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東港市歹徒王雲龍陷害敲詐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6日】四年來,在名利誘惑下,東港市公安局惡警無視做人的道德與良知,放著壞人不抓,而把槍口對準了修心向善、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幾年來,東港市公安局因瘋狂迫害法輪功而受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獎賞」,而大法弟子卻被害得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據不完全統計,大法弟子被非法綁架的達400多人次;被判刑、勞教的有100多人;惡警抄家、罰款、敲詐勒索大法弟子至少數萬元。而王雲龍就是其中的首犯。

王雲龍,東港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又「國安」大隊長。1999年7.20時,王雲龍正在東港市黑溝鄉派出所「鍍金」。在迫害法輪功中,王雲龍看到了一個事實:法輪功學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隨便打、隨便抓,抓得越多,領導越賞識、重用,且罰款、敲詐又能發財,名利兩收;對法輪功學員出手輕重,致死致殘,無人追究;迫害法輪功沒有後患,不花成本,一本萬利。認定這些之後,王雲龍堅信自己的「鴻運」來了,它首先將黑溝鄉的大法弟子朱曉燕、劉美榮和張景龍非法綁架後分別送進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僅此一舉,王雲龍立刻被提拔為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原政保科長因打擊法輪功力度不夠而被「撤職」)。同時在這幾名大法弟子身上(包括其他被綁架拘留的大法弟子身上)敲詐錢財近萬元。升官如此之快,發財如此容易,使王雲龍喪失理智。至自此以後,王雲龍迫害大法弟子更加喪心病狂。江澤民的一道道「密令」和所謂的「敏感日」,給王雲龍提供了一次又一次升官發財的機會,同時也使王雲龍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一個又一個不可饒恕的罪行。幾年來,王雲龍親自指使或親手綁架的大法弟子達400多人次,被王雲龍親自送進監獄、勞教所的大法弟子有100多人次,詐取大法弟子錢財數萬元,至今仍走在追隨江澤民的血腥道路上。

王雲龍當上政保科科長後,首先瞄準的就是大法弟子劉志雲。劉志雲,1996年因頸部動脈血管處長了一個雞蛋大的膿瘡,俗稱「砍頭瘡」,無藥可治。得法後,劉志雲嚴格按照大法要求去做,並積極弘揚大法,身體很快奇蹟般地康復,因而劉志雲一家都得了法。王雲龍得知後,將劉志雲列為重點對像,多次騷擾劉志雲,因為劉志雲開飯店,早已看出王的用意,但是劉志雲還是以大法弟子的慈悲給它講述自己在大法修煉中的受益情況,講述大法的真相,而此時的王雲龍只想要錢,根本就聽不進去。王雲龍絞盡腦汁弄不到錢,心裏十分惱火。2000年7月,將劉志雲非法綁架,並以種種理由將劉志雲送進了丹東教養院,家裏扔下兩個孩子由妻子一人照顧,飯店也只好關門。「不給錢就叫你進監獄」王雲龍這一流氓惡棍的行為在大法弟子中幾乎人人皆知。2001年,劉志雲釋放回家後,揭露了王雲龍對他的迫害,並決定依據法律起訴王雲龍。王雲龍得知後做賊心虛,感到劉志雲是壓在它心頭上的一塊石頭,對公安內部的人揚言「劉志雲不進監獄,我們不能安心坐下來打麻將」。2002年4月,王雲龍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劉志雲再一次綁架,送進丹東教養院,同時以種種理由將劉志雲的妹妹、妹夫一起綁架。根據王雲龍所整的「材料」,東港市法院判劉志雲妹妹劉梅和妹夫朱長明各13年,送進瀋陽大北監獄。在東港關押期間,朱長明被吊打6天,劉梅被折磨得昏死過去。劉志雲被綁架之後,王雲龍感到劉志雲的哥哥劉志清也屬「不安全」因素。2003年起,王雲龍開始騷擾劉志清,因劉志清也開飯店,但是幾次「關照」,劉志清也沒給予「配合」,6月18日,劉志清與大法弟子楊春娣一起被綁架。當楊春娣質問王雲龍為甚麼不帶傳票,隨便抓人時,王雲龍無恥地回答「傳票還不好說嗎?回頭我給你補一個就是了。」在看守所,劉志清被折磨得幾次昏死過去,王雲龍將劉志清折磨夠了以後轉送丹東醫院,讓家裏交錢,而後從丹東醫院直接送到丹東教養院,家裏扔下妻子、小女兒和老母親。

與劉志雲遭受同樣迫害的是劉延俊一家人。劉延俊的妹妹劉美榮被王雲龍綁架到拘留所期間,家人被王雲龍敲詐錢財幾千元。因劉美榮揭露了王雲龍,王雲龍便以劉美榮「不交大法資料」為由將劉美榮送進馬三家教養院勞教一年多。釋放後,劉美榮繼續揭露王雲龍,王開始尋機騷擾劉美榮,劉美榮被迫流離失所半年多。回家的第二天,王雲龍安排十幾個惡警在劉美榮自家的蔬菜大棚裏將其毆打,直至昏死過去,沒等劉美榮完全清醒過來,便將其綁架到東港看守所,後東港法院以「在劉美榮家抄出一張大法真相材料」為由非法判劉美榮三年徒刑,送進瀋陽大北監獄。

劉美榮的兩個姐姐也遭到王雲龍的迫害。王雲龍指使紅光派出所多次綁架劉美榮的姐姐劉延花,並同時綁架劉延花的兒子和女兒,並將他們分別送進丹東教養院和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劉延花也被王雲龍送進馬三家教養院,並罰款1200多元,家裏只剩下劉延花的丈夫一人。劉延花回來後,王雲龍百般刁難,十六大前,毫無理由地將劉延花再一次綁架,因劉延花病情危險被放回家。2003年6月,王雲龍又一次毫無理由地到劉延花抄家,並半路綁架劉延花到看守所。同年7月,王雲龍再一次將劉延花送往馬三家,馬三家教養院因劉延花病情太重退回。

劉美榮的姐姐劉延俊,原是東港三中教師。2000年12月去北京上訪,被東港市公安局在北京劫持,毆打後出現半身不遂。劉延俊劫持到東港後,王雲龍對與之同去的法輪功學員高壓取證,強迫按手印,逼著法輪功學員承認去北京是劉延俊組織的,並非法罰款800元。2001年7月,東港法院根據王雲龍整理的「材料」,將劉延俊非法判6年,且開除公職,送進遼寧大北監獄,當時家裏只剩下14歲的小女兒一人。

劉延俊的丈夫王遠敬也是被東港市公安局一夥迫害死的。王遠敬原是東港市委台灣事務辦公室副主任,1999年7.20以後,東港市委及東港市公安局以「法輪功有政治背景、與台灣有聯繫」為由,逼迫王遠敬停止修煉法輪功,並強迫他轉化劉延俊,否則就將他夫妻「雙開」(雙方都開除公職)。在巨大的壓力下,王遠敬病倒了,東港市中心醫院診斷為胃癌,而且無藥可治,王遠敬便決定到北京大醫院去看一看有否治療的希望。同年8月30日,王遠敬帶著單位和衛生局的介紹信,在劉延俊的陪護下前往北京。在丹東火車站碰上了自稱前去「執行任務」的王雲龍,王雲龍死拽著王遠敬不讓上車,王遠敬將介紹信給它看,耐心地向它解釋去北京看病的想法和原因,可王雲龍始終不放手。王遠敬一氣之下,用盡全身力氣推開王雲龍上了火車。隨後東港市委、東港市公安局派王遠敬夫妻雙方單位的人乘飛機追到北京。而且,王遠敬下車後給家裏打電話得知:幫助聯繫治病的朋友也遭到東港市公安局的恐嚇。放下電話,王遠敬幾乎昏死過去。王遠敬不忍心連累朋友,決定不去北京301醫院,第二天就返回了東港。在我們去看望他時,王遠敬在講話極度困難的情況下,含著淚向我們講述了這段經歷。不久,王遠敬含冤離世了。王遠敬去世時,年僅36歲,女兒13歲。王遠敬去世後,東港市委、東港市公安局及王雲龍為了掩蓋迫害王遠敬的罪行,厚顏無恥地在東港廣大群眾中散布王遠敬的死是因為劉延俊讓她丈夫煉法輪功不吃藥而死,以此來推脫責任、誹謗大法、攻擊劉延俊。劉延俊一家人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據不完全統計,像王遠敬這樣遭受直接或間接迫害而致死的,東港市就有50多人。(其中包括在東港市公安局及王雲龍一夥的恐嚇下被迫放棄修煉而導致舊病復發而死的人。)

還有原大連外語學院的高材生王強在王雲龍的迫害下已成精神失常,完全失去語言記憶功能,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大法弟子於樹新因掌握王雲龍敲詐東港大法弟子錢財的事實證據而使王雲龍一直心驚膽寒,多次尋機迫害。今年8月,王雲龍借用丹東市公安局的力量,想綁架於樹新,但於樹新正念出走,現已流離失所。

目前,被王雲龍送進監獄、勞教所的所有大法弟子都有王雲龍敲詐、迫害的證據在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