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吧!平度的同修


【明慧網2004年11月2日】平度自春節以來,證實大法的整體形勢處於低谷,出現了很多不該出現的問題,給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的大法工作帶來了負面影響。目前平度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著邪惡的迫害 ,在僅僅1個多月的時間內先後有十五六位大法弟子被無故綁架到洗腦班進行殘酷迫害和罰款。

師父說:「大家如果不想向內修,那麼就會形成一個很複雜的狀態,所以一個地區出現這些問題,那肯定這個地區學法有問題,是凡參與的都有責任,都沒修好自己,最起碼在這一個問題上。」(《在亞太地區法會上講法》)

實際上在救度眾生這麼關鍵的時刻,是不應該出現這問題的,可是的確出現了。一開始的矛盾在於出現了兩個資料點,可根本的問題癥結在於因B資料點上有男女關係。開始只有幾個人對此有不同看法,後來矛盾越來越突出,共同的意見就是有這種私生活根本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要求的學員絕不能在資料點、上網點擔任這麼重要的大法工作,應去做其它的一些事;而有這方面問題的學員呢,卻認為學員這麼要求自己太不慈悲了,還說這不是幫著舊勢力加重對自己的迫害嗎?有錯改了,幹甚麼都行,認為這是師父安排讓做的,誰也沒有權力不讓做。於是這對矛盾越來越尖銳,雙方陷於矛盾之中,長期不能自拔,碰在一起就是這些破爛事,忘卻了自己是幹甚麼的了,把師父教做好的三件事,早已拋到九霄雲外了。把這件事看的唯此為大,有一種問題不解決誓不罷休的態勢。

其間也不斷跟有關學員交流,可誰也不想放棄自己的認識。後來我認識到:這樣繼續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對證實大法已經起到了阻礙作用,更談不上慈悲救度眾生了。有的個別學員被人心帶動著而忿忿不平,整天忙於打聽、傳播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甚至有的被攪得晚上睡不著覺也在考慮這件事。我看到了這些很著急,想到師父又不知為我們承受了多少?真是痛心疾首。

師父在《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這樣教導我們:「要把大家都能夠協調在一起,不斷在法上提高,形成一個正的環境,使大法弟子講真象,救度眾生,抑制迫害這些證實法的事情做得好。」於是用正念對待這一切,相信師父,又找到同修交流,相互向內找自己,而有問題的同修也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決定為了對大法負責,減小同修的壓力,不再做此大法的工作去幹別的救度眾生的事。結果事隔幾日,學員發現,有此問題的學員並沒有像自己說的那樣去幹別的工作,轉了一圈又重新做自己想做的去了(仍在資料點、上網點做事)就這樣學員的心仍然放不下,並且越來越看重這件事。在這期間,其中有一名私生活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要求的學員被邪惡抓去迫害。

師父在《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講到:「作為學員來講,如果別的學員對你不信任的時候呢,別頂著幹,迴避一下也沒甚麼不好,這樣兩方面各自壓力都小了。不讓做這些事呢,那我就去到街上發資料,同樣救度眾生嘛,去領館發正念,去幹其它方面的,都可以做嘛,為甚麼非在這一方面執著呢,別的學員對你想法就越重,是不是?為甚麼非得要這樣呢?你這樣做的本身是不是也會被舊勢力利用啊?造成混亂啊?所以做任何事情都能夠出自於對大法的考慮,我看問題就不一樣了,情況就不一樣了。」出問題的學員,對照師父的講法,再看一看自己,為大法著想為別人著想,我想問題就不難解決。想想師父為我們太多的承受,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正法快結束了,我們平度仍然處於這個矛盾之中。我們是不是太不爭氣、不理智了呢?

目前平度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著邪惡的迫害 ,在僅僅1個多月的時間內先後有十五六位大法弟子被無故綁架到洗腦班進行殘酷迫害和罰款。我們都知修煉人遇事向內找,是因為有漏才被邪惡迫害,但反過來講,學員有執著也不應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全盤否定邪惡對大法弟子所謂的考驗,實際邪惡在真正的幹壞事。但是我們出現這些問題都應該找自己,同時也表現出了整體有漏,才被邪惡鑽了空子。

前些日子,我在一位學員家見到一份印有《人民報》的資料,是B資料點印的,我當時一驚,馬上意識到明慧網才是我們以大法弟子身份講真象的網站,師父說:「不是說明慧網沒有錯,但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我在明慧網上發表照片與「心自明」,目地就是給你們樹立一個可信的網站。」想到作為正法弟子要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也為這位學員負責 ,我立即找到協調人,談了我的看法,明慧網有多少真象資料不下載,為甚麼偏偏下載《人民報》的文章呢?同修當時沒有明確的態度,我也沒指出這樣做的後果,沒有再去制止,覺得大家都在大法中,應該知道該做甚麼不該做甚麼,認為自己已盡到責任了。後來B資料點就做了一批又一批,直到學員的一篇《四中全會不是修煉人應該執著的》和師父針對此文的評註下來後,當事同修才默認了。我覺得說出這件事前前後後,我們還是沒有悟懂師父的法,是感情用事;對於這件事常人也有反映,認為是參與政治的行為,雖然你口口聲聲說大法不參與政治,本來有的民眾對大法真象不了解,他就看你的行為,他認為你滿街撒踩江傳單你就是參與政治。這麼做的後果你不但沒有救了他,反而把他推下去了,那麼從這個角度看你是做好事還是做壞事呢。

我認為講真象的目地就是讓人明白大法真象,對大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 ,並記住大法好,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最起碼在人類淘汰中能留下來。當然世人踩江本身是件好事,沒有錯,但參與這件事的同修沒有站在法的基點上理性的用法來衡量,本來就恨江澤民,這回正合我意,於是就帶著氣恨心、高興心、顯示心跟著做了起來,越做越來勁,做了一批又一批,而負責做這項工作的同修也起了歡喜心,認為既然學員要求就證明做對了,又加上邪惡一看滿街大道的踩江傳單,就氣急敗壞的暗中監視、便衣巡邏,揚言要抓發踩江傳單的大法弟子,此協調人一看邪惡的所為,更認為做的對了,看邪惡覺著動著它的總頭了,受不了了,應該兩個點的全體學員都起來踩江,就好了,那樣首惡就早點完了。──原來這麼做是希望首惡快完,就不用再遭受迫害了。

其實這都是用人心對待。師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講到:「魔難中,你們把宇宙中邪惡生命利用壞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看成是人為的;在正法與大法弟子正念證實法中邪惡被清理成極少的情況下,世人開始清醒了,你們又把結束迫害的希望寄託於常人。」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就在被綁架的這十五六位大法弟子中,大多數是有上述人心認識的同修,難道這是偶然的巧合嗎?同修啊,該清醒了,我們講真象的基點一定要站正,「做事中方向偏了因此而產生的執著呀,都會害了學員。如果這件事情對大法有關,與你做的證實法、救度眾生這件事有關,那你就去做,那是越做這條路越寬,一定是這樣的。千萬不可流入常人的政治鬥爭中去。」(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還有的學員遇到問題,不用法來衡量對與錯,卻被人的後天觀念帶動著,以人為師,同修見面不交流如何做好當前三件事,心思用到不該用的地方去了,張口閉口誰好誰壞。在同修中帶著強大的執著議論誰好誰壞,人為的形成了間隔。還有的學員用人心看待目前被綁架的同修:看,一個一個都進去了。好像同修的被迫害是應該的,與自己無關,哪裏還有修煉人的善呢?談何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呢?同修們,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都是師父親手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歸正,師父更珍惜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啊。古人尚能感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況我們是亙古不曾有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啊!

再也不能這樣下去了,從現在開始,我建議:平度同修都放下自我,靜心學法,向內找,深挖一個自己,去掉執著,趕快振作起來,層次不同認識不同,但大法的工作,要相互配合、協調,互相圓容和補充,形成一個無漏的整體,堅不可摧,積極主動的做好師父教我們做的三件事,清醒、理智的走好今後的正法路。

由於本人層次所限,認識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