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梅在大北監獄生命垂危 惡警宣稱「死了就抬人」


【明慧網2004年3月15日】遼寧東港大法弟子劉梅於2002年4月被東港市公安局綁架時被摔成嚴重的腦震盪,曾經高燒不退,後又被診斷出肺結核,但仍一直被關押。2004年3月,家屬被瀋陽大北監獄通知去接見,劉梅是被人用車推進推出,說話吃力。老殘隊張姓隊長對劉梅家屬宣稱:「不轉化就別想出去!死了就抬人!」

2004年3月7日,劉梅的母親接到瀋陽大北監獄女子監獄老殘隊(劉梅所在監區)的獄警隊長張某打來的電話,告訴劉梅的母親說,劉梅的身體很不好,叫家屬去做劉梅的「轉化工作」,「轉化」了就放人。

2004年3月10日中午,劉梅的家屬趕到大北監獄女子監獄。在監獄接見登記處,老殘隊的隊長張某逼著劉梅的家屬給劉梅存錢,還叫多存些(不讓給劉梅帶東西,東西只能在監獄裏買,而且價格是外面正常價格的2-3倍)。劉梅的家屬說:「接見完了,看看劉梅的身體狀況再說吧。」張某蠻橫地說:「不行。這裏3月1日有新規定,必須得先存錢再接見。」劉梅的家屬因急著要見病重的劉梅,只好屈從了。存完錢,家屬又問張姓警察:「今天如果我們不存錢,你們就不讓我們接見劉梅了?」張某立即改口說:「不存錢也可以見。」接著,張某又命令劉梅的家屬:「必須做劉梅的轉化工作,否則就不准見劉梅。」

劉梅是被犯人用車子推進接見室的,嘴上戴著一個大口罩。警察隊長讓犯人將劉梅弄到座位上,擺好姿式,再讓劉梅的家屬進接見室。劉梅的家屬看到劉梅瘦得不像樣子了,身體極度虛弱,說話已經十分吃力。以往接見是面對面,而這一次是封閉式接見(電話裏接見,隔著玻璃)。劉梅和母親說話時身邊各有一個警察隊長監聽,只准說讓劉梅放棄修煉的話(只准劉梅的母親一人講話),其它甚麼都不准談。劉梅的母親詢問劉梅的身體狀況時遭到那名張姓隊長的野蠻阻止。劉梅聽到母親的問話,她使出全身力氣,對著母親喊了一句:「媽,我快要死了!」話音剛落,接見終止。劉梅被他們弄到車上推走了,劉梅的家屬也被逼出接見室。

此時,劉梅的家屬十分清楚劉梅將要面臨的是甚麼,強烈要求監獄釋放劉梅。張某說:「沒有那個事兒。不轉化就別想出去!」劉梅的母親說:「如果她這樣堅持不轉化,難道你們還要她死在這裏嗎?」張姓惡警瞪著眼睛對劉梅的家屬說:「死了就抬人!」而且當即宣布:「你們這樣不配合我們,以後不准接見。」劉梅的家屬見其如此野蠻、殘忍,要求見獄長,又遭到拒絕。那惡警用戲弄的語氣說:「見獄長?想不想見主席?」劉梅的家屬流著眼淚離開大北監獄。

劉梅是因製作、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於2002年4月9日被東港市公安局綁架的。同年6月,劉梅同其丈夫朱長明一起被東港市法院各判13年,送進瀋陽大北監獄。劉梅被惡人周洪臣、王元君、王雲龍一夥綁架的第二天就被轉送丹東市公安一處。

在丹東公安一處,劉梅遭受了各種酷刑的折磨。惡警將劉梅的衣服扒光,只穿三角褲頭,渾身用電棍電,用塑料棒敲劉梅的頭,劉梅被電擊、敲打得昏死過去。在丹東公安一處,劉梅被關押了四個月。而在這四個月中,劉梅一直高燒。因為劉梅在東港被綁架時,惡警將劉梅的手銬住,逼著劉梅上警車。當時警車還在開著沒停下來,劉梅上車沒有手扶車,當即摔倒在地上,昏死過去。惡警將劉梅拖上車拉到看守所。經檢查是嚴重的腦震盪。自此以後,劉梅開始發燒。惡警既不給治,又不通知家屬,而且拒絕家屬接見。因為高燒時間太長,肺部被燒壞了。四個月以後,劉梅又被押回東港看守所。

劉梅家屬要求接見劉梅,看守所才讓見。說劉梅有病,需要檢查,跟家屬要錢。家屬交了4000元錢。檢查過程中,東港看守所還繼續向家屬要錢。劉梅當時高燒得胳膊、腿、涼半截。當天沒有檢查完,第二天準備繼續。當家屬早晨趕到醫院時,劉梅已經被轉走了。家屬追到看守所,得知劉梅已被送往瀋陽大北監獄。家屬質問看守所:「劉梅人已經病成那樣,而且身體還沒檢查完怎麼就給送走了呢?」 看守所的所長王某滿不在乎地說:「劉梅沒有病,一切正常。」家屬見他睜著眼睛說瞎話,知道他們在搞鬼,立即追著要人。此時,剛被送到瀋陽大北監獄的劉梅被監獄檢查患有「嚴重的肺內感染」(對外稱呼,實際上是肺結核),瀋陽大北監獄拒收。東港市公安局將劉梅又押了回來。但是,東港看守所、丹東看守所和丹東公安一處誰都不收劉梅,害怕肺結核傳染。東港市便將劉梅拉到鳳城看守所暫時關押。在好心人相助下,家屬終於找到劉梅的下落,追到鳳城看守所要人。東港市公安局見事情已經敗露,只好將劉梅又轉回東港。(劉梅在鳳城呆了一個星期,絕食抗議非法關押一個星期,病情更加惡化)。回到東港後,劉梅被送進醫院。家屬要求放人,東港市公安局堅決不放。2002年11月4日凌晨4點,病情已經惡化的劉梅再次被秘密送進瀋陽大北監獄。

劉梅被送進瀋陽女子監獄老殘隊。老殘隊的惡警採取非人的手段折磨劉梅,強迫劉梅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劉梅堅決不從,要求無罪釋放。在殘酷的折磨下,劉梅的病情再度惡化。2003年2月2日,劉梅被送進「醫院」(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最邪惡的地方)。

從2003年2月至今,劉梅的家屬一直要求釋放劉梅,均遭獄方拒絕。劉梅與家屬接見,惡警隊長連劉梅和家屬說話的口形、眼神都要監視。劉梅在野蠻的摧殘中,以頑強的毅力挺到了今天。

自3月10日接見後,劉梅是死是活,家屬全然不知。但從劉梅在那種極為恐怖邪惡的環境中,身體在極其虛弱、說話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對她母親喊出的那句話,和那名張姓隊長的野蠻表現中,可以知道劉梅的生命安全已經處在極其危險之中了。而且大北監獄惡警對法輪功學員採取「死不見屍」的手段。

在此,我們緊急呼籲全世界正義、善良的人們向劉梅伸出援助之手,幫助制止瀋陽女子監獄對劉梅的迫害。也請遼寧大法弟子積極行動起來,揭露遼寧瀋陽大北監獄女子監獄和東港市公安局迫害劉梅的殘酷行為,正念援助劉梅,同劉梅一起共同抵制邪惡的迫害,營救劉梅走出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