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春節前後河北大法弟子成功播放真象電視片」想到的


【明慧網2004年2月1日】明慧網上1月25日刊登的報導,「春節前後 河北邢台、沙河大法弟子成功播放真象電視片」。

我想每個看到此消息的同修都會像我一樣心裏非常振奮,我們都忘不了長春電視插播者之一劉成軍──我們的同修被邪惡迫害致死。為此我們海內外同修開展了各種悼念活動來悼念這位電視插播偉大的先驅者,並強烈要求懲治迫害的元凶,從而揭露邪惡,救度眾生。劉成軍走了,馬上又上來了一批大法弟子,正法是必成的,大法與大法弟子是堅不可摧的,而所有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終究被淘汰的,它們只不過為大法弟子樹立威德、走向正法的偉大圓滿提供了條件。每一次迫害也是一次弘揚。電視插播,大智大勇,覺者的慈悲,眾生的希望。摧毀邪惡謊言,是直刺向邪惡咽喉──要害部位的一把利劍。

師父在講法中一再講:「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是反對這場迫害的。從師父這來講,我不承認這件事情;從整個舊勢力的安排上來講,我也不承認。」(《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電視插播也是,它作為救度眾生很好的方式,應為大法所利用,不允許邪惡迫害,因為常人社會中的一切表現形式都是大法開創的。當然有很多電視插播成功的例子沒有在網上公布。但總體上來講我們還需要在法理上有所突破,真正達到正法對我們的要求,達到新宇宙的標準,邪惡就無漏可鑽。

下面就我自己所在層次中的一點淺顯的認識跟大家探討,電視插播不是一個人、二個人的事情,也不是一個小群體的事,它需要我們整體的配合,是我們整體需要在這個過程中達到正法對我們的要求,協調好、配合好,不給邪惡存在的空間。如《不分正法工作項目 大道無形有整體》中寫到的「最近關於起訴邪惡分子的法律問題,同修之間有了更多的反思與交流。我們發現,不論學員參與或不參與起訴,每一個人的一思一念都在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只要是正法弟子,都被當成是一個整體來考驗。我們奇怪,為甚麼唯獨這法律案件如此呢?在與同修的交流中,我們突然意識到,其實,不只是法律案件如此,而是每一個項目都是如此啊,只是在法律案件上,對與錯被用結果勝敗回答得更明顯、更具明顯迫害力而已。其實,只有我們自己在分項目,邪惡可沒把我們分項目對待。每一個項目,都考驗著整體;每一個項目的成功與否,都體現著整體對這個項目的態度。在人這一面則是,如果大家把做媒體的事當成只是媒體組的事,那麼,體現在人這一邊就是我們媒體也作得不成功,開發布會也少有媒體。把作電視當成是電視組的事,那體現在人這的就是我們的節目也起不到講清真相的效果,或節目就沒有人看。若把向中國人講真相當成是發電傳或參與聊天的組的事,那在人這兒顯現的就是封鎖很難突破。把在領館前發正念當成值班或當成別人的事,體現在人這兒,很可能就會遇到很多麻煩與干擾。當大家都把自己項目以外的事都當作別人的事,就人為的把我們的整體切成了很多小塊,把有力的整體削弱成零散的力量,甚至在有不同意見時,還互相削減力量。我們把救度眾生的事分成不同的項目來做,只是在工作上更方便而已,卻不想人為的形成間隔。我們應該還是一個整體,而且能隨時隨地形成一個整體,那才是對的狀態。我們因修煉層次不同而對法理有不同理解,但卻不是互相削弱的,而應是平行而互相扶持的。我們是把每件事都當成自己的事一樣關心的,對每一件事都要有清醒的認識,並在法理上儘量的清楚,不與整體形成間隔。才能更好的跟上正法的進程。否則,邪惡不需來分裂我們,我們已經自己四分五裂了,那不是很大的漏嗎!」

師父為此作了評語「講得好。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應該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運轉中有機的分工圓容方式,而法力是整體的展現。」

還如明慧網2003年11月23日一個弟子寫的文章《揭露國安特務的陰謀》「從另一方面,是否也反映出我們大陸學員整體對於電視插播本身在法理上的認識尚不十分清晰,只是單純地認識這是救度眾生應該做的,捨吾命而不足惜;並沒有從法理上對其合法性、合理性和正當性有充份的認識,而給了邪惡以迫害的藉口。」「2003年11月19日明慧網頭版登載的明慧記者林展翔的文章《法輪功的反迫害活動是合理合法的》,對於電視插播的合法性、合理性、正當性和正義性都給予了充份的闡述,建議大陸同修都能整體在法上真正認識電視插播的重要意義及其合法性。如果大法弟子整體對於電視插播的認識,能像訴江案一樣在法理上清晰明確,同時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舊勢力黑手的操控,邪惡就失去了迫害的藉口,它們面臨只能是徹底的失敗和淘汰。正如《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一文說的:「只有當我們真正溶於法中,從內心深處去否定和鏟除這場邪惡的迫害,而不摻雜任何人心的時候,法的無邊威力才能得以展現。」其實,也只有這樣做好,電視插播才能安全地、大面積地得以實現。

回憶自長春電視插播以來,我就在想我們是否真正站在整體的角度上來正念配合了?是否真正做到了師父講法中所要求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的正法修煉者的狀態了嗎?對師父在長春電視插播以後寫的《用正念看問題》,是否真正針對自己心去修了?就我個人來講,雖然也不同程度做到了一些,但與正法對我們的要求來說做得還很不夠。對這件事情自己有時表現出冷漠麻木,漠不關心,認為不是自己參與的和自己無關,即使從理性知道與自己有關,有時也發了正念,但在用心程度上可能還是不夠,有時還會被邪惡製造出的假象所迷惑不用正念看待,反而產生出一種怕心,從而抵觸、排斥,這都不是正念看問題,無形中助長了邪惡,阻礙了正法。邪惡存在於哪裏,是不是就存在於大法弟子對法認識不足、人的觀念所對應的這部份天體中,就不能再上外面去找了?所以遇到任何問題我們都先從我們自己,從我們自身,從我們內部找一找原因。

我發現我周圍的其他同修也存在類似的問題。如果長春劉成軍他們插播後全國、全世界大法弟子都能正念對待,及時發正念配合,可能也會減少很多損失,減輕對同修的迫害和當地的壓力。如果一個地區出現電視插播,所有大法弟子都能正念配合,它們動我們一個地區就牽動了我們整個整體,動一發而牽動全身,我們整體都在正念清除邪惡,邪惡就沒有了存在的空間和理由,也就起到了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最好效果,當地同修的壓力就會減小。所以我們應完全站在正法、大法的基點上去看,只要是對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有利的事我們就站在整體的角度上正念配合。邢台大法弟子已經整體行動起來了,明慧網刊登了他們當地的倡議,「對河北邢台大法弟子的倡議:欣聞大法弟子在我們邢台地區利用電視播放真相,倍感振奮,現邪惡惶恐不已,盤踞我市,我們正好利用此好機會,近距離發出強大正念,大面積清理邪惡,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現提議:每晚九點集體針對此事發正念,全面清除干擾和迫害大法弟子用電視講真象的一切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讓邪惡的企圖徹底破產,讓參與迫害的惡徒立遭惡報。另外,結合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建議所有大法弟子行動起來,將惡人的姓名、電話、住址及他們的惡行了解清楚,上網曝光的同時,大面積的在市內張貼、散發。」

針對此事我們其他地區的大法弟子也應該打破地區觀念,打破一切潛在的為私為我的觀念,破除邪惡的一切干擾,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配合發正念和正念加持,共同配合當地同修徹底清除另外空間迫害用電視講真象正法之事的一切邪惡,徹底解體邪惡的一切安排,結束舊勢力的參與,一切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同時我們也可以就此事向我們當地的民眾揭露邪惡,救度眾生。

我個人建議,我們可以重溫師父寫的《用正念看問題》經文,也可以有針對性的做一些這方面的小冊子(明慧網上有這方面的電視插播專集,可直接下載),提高我們對電視插播事件的整體認識,徹底破除邪惡的迫害,共同走出我們證實法的路來。為了大穹恆古的圓容,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讓我們在神的路上共同精進。

由於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望同修給與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