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新加坡同修被警方無理提控一事的反思

與新加坡同修切磋


【明慧網2004年11月11日】兩位新加坡同修由於一年前在旅遊點的講真象和向新加坡警方郵寄真象光碟,而於今年五月被新加坡警方以與「非法集會」、「分發和擁有無准證光碟」有關的控狀控上新加坡法庭。六個月來,案子一延再延,法庭於近期決定將於11月30日、12月1日、12月2日對此案進行為期3天的審訊。

這件事情的發生,從本質上來講,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利用壞人針對大法弟子的講清真象而進行的迫害。在海外,各國大法弟子紛紛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級元凶控上了法庭;而在新加坡,大法弟子卻因為講清真象而被警方控上法庭。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應該發生的,對這裏的生命來講,這是個巨大的恥辱。站在正法的基點上看,當迫害發生的時候,眾生(包括學員)如何去對待是至關重要的,這將決定著生命最終的結局,除非將來還有其它使其做好的機會。作為大法弟子本身,我們能否處理好,最大限度的挽救眾生,也十分關鍵。

然而,幾個月來針對此案,學員內部認識上的差距和不足也充份顯露出來。大家就最終是否「認罪」的問題爭論了四個月之久而未能達成共識,最後還是借助外在強大的因素才明確下來。面對無端迫害是不能消極承受的。第一個律師不能繼續做下來,他在那一過程中的狀態恰是我們在那段時間的整體狀態的一個反映,可是等來的答案並沒有促使很多同修從本質上來個昇華。時至今日,許多同修仍然是一種等待和茫然的狀態,甚至內心深處還在極力迴避這件事;也有一些同修著急同修的不提高,又無能為力去改變而無可奈何。大家的心都被這一難魔著,處於魔難之中的表現。

近兩個月來,我們沒有一次大組的深入交流(不管多少同修想促成這樣的事情,儘管一些小範圍的交流已較有成效),這說明我們內部多麼缺少一個良性的機制,形不成一個熔煉人的大環境。這些問題的根源是:學員當中人心太重,多年來並不實修,長期停留在感受上認識大法,和不能嚴肅的對待正法修煉

也有很多學員一味的在找當事學員的缺點和不足;還有人說,此事與整體無關,完全是當事學員的錯。發出這樣的思想,嚴重的說,這是在幫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的忙。而形成的這種種非常不好的物質壓向魔難中的同修,嚴重的干擾和抑制了她們,更無從來談形成強大的整體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了。我們這些周圍的同修站在正法的基點上向內找找自己:我們減輕當事同修的壓力了嗎?我們和她們站在一起制止迫害了嗎?為甚麼面對迫害不能徹底去否定,總是有所保留,人為的滋養邪魔,使邪惡有藉口去幹它想要的事?近日讀了一篇大陸同修的交流文章,題目是「讀師父新經文《也棒喝》的一點體悟」,讀後很受啟發,推薦大家看一看此文。

此案在較早時的處理當中,相當多的同修認為當事的同修在事情發生過程中就自己不夠善的方面向有關警方道歉是很有必要的。我認為這是很不必要的,那是對邪惡迫害本質認識不清,是授邪惡迫害以柄。我理解「道歉」就是體現在人的一面的手段,這不會起到太實質的作用。修煉人的向內找也不體現在向被邪惡操控的世人「道歉」上,當然我們對人始終要善。修煉人放下自我後的成熟和清醒在證實法中會體現出慈悲和威嚴同在。

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也三言兩語》)如果去年在旅遊點當時在場的同修有疏漏,就是說神的一面不足,否則人的法律就制約不了我們,那正是我們神的一面更強大起來才能彌補的。我們不是為了要博得常人的一時歡心,如果我們的講真象不能使他在本質上改變,他高興或不高興都於事無補、於其無益。

《轉法輪》「治病問題」中,師父談到那個靈體,「你說你抓它,怎麼抓?你這個常人之手觸及不到它,你在那兒亂劃拉,它也不管你,它背後還樂你呢」,那麼,要解體這件事情背後的黑手,根本上需要我們規正自己後走回神的路,而且要立足正法修煉。我們的講清真象是在證實大法、維護大法,也是在救度世人。

約一個多月前,新加坡《聯合早報》針對此案給我們做了負面報導。那麼,是否要圍繞此案在本地大面積講清真象的問題也自然被同修提了出來。主張需要大面積講真象的同修在不少同修不配合的情況下,向居民信箱派發了傳單。反對的同修在內心深處不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新加坡有這件事發生,認為這樣會「越描越黑」。其實,既然人們已經開始知道這件事了,而且不是從正面來了解的,這就需要讓他們知道真實的情況。人們對真象了解的越多越深入,就越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實質上,這是觸及到了我們為甚麼要講清真象、參與正法的根子上的問題。正如有同修指出的:「‘正廳練的功夫,廂房就不會使了。’這句話有一層意思就是學了表面,而沒有學到精髓,隨著環境的變化,就不會用了。現在‘正廳’是在中國的迫害,誰都知道該走出來講清真象、揭露邪惡。那麼發生在‘廂房’新加坡的迫害呢?難道我們就應該等著,甚麼都不用做?針對這場訴訟講清真象的時候,大家也應該知道怎麼辦,才不枉正法修煉一回。」還有一點,如果有更多的同修肯拿出智慧來完善,針對此案講真象的傳單會做得更好。

我還想談談對麥裏滋事件(2000年12月31日晚,新加坡學員在通常集體煉功的麥裏滋蓄水池附近為悼念當時死難的107位大陸同修,舉行了簡單的悼念儀式,當晚15位學員被警方逮捕,隨後被警方控上法庭。)的一點認識。長期以來,針對這件事,不少新加坡學員根深蒂固的想法是當晚當事學員的表現破壞了法。多年來,面對常人社會,不少學員認為我們理虧,對這件事情的此種認識或多或少帶到了現在。也成了不能正確看待當前這一訴訟的心結。似乎以前事情的認識不解決,現在這件事的認識也很難再向前邁一步。

從本質上看,麥裏滋事件也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利用人在迫害大法弟子。事發時同修們的一些表現,我覺得一定程度上是在抵制另外空間的邪惡的因素,包括事發後的講清真象。但在這件事情的處理過程中,我認為學員在法理上的認識是非常不足的。雖然當時師父已經講到「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法理,雖然當事的學員也知道要講清真象,但是很大程度上還是抱著消極承受的心理。比如說,過程中始終抱著「既然犯了那條法,就去承受」的想法。還有,在不能撤訴的情況下,被動接受了當庭認罪,還認為這是顧全大局,其實是留下後患。我覺得這是不在法上的認識;從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一切上來看,這些想法正好使舊勢力找到了加重迫害的藉口。拖了幾個月的時間,滿被動的。最後,罰款罰到了最高,還有幾位同修去坐牢,都是始料不及的。接著幾位同修分別被開除學籍、解除雇佣或驅逐出境。如果當時當事的同修能再向前走一步,承擔起來正法賦予的歷史使命,可能今天新加坡的講真象局面會是不同的。

當前,從根本上講,我們認清了正法必成、善惡必報的真理,以及這場迫害的邪惡,心態上我們就不應該總是處於魔難之中,不應該被當前的困難抑制住,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也不應該執著於任何一時的結果,心不被任何表象變化所帶動,把講清真象做到底。此外,也不能抱著依賴海外同修的心理,多在法上獨立思考,積極、主動解決隨時出現的各方面問題。在這個過程中,重視學法、發正念和同修間在法上的交流,我們就會理智清醒、正念堅定的走好下面的路。

一點想法,很多次想把這些想法整理出來,結果都放下了,今天終於大致寫出來了。不妥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