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支持大法 丈夫的腦血栓不翼而飛


【明慧網2004年11月9日】我丈夫今年66歲,十多年前得了腦血栓。先是左側頭部血栓。那時我家裏有五口人,兩個女兒正念書,還有一個小孫女上幼兒園,靠丈夫一個人工資(300元)維持生活,生活十分貧寒。丈夫得病後每月都得吃藥、打針,這對我們家來說猶如雪上加霜,那時我就覺得活得很苦,總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幾年後,丈夫右側頭部也得血栓,這次更重,手腳不聽使喚。家庭條件所限,雖然進行了一些治療,也就只能維持現狀。從此以後,他就再也不能幹活了,每天遛遛達達苦度殘年。那時我們全家對生活都很迷茫,只是覺得對這種命運無可奈何,那時並沒有甚麼人來幫助我們。

1997年我喜得大法,我懷著一顆美好的願望虔誠的修煉著。丈夫從我修煉開始就非常支持我,那時在我家成立了學法煉功點,他每天晚上幫我帶孫女,從來不叫苦。對我們學法的同修都很熱情,直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大法之前我們同修都在我家學法。就這樣我們全家身體健康,生活美滿幸福。

我修煉後丈夫也不吃藥了,省下來的吃藥錢,用以生活開銷。這樣沒有了經濟上的壓力,也沒有了後顧之憂了,我感到無比的幸運。是大法救了我們全家,是師父給我家生的希望。

1999年7.20後,我丈夫從不懼怕邪惡,並能大義凜然的斥責惡警們說:「你們吃飽撐的沒事幹,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每當他碰到有人攻擊大法時,從不保持沉默,一定要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叫人做好人,沒甚麼不好的,不要聽信那些謠言。而且他懷著一顆真誠的心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大法遭受迫害的五年裏,他為我承受了很多苦難,可是他從來不表白自己。這樣的事很多,他雖不煉功卻把自己當做一個煉功人要求自己,並處處維護大法。就這樣他的腦血栓好了,不吃藥、打針,現在根本看不出他得過甚麼腦血栓,現在他每天樂呵呵、健康的生活著。

師父講:「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滅 位置自己定」《洪吟(二)》。丈夫在這個特殊的正法時期正確的擺放了自己的位置,他就受益了。我們全家衷心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