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湖南省新開鋪男子勞教所遭注射毒藥


【明慧網2004年11月7日】我是2003年被劫持進湖南省新開鋪男子勞教所的,剛進勞教所,隊長劉雄文、 何××就逼著我寫「悔過書」等,我不寫,他們就喊了幾個猶大做我的「轉化」,逼我看誹謗法輪大法的錄像、書,惡警劉雄文問我看後的認識,我說:「不看有的事還不知道,現在我更清楚了,正法就是正法,你願學就學,來去自由。你們的「天安門自焚」錄像中,打死劉春玲的凶器斷掉的那一截還在你們的錄像中飛呢。」他們氣得咬牙切齒的說道;「×教是中央定的,你們不轉化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我說:「我們只是要做一個好人,對社會、對大眾有百利而無一害,又錯在哪裏?」他見我不妥協,就叫幾個犯人把我推到另一間用窗簾遮得很嚴的房子,要幾個犯人抓著我的手寫罵師父的話,我不寫,他們就壓著我的手,把筆夾在我的食指與中指之間,再用力握緊我的手在一個床板上寫字,手指非常疼痛。

從此以後不准我睡覺、不准坐,見我還是不寫,劉雄文就威脅說:「如果不寫,你們回去的時候就像八、九十歲的老頭一樣咳嗽。」我說堅決不寫,惡警劉雄文就叫六、七個犯人把我押到小醫院裏,給我打了三針。我對打針的女醫生說善惡是有報應的。女醫生說我們沒有辦法,都是領導安排的。

打針以後,我的牙齒、腳趾、手指都是麻木的,摸在肚子上,表面就是一張皮,裏面就是一個硬坨。然後就不停的咳嗽,監視我的犯人每次都問我:你吐的痰裏有沒有痰坨。我知道他們給我打了一種毒藥。這樣經過了七天七晚不准睡覺、坐臥之後,我的腳已經腫得很大,起了許多水泡,咳得很厲害也不准休息。

後來咳嗽越來越厲害,甚至咳得一晚都不能睡覺。聽說我還算輕的,還有被一針打瘋的,還有比我咳得更厲害的。

為了逼迫我放棄修煉,四個監控犯人輪流折磨我,每天一到晚上就寢後,就開始用各種辦法毒打我:打耳光、用皮鞋打手背(打得手背腫得很高)、用凳子敲腳踝骨、用拳頭打大腿,打得腿腳走路都很困難。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聶飛躍也被綁住四肢很多天,連吃飯也不鬆開。

在新開鋪勞教所許多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了殘酷折磨。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