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打我、抓我的平度警察於斌講真象

【明慧網2004年10月22日】今天上午我和同修正坐在現河公園石凳上說話,碰著於斌領他女兒來公園玩。於斌曾在平度公安局政保科上班,是迫害大法弟子最厲害的一個,人稱「四大熊」之一。

我曾因去同修耿學芝家玩,被搜出大法講法帶,被於斌打了一耳光,並非法關押三天,以後的被抓中與他見過面,實質對他了解不多。聽同修說,於斌打大法弟子心狠手辣,大法弟子把他歸在「惡警」一類。前些日子聽說於斌調到張戈莊派出所當所長去了。

當時看見他時,我的第一念就是告訴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了。

他說:「你胖了,現在在哪兒上班?」
我說:「我現在被你們迫害得沒班上了,親人怕受牽連也不敢跟我來往。有用人的地方我就幹兩天,沒用人的地方我就閒著,這都是你們迫害我造成的。我聽說你打大法弟子最厲害,你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他們都是好人,迫害大法弟子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
他說:「沒迫害,沒迫害。」

我曾聽同修說他在張戈莊也抓過大法弟子,就問他:「聽說你調張戈莊去了?你在張戈莊抓大法弟子了嗎?」
他說:「沒辦法,有人舉報能不去嗎?」說著就向前走去。
我趕緊說:「一定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

同修跟我說:「就說了這幾句,多講講就好了。」
我說:「我也有很多話要跟他講。」

我倆正說著,於斌突然又回來了,主動和我們坐在一起,我知道他不會坐時間太長,趕快集中精力,把要講的真象在腦中理順一下,同修在一邊發正念。

他說:「你還煉嗎?」
我說:「煉,這麼好的功法能不煉嗎?」
他說:「你還有書嗎?」
我說:「有。沒書怎麼學法煉功?」
他說:「在家煉,別出來鬧事,往牆上寫這寫那的,以前抓你是你出來鬧事鬧的。」
我說:「我們從沒鬧甚麼事,迫害我們之前誰出來寫過,這都是江××迫害我們造成的。今天咱們坐在一塊就是緣份,我告訴你,你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了,法輪大法好。」
他小聲說:「不好。」

我接著說:「其實,這幾年你接觸不少大法弟子,他們都是好人,你心裏很明白。你這樣對待大法弟子都是因為你幹了這份工作,執行了江××的錯誤指令,我理解你,這不是你本意,我不恨你,我把我身邊的人都看作是我的親人。但是也不能因為幹了這樣的工作,就迫害大法弟子,我知道有很多像你這樣工作的警察,他們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還保護大法弟子,要麼不管。」
他說:「好,在家煉,別出來鬧事。平度公安也沒怎麼打你,在王村也沒怎麼你吧?」
我說:「你知道江姐,在王村對我和其他學員使用的酷刑比她還多。」說著我便演示了一種類似頂竹籤的酷刑。
他說:「不可能對你用過吧?」
我說:「對我用過。可不可能,你心裏有數。那年你抓我的時候,就因我去耿學芝家玩,甚麼理由也沒有,(你們這麼做)都是違法的,作為司法人員,執法犯法,你們比我們更懂得違法必究。」
他說:「學法輪功就違法。」

我告訴他:「說學法輪功違法沒有一點法律依據,給法輪功定性全是江××一人的意思,代表不了法律,江××錯了。你有自己的頭腦分析,不對就不應該幹,你不要以為你只是個執行者。‘文化大革命’那些執行上級指示迫害老幹部的人,最後哪個逃脫了,不都被秘密槍決了嗎?那時都還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是錯誤的。現在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你們還這麼幹,李洪志老師說過‘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善惡必有報。現在江××快要下台了。」
他趕緊說:「已經下台了。」
我說:「是啊,江××已經下台了,也沒有甚麼蹦躂的了,別再跟隨他了。」
他說:「我已經不在政保科了,不管這事了。」
我說:「今天對你說這些都是為你好,記住大法好會有個美好未來!」

他一直笑著。
走的時候,我又說:「千萬不要再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了!」
他說:「好。」

我相信他說的是真話。看著他領著女兒遠去的背影,心中有說不出來的滋味,其實像他這樣的人,是受毒害最深的。

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我們大法弟子抓緊時間,多多講真象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