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譯文)


【明慧網2004年11月23日】向同修們以及我們慈祥的師父致以問候!

這是我第二次參加法會,也是我第一次交流我的經歷。過去幾個月中,我感到我多次受到指點,鼓勵我用文字的形式來證實法。我個人正是由於閱讀了明慧網上的心得交流,才能夠在正法中趕上洪流。

我在七個月前,也就是2004年4月得法的。最初和大法結緣,是以對一個大法同修在感情上的執著而表現的。作為一個常人,我很敬佩這個年輕人。我感到我從未遇到有這麼高的道德標準,這麼耐心(我在這方面很欠缺),又有這麼好的修養的人!除了他的正直之外,我感到他能和我談許多其他朋友不感興趣的東西,而且我對這些東西比對所有哲學課中的東西都更感興趣。比如,他使我認識到做個好人是值得的。我從不是個壞人,但也從沒有想過如何做個好人,因為學校裏從沒有教過這些。

我記得,當他第一次告訴我他遵從宇宙「真善忍」的基本特性的時候,我想:甚麼?他怎麼能相信這個?是誰從世上眾多詞彙中挑選出這三個字的? 我問他,你為甚麼覺得「真善忍」是宇宙的基本特性?這三個字好像是我們的社會隨意製造的!但是他鎮靜地解釋說,這一特性在宇宙不同層次有不同的表現形式,這三個字是人類社會這一層的準則的體現。這在我心中立刻產生了共鳴。我早就認識到,人類在社會上的出發點都是自私,包括我自己。我感到我一生都在渴望找到萬物的真理,這也是我在大學主修哲學的原因。於是,當這個特殊的人向我講述了一點大法的更高準則時,我內心中某些部份開始相信了「真善忍」。

哪知這就是我結緣成為大法弟子的開始!在常人一層上,我只是等待這個青年與我約會。等了許久,以至於我的朋友們勸我不要再掛心於他。可我還是等待。的確,師父為我安排好了一切。我和這個大法弟子還有其他一些朋友一起去度假。度假時,我看到他白天讀《轉法輪》,晚上煉功。內心深處,我對他有些忌妒。當時,我在讀一本精神方面的書,因為我想遵從更高的準則。但我不由自主地注意到他的讀物比我多出許多。不但如此,他還有音樂,講法錄音,錄像,和一群能夠交流心得的同修。我很嚮往這些,但我的羞怯和對名聲的執著使我無法邁出學習大法的第一步。一天,他終於來找我,給了我一本《法輪功》。我沒有任何障礙的讀完了。可是,我還想進一步了解。

回到學校以後,我等了幾天才鼓足勇氣問他我可不可以參加早上6點半的煉功。我對這第一天的記憶是這麼深刻── 老學員們是如何圍在我周圍,煉功的感覺,他們解釋功法的口訣的涵義。師父在中國傳法時,在第二天就打開了實修的學員的天目。師父還說過(不是原話),一個實修的學員,能夠在讀《轉法輪》中找到所需要的一切。在我煉功的第二天,靜坐時我額頭中突然看見刺眼的白色月亮,無論我的心多麼劇烈地跳動,它都沒有消失。這個圓盤是如此的明亮,我甚至覺得整個房間都應該知道我身上發生了甚麼。但我記得當時想「不管怎樣,伊麗莎白,你都要記住堅持修煉,因為你在書中讀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這就是我第一次看見和相信任何超自然的東西。從此,我下決心儘量多地讀法。

修煉兩個星期後,當我艱難地克服著思想業、感情上的依賴以及其它形式的干擾,我的男朋友認真的為我在淺層上解釋他所理解的甚麼是「正法」。當我終於了解了他為甚麼總是發傳單和揭露迫害時,我真是覺得了不得。從此,我開始零散地幫著發傳單,當有人問時,我就和他們交談。可是我仍然對迫害的事實缺乏了解,仍然有許多東西要讀。學期結束時,師父為我安排了暑期工作,使我能完成更大量閱讀。每天我坐火車3到4個小時,這些時間都可以用來閱讀《轉法輪》,如果有可能,我還發傳單。我的下一個工作是在緬因州為叔叔刷農場的房子。因為我一般一個人在房子裏,我工作時,一天能聽三講講法。晚上,我花幾個小時閱讀明慧網上同修寫的文章。許多時候,眼淚沿著我的臉頰流下,我感到,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如此的珍貴,我們的聯繫比家庭還要深。我獨自一人度過了夏天,我渴望和大法弟子交流心得。我的理解快速地轉變著,有時,我害怕我理解得不正確。回校前,我只能閱讀心得交流。我也趕著儘量多讀師父的經文。

一天吃過晚飯,我正在閱讀明慧網上大法弟子的體會,我內心突然明白了甚麼。幾個星期以來,我沒有站出來在複雜的環境中講清真象,相反,我業餘時間一直坐在家裏閱讀,以求保持簡單的生活和避免產生執著。在我看來,這也許是過去修煉的方式,但這絕不是正法時期的修煉的方式。當我認識到這一缺點時,雖然處於好意,但是我也變得過度激動,我跑出房間,好像一秒鐘也等不及。我哥哥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我,但我卻一點不覺得做錯了甚麼。我心中只是想著,眾生在等著得法,而我卻在自私的無所作為。雖然我對那個地區不熟悉,我還是跳進汽車,在黑暗中行駛,直到找到一家能複印傳單的商店。不知是不是巧合,在同一個購物中心,有一家叫「蓮花」的中餐館,我在那裏發了許多傳單。

終於,我來到紐約證實大法,而在這之前三個月的修煉中,我一直無法和其他同修見面。當我看到黃色的T-恤衫時,我高興得眼中充滿了淚水。我身上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氣,見人便發傳單,與人交談直到口乾舌燥。第二、第三次去紐約時,我就鎮靜多了。

在第三天,一件很有趣的是發生了。在我們正準備收拾起講清真象的資料時,我還在街角發傳單,突然我父親的表弟出現在我面前。我們許多年沒有見面了。我當時立刻明白了,不由得在心裏感謝師父。僅僅一個星期以前,我得知他一個月內要和妻子孩子一起去中國永久定居。我一直想給他打電話,但卻忘了。正巧,他那天在紐約就停一天,下個星期就要去中國了。能在這麼繁忙的城市中相遇,他也非常驚訝。他笑著對我說,他要在上飛機前閱讀講真象的資料,因為到了中國,就很難讀到有關法輪功的真實的資料了。我很為他高興,並且祝他路途平安愉快。

最近,每當我講真象時,我都能認識到我在理解法上存在的不足。一次,我向一位被邪惡深深毒害的中國婦女講真象。我們談了將近一個小時,我一直保持鎮定和清醒。但正當我想起一個我不想遲到的會時,她問了我一個問題。邪惡利用了我的自私,使得我沒有能夠清除殘留在她心裏的對大法的不好的想法。況且如果我對迫害的事實有更深的理解,也許我就已經能解答她的問題了。另一個例子是,每當我有需要補上的漏洞,我母親就會打電話來。一次,我的電話賬單很貴,她打電話讓我少和大法弟子在一起,多和學校的同學來往。我能聽出她聲音中的擔憂,而且我在某種程度上覺得她是對的。在我心中,由於對法的理解的不足,我一直壓抑著向學校裏的同學講真象的願望,而且,我也忘了我們應該儘量和常人社會保持一致。我知道,每當我有缺點,我父母就會把我的缺點怪罪到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上,這使我非常難過。但這也提醒我把每一件事做好,從而使他們認識到大法是真正好的。

直到現在,隨著我對《轉法輪》的理解的不斷加深,我仍然能進一步學習如何修煉和講真象。我已經放棄了許多使我走進大法修煉的最初原因,比如,對我男朋友感情上的執著,我對哲學的興趣,和我達到內心平靜和身體健康的願望。但每當我和同修一起閱讀並交流心得時,我總能找到自己身上的缺點。有時遵從「真善忍」變得很難,這時,我努力告誡自己要堅持向內找問題,發正念,和學習法。

當我早上早起,在課前帶著平靜的心境讀法時,大家便從四處走來,向我了解法。當我帶著正念走向課堂,不論是中國人還是西方學生都轉首看著我的徽章,看我是甚麼樣的人。然而,當我心中沒有懷著拯救良知尚存的人們的意願時,就沒人問及我的徽章,也沒有人看我。當我以法為本,拯救眾生就成了生活中自然的一部份,但當我不能正念正行時,我便無法真正履行這一大法徒的使命。每當我摒棄一個不良的心念,我都發現師父一直在耐心地等著我醒悟,期望著我能做我該做的事。

如果我的經歷在某些方面幫助了你,我希望你也能分享你的經歷,因為這也是在同修之間證實法的一種方法。對我來說,這還是認識到自己身上執著心的好方法。作為一個新學員,其他同修的經驗幫助我在內心最壓抑時看到自己身上的缺點。我知道自己還應在許多方面趕上師尊正法的洪流。讓我們通過互相幫助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斷向上。也感謝大家對我理解法不深的寬容。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們!讓我們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時光,並且將「真善忍」永駐心間。謝謝。

(2004年11月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