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學法 一切來自法中

【明慧網2004年2月20日】我是九五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自從99年「7.20」江氏集團鋪天蓋地迫害法輪大法以來,我不知過了多少個膽戰心驚的日日夜夜,也不知為同修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流過多少淚。在這四年半的反迫害中,我與同修們一起在共同做著證實大法的事情,每當背誦師父的《弟子的偉大》一篇經文時,我既高興,又羞愧,同時也感到自豪。我們曾經與正法同在。

可是過一段時間就我感到修不動了,有怕心、疑心,底氣不足。但這時我想起「法能破一切邪惡」(《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對呀,沒有別的辦法,只有大量學法,每天聽師父講法帶六至七盤。就這樣兩天過去了,早上起床我感到很輕鬆,沒有怕心,也沒有底氣不足的感覺。一切都很自然,沒有被迫害的感覺。這樣我來到老鄉家,在她家我覺得不自在,頭痛,我明白她家不乾淨,她丈夫在修別的,我一邊心裏發正念,一邊和她們談話,不知不覺中我和她丈夫談到了修煉,談到了江××如何迫害大法弟子,央視電台如何造謠,江××在海外多國被告上法庭,在大法中我如何受益與改變。

這時我的老鄉端著熱氣騰騰的餃子進來,說咱仨人吃餃子,不用炒菜了,我才發現我和她丈夫面對面地已經談到了中午。我們就像親人一樣,在純正的能量場作用下,我們祥和地吃著熱氣騰騰的餃子,這時我的老鄉說:「法輪大法肯定好,不好能那麼多人煉嗎?誰傻呀?這些人受益了。」這時她丈夫把筷子舉過頭頂,像天安門大法弟子證實大法一樣,高聲喊:「法輪大法好!好!就是好!」當他發現我在對面望他的時候,他不好意思了,臉通紅,低下頭來,說:「法輪大法本、本來就好嘛。」(她丈夫原來就口吃)這時我豎起大拇指說:「好!兄弟,好樣的。」

吃完了飯,我對她丈夫說:「我要走了,我不能老來串門,我還有事做,你認不認我們師父?」他說:「認,我是修煉人,這幾年我看到了還是法輪大法好。」他問我在甚麼地方拜。我說我師父無處不在。他說就這吧,他一米八零的大個子,恭恭敬敬地朝天拜道:「李洪志老師,我懇求你,我要拜你為師,收下我吧!我將來一定修煉法輪大法。」然後給師父拜了三拜。

我走的時候她丈夫說:常來玩,都退休了,常走動走動。我知道這將來是陸續得法、走入修煉的新學員。兩個生命得救了。

回到家我繼續學法、發正念,第二天早晨我們原來的鄰居來了(現已搬走了,她是外地農村來打工的),她兩眼紅紅的。我問:「小鳳怎麼了?咋這樣了呢?」她說:昨天去燒紙,回家就迷迷糊糊的,還感冒了。她丈夫給她照顧水果攤,她就跑來串門了。我說:小鳳別著急,你看我因工傷兩年沒上班,修大法都修好了,你看我像五十歲的人嗎?

她看著我笑,我們說著家常。她說在這沒住夠,要不是因為孩子上學就不搬走了,我拿出《轉法輪》,打開第一頁,對她說這就是我師父。她說:這麼年輕,真本事,全世界這麼多人都相信他,江××這麼打這麼罵,還這麼多人學。我把《轉法輪》給她看,她就開始把「論語」讀了一遍,她說:「嫂子,我不難受了,我想給你師父上香。」小鳳雙手合十,跪在師父面前,眼淚悄悄地流著,喃喃地對師父述說著她在人世間的苦,怎樣打工中午一個饅頭一塊鹹菜,許久許久小鳳對師父說:李老師,我以後也修大法。

小鳳走了,走前說她還會再來,她說不知為甚麼跪下就想哭,眼淚是自己流出來的,止不住。我想慈悲的師父會給她安排學法煉功時間的。

通過這兩件事我悟到,學法的重要,以及學法後溶在法中自然流露出的純正、慈悲和善所給常人帶來的信任、可親、慈悲的感受,同時我也感受到「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佛法的偉大。

以上是自己一點點體會,層次有限,望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