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依蘭縣惡人幾年來對我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2月22日】我是九八年十一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沒修煉以前身體不好,抽煙喝酒甚麼都幹。學法以後,知道了做人的道理:大法是修「真善忍」的,教人心向善的,對大法的博大精深的內涵有了更深的了解,學法煉功非常精進,對大法充滿了信心。

然而99年7.20以後,鋪天蓋地的鎮壓開始了:我們村的煉功點被支書馬立春和村長劉現福給強行取消了,集體煉功的功友們都被趕走了……。

7月22日晚,我們村煉功的人被召集到學校,由鄉政法書記李傳付、鄉委員、村支書馬立春、村長劉現福、治保馬金山及全體黨員逼迫我們寫「保證書」,並且不讓煉功。當時只有我們四人沒寫就被押送到鄉政府辦班,由於學法不深,被迫寫了所謂的「保證」被放回來了,到家後覺得不對,還繼續學法煉功。﹝註﹕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2000年2月份,我去珠山開交流會,被惡人舉報抓到鄉政府,我們十多名功友被非法關押在鄉政府會議室。他們給縣公安局打電話,政保和刑偵科來的人對我們連打帶罵、面壁罰站、開飛機等,後來政保科的韓去傑、鄭天龍把我和楊東、尹立新三人送到第二看守所。第二天,號長孫輝叫我們背監規,我們不背,副所長林忠就罵我們,孫輝和打手李勇打我和宋瑞義、呂慧林等幾名功友。在號裏他們不讓我們說話,還罰坐、開飛機,拳打腳踢,毒打我們。我們要求無罪釋放,並進行了絕食抗議。號裏關押三十多人,睡覺時每人只有二十五公分大的地方,吃的是帶土塊的玉米麵窩頭和不洗的凍白菜湯。我們每天都會遭到毒打和各種非人的折磨。我被非法關押了58天後,正念闖出了這人間地獄,家裏被公安局勒索了800元錢保金,300元伙食費。

回來後,又投入到學法、煉功、講真象的洪流中,用各種方式證實大法,救度眾生。

村裏經常來我家騷擾,怕我進京就不讓上地裏幹活。我和李春麗去鄉里上訪,鄉政府李樹山對我倆破口大罵,馬金山打假證言,王志剛就做假材料,把我們送到了第二看守所。我們要求無罪釋放,找610談話,沒人管,後來進行絕食抗議迫害,看守所所長鄭軍和副所長林忠將我綁在刑椅上用牙刷撬我的嘴,捏著我的鼻子,灌了四瓶濃鹽水。後來政保科科長全立民提審問我是不是寧淑賢和劉維良帶頭絕食的,我說沒人帶頭,都是自己自願的。全立民打我一拳說:「看我明天怎麼收拾你」,把我放回了號裏。我被關押期間,家裏種的九畝地西瓜因沒人賣,都爛在了地裏,使我損失了一萬多元錢,給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困難。

2000年12月28日,我去北京上訪,被便衣綁架到天安門分局後被押到省駐京辦事處,又被依蘭刑偵科姓成的把我身上帶的160元錢都翻去了。回到縣裏後他把我押到縣政保科,我們珠山派出所所長李樹山正在那等著我回來呢。我一進政保科的門,李樹山就對我破口大罵說:「因為你進京我甚麼都沒有了」。我說:「怨你自己迫害法輪功。」李樹山和另一個警察就給我上大背劍,由於師父呵護,他們沒背上,我又被送進了看守所。由於堅決抵制它們,經常遭到毒打和各種迫害達6個多月。期間每天三點多鐘出去幹活,晚上九點多鐘回來,非法強迫超負荷勞動,我仍堅信大法。後來鄭天龍提審問我:「江澤民是不是大魔頭?」我說是,他就上報說我辱罵國家領導人和煽動號裏絕食,就於2001年7月2日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萬家集訓隊,整天在室內電視洗腦,背所規所紀。7月25日被押送到長林子勞教所(共有十五名功友)五大隊。每天罰坐、電視洗腦、犯人包夾、背所紀所規,不許隨便說話……大小便都要受限制,更別提學法煉功了。

為了爭取無罪釋放,我們十五名功友集體絕食。第四天警察讓犯人兩人架一個把我們拉入醫院灌食,醫院惡警護士大楊用手指粗的管子往我鼻子裏插,使勁往裏擰,擰的疼痛難忍,灌的濃鹽水食鹽很多,我們受的其它迫害就不用說了。在五大隊,人多監室小,衛生條件又不好,很多人身上長瘡,疼痛難忍,每宿睡不多少覺,後來都變了膿包瘡。

9月份為了爭取釋放,我又開始絕食。我十天沒有吃沒有喝他們給我強行灌,在灌食時醫院的馬大夫辱罵我,對我人格進行侮辱。他對我們煉功人,不但肉體迫害,精神上也進行迫害。

11月份,我和趙岩被調到四大隊。四大隊是長林子的先進隊,天天早三點起床,晚上十點多鐘睡覺,每天學習《刑法》、《憲法》,看電視洗腦,不許學法、發正念,有時來人檢查就把我們煉法輪功的都安排到他們的工廠裏呆著,不許接觸外來人員。一來檢查就把行李一切用具都藏起來,造假欺騙上級,說他們造假,刑事犯就罵我們大法弟子。警察說「這是一級騙一級」。

2001年12月31日,我的勞教到期,他們也不放人,說縣610沒來接我。我要求自己回家,他們說市610不讓自己回家,怕半路上京。所裏給市610打電話。市610一個姓王的女的和我見面,我給她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真象,她說過幾天來接我就走了,過了半個月也沒來接我。後來我要求家人來接,村裏幹部不給開證明信。這時,我身上的膿包瘡更嚴重了,滿身都是,我放下了生死,進行絕食。他們害怕了。第二天他們用車把我送回依蘭縣,縣610招待長林子警察一頓飯花了三百多元錢,後來鎮政法書記馬桂山和派出所所長孫成林把我接回來,馬桂山告訴村治保對我進行「監管」。

2002年我在依蘭打工,馬桂山去施工單位告訴工頭不讓給我借資、開資,怕我進京。

10月20日正是秋收大忙季節,馬桂山、孫萬傑等十多個人闖入我家,強行將我綁架上車,於保福一拳打在我頭部,王志剛和孫萬傑給我戴手銬,將我的手脖子刮破了,鮮血直流。孫萬傑和於保福還辱罵我師父。當天半夜12點,把我送到第二看守所。我們煉功和發正念,所長李清泉破口大罵孫培臣我們和大法。在關押期間,縣610和國安大隊由鄭軍帶隊十多人來放誹謗大法和師父的電影「轉化」我們。非法關押50了多天才放我回來。

12月15日馬桂山、李廣春等人又來逼我寫保證,我不在家讓家人代寫。

2003年3月12日,兩會期間,派出所和鄉里一夥人把我家門強行拉開闖進屋說:「兩會期間不許亂走,每天向鎮裏報告一次。」

11月10日,縣公安局、鎮裏和派出所又來干擾我,說不許我出去串聯、不准出門遠走,嚴重地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

參與迫害我的人員名單:

黑龍江省依蘭縣宏克利鎮馬鞍山村愛民屯 郝運書
依蘭縣公安局副局長:張煥友
原看守所所長(現政保科科長):鄭軍
原看守所副所長:林忠 王禹濤 管教:尚德忠
依蘭縣副局長:宣德江 李波 郭營 
原政保科副科長:韓去傑 
政保科:鄭天龍 全立民 李清泉

珠山鄉:謝佔林 宮加林 解子錄 付立君 李樹山 王志剛 於寶福 李廣春 馬立春 劉現福 馬金山 白景祥 李雲豐 於丙海 張伩 王豔偉,宏克力:馬桂山 孫萬傑 李存學 呂洪漢 蘇正茹 杜小忱 楊森林 李勇 孫輝

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王凱 張副隊長 陳管教 馬大夫 護士大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