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河北省辛集市洗腦班的偽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9日】2003年9月25日下午,我被非法抓到辛集市洗腦班,傍晚我的家人送來了被子,他們對我的家人說這裏「吃的好、不打、不罵」,讓家人放心。

第二天早飯後,幾個惡警陸續以偽善的面目和我談,我和他們講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祛病健身、利國利民的好功法,迫害法輪功是一個冤案,我給他們講文化大革命國家主席劉少奇一夜之間被打倒後又被平反的事。之後就是三個惡警找來的猶大輪番地向我散布邪悟,拿大法書中的法理斷章取義,亂下定義,說甚麼「不寫四書就是情放不下,是最大的執著」等。此時我用正念鏟除它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並清醒地認識到,邪惡的目的就是讓我懷疑大法,懷疑師父,妄圖動搖我對大法對師父堅定的這顆心,最後按照邪惡要求寫四書、寫揭批,背叛大法和師父,這是多麼地邪惡。師父在慈悲苦度我們,它們卻是在毀我們。它們讓我看「法制」講座光盤,我不配合,不看。

以後幾天,它們見我沒有一絲動搖,惡人加緊了對我的迫害。9月28號白天一整天,猶大、惡警在辦公室強制給我洗腦,傍晚洗腦班主任又打電話叫來了辛集的猶大徐亮前來助陣,這樣3個猶大、四五個惡警,還叫來被非法關押的四五個法輪功學員來作陪聽,對我進行夜戰。這時我默念師父的經文,以強大的正念,鏟除一切邪惡因素,這時我心態穩定,沉著應戰,不給邪惡一點可乘之機,無論它們使用甚麼招數,怎樣花言巧語都絲毫動搖不了我對大法、對師父這顆堅定的心。最後它們讓我寫「四書」,我說:「不寫,師父教導我們講道德做好人,我們要對得住自己的良心,四書不能寫。」它們威脅說不寫四書就勞教,到勞教所你也得寫,那裏甚麼樣你應該知道……。我堅定地說不寫,惡警見我如此堅定,就讓猶大睡覺去了,這時它們撕去偽善的面孔,平時看似和善的主任李某拿起一根竹棍照我後腿就是五六下,然後問寫不寫,我說不寫。這時另一個惡警接過竹棍,又照我身後連打數棍。它們動搖不了我,就妄想以所謂的「證據」對我進一步迫害,讓不寫四書,就寫一個還煉的保證,我寫了這樣的保證:「堅決煉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正法,永遠不寫四書。」並按了手印。

惡人把我折騰到天明,上午又叫來公安局局長體罰我,逼我放棄信仰,寫四書,但是無論邪惡使用甚麼壓力、甚麼花招,也動搖不了一個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

下午,洗腦班不見一個惡警,只有一個猶大在屋內。惡警不讓我進屋休息,讓我在院內,睏了就遛達,此時做飯的小伙子出門去了,另一個猶大的丈夫開著門在門外觀風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再次闖出魔窟,又回到正法洪流之中,講清真相,救度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