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成了廢人的我 得大法後無病一身輕

【明慧網2004年11月9日】

  • 幾乎成了廢人的我 得大法後無病一身輕

  • 修大法身心健康

  • 幾乎成了廢人的我 得大法後無病一身輕

    文/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紡織工人。1987年我因工負傷,造成腦顱骨粉碎性骨折,硬膜外血腫,開放性腦損傷,當時七竅流血,頭部內外出血,眼睛充血耳朵出血,腦內出血由鼻腔流進胃裏,又從口裏吐出來。先後做過三次手術。

    第一次手術取出打碎的骨頭,第二次是相隔一年後又做顱骨修補術,手術後假骨與表皮之間出現水腫,開始醫生用針管抽出積液,不見效,又做了幾個療程的理療,也無濟於事。醫生在沒有任何措施的情況下,讓我找一根帶子把頭部紮緊,防止體內循環的水進入假骨與表皮之間循環不出去再造成水腫。就這樣,我每天頭部緊紮著一根帶子,直到兩年多才恢復(確切的說是結婚後在月子裏養好的)。由於我的顱底骨骨折位置較低,做手術有生命危險,致使鼻腔與顱內相通(二十多天才過危險期)如果預防不當,容易造成顱內感染,誘發腦膜炎。留下嚴重的後遺症,我經常頭痛、頭暈、神經衰弱,不能幹重活,話說多了也累,看書看電視時間長點也累,想問題也累,更不能著急上火。

    由於長年服藥、打針,我的體質虛弱還增加了多種疾病如:靜脈炎、心率過速、心機衰竭、關節炎、風濕病、膽囊炎,冬天怕冷,夏天怕熱,天熱頭暈,天冷就得戴上帽子,有時晚上睡覺屋子涼也得戴帽子睡覺,鼻腔還常常滲血。每當這時,我都怕顱內感染,家中常備有各種消炎藥、止痛藥。特別在九五年做第三次手術後,我簡直就成了一個廢人,不但活不能幹就連坐那說累了就得躺下,吃飯時拿筷子手都哆嗦,走路兩腿就像灌鉛一樣,走幾步全身發抖。這還不算,乳腺又有了腫塊,脹痛,不敢跑,坐車震動都痛,有時抱小孩都怕碰著,洗衣服震動也疼,生活都不能自理。

    單位派我愛人在家護理我。由於常年病魔纏身,加上生活條件差,我的心情也越來越壞,碰到不順心的事就大發脾氣,明明知道這樣做不好,可是就是控制不了,搞得家裏不安,自己對生活也失去了信心,覺得人生對我太不公平,讓我遭受這麼大的痛苦。

    直到1997年我有幸得法,知道了人生的真諦:返本歸真。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並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我那全身的病,在學法煉功中全部消失了,七年多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幹活也有勁了,走路生風。我可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修煉不僅有了好身體,還使我心性不斷的提高,家庭關係有了很大變化。現在我的老公公癱瘓在床,只有我在家侍候他。要是在修煉前,我是做不到的。他最關心的女兒都不願意侍候他,何況我這個做兒媳婦的。況且,我們之間原來矛盾又很深,彼此不關心。現在不同了,我是大法修煉者,是按照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修煉自己,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所以我每天耐心照顧他。目前公公在我細心的照料下恢復得很快,就連他後找的老伴也被我的行為打動,要我教她煉功,每天都讓我念大法的書給她聽。

    這麼好的功法,教人向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遇事為別人著想,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不殺生,不自殺,等等,都是教你怎麼樣做一個更好的人。這有甚麼錯?99年7.20江××就硬是容不下這高德大法,開始殘酷打壓法輪功,不斷的造謠、誹謗。

    要沒有師父和大法,我可能早就沒命了。是師父使我重生,我不能看著師父被冤枉,大法遭誣陷,我就得去告訴政府法輪功是清白的。

    2000年初我依法到北京上訪,結果被抓回送進看守所超期關押,後家人花錢托人才被放回。2001年初,我住地的保衛科和派出所又無故把我送進看守所超期關押。在看守所,我有一次頭疼得恨不得有個地縫都能鑽進去,所長馬登雲知道後到處造謠說我要自殺,還把我釘在地上一個星期,讓我寫保證不自殺,我告訴她我們煉功人不殺生,自殺也有罪。他們就是這麼陷害煉法輪功的好人。

    希望那些還被江氏集團謊言矇蔽的人多了解一下真象,別再追隨江××對老百姓犯罪,給自己,也給家人留下一個後路,一個好的未來。


    修大法身心健康

    文/四川大法弟子

    我是一名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自96年4月通過親戚的介紹,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在得法前,我身體虛弱,因為幾年前不知怎麼回事,得了不治之症,類風濕關節炎,從此以後,我和全家人整日籠罩在烏雲暗日下,我每日被疾病折磨得愁眉苦臉,全家人也對我是唉聲嘆氣,恨醫院沒有回天之力,藥是天天吃,聽到人介紹的「靈方妙藥」也試過,到頭來每次的希望都化成泡影,心裏別提有多麼苦惱了。96年4月,親戚介紹法輪功,我就跟著學了起來,當我看到《轉法輪》這本書時,書面上的法輪顯得特別的豔麗,特別的好看,一下子就吸引了我,我一遍一遍的看書,學煉動作,不知不覺過了半年。

    有一天,我去醫院複查,化驗單上的陽性全都是陰性,我十分高興,就把這個神奇的好消息告訴了父母,母親看到了我的神奇變化,她也虔誠的學起了法輪功,身上的各種病通過看書學法,煉功不但全好了,而且還把功法介紹給了周圍的親朋好友,她們學了以後,現在也是受益匪淺,現在我和母親的病全好了,這八年,一顆藥未吃,一次醫院未進,身體健康,給家庭減輕了負擔。

    我和全家人都發自內心的感謝大法,感謝李老師傳給我們這麼珍貴的高德大法,感謝李老師給我和母親的第二次生命。我一定會珍惜,好好的學法修煉,一直堅持到最後修煉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