因為他人品好,不坑騙人,守信譽,買賣很興旺,收入很高,生活很富裕,全家幸福歡樂。自煉了法輪功,他終於找到了人生的真諦,全家也隨他陸續修煉了法輪功,日子過得更紅火,生活更加美好。

然而,1999年7.20,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邪惡鎮壓,全國一片混亂。河北省辛集市的一些心術不正的邪惡之徒認為撈取升官發財的機會到了,他們興風作浪,緊隨江氏瘋狂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河北省辛集市大法弟子們和全國的大陸大法弟子一樣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嚴重迫害,陳西卜一家的遭遇就是這段歷史的見證。

河北省辛集市的犯罪責任者有:王具禮、耿超、李小峰、賈立超、耿佔峰等,他們為了升官發財、獎金、表揚等一切個人私利,拼命執行江××的命令,對陳西卜不分白天黑夜的進行跟蹤、騷擾、監聽電話、控制人身自由。在沒有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數次抄家。有時砸碎玻璃翻窗而入,以翻找大法書為名,實際上甚麼都幹。

他們隨便綁架學員、打人,想拿甚麼就拿甚麼,有時連偷帶搶,抄家的次數都記不清了,被他們偷、搶的東西也記不清準數。回憶一下,大概有兩輛摩托車、電腦、手機、手錶、小靈通、照相機、現金一萬元、銀行卡一千元等。

陳西卜帶的隨身買空調的錢也被搜走了,並幾次被非法抓進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每次都遭到嚴刑拷打,犯心臟病或其他病症,也不肯讓他回家,照樣折磨他。

自2001年至2003年,陳西卜一直被關押在看守所,犯病多次,其中一次病情很嚴重,才將送到醫院治療。因在醫院花費太高,只得送回家繼續輸液、打針。陳西卜病情嚴重時,大小便失禁,思想意識不清楚,身體弱得行走都困難。即使這樣,惡警還經常到家騷擾、恐嚇、抄家,甚至欲強行綁架,否則就巨額罰款。罰一次不久,又來綁架,不掏錢就被非法綁架走。因為惡人嘗到了甜頭,認準他家有錢。就這樣,陳西卜被反覆綁架,記不清被罰了多少錢。

2003年元旦前,惡警聽說陳西卜的女兒要結婚,就乘機勒索錢財,組織了一幫人(公安局、610、法院、還有市政府專管法輪功的人)非法闖入陳的住宅抄家,亂翻一氣,看到陳西卜女兒陳蘇戴的戒指就強行搶走,又想將陳西卜和女兒綁架,這時候,陳西卜的心臟病突發倒在地上,救護車來了之後,一個惡人揚言,不准搶救,還說,他們情況特殊(編者註﹕因他們修煉法輪功)怎麼對待都沒錯,硬是把父女二人強行非法押送到本市看守所。時間不長又羅列了一系列莫須有的罪名,如:逼他承認發過很多資料(可能2002年),陳駁斥說,那時我被關押在看守所裏,根本沒有發資料的事,可是惡警硬是讓簽字承認。何止一件事、一切都是誣陷,最後惡警陳西卜非法判刑8年,2003年底把陳西卜綁架到唐山豐南區監獄,女兒陳蘇被送入石家莊市勞教所第四大隊。

惡警還霸佔陳西卜的另一處住宅私設刑房,把辛集市堅定的大法弟子分期分批的非法綁架到那裏進行迫害,使用了各種刑具與方式,如毒打、折磨,不許睡覺。有的被打傷打殘、精神失常,有的被逼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現在陳西卜的妻子已是有家不敢住,有親戚家不敢去,怕給親戚添麻煩。在幾次強行「轉化」中,和惡警幾次闖入她家去抓人、打人、綁架中,她被嚇得精神有些失常,說話前言不搭後語,到處流浪,過著悲慘的生活。許多善良的人都非常同情她,都想照顧她,但就找不到她住在哪兒,不知現在何方?

陳西卜的兒子上大學,利用假期在外打工掙錢補貼學費,在巨大的思想和精神壓力讀書。

陳西卜的弟弟陳西健和妻子張哲二人,自2001年4、5月份被非法關押在辛集市看守所,在那裏他們吃盡了苦頭、受盡了折磨和虐待。

陳西健2003年底和哥哥同時被非法判刑,刑期為7年,也被投入唐山監獄。妻子張哲被判刑8年,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監獄。陳西健家的錢也被這些惡警勒索完了,兩個女兒上學很困難,只好住在親戚家,吃、喝、學費等都由親戚負責。

陳西卜80歲的老父親,因想念親人想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整天淚流滿面的哭個不停,現在愁的渾身是病。總說:我冤枉啊,冤枉啊,我的孩子都是好人,為甚麼都被關進了監獄?我還能見到我的孩子嗎?老人家太可憐了。親戚、朋友、善良人都為他感到難過。其實在當今的中國,江××迫害法輪功,給多少家庭遭成了巨大的創傷和痛苦!

那些拿著人民俸祿、搜刮民脂民膏的敗類們,給這些善良的人們製造痛苦,喪失良知的迫害這些善良無辜的百姓,罪惡滔天,必將受到天理的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