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命是李洪志老師給的


【明慧網2004年11月6日】我今年52歲,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前,身體不好,肩周炎、頸椎病、心絞痛、腦供血不足,光是甲狀腺肌瘤就手術了三次,子宮肌瘤40乘40毫米那麼大……。這些小病咱不說了,咱說主要部件上的問題:冠心病、心絞痛、早搏、心動過緩。不到40歲的人,犯病時還不如一個老太太,痛苦難當,連鞋帶都繫不上。為了治病,醫院的門檻都踏平了,緩解幾天,犯病還一樣,而且一次比一次重。聽人說氣功能治病,我先後練過幾種氣功,都不見效。聽人說信佛就病好了,我上廟拜師、皈依、受五戒,早晚課誦外加《金剛經》從不間斷,楞嚴經、華嚴經等經書看了不少,每早磕一百零八個響頭,虔誠的了不得。這樣五年下來,病不但沒好,雪上加霜,又招來一身附體,說迷糊天旋地轉不能睜眼,最後,說哭就得號啕大哭,說鬧心就想上街去跑。那時提起我的病,我就說不抱甚麼幻想了,說自己不是「長把瓢」(命短的意思),時常偷偷的流淚,擔心不能把兩個年幼的孩子撫養長大。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94年10月,鄰居借給一本《法輪功》(修訂本)。我漫不經心的翻了幾頁,被書裏的話一下子吸引了。越看心裏越透亮,這哪是氣功啊,這不是佛法嗎!而且講的非常透徹。我如獲至寶,完完整整的看了好幾遍,直到人家讓還書為止。自從看完《法輪功》(修訂本),我就覺得心清氣爽,再也沒迷糊過。

1995年4月,鄰居給捎來了《轉法輪》、老師教功錄像帶、煉功磁帶。我欣喜萬分,從那天起,修煉法輪大法一天也沒停止過。

我煉功第二天,師父給我清理附體。早上煉靜功時,聽見一個聲音在說「走吧、走吧,趕緊走」同時看到一大幫東西魚貫而逃。

我煉功一個月左右,開始淨化子宮肌瘤。有一天晚上睡覺,被一種聲音驚醒,這聲音是從肚子裏發出來的,是一種鋼鐵撞擊、咬合的聲音,醒來聽不見了。第二天晚上睡覺,這樣的聲音又出現兩次。從那開始,開始大流血,感覺肚子痛,家裏人害怕極了,要送上醫院。我父母也是煉功人,這回也慌了說:「這要是淨化身體好了,要不是,這麼流血,不流死了嗎?人有多少血?」當時我就一個信念,輕鬆的說:我相信這是消業。這樣持續了一個星期,最後流出很多爛肉一樣的黑紫色東西。事後,到醫院一查,子宮肌瘤沒有了。

這時我煉法輪功剛剛六個月。肩周炎、腦供血不足,都是不知不覺中好的。我的心臟,在煉功後也有過幾次消業,開始差不多一、二個月有一次,後來間隔越來越長,反映越來越輕,98年-99年,兩年間這種現象沒有過。看到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不少人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行列。

2000年10月1日在天安門,我因說法輪大法好,被非法抓進勞教所。通常每天早5點開始幹活,晚上10.30收工,隔三差五還要加班,早上3點幹活,晚上12點收工。沒日沒夜的勞累,使身體受到了嚴重的摧殘,150多斤的我在勞教所三個多月就剩100來斤了,還經常心絞痛,血壓:低壓140高壓200。後來心疼起來好長時間不過勁。

有一天收工後,躺下剛要睡覺,心又疼起來,當時是半夜11點多,大家又累又乏,睡得都很死,就我一個人東一頭、西一頭的折騰,疼了兩個多小時,痛苦勁沒法用語言形容,最後感覺自己不行了,出了一身粘汗(老人管這叫:洩屍汗,只有要死的人才出這種汗)……。在生命垂危的時候,我想起了父母、孩子,想起了師父。我從內心呼喚師父,盼師父救我。這樣一想,沒過2分鐘,症狀減輕了。我迷迷糊糊的看到:一片桔紅色,中間有一個雞蛋大的黑窟窿,桔紅色在擴大,黑色在縮小,當黑色褪盡的時候,心一點也不疼了。一看錶,從喊師父到不痛了,剛好五分鐘。

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從那天開始到現在已經四年過去了,我的心絞痛再也沒有出現過。我逢人就說,「我的命是李老師給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