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負師尊慈悲救度我們的一片苦心


【明慧網2004年11月30日】當我第一次拜讀師父的新書《洪吟》(二)中的《師徒恩》中「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時,淚水不住的往下流。我不停的哭,我知道,我人的一面不太明白,但我生命的本源深處,真真切切的懂得他的力量,我明白了我生命的一切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都是師父造就的,是我們永永遠遠都無法報答的。

蠢惡發盡飆的這五年,大法弟子身心受到了無盡的摧殘。我在五年證實大法的過程中,風雨飄搖,若不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和一步一步的指點,是不可能走過今天的。回首正法修煉歷程,看到師尊為我所走的每一步的精心安排。因自己的強烈執著,停滯在某一層次時,師尊悉心點化,直至茅塞頓開。一億弟子,還有無數的眾生,是何等的難啊,「千辛萬苦十五秋 誰知正法苦與愁 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 (《洪吟(二)》中《難》)

我得法快九年了,最大的感受是抓緊一切時間學法。師父講法中一再要求我們要多學法。剛得法時,由於我思想業較重,一看書就昏昏欲睡,師父就點化我讓我抄書。從那以後,每天抓緊點點滴滴時間。秋衣破得足有三四十個窟窿,也不捨得浪費時間去買。到現在正在抄第18遍《轉法輪》。《在美國講法》抄了8遍,其他書都抄過,有的2~3遍,最少1遍。

從1999年7.20至今,要想寫的證實法的事情太多了,只能寫一些感悟很深的事情,在此與同修交流。這裏有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到的,更有刻骨銘心的教訓和不足。

(一)要記住我們是主佛的弟子。

我7.20在市政府前和平請願,7月23日踏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直到10月25日大法被打成×教,我和女兒站到了中南海,被抓回當地。在京的一百天,度日如年啊,回想起來,感嘆當時是怎麼過來的呢?當時的唯一信念:堅持一天,就是對邪惡的重重一錘;只要在京一天,邪惡就會膽戰心驚一天。

在京的日子,我結識了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幾乎都是年輕人。他們的純真、善良、堅忍和無所畏懼深深的撞擊著我思想中隱藏的自私和執著。每當我有一顆很重的心需要去掉時,師父就會安排一位在這方面修得很好的弟子出現在我的面前。通過我們之間的交流,看到我的不足,我被對方的無私和坦蕩所溶化,有時慚愧得無地自容。

2000年10月,當我再次進京時,我祈盼著在廣場附近見到他們,可是沒有他們的身影,此時此刻他們在哪裏呢?我邊走邊找,希望再次接上這珍貴的緣,卻沒能如願。回想起來,我當時應該明白要珍惜和所有接觸過的弟子的緣份,這在一起證實大法的機緣是多麼來之不易。可惜,我沒有悟到這一點,在以後的許多證實大法的資料點的工作中,沒有更好的和同修相處,排除干擾,共同把證實法的事做得更神聖,留下了許多遺憾。直到師父法中提到了才如夢方醒。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也就是說,大法弟子一大部份隨著那些天體來的,人人結了緣,一旦圓滿回去之後啊,你們要再想見都是幾乎不可能的了,所以你們要珍惜你們的這段緣分。而且你們這些緣分都是互相交叉式的、每生每世結過不同的緣,很不容易呀。所以在做事上協調好,每個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每個人都不要因為小小的一點事情就互相產生很大的隔閡,這都不行,要珍惜。而且在做大法的事上要配合,要配合得好一些。」

在當地看守所期間,片警要求我寫不進京上訪的保證,我不寫,被送到洗腦班。在那裏因我的大法書被惡警搶走,我絕食抗議,其他大法弟子悟到:大法書不是哪一個人的,是大家的,大家應該都絕食抗議。後來悟到通知樓下的男大法弟子一起絕食抗議。那時,真的體現了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大家齊心協力,相互鼓勵,把惡警氣得提著飯桶,拎著勺子,樓上樓下的邊敲邊罵,徹底撕掉了他們所謂的「春風化雨」式的轉化的偽善面具。

負責洗腦班的有法院工作人員,他們在幾個月的和弟子的交談中,徹底明白了真象,被弟子的大善大忍和高尚的境界所折服。一位負責人在最後的會議上不停的表白自己也是一個很善良的人。他誇大法弟子是他從來都沒見過的、很特別的、很了不起的、很好的人,最後他眼裏噙著淚,祝我們成功,我們被無條件釋放了。

剛放回家2天,所裏又把我騙去寫不進京上訪的保證。我明確表示:本人不會做任何保證的。他們就把我又送到了看守所,然後準備送教養院。片警來看守所讓我在教養書上簽字,準備上報。我心裏七上八下了,惦記著9歲的女兒,沒人照看怎麼辦呢?我父親年邁多病,從外地回來暫時幫助照顧幾天,教養了那可是好幾年的事啊,父親肯定是不會管的。所長說只要寫個保證,肯定放人,快寫吧。我橫下心,想了幾分鐘,決定無論發生甚麼事,絕對不能背叛大法,這是不容置疑的,不能有任何藉口。我哭了,邊抹眼淚邊在教養書上簽了字。

對女兒始終放不下的這顆很重的心,擾亂了我的思緒,我坐立不安,師父看到了,用一切形式來幫助我度過難關。同室有個弟子也是對小兒子放心不下,心緒不寧的在背《洪吟》,還大聲背:「恒心舉足千斤腿」,大家都笑了,問她那九千斤哪去了,怎麼就一千斤哪?(應該是「恒心舉足萬斤腿」《洪吟》中的《登泰山》)我也笑了,知道慈悲的師父在替我們著急。晚上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我姐姐的同事小石在替我照看女兒,照顧得很好,無可挑剔,但我還是找出種種藉口從看守所跑出來,怎麼也放心不下,還要親自照看。我從夢裏醒來,仔細想夢裏師父除了點化我太執著之外還點化我甚麼呢?為甚麼是姐姐的同事小石照看女兒呢?她和我沒見過幾面,且上班很忙,不可能給我照看女兒。我突然想起師父點化會用諧音的方法,「石」字和「師」字是諧音。原來師父在告訴我女兒也是小弟子,有師父管著,我擔甚麼沒用的心哪!豁然開朗。我在心裏合十謝師尊,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感恩。為了讓我過這一關,師父費盡了苦心啊!我恨我自己,又傻又癡,不爭氣。從得法的那一天,師父有段法深深的烙在了我的腦海裏,他在最艱難之時激勵我勇猛精進,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

在看守所,在慈悲師父的看護下,我終於放下了母女情,明白了不應該在監獄裏被無理關押。一天早晨,我聽著弟子背法,聽著聽著,我睡著了。夢見從涼台門口飛進一位身穿白衣的天使,她告訴我說:這裏對你已經沒有用了。說完便飛走了。我很納悶,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我保證被送去教養。晚上,我獨自在衛生間洗涼水澡,那天是冬季最冷的一天,天寒地凍,狂風呼嘯。快洗完了,這時看守所女所長和她的上司處長到我們室裏檢查,看到我在洗澡,女所長對著我破口大罵,指著我正在接水的臉盆,對犯人女室長說:「給她的水倒掉。」室長好不容易托關係提前釋放,過幾天就走了,我不想難為她,也不想牽累她。我擺了擺手,堅決的說:「我自己來」。這三人擠在門口,以為我會老老實實把水倒掉。當時正好其它室的犯人在我們室裏幹活,大家大氣不敢出的看著這場激烈的正邪大戰。我把水盆端起來,平靜的看著她們,慢慢的把水澆在了身上,只記得當時師父的法在我腦海裏久久迴盪:「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我知道,慈悲的師父在加持我,在給我力量!女所長指著室長跳著罵:「你這個室長還想不想當了?」室長低頭不語。

第二天,室長被叫到所長辦公室,回來後,她看著我自言自語的大聲說:「這弟子大名鼎鼎,誰敢打她啊!」女所長想借刀殺人,可惜刀不聽使喚。我為室長的正義選擇而欣慰。過了不一會兒,我被無條件釋放,我的教養書上面沒批。要始終記住,我們是主佛的弟子,千萬別忘了自己是甚麼身份!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 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邪惡還要迫害,那師父可就不客氣了,師父有無數的法身,而且還有無數的幫助我做事的正神也會直接清除邪惡。我以前不是告訴你們了嘛,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都是因為你們做得不夠,眾神都被舊的宇宙法理限制得乾著急沒辦法。」

(二)要記住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完成神聖的使命

2000年10月我們就開始建資料點了。沒日沒夜的忙,學法學得少,做事心太強盛了。忘記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讓邪惡鑽了很多空子,造成了很多損失。雖然表面上轟轟烈烈,但有許多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的慘痛教訓,留下了永永遠遠的遺憾。

教訓一:2001年,一位弟子在全國各地開了許多場法會,當時大家的反應是:在這位大姐的帶動下,破除了許多人的固有觀念和框框,又昇華了一步。大家都在反思自己,以後的路怎麼走正。法會開得很成功,但大姐的心也被帶起來了,讚揚聲不絕於耳,大姐表面表現平穩,其實內心早已波瀾壯闊了。大姐身邊有一位學員叫小毛(化名),後來在勞教所邪悟,協助惡警迫害弟子,破壞了許多資料點。當時我們三人在屋裏,大姐和她竊竊私語,我無意中聽見一句:「有本事他也開個這樣的法會啊,怎麼開不成啊,沒有幾個人參加吧!」我知道大姐在和另一個弟子爭高低,嘲笑另一個弟子開的法會參加的人少,言外之意她開的法會人多,她了不起。我驚訝的看著她,腦子裏飛快的想著師父的法,我想起了師父在《猛擊一掌》中說:「負責人不管其在常人中做了多少工作,都是自願為大法工作,工作的成功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現形式,而能使人得法和大法的弘揚是大法本身的威力和法身的具體安排。沒有我的法身做這些事,別說弘揚,就是負責人自身的保障也難得到,所以不要總是覺得自己如何了不起。大法沒有名、沒有利、沒有官當,就是修煉。」我知道大姐心起來了,她覺得自己了不起了。這時只聽小毛在旁邊添油加醋,拍馬奉承。她看我在驚訝的看著她倆的表情,就把聲音壓低了些。

等小毛出門了,我想瞅個機會跟大姐談談。當時大姐有些目中無人了,再加上我本人有自卑和其它的人心。我認為大姐是見過師父的老弟子,貢獻又那麼大,我這個無名小卒……我當時沒有清醒的認識到,這一切讓我聽到,是師父想盡一切辦法在幫她,在挽救她,讓我們兩人共同打破舊勢力的安排,因為表面這個空間也得有人做吧。我沒有戰勝自己的懦弱和執著,膽膽突突的剛想開口,大姐說她累了,想躺一會兒。晚上她就乘火車離開了。我再也沒見到她,後來在網上看到她在教養院被惡警毆打致殘的消息。我心如刀絞,痛恨自己當時凡重的人心。讓我們記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

教訓二:高勇(化名),一名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為證實大法付出了許多,在當地正法工作中一直衝在前面,後被邪惡殘酷迫害致死。我認識他是在他堂堂正正從教養院闖出來的一次法會上。他坐在我身旁。這位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講述著他的證實大法經歷。法會開完後,我聽說他們要去北京打橫幅,我感覺有欠缺的地方,就囑咐他一句:「我看你還是先看看法,先別著急去打橫幅。」他那時很謙虛,誠懇的點點頭。現在弟子在網上不斷寫文章,建議剛從監獄出來的弟子(即使堂堂正正闖出來的)不要馬上參與到資料點中來,而要靜下心來,抓緊時間學法,這是大家都在理性上認識到的。但當時大家都沒悟到這事的嚴肅性和必要性。

沒有幾天,高勇就全身心的做起了資料。現在看來他真應該靜下心來看看書。因為在教養院很難看到正法時期師父的講法。我發現高勇對正法時期沒有深刻的認識,還是停留在了個人修煉階段的思維中。因為大家都在吹捧他、崇拜他,就更助長了他的名利心,特別是年輕小伙子,這些心就更難放了。

高勇漸漸的疏遠了我們,因為我們和他在一起從不吹噓他,而是嚴肅的指出他的不足。一次偶然的機會,高勇和我們一起學法,大家一人一段,等輪到他時,他念著念著沒聲了,抬頭望去,他捧著書睡著了。他發現大家都在看他,馬上站到床下,斷斷續續的念了起來。我一陣心痛,有點明白了他做出一些不理智行為的原因了。那時大家狀態都不好,就沒有明確給他指出。

聽和高勇在一資料點的人說,他和其他弟子發正念時,常常睡過去。其中有個弟子開著天目,他看到高勇周圍有一群魔在圍著他,這弟子就上去和那些魔交戰,把那些魔除盡後,馬上手也立起來了,人也精神了。這是我聽別的弟子說的,我以為有些誇張呢,直到有一天,他和我還有我女兒一起發正念,小孩子好奇,偷著睜眼看他,才發現他的手像撥浪鼓似的不停的一倒一立,一倒一立的,來回晃。他發現小孩看他,還挺不好意思的也偷偷看小孩。

都這樣了,還有幾個學員在他身邊不停的高呼「偉大,了不起!」這是我在最後一次見到他時的聚會上,聽到的當面對他的讚美詩。因為他用手機給在家弟子家裏的座機打電話,我給他指出這是自私的行為,是對大法也是對在家弟子的不負責任,希望他三思,因為他的手機國安人員已注意了,還給他手機打電話說,「你是高勇嗎?」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表現出他的大無畏,就是不理智的行為。

我發現我說完後,高勇剛想思考,旁邊的兩個學員就挖苦我:「你沒修到那一步,就別說這樣的話了!」另一個就唱讚美詩:「偉大,了不起!」我看到他的臉馬上就變了,變成了不屑一顧。我的自尊心受到了猛撞,人心出來了,沒有再繼續說下去,呆呆的失望的看著他。

我萬萬沒想到,我永遠都見不到他了。後來聽到他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後,我痛心的問我自己,我的自尊心怎麼比生命都重要嗎?他去世時,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這期間我曾做了一個夢:夢見高勇來到了我家,他樣子非常憔悴,手裏拿了本《轉法輪》,他像我第一次見到他時那麼誠懇的樣子,對我說:「姐啊,我很疲憊,我想在這裏好好看看書。」說完就坐在長沙發上看起書來,我只以為師父通過他點化我多看書呢。從那以後每天我和女兒一人坐一個小沙發,認真學法,還不停的朝空蕩蕩的長沙發上看一眼。後來才知道他去世了。我明白了,高勇一定是悔恨自己當初沒有好好學法,沒有聽師尊一再教導的多學法,好好發正念,只顧著轟轟烈烈,忘記了是修煉,是證實法。同修們,我們千萬不要再吹捧其他弟子,這是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的表現,是人的行為,是堅決要克制的,否則害人又害己啊。

我現在才知道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時光,但願現在所有能在一起證實法的弟子彼此珍重在一起的這份高尚的緣。高勇能在那樣殘酷的迫害中,堅持對大法的正信,堅強不屈,我為他感到驕傲和欣慰。正如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的,「我還告訴大家,別看我有許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法已經定了:他們的生命將和迫害他們的那個最高的生命調換位置!(鼓掌)」

教訓三:做資料的那段時間,助長了我許多人心,以領導的架勢凌駕於學員之上,嘴上不說,心裏卻心安理得的這樣自居,而且不能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把許多修煉的機會都錯過了。師父看到了,安排了一件事情,讓我和幾個老年弟子在一起,開始我還樂不思蜀的在她們中間以偉人的面孔出現,我以為是師父讓我在那裏幫她們提高上來,然後再離開。我長久以來誤在這種自以為是的框框中,難以自拔。只有我幫助別人的份,沒有我需要提高的因素。向內找對我來說只是口頭禪,行為上根本沒有改善。長期以來看師父新講法也是這樣,看完了一段想:噢,這一段肯定說的是張老三,另一段保證說的是李老四,再一段一定說的是王老五。這新講法中沒有一個問題說的是我,批評的是我。我好光滑啊!現在回想起來,我好傻啊,太危險了。這是我修煉中致命的障礙。怪不得師父在法輪佛法《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中告誡我們:「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 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

看著這些阿姨在一起互相謙讓,取長補短,出現矛盾都在找自己的不足,快樂似神仙的樣子,我的心裏開始熔化了,開始震撼!有位阿姨告訴我:她每天晚上睡下之前一定要回憶一下一天來的所思所想,是不是在法上,如果沒在法上,一定會琢磨著把它糾正過來,求師父再給她安排一次機會,第二次再做好。我明白了,為甚麼她和幾個老阿姨在天安門廣場上舉著橫幅,喊出「法輪大法好」時,沒有警察攔住她們,當時廣場上布滿了警察,可警察愣是沒看見她們,她們收起橫幅,堂堂正正走出了廣場。一般人會認為是僥倖,其實是她們心性修到了神的狀態,人怎麼能看得見神呢?就差在這裏。

我很羞愧又戀戀不捨的離開了老阿姨們,我在心裏感謝師尊讓我接觸到這些真修弟子。

(三)我們每個人都應捫心自問:我證實法的基點是慈悲救度眾生呢?還是為了一己之私!
   
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大法弟子整體走過了個人修煉的階段,目前由於正法洪勢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階段也接近完成,歷史將很快走入新的階段。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不知為甚麼,看完師父講法,知道時間的緊迫,但又感到力不從心。作為弟子必須聽師父的話。師父說的必須做,但我現在好像是為師父在做,從內心不是很主動的,很情願的。我的問題出在哪裏呢?我苦苦思索著。

一天晚上下著毛毛雨,我急著趕路,一位農婦端著秤盤子裏的大棗對我說,「只要一元就行,我急著回家。」她裝好了袋兒,我接在手裏,她又準備給我套個袋兒,我低頭說了一句:「給你省一個袋吧,不用了!」她驚訝的看著我,笑著離開了。回到家到,我回憶著這一幕,我想起了我忘記給她洪法了。為甚麼突然想起來了呢?因為我失去了一次洪法的機會,三件事得做吧,威德得建立吧。這機會失去了太可惜了,我後悔不迭。

就在這一瞬,我找到了我苦苦思索要尋找的答案,原來我一切都是為了我自己的私心在做洪法的事啊!怪不得我做起來有氣無力的,走一步都精疲力盡的。我告訴我自己:我的基點完全錯了。我沒有出於慈悲心,覺得農婦可憐,她還不知道法,甚至被謊言矇蔽,法正人間即將開始,我既然和她有緣見面,就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告訴她真象,挽救她。要知道,她明白的一面還不知道端著那個秤盤在苦苦的等待了我幾萬年了,我卻輕易的錯過了。我知道我沒有具備覺者真正的慈悲。就包括我想幫她省一個塑料袋都是出於私心,我是想讓她感謝我,而不是真正的為她著想,讓她省點錢。所以我沒有看她的眼睛說話,她也沒有真正發自內心的感激我。我們倆只是做了一筆等價交易:讓她省袋是為了讓她感激我。

就差在這裏。那麼既然找到了,就應該把這些私心修下去,但這也是個艱苦的過程。其實師父法中早有,就是因為自己不悟。師父說:「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得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轉法輪》)我想我對農婦只做了點模範人物應該做的,還是人在做的。師父在《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那是永遠常在的,而不是隨著時間、隨著環境變化的。」《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有學員問:慈悲中的「悲」字如何認識?師父回答:「送大家兩句話:無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
 
從師父的這兩段法中,我悟到:人心去掉了,代替它的不就是慈悲嗎?不就是人走向神的過程嗎?我理解:「悲」生成時,人心一定就死了;有人心在時,就證明「悲」還沒生成。「悲」和「人心」不能同時存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在這正法接近尾聲的時候,無論是做得轟轟烈烈的,還是做得默默無聞的弟子都應該捫心自問:我做了這麼多年的證法之事,基點到底擺在哪裏?是真的慈悲救度世人,無私無我,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一己之私,證實自己?掩蓋又掩蓋。勇敢的面對自己,即使是剜心透骨也要把它挖出來,然後再來個脫胎換骨的改變。

師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告訴我們:「我是在領你們修煉中走向神、認識上漸漸的走出人超越人、達到生命圓滿昇華為目地的。」

我發現到今天為止,我和周圍的許多弟子對人世間的情始終難以放下,總是情意綿綿,難捨難分。當我執著於某一種情時,也知道不對,但就是砍不斷它。有一天我腦海裏突然出現一個景象:一對恩愛的情侶都掉在了沼澤池裏,男的在前女的在後。男的如果用點力氣,再往前邁一步就能爬到岸邊。但由於琴瑟甚篤,不忍分離,兩個人互相攙扶。表面看好像是互相鼓勵,實質上卻在互相殘殺。終於越陷越深,難以自拔。兩人都永遠的沉在了無聲無息的泥坑中。旁觀者就會埋怨男的,為甚麼不先爬上來,然後往裏邊扔根繩子,把恩愛的妻子也救了呢?所以說「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啊。我們大家都試著跳出沼澤地看一看同一個問題,就一定會恍然大悟,幡然悔悟!

(四)叫醒你身邊的人

記得剛得法時,有一天在小學校門口,邊看經文邊等女兒放學,那時女兒上一年級,經文書皮上有一幅漂亮的彩色法輪圖。這時有兩位小男孩頭倒在我的書下面,像尋找新大陸似的看著,突然高興的「啊」了一聲,興奮的看著我:「阿姨,你也是大法弟子啊!我們倆也是。」我激動的望著眼前這兩位特別的小弟子:穿著同樣的衣服,背著同樣的書包,一個眼睛小得像一線天,一個眼睛大得像月兒圓。原來兩人是表兄弟,也上一年級。我們交流著學法的體會,像分別已久的老朋友一樣親切的望著。後來聽月兒圓的媽媽說,她做了個夢:夢見天上爆炸了,下來了兩個小孩,身上奇髒無比,渾身是泥,他倆說天上的家給炸沒了,他們沒有家了。」那兩個小泥孩,就是這小哥倆。我暗自慶幸師父幫我們接上這份珍貴的緣。小哥倆已走遠了,等了很久女兒才放學。拐過學校樓,我驚訝的看到小哥倆站在遠處的另一條路口,望著我倆,使勁的揮動雙臂,向我倆招手,不停的招手。望著孩子這份純真的舉動,我隱隱約約在生命的深處感到了甚麼,當時又說不出來,因為當時除了被這份真情震撼,我感受到了還有別的原因在撼動著我。以至於這情景過去了九年,還深深的觸動著我。

前段時間,一位弟子告訴我:「一線天的媽媽邪悟了,一線天也跟著不學大法了。」我感到很可惜,嘆息之餘,我突然間想起了九年前的那一幕,我明白了,另一種說不清的撼動我的原因,原來這小孩揮動雙臂是在提醒我:「阿姨,在我迷失的時候,千萬要叫醒我呀!」我想起了網上刊登的一首讓所有弟子每看一遍都要流淚的詩:

《叫醒你身邊的人》

當我們聽說主佛要下世正法,
我們便跪在主佛的腳下,
發下助師正法的誓約,
天上的神為我們的壯舉而流淚。
發完誓約我們便相互叮囑,
當我們其中的誰被世間的假象迷失了,
如果你是覺醒的神,
你一定要叫醒我,
千萬要記住啊!
如果錯過這次機緣,
回家就再也無期了。
相互約定之後,我們就洒淚分別。
經過了多少個宇宙的輪迴轉世,
我們苦苦的等待著法輪大法,
主佛為與我們結緣吃了無數的苦。
到了大法洪傳的時刻,
許多天上下來的神都迷失在人世間。
得了大法的修煉者啊!
你是否想起了我們之間的相互約定,
向他們講清真象,
揭露邪惡的本質。
主佛親自來接我們回家,
主佛盼著他們快點醒來,
乘上回歸的法船。
醒來的趕緊叫醒你身邊的人,
歸期到了,該返回了,
宇宙之主來接我們回歸那無比美好的世界。

有位弟子給他們送去了師父新經文和明慧週刊,一線天的媽媽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緊緊的握著!她前段時間有些自暴自棄,是慈悲的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得了法的弟子,一再挽救他們,無以言表的痛心和急切,真是佛恩浩蕩啊!催人淚下。我們把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的這段講法特意抄出來給她看,師父說:「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

同修們,師父在《在瑞士法會上講法》中說:「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當然了,這種耗盡不是你們理解那個就沒了。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我把所有能夠使你們修煉提高,在修煉中能得到的東西都壓進這部法裏面去了。你們雖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夠真正理解我說的話有多大的份量。你只要去修,你甚麼都會得到。但是你們知道嗎?你們所得到的那裏容入了我多少東西在裏邊?(掌聲)當然我不想講我自己這些事情,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這個當師父的做這件事情,你們也得珍惜呀!你們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錯過機緣。」

願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師尊慈悲救度我們的一片苦心,也不要違誤了我們的史前大願,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在正法的路上精進不停。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