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機緣與資源 全力以赴救度眾生(二)

學《也棒喝》所悟


【明慧網2004年11月10日】(接前文)

三、我家以前是搞郵票收藏的,行情好時也經常到大市場進行交易買賣,後來郵票市場有人炒作、行情混亂時就放在家裏了。2000年開始全面講真象時,我背著家人把幾萬元的郵票、銀幣、紀念幣全折價賣了,用來購買信封、郵票、印刷真象資料、做橫幅及送給同修進京護法作路費。到後來我媽知道後大發雷霆,衝我直運氣(她也修煉,96年得法),說:「你的膽子可真大,幾萬元錢的郵票讓你打水漂兒了,那是我們的血汗錢哪,賣得那麼便宜!」我說:「我一沒亂花,二沒打水漂兒,我做了應該做的事,現在行情就那價位,我覺得還是值得的,能賣一塊五就是一張真象光盤,能賣一萬五就是一萬張真象光盤,能救多少眾生啊,說白了能救多少大穹的王和主啊?放在那兒是紙是銅,換成真象資料才能救人,我是無私的,希望你能理解。」她說:「我就知道你是無私的才這麼說,你要有私,看我能饒你?!」並小聲對我說:「可千萬記住暫時別讓××(我爸)知道,他可受不了這刺激。」「哈哈……,」我倆都笑了。(我爸也修煉,後來知道了,也沒多說甚麼。)

我家不算富有,但還可以,有兩套房產,那天我媽說親戚讓幫忙買一套房子,我脫口而出:「把我們那套閒著的賣了不正好嗎?」她一聽,馬上像中樞神經觸了電似的,衝我大嚷:「少來這套,你小子想甚麼我知道,我告訴你,別打我那套房子的主意,那是我們養老用的!」儼然一副揭穿我「陰謀」的口氣。我本來確實有些顧慮,表達起來有點避嫌的想法,經她這一「指控」,我也沒顧慮了,心情也放鬆了,理直氣壯地回應:「你想說甚麼我知道,我今天也把我的心裏話和你交流一下。你也是老弟子了,沒甚麼好繞圈子的。首先聲明我不會強迫你、誤導你做甚麼,但我有假設的權利和自由,假設我是你現在的立場處境,如果我有兩套房子,一套閒著,我會毫不猶豫的賣出一套 ,用於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一套房子多少萬元閒在那兒,你知道多少眾生得救的希望被耽誤,我無私無畏,我說這話你感到震驚嗎?!我對得起天地良心,我不臉紅,師父和眾神都在看著,臉紅的該是你。你悟性低,我們不怪你,也不強迫你,既然你說開了,咱們就講明白!再強調一次,我只是假設,具體怎麼做,你自己說了算。」

一番話說得老媽也冷靜了,心平氣和的對我說:「法理上我心裏都有數,都明白,但我現在心性不到位,還沒有悟到,心性到位了,不用你說,我早就賣了。」……又是以笑聲結束這段硝煙瀰漫的對話。

四、在這裏我想算一筆數字賬:一台二手台式電腦一千多元,一台二手筆記本電腦兩千多元,一套無線上網卡(含一年上網費)一千多元,一台噴墨打印機幾百元,不到五千元一個能獨立上網下載打印的小資料點設備就算配成了。一張帶包裝袋和彩色不乾膠貼皮真象VCD光盤一元五角,一份真象小冊子兩角(三十二頁),一張過塑後的護身符真象卡片一角八分(三寸大小)。有的同修抱怨說:「怎麼回事呀?以前我們這裏一個縣就上萬人修煉得法,這時都幹啥去了?」

其實不難理解,舊勢力大多是在同修的求安逸心、怕心、顧慮心等各種變異的私心上做文章,以達到迫害干擾大法弟子精進的邪惡目地。大浪淘沙,好多昔日精進的同修正是被這些師父講法中早就有言在先,警告過的大浪淘了下去。但不是沒有辦法否定它們的安排,師父講:「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落下一個人」。

以前我們這裏週刊印五本有的同修看過後還會退回兩本不敢要,現在好多人傳著看也需要數十本還總是說不夠(不包括送往外地的)。大家可以算一下,如果大家都行動起來、參與進來,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形成整體,都從自我做起,開發資源(但不能走極端),全力以赴,有十分勁不使九分,那樣,一人付出一百元,一百人就是一萬;一人一千,一百人就是十萬;一人一萬,一百人就是一百萬。對大陸城市而言,一千元、一萬元對工薪階層而言早已不是天文數字了,但一個人口數百萬的中小城市,如果有幾十萬元的資金投入講真象中,足以轟轟烈烈、遍地開花了。但現實中為甚麼沒有這個效果呢?

而且有的地區確實在很艱難的做著,這就要求我們首先要向內找,看自己做事的心態是否純淨,是否摻雜了做事心、急功近利心、求心等人心干擾。第二絕不能忽視了正念否定舊勢力在干擾我們形成整體,製造間隔,在搞鬼。就是發正念的問題好多地方的弟子都在明慧上交流通知過,每天晚上八、九、十三個整點正念清除本地邪惡因素,但真正做到堅持不懈的多嗎?如沒做到或沒做好,那就是干擾是差距,說自己忙於其它事耽誤了,根本就不能成為開脫自己不精進的藉口或理由,因為這理由太蒼白了。

我們捫心自問大法蒙冤時,同修慘遭酷刑虐殺時,自己做了些甚麼?做得如何?對得起師父嗎?對得起自己嗎?每天三頓飯和睡覺,忘記的人很少吧!有時想起自己這方面做得不足時,總是慚愧的不敢面對師父的法像。

師父講:「看到很多事情要做,大家心裏頭很著急,想要把它做好。」(《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我勸現在仍悠閒度日,回家躺在沙發上,一邊喝咖啡、看電視劇,一邊抓住大法書不放的同修,是該急點兒了,萬古機緣不會再有;同時也勸現在熱血沸騰太著急而難以靜心學法的同修,千萬穩住心,遇事要冷靜,寧可慢三拍也別慌一拍,因為我們經歷的教訓太深刻了,因為師父講:「我們是用心在做,他們是用錢在做,這一點他們永遠也比不了。」(《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99年7.20後,全國進京大上訪,護法、證實法,沒錢的同修賣糧食、賣首飾、騎車、走路、要飯都要去,可謂幾番風雨路十千,心彌堅,誰能攔?生死路,談笑間!為甚麼當時能做到?他們當時正常得很,一點兒也不傻,我想這個就不回答了。

五、在這裏,一提到付出、精進,有的同修馬上會說賣東西、賣房子是走極端,想都不能想。我想談一下我家對賣東西的做法和對甚麼是走極端的認識,我覺得關鍵是把握一個度,看賣甚麼、怎麼賣,農民賣多餘的糧食,果農賣收穫的水果、蔬菜為大法付出那是威德,但賣得傾家蕩產無處棲身,誰都會說不正常的,師父講法中要我們取中、理性。

我們能走的路其實很窄,偏了一點兒都不行。比如有同修住一套大房子,賣了三十萬元後,用了二十萬元買了一套位置稍微偏一些的房子,家具物品甚麼都不少,輕輕鬆鬆轉移出十萬元救度眾生。是否走極端,一目了然。

師父講:「真修大法,唯此為大。」(《洪吟》)99年7.20後,多少大法弟子捨生忘死,走向天安門,那時真的是沒想到過回來,生死真的是放下了,為甚麼?因為那時權衡之下做到了唯此為大,而此時還有甚麼執著的,不是人心在起作用嗎?想到過自己將成就的神佛果位與望眼欲穿、期待被救度的眾生了嗎?眾法王,跪相迎,立誓約,在天庭,願助師,世間行,地裂天崩不變心的錚錚誓約忘了嗎?

六、我接觸到的兩個地區過去的負責人A、B,曾經都很精進,捨生忘死進京護法。現在A家中有住房十幾間,現代化家電消費品應有盡有,正經營一公司,目前也看書煉功、發正念、講真象(走形式,效果很不好),但有時還去公園打上一會兒太極拳,還喝啤酒。那天去送新經文和週刊給他時,他說今天花幾十萬剛買了一套小區住房,是將來給小兒子結婚用的。他的第一個公司生意很紅火,於是和我商量想拿出所有積蓄和別人合伙搞一個更大的公司。後來真的搞了起來,全家人忙得不亦樂乎。那天集體學習師父新講法時,他老伴半睡半醒時手中的講法滑落在地上還不醒悟。

大法不能丟呀!而他卻對自己的做法美其名曰:生意做大了,別人都知道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能證實大法好。我看著他的生意出奇的紅火,好多訂單客戶都要道歉強行推掉時,我並不替他樂觀,相反我的心中有種說不清的沉重。我分明看到在他身邊聚集了大量的黑手在張牙舞爪,不讓他精進,因為他的懈怠影響著那麼大一個地區的同修產生錯覺,不精進,走了彎路。

另一同修也曾是一個地區很精進的負責人和知名企業家,洪法時期付出幾十萬元買大法書下鄉洪法、送書。他原有兩家公司,經非法關押被從監獄放回來後,搞起了一個廠子,當時也是說搞好企業能證實大法,有了資金用於大法和救人上,又可以解決沒工作大法弟子就業、生活問題。

敲鑼打鼓開張了,一期比較順利賺了錢;又投入二期。後來行情不好,因精力有限,將以前兩個公司全權交給一個比較信任的部門經理負責,可是兩年後發現,那個人私下轉移了兩個公司的資金和固定資產、設備,又利用他的名義到抵壓貸款並對其中一個企業申請了破產。一時間,要讓這個知名的大法學員企業家上金融系統黑名單。這下打擊可大了,發正念也淨跑神,打坐坐不住,抱輪抱不圓,問我該怎麼辦,說自己又不好意思和本地同修切磋,怕大家笑話他。於是我坦誠和他交流,如果是個人修煉時期,要一忍再忍,看作是在還以前欠對方的。但此時不同,這是正法時期,舊勢力參與對大法弟子干擾,對用於救度眾生資金的干擾,就是對正法干擾,是決不能認可的。他自己也向內找了,說自己在執著於錢上被鑽了空子,還講出自己每天光看正法時期講法與經文,不看《轉法輪》,開車時聽講法錄音,三年了《轉法輪》一遍還沒看完。

我對他說:「這是大漏啊!……但不是沒有辦法,要堅信師父,正念顯神威,向騙你的人講真象,運用正常法律手段,委託律師挽回自己的損失,否定舊勢力的陰謀。但要做到做而不求,心態純淨,畢竟打官司是很佔用精力的。」當然說起來輕鬆,不動心,真要做到實處,可是要保證大量時間靜心學法為基礎的。

在看134期明慧週刊時,讀到這樣一篇文章《關於建立小型資料點的一點建議》,文中作者談到自己時說了這樣一句話:「其實在國內我也算是一個收入較高的工薪族了,年薪二十幾萬,曾經也有求安逸之心,但是經過不斷的學法,我越來越意識到我的能力和收入是大法賦予我的,應該是為大法服務的,師父說「世上的人,有許多大公司的老闆,我告訴大家,他前世發了願要賺錢給大法用的。他們現在迷失了,他們不但沒給大法用,還用到邪惡那裏去了。」(《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我想我當時是因為發了願要賺錢給大法用才會有這些的,所以應該用證實法上,而且師父還說:「其實我告訴你們,法正人間最後的時候啊,一瞬間甚麼都解體。甚麼錢哪?紙都沒有嘞。」(《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在修煉這條路上,由於我堅信師父說的每一句話,不僅心身都獲得了健康,而且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有了很好的生活和收入;而且由於我堅信師父的話,所以不管惡黨怎麼鎮壓我都堅持修煉,不為任何干擾所動。我真心希望有能力,經濟條件較好的同修發揮自己的優勢,應該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多為大法做事,而不光是滿足自己常人的優越生活的需要。」

當時看了以後對我觸動很大,我也提醒A、B兩位同修看了這篇文章。

在家中高消費求安逸享樂的同修,在你們住著冬暖夏涼的豪華公寓,吃著西餐大菜時,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真的比獄中的同修高出一等?你可曾想到,此時此刻國外大法弟子在寒風中燭光守夜聲援我們?可曾想到邪惡的勞教所中大法弟子也許僅僅因為不報數或不配合迫害,正在又髒又臭高1.8米寬1.2米的禁閉室裏穿著「約束衣」同時遭受幾根電棍電擊嗎?捫心自問,你為他們做了些甚麼?……(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