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殘疾人變成健康小伙

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2004年11月12日訊】在修煉前,我在一家私人礦井下作業,在一次塌方事故中,從空中落下的大塊石塊一下子把我壓在土堆裏看不見人了,搶救出來,滿身是血,用車送進整骨醫院檢查,左、右肋骨、肩胛骨折、左手三根手指神經斷裂。住院多日,花了不少錢,已經成了殘疾人了,一連三年甚麼活不能幹,常年消炎藥不離口,稍一停藥,傷口就發炎,痛的不行,真是生不如死。

1997年我去走親戚大哥家,一下子看見桌子上的《轉法輪》書,不由得就看了起來,越看越願意看,被書中的法理所吸引,這樣我走上了修煉路。

修煉不多時間,奇蹟出現了,全身的疼痛、麻木都好了,三年連家務都不能幹的我,現在甚麼活都能幹,山裏的活也能幹了,到文登整骨醫院複診,那主治醫生都驚了,連問我怎麼恢復得這麼快,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

我從一個殘疾人變成了健康的小伙子,是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生命的延續,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也給我全家帶來歡樂,我時常流著淚感謝師父。我母親、妻子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開始修煉了,從此我家成立了煉功點,妻子負責教煉功動作。

7.20後,派出所、鎮幹部到我家要書,我沒交。我想,我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應該去北京證實法,把我的親身經歷、身心受益的奇蹟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正法,師父是清白的。在妻子的支持下,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車。到了天安門,我被惡警抓進派出所,那裏關押著各地的大法弟子有二百多個,這時來了一惡警用拳朝我前額狠打了三、四拳,說「誰叫你趕來北京」,我說:「這是公民的權利」。後我被抓到駐京辦,被搜去身上的錢,戴上手銬兩天兩夜,被本地帶回派出所,我向他們洪法,他們用手銬把我銬在院子的柱子上,晚上關在黑屋子裏,他們強逼我在他們寫好的保證書上面簽名,罰款2000元,關押20多天放回家。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大法堅不可摧》)以後我學這段法時,越想越難過,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決心加倍精進。

我和妻子講真象救度眾生從沒間斷過。2002年11月15日夜晚,因被人出賣,公安局9個惡警闖進我家抄家並將我綁架到派出所,連夜審問我「和誰聯繫,發了幾次傳單」,我說「我誰都不認識」,其中一個惡警朝著我拳打腳踢,又用皮帶朝著我沒頭沒臉的抽打,後用手銬把我反銬在牆上的鐵環子上,坐不能坐,蹲不能蹲,天亮後我被關押進乳山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惡警用酷刑逼供,用三根大伏電棍渾身電,頭、臉一直電,直到我昏過去,醒來後再電。惡警還叫犯人拿著二尺多長的鐵棍朝我猛打,當時我想鐵棍打不著我,結果不一會犯人叫著說手疼,我明白是他遭報應了。在看守所我被迫一天要幹十幾個小時的活,夜間加班,一夜只能睡2個小時覺。我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最後看守所勒索2200元,才放我回家。回家後,邪惡之徒還不斷騷擾、罰款,給家庭帶來極大痛苦。

在去年冬天,妻子騎自行車上班,在村東口被突來的摩托車連人帶車撞出幾米多遠,她從自行車上掉下來,把那摩托車司機嚇壞了,妻子說沒事,她起來走,好好的,妻子告訴那人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你走吧,沒事。那人說:「今天碰著好人了。」

這五年來,雖然我們走得坎坷,但我們對大法的心從來沒動搖,我們決心勇猛精進,正念正行,走正最後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