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迫害都不能改變我修煉的心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4日】我叫李素雲,我只是眾多普通修煉者中的一員。大法修煉帶給人們的都是好事;有病的祛病,無病的強身,還重要的是使人的心靈得到淨化,身心得到昇華。正因為大法這麼好,我才走入大法修煉的。

記得99年7.20以前,整個城市到處是煉法輪功的人。那是因為更多的人都有一個願望──誰不想好哪?當時全國有一億人煉法輪功。「7.20」以後國家不讓煉了,還造假誹謗大法,大法好,這誰都知道。他們的宣傳是假的,是騙子造謠。我堅持學法煉功,不放棄對大法的信仰,他們就抓我,投入拘留所,押入馬三家教養。馬三家教養院是邪惡的黑窩,那裏的警察兇狠、殘暴;採用各種酷刑,肆無忌憚;整個人間地獄。他們對真、善、忍信仰的大法弟子,更是用盡邪惡之所能。假、醜、惡、鬥、兇、邪在這裏得到了最充份的體現。對外還掩蓋其罪惡,謊言矇騙善良人;粉飾自己多麼好,一派胡言。

大法給我新生,大法教我懂得了人生意義:人活著要有道德,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他人。由於我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不按他們要求的去做個謊言人、偽君子,他們就打我,罵我,還拼命的侮辱我。天天打,有時都不能被人認出──頭大如斗,嘴、臉變形;30萬伏的超高壓電棍一上就是幾根,最多時八根電棍同時電擊──心像被億萬蠅蟲在吞蝕,身上冒起青煙;那是電火花燒焦皮膚發出的。那氣味,滿屋,滿走廊,整個一棟樓都充滿了。都飄散到外面去了……我在馬三家教養院四個多月,120多天裏就是這樣過來的。潰爛的皮膚望著不去的層層血泡──我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他們看我不行了,沒幾天活頭了,才肯放我,辦的是保外就醫。那時的我,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幾乎耗盡所有;身上瘦得只剩一層皮,傷痕累累。剛到這裏時體重120多斤,現在只有68斤。

回家後的我,身體極度虛弱,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由家人照顧起居。孩子時時望著我:媽媽那些人,怎麼那麼狠,把你打成這樣,難道就沒有說理的地方嗎?做好人太難了!每每這時我們娘倆就相望流淚,任那滾燙的淚啊!盡絕流淌……

這期間我寫了好多好多的信,有寫給公安部的,有寫給龍城區公安分局的;寫給各級信訪辦的;還有我認識的參與迫害我的警察們的,向他們講真象;講這場迫害給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帶來的傷害,給社會、家庭帶來的傷害;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人都是好人,大法帶給人們的都是美好。信寫完,落款處,我都寫上自己的名字──李素雲。我覺得這是一份真誠,也是修者一顆不可改變的心。

回來一個多月後,由於精心調養,身體恢復的很快。6月20日,我去北京上訪,剛到信訪辦,就被山東省維紡市駐京辦事處的公安人員非法綁架了。他們誤以為我是他們那的人。問我叫甚麼,我只說:「大法是正法,我來上訪就是要政府還大法清白」。他們脫衣檢查。在沒有找到任何能證明我身份的有效證件後,就把我同其他十二名來京上訪的山東省法輪功弟子一同帶往了山東。在山東省維紡市公安局,他們沒有問出我的姓名、地址。我只有那句話: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還我們信仰自由••••••他們把我送拘留所關押了一夜,第二天就把我放了。以後我又來到了北京,走向了天安門。在這裏我遇到了來北京上訪的其他省份的同修,有湖南的,廣州的,還有四川來的法輪功弟子。大家來上訪都被惡警擋住,不讓進,還抓人,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完全被剝奪了。

大家相見心裏甚是高興,也很凝重。經過商談,我們決定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一日到天安門廣場上去證實大法。既然國家、政府剝奪了公民上訪的權力,不叫人說話,不讓人訴冤,那我們就到天安門廣場上去;向人民群眾去說;向世界人民去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當晚,我們找旅館住下,到小吃部吃了一頓飯,這也是我自6月20日從家裏出來吃的第一頓飽飯。這頓飯叫我吃得感覺是那麼的香甜,又是那麼的豐盛。

7月1日,第二天,我們走向了天安門──喊口號,打橫幅,我們向人民群眾講述著大法的美好;向威嚴的天安門訴說著我們的冤屈;向政府吶喊出善良人心底的呼喚: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還我們信仰自由!天為之流淚,地為之震顫,群眾愕然了……這發自心底的吶喊聲啊!不正是大法弟子那顆不可改變的心嗎?僅幾分鐘的功夫,警車就把我們包圍了。群眾被野蠻地驅散,我們也在呼喊聲中被抓上了警車,送往法輪功弟子集中營。法輪功弟子集中營是北京專門收監來自全國各地進京上訪大法弟子的地方。所有進京上訪的全國各地法輪功弟子全部被綁架到這裏,在這裏登記、註冊,再按地址通知所在省、市、區駐京辦事處,駐京辦再通知當地派出所,移交綁架回當地進行下一輪新的迫害。

當我們抱著一顆善心,懷著正義去向人們講出真象時,這卻成了邪惡迫害我們的藉口,「擾亂社會秩序」。是誰擾亂了社會秩序?不是你政府剝奪了人民群眾的信仰自由權嗎?不是你政府造假剝奪了人民群眾的知情權嗎?誹謗,侮辱,打、罵,罰款;栽贓,把好人關進監獄;進行非人迫害;不是你政府在擾亂社會治安嗎?這一切的一切正是他們自己的所為。說「擾亂社會秩序」,其實正是他們自己。

我們剛被綁架到集中營,就有警察過來審問:你們是哪裏人?幹甚麼來了?不說地址的,他們就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審問我時我說:「我是大法弟子,大法教人向善,大法是正法;我要求政府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他們警察就用電棍電我,還有用拳打的,用腳踢的,我被打倒在地。昏昏然隱約聽一警察說:「這幾天沒有一個是遼寧的,遼寧省挺好」。我忽地站起來,搖晃著身子對他們說:「我就是遼寧省朝陽市的李素雲」。一幹警說:「挨打完了才招」。我說:「遼寧最邪惡,好人都被關在監獄裏,我是保外的」。他們不語了。打電話朝陽駐京辦來接我又給了幾個耳光子,然後給家裏打電話。所長張富貴來北京綁架我回朝陽。

火車上,我把發生在天安門廣場上的事給曝光了,弘揚大法。全車廂的人都聽我講法輪大法好。我還告訴大家:法輪大法是人們能否獲得幸福僅有的希望;今天政府不叫人民說話,大家都生活在一片謊言中;別有用心的人,惡人,還緊隨妒嫉小人江澤民起來反對法輪功,栽贓、誣陷法輪功,挑撥人們仇恨修煉人;還抓、打、罰、罵,把敢於直言說真話的法輪功弟子判刑、勞教。修煉人都是好人,是按真、善、忍要求去做的修煉者,是人類道德、人性良知僅有的維護者。你要說假話,怎麼壞他不管,你要說真話他就不許你;你要為挽救正義、人性良知去直言上訪,他就抓你,迫害你,說你「擾亂社會治安」。不明真象的人還隨聲附和。現在你們不就看到了麼,看,我的臉、頭還腫脹著那,眼睛黢青,都是在北京上訪時被打的。現在北京到處是便衣,只要你是上訪的,說真話的就抓,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完全被剝奪了。踐踏憲法的是制定憲法的他們自己。權大於法從中國建國以來就有,給人民帶來的災難巨大而又觸目驚心,三反、五反、鎮反,文化大革命山河一片紅剛剛過去,六四學生運動就遭到了血腥鎮壓;法輪功傳出幾年人們剛剛看到一點希望,當道德良知開始在人們心中萌動,邪惡的江澤民出於小人嫉妒擔心好人太多糾集一夥惡人又開始了對真、善、忍的迫害,利用手中的權力,動用國家一切可利用的工具大肆誣蔑法輪功,造假栽贓法輪功,密令對修煉真、善、忍的人,說真話的人,可採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政策。還在全國範圍內成立了類似德國直接受「希特勒」掌管,服務於「希特勒」本人的「蓋世太保」式的恐怖組織「6•10辦公室」,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對好人直接進行殘酷迫害;對敢於說真話的人進行打擊、鎮壓。還利用手中操控著的媒體-電台,電視台,向人們灌輸毒素,粉飾自己,欺騙著群眾;為自己的惡行找藉口,拉人頭,營造環境。有人還認為對,麻木的人已正邪不分。更有惡念者為撈取眼前一點好處,竟放棄了做人的最起碼準則;參與著對好人的迫害。今天大家在車上相遇就是有緣,我就把這個真象講給你們,叫大家明白。不是我們做錯了甚麼,而是邪惡的江澤民及其一小撮惡人利用人民賦予他們的權力在迫害著我們,其實,大家也都在被迫害之中啊!包括那些緊跟江澤民行惡的人。要知道當人類的道德被破壞至盡,當人們的良知在那邪惡的衝激下蕩然無存時,那真正的災難就將開始。人們就會在極其痛苦中償還因自己做錯了事而帶來的一切後果──疾病、瘟疫、兇殺,天災人禍。現在大家不是已經看到了麼──林立的高樓下,寬闊的馬路邊,街燈下,到處是不法的人,到處是罪惡;工廠倒閉,一家人因失去工作而圍桌哭泣……小偷,強盜,妓女,隨處可見;病人,孤兒,乞討者,南北無助。大家做下來,就是錢、就是利。甚麼親情、友誼,公益道德,似乎已是昨天的事。現在變異了的人的思想已品味感受不到全盛道德時期帶給人們的歡樂、幸福……。全車廂的人都在聽我講。我感覺到了人們可望知道真象的迫切心情,憤怒、無奈,獲得拯救的祈盼。

我被綁架回七道泉子派出所,在派出所被關押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派出所洪志文問我:「法輪功怎麼煉」,我說:「煉法輪功首先要做個好人,做個有道德的人,要與人為善」。我準備給他演示功法,他上前就踹了我好幾腳,打了兩耳光。接著又來一幹警,記得穿灰色衣服,上前就打,拳腳相加就是一頓。當時,我就被打得面目全非了。舊傷未去,新傷又添。龍城區公安分局「黃殿相」(政保科科長)來審我看我這樣不發一語說我有病,送看守所不收,馬三家不要。我表現極度痛苦狀,他們把我送醫院檢查,醫生說:我有病,不易震動,有生命危險。回到派出所,他們不讓我回家,後轉到下河首大隊『郭軍』辦公室。我不吃飯絕食抗議他們對我的迫害,一天一夜後,在敲詐了我們家200元錢後,才肯放我回家。這次北京上訪使我懂得了很多道理──自由的可貴,人權的重要,專權跋扈給人民帶來的危害;利益小人當權給人們帶來的只能是災難。回到家的第二天友鄰來看我說:七月一日那天,你們家可熱鬧了,市公安局、龍城區公安分局來人把你家都包圍了,警車好幾輛是來抓你的,說你寫的上訪信被中央打回來了,你沒在家,他們就向你丈夫要錢,說沒有,公安局要把他帶走,只好向親戚借了四佰元給他們,惡警們才肯走。

真是好人難做呀!這是甚麼世道?受冤了上訪挨抓,寫上訪信還要被打回來倒成了邪惡迫害好人的藉口。有理無處說,有冤無處訴啊!良知在罪惡中泯滅,正義被壓制,盜匪猖獗,惡徒遍地。受害的億萬民眾啊!讓我們都起來共同抵制邪惡,挽救那尚未完全泯滅的人性良知吧!那是人們能否獲得未來生存、幸福的希望啊!這次進京上訪回來他們說:「大法好你就在家煉麼,非上北京幹甚麼?只要你不進京,就沒有人找你」。我相信了他們的話,在家學法煉功,沒想到他們是在騙我。中秋節的那天下午,我正在家胡同裏與鄰居嘮家常,看見前面過來四個人,派出所的穿便衣,我就往家走,他們迎面對我說:「李素雲在家哪」?我說:「在」。他們四人一同進屋。因看我修煉的書在寫字檯上放著就說:「你還煉功哪」?我說:「是呀!不是你們叫我在家煉的嗎?我永遠是煉功人,這顆心是不可改變的」。他們四個急了:「還煉那!」把書裝在他們包裏。郭長友對我家開始進行非法搜查,翻箱倒櫃,一片狼藉。家裏遭了強盜。當時我就急了,跟他們要書,阻止他們對我家進行的非法搜查,要求他們停止野蠻強盜行為。我們五人扭做一團。後來,他們把我抬出院外,姓張的所長說:「去,把車開過來」。

這會兒,我才知道他們是開車來的。鄰居們說:「讓她換換衣服」。「不行」!就這樣我又被他們抓進了派出所。郭長友審我說:「你太笨了,我丈母娘煉法輪功不像你,來人就不煉,沒人就煉」。我說:「她沒做到真,說真話,辦真事,這是人起碼要做到的,如果都說假話那還是好人嗎」?郭長友就打開抽屜從裏面拿出菜刀、電棍各種刑具威脅我。我是好人,我不怕。難道好人還怕壞人嗎?正義怎麼能被邪惡嚇倒。其實真正害怕的應該是他們──那些做惡的人。最後,他們耍盡了手段,看我不屈服,就叫惡警張富貴開車把我送回了家。經過這一場事件又使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他們對修煉人、好人所採用的都是欺騙,是手段。如果你不理智,正念不強,就容易被他們鑽空子、入圈套遭到邪惡的迫害。

由於派出所不斷的對我騷擾,抄走大法書;我妹妹也因煉法輪功做好人被他們抓走送馬三家迫害到期不放;我找他們理論不能得到答覆;為討回公道,尋求正義我又一次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到了天安門,我就被抓了。送到「集中營」過來一女幹警問我:「誰叫你來的」?我說:「大法是正法,好人受迫害……」他就抓起玻璃杯向我打來。下巴被打歪了,說不了話,合不上嘴,渾身青一塊紫一塊的。這次是郭軍(刑警大隊幹警)把我從北京綁架回來的。在龍城區公安分局黃殿相(政保科科長)審我說:「你要簽字,保證以後不再進北京」。我說:「我向誰保證,向你嗎?你能保證今後不迫害好人嗎?你能保證今後不再迫害修煉人嗎?還大法清白嗎?只要正義還沒得到伸張,好人還在受迫害,我就去」。他們無言以對打電話叫我丈夫來接我。等到中午他才來,進屋一看我被打成這樣,渾身是傷,臉、下巴還腫脹著,就對我說:「別再去北京了」。

我費勁地對他說:「冤情沒有訴,好人還在受迫害,我就去」!他扭身就走:「我不要你了」。黃殿相還有幾個警察他們一看急了;人被打成這樣你不領回家出了人命要我們包呀!追出去,拉住我丈夫:「好兄弟!快把她接回家去吧!畢竟你倆夫妻一場,再上北京我們都不怨你,這樣的人,如果沒有家,她得天天去北京。好兄弟了」!就這樣方可回來帶我回家。我又一次為伸張正義進京上訪。雖然這次上訪我又挨了打,但我那顆為法的心,為正義吶喊的心並沒有因此而受到絲毫影響,反而更強烈:揭穿邪惡謊言讓人們知道真象。

2002年清明前後,為使更多廣大的人民群眾明白邪惡迫害真、善、忍,迫害好人的真象;這場邪惡的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虛假的謊言上的事實,我決定步行進北京,沿途講真象;進一步讓更多的人了解真象,不再受謊言欺騙;不再被邪惡利用;不再因隨惡做惡最後遭惡報。下午三點我離開家,沿著火車道走,見人就講真象,不分白天黑夜。睏了隨便找個土坎、草窩睡一會;渴了路邊捧口水,就這樣一直往前走…往前走…朝著北京的方向──當我走到凌源三十家鎮的時候,路邊有很多人在播小麥,我就走過去向他(她)們講真象。一公安妻子急跑回去報了案。當時我不知道,講過真象後,我就繼續沿著鐵路往前走,邊走邊講。一會兒,就看見一輛摩托車向我衝來,來人上前抓住我,讓我跟他走,我不去,他就急急騎車走了。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去當地凌源宋杖子派出所叫人的。我沒有怕,也不跑,我行的正、做的正,我是好人。我把這個真象告訴大家,就是讓大家明白,不要再上惡人的當。再往前走,兩輛警車擋住了我的去路,要我上車跟他們走,我不去,他們就把我抬上車拉到宋杖子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們審我我不語。他們誹謗大法,我就向他們講真象:大法是正法,修煉人是好人,我們是冤枉的。告訴他們善惡有報,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天要黑了,他們把我送凌源又送拘留所,說是拘留半個月。我沒有做壞事,反而做的都是好事;我向人們講真象,告訴人們甚麼是正的,甚麼是好的,這有甚麼不對?其實是你們不對;怕人們知道你們的惡行,才給好人扣大帽子從中欺騙群眾掩蓋自己所做的醜事、惡事。其實,現在社會上不管那兒,只要發現有真象小冊子、傳單,講真象光碟,警察們就去搜、去收。目的就是怕他們的醜行被世人知道,沒有了他們靠欺騙、掩蓋使自己僅能獲得的一點賴以生存的環境。當官的更怕;怕失去這個到處充滿罪惡的環境──腐敗成風滲透到社會階層的各個領域。因為這個環境正好適合於他。如果人人都為善,世人人人講道德;明白了真象的人們、清醒了的人們,就會起來反對他,排斥他。那時的他們就將被淘汰,人們從此過上舒心、安逸的幸福生活。

回來後到了夏季,他們要我去「法治學習班」。「法治學習班」也叫「洗腦班」是邪惡迫害好人、修煉人最為殘酷的地方;也是他們實施最卑鄙手段充份展示其罪惡行為的地方。名字冠冕堂皇,幹的都是違背道德、人性良知的事。耍手段,還想叫我放棄正信,像他們一樣滿嘴胡話、髒話,助他們去欺騙更多的好人。他們說:「去吧!管接、管送,還管吃」。我說:「我不是貪官,我不看重這些,我不去」。我說:「你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修煉人是好人,還要迫害?我今天鄭重告訴你們:我這顆堅修大法的心是沒有甚麼可改變的。縱使邪惡用盡招數、耍盡手段也無濟於事」。我又告訴他們:現在江澤民在海外已被多國起訴,正義的呼聲正在一浪高過一浪,這場邪惡對正義、好人的迫害已維持不了幾天了。要想到,當這場邪惡的迫害過去後,你們怎辦?誰為你們負責?所做的惡事都得自己去承受償還。他們聽了,十幾個人誰也沒有吱聲,最後都灰溜溜地走了。

路就在我們腳下,怎麼走是自己的選擇。大法弟子走出來告訴世人真象也是幫助你選擇一條正確的路。不要你一分錢,無需你為我們做甚麼,只要你能明白,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大法慈悲眾生,但威嚴同在。今天我把我上訪的經歷寫出來,目的也是讓大家認清、知道修煉人是好人。不是修煉人做錯了甚麼,而是妒嫉小人利用手中的權力糾集一幫惡徒迫害我們。法輪大法是正法,修煉人是好人,我們是正義的,所有的罪名都是誣陷、造謠、嫁禍。我們去上訪,只是去向政府訴說我們的冤情,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真象,是因為您有權知道這個真象。明白了真象的您會生活的更加明白,人生更加光明,充滿希望。

謊言終究不會長久!一切做惡的生命都必然地會受到正義的審判和歷史的淘汰!

赤子丹心何所懼
忠骨正義叩人心
揭穿謊言講真象
大法救人正當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