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正得到了大半生在追求的真理


【明慧網2004年4月13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得法才一個多月,大法的神奇讓我感激不已!在同修們的鼓勵下,我談一下學法後的一點點體會,不妥之處請指正。

我十六歲從台灣來美國,至今整整四十九年。家裏面有著可觀的收入,雖無兒女,生活也算自在。照理,一切都不用操心。可在年輕時,我染上了很多不好的習性,除了不吸毒。賭博更是從少賭到老,戒了無數次都沒成功,明知不好,就是改不了。有時一出門,就是一天的時間都在賭,當妻子問時,我常常騙她,從不敢講真話。而且自己的理由一大堆,常常夫妻吵架不理讓。六十五歲的我,與妻子共有的兩棟房子賭掉了,定期存款也給輸了。說起來,我的人品並不十分壞。三十年前為尋找修佛修道的理,我學了不少東西,看過很多書。當然,多是「小能小術」之類的。我也知因果報應,但就是惡習難改,害得妻子及家人對我沒了信心。有人教我用「小能小術」去贏錢,我知道不好,這麼做會有報應,我沒去學。就這樣,我稀裏糊塗的過了大半生,正在我輸了房子,打算帶著妻子回台灣養老時,本打算好的計劃,因其它原因不能回去,不得已必須在一天之內找到房子住,並安置坐輪椅的妻子,處理五十多箱雜物和家具。年老的我無兒無女,一切全靠我一個人,心中有說不出的味道。

說來也巧,在我租到房子的第一天,就碰上了住我樓下的法輪大法學員,第三天又碰上。經過兩次的交談,越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好!當我問她怎麼這麼好?她回答說:因為學法輪大法學的。當時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時感到:如果學員都那麼好,師父一定非常好。第四天,她借了一本《轉法輪》給我和妻子看。我們一氣呵成,看完了,幾天後把書還給那位學員。她說讓我再看。回家後,我與妻子商量,再想想大法不像中國政府宣傳的那樣搞政治呀,害得我每次經過圖書館前,連法輪功學員的免費資料都不敢要。而今明白了真象,我思考了三天,決定放棄三十多年的道教的小能小術,太太也放棄了幾十年的燒香拜佛,我們一起專心修煉法輪功,追求真理。

得法不到一個星期,我幾十年戒不掉的賭,居然戒掉了;十多年四處醫治不見效的頑疾,不治而癒;學法煉功後,我一身的疲勞盡消。過去學的其它的東西,搞不明白的地方,問誰都不告訴你。我買了不少書,想尋求真正的佛道之理,可是看不明白,玄而又玄,就連那些自稱大師和師兄的都講不出來所以然,我想他們都不明白。師父在《轉法輪》中用很科學又簡單明瞭的道理道破宇宙機密,解開了我大半生的疑團,我真正得到了我大半生在追求的真理!

沒學大法以前,我和太太從台灣帶回一台日本專業醫療儀器,是用負電促進血液循環,每天要做四、五次,一次一小時。學法煉功後,我再不做了,我認為煉功更好有效,我太太也從每天做四、五次減為一次了。

向來臉皮很薄的我,不敢在街上發東西,及從來沒做過像小販一樣在大街上大喊。而今為了發大法真象資料,我膽子也大了,居然敢在地鐵站人多的地方用國語大喊「免費報紙!」還用廣東話說「唔曬錢的報紙,羅份去梯哪。」人們拿了,我很開心的說聲「謝謝!」發完後我的心情非常愉快,我每天還抽出時間寫信封往大陸寄真象資料。有時我也幫助在社區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能做的我都去做,生活也充實了不少。

大法的威力使我一下子戒了賭性,走向新生。學法後,有認識我的賭徒見到我時,問我是用甚麼方法戒了賭,他也想戒。我因為當時在發報紙,他又趕著上班,所以還沒來得及交談。我想:有一天,我會告訴他,是大法使我改變了人生觀,戒了賭。我現在路過OTB、賭馬的地方,都不進去。

順便我替太太彙報一下她修煉後的變化。八年前,在社安局工作的太太,突然走路失去平衡,醫生診斷得了小腦萎縮,吃藥也不見任何好轉。我們回台灣四次,尋求各家各門的佛道醫治也不濟於事,反而越來越嚴重。近年來,太太病重得居然坐上了輪椅。家裏的電話太太也不敢接聽,因為她口齒不清,手足不靈,不聽指揮。一次拜佛燒香,差點把房子燒了。

如今太太也學了大法,雖然煉功動作還不太會,對法理了解不那麼深,可她的身體一天天的在好轉。太太半夜不再做惡夢吵得我不能入睡,她現在也敢聽電話了,說話也清楚許多。當我放下一切,放下大男人主義時,她幾乎不跟我吵架了,不再像過去那樣,遇事生氣了。是大法救了我們,我們很幸運的趕上了師父的末班車。雖然我們剛得大法,但我們一定盡大法弟子所能去證實大法,參與正法工作,堂堂正正修煉。最後用師父《洪吟》中的「緣歸聖果」與同修共勉:

尋師幾多年
一朝親得見
得法往回修
圓滿隨師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04年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