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公主嶺市陶家屯鎮派出所副所長姚曉華的信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6日】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今年55歲,在修煉法輪功之前,任何一屆派出所的人我大都不認識。因為我從不做擾亂社會的事,也就不和你們公安打交道。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江澤民的指使下,全國範圍內展開了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後,你到法輪功學員家搜書,才認識你。

我原來曾患多年的失眠症、鼻子出血,腰經常像扭傷一樣疼,鄰居都知道,這些病在修煉法輪功後不治自好。更主要的是我心靈上得到極大的淨化,更明白人活著必須遵守人的道德規範,知道了善惡有報是天理。人不論做多少壞事都得自己去償還,做人必須有做人的準則。所以我嚴格按照《轉法輪》這部大法所要求的標準去做人,修煉;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這四年多迫害中,由於你受江氏流氓集團的欺世謊言矇蔽,跟著江氏集團迫害民眾跟得很緊,你勞教了多名法輪功學員。劉淑娟(被勒索數千元錢,待查)、姜義武,被你判勞教一年,現被逼流離失所。義和村的李偉,李會,被勞教2次,各一年,第二次是你設黑線舉報遭綁架的,李秀鳳被勞教一年,你勒索她兩千元錢至今沒返還。張春玲被拘留四十多天,也被勒索兩千元錢至今沒還,徐博慧被拘留四十多天。

我被勞教一年後,被迫流離失所,房屋被逼變賣,責任田不敢耕種。七旬老父病重想我,在這期間,我被逼流離在外,導致我不能床前盡孝,這時你卻親自帶人蹲坑預謀綁架我,並設黑線長期監視。在這種情況下,我本想回家,但又怕被你們綁架。給老人造成精神打擊使病情惡化,2003年11月份,老人病故,也沒能見上兒子最後一面。這時你還不罷休,你又租用客貨小汽車監視靈車,一直跟到火葬場。

四年來,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壓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團矇蔽下的百姓們講述著法輪功的真象,期待著世人能清醒,明辨真偽和善惡,不要顛倒黑白、助紂為虐,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對你的期待。

然而,令人遺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你和你的手下仍然執迷不悟的在做著傷天害理之事。但我們知道,人應該善良的活著,行善會有善報,作惡會有惡報。歷史的輪盤在反覆地向人類昭示著一個最簡單的法則:迫害好人的人最終都不會有好下場。

法輪大法從來都沒有教人去做甚麼殺人、放火、剖腹、投毒等這些恐怖的事情,也沒有叫人不吃藥,更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恰恰相反,大法告誡修煉的人不能殺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與人為善……事實上,法輪大法只是一種提升道德、淨化身心的修煉功法,因為好,所以煉的人才多。而人們從電視宣傳中所看到的卻完全是當權者利用權力掌控媒體,對法輪大法進行的造謠誣陷。

正法修煉的人都要修成圓滿,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圓滿不是去死,否則也就沒人願意去修煉了。如果「自焚」能圓滿升天,全國有上億的人在煉,公主嶺煉功的人不少了吧,誰曾聽說過有煉功人「自焚」了?搞甚麼「天安門自焚」,顯然是在給法輪功栽贓嘛!如果投毒殺死乞丐就能提高層次,那我看中國的乞丐早就絕種了,因為那麼多人煉功,都要提高層次,一人殺一個乞丐都未必夠用……所謂毒死乞丐那樣的謊言聽起來都荒唐,明顯是在造謠嘛!今天法輪大法已經傳遍了世界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四年的血腥鎮壓,不僅沒能使其滅絕,反而越來越壯大,這現象本身還不能引你深思嗎?即使在咱們國內,江氏曾瘋狂叫囂「三個月鏟除法輪功」,並且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這樣惡毒的指令下,動用了整部國家機器來鎮壓,但是,四年過去了,你看到法輪功在中國消失了嗎?沒有,不僅沒有,我們看到的卻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來越多的世人認清了這場迫害的卑鄙無恥和慘無人道;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輪大法及其弟子們的慈悲、純正、神奇和偉大;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得法修煉了。法輪大法永遠都不會被鏟除。

江氏為了一己之私所發動的這場比「文革」還恐怖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殘了多少好人的身心!而如今江氏及其打手幫兇們在海外幾個國家被以「群體滅絕」、「酷刑」、「反人類」等罪名告上法庭,即將面臨全世界正義審判。在這場邪惡的迫害即將走向覆滅的時候,你作為公主嶺市陶家屯鎮派出所所長,卻還在不遺餘力的為其充當打手,無知的做惡,多可悲啊!等待你的將會是甚麼?還有你的孩子及家人!這些你都仔細想過嗎?

以你的年齡,「文革」時的印象還有吧!以毛澤東的威望和權力,那場荒唐的運動也只鬧了十年而已,待他一去世,也就結束了。「四人幫」的下場人們都看到了;而當年那些跟在後面搞「文攻武衛」、「打砸搶」的小丑們下場如何,人們也都看到了。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幫以後,新上任的軍委秘書長羅瑞卿、王震和前公安局長馮基平等人,為慘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們討回公道。在追查之前,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趕緊自殺了。他知道那些冤魂是不會放過他的。這次的內部清查非常明確,只是清查那些迫害過革命老幹部的「三種人」,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十七個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幹部血跡的看守員或審訊員。對他們內部審訊並秘密槍決。對被清理的這些人的家屬只是宣布:因公殉職。一九七七年十一月,軍管會時期留下的七百九十三名軍隊幹部全部撤離北京市公安局。據說軍隊也按同樣模式進行內部清理,把一批這種軍人押解到雲南秘密處決。

報應的因果、歷史的教訓,人們怎麼會這麼快就忘了呢?江氏這個邪惡之徒它知道自己將要面臨的下場,所以它不敢下台,死死地把住軍權不放,但在人們認清了它的邪惡本質之時,他還能大權在握多久?這場迫害還能維持幾天?

過去老人們講老一輩做多了壞事,妻子兒女都要受牽連,此言不虛啊!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降臨,是報應,也是天理。如今對於你來講,無論是為了你的家人,還是為了你的兒女,抑或是為了你自己,乃至為了你們的親人和朋友的將來著想,你應該懸崖勒馬,亡羊補牢尚為時不晚,趕快收手吧!

國際追查迫害組織宣言:對法輪功的迫害,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一追到底,將罪犯繩之以法。

姚曉華:單位電話0434─6711553 宅電0434-6711773

吉林省公主嶺市大法弟子
2004年2月4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