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頓之行小記


【明慧網2004年10月9日】在即將前往曼哈頓的前夕,正在準備行李,10歲的兒子突然使著性子不高興的說:媽媽你不要去好嗎?語氣中帶著依戀,我抬起頭來,不假思索的告訴他:媽媽是要實踐史前的誓約啊!去救度眾生啊!這是來自深層的呼喚,我世界的眾生我看不到他們,甚至一點都體察不到他們,可是熔煉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法理中,我仿佛聽得到他們的呼喚聲,依稀看得到他們企盼的眼神,在一次次講真象之行中,我常常問自己:我是否有負於你們對我之所托啊?我對得起慈悲苦度我們的師父嗎?

就這樣扛著一些資料,簡單的行李和90朵尚未翻開的紙蓮花,跟隨台灣幾十名學員一起來到紐約曼哈頓:一個宇宙中邪惡聚集的地方,展開一場近距離正邪的交戰。一下飛機原本正常的鼻子開始像過敏似的發酸,警覺到要主意識清楚,時時發正念,很快的就恢復正常了。台灣來的學員人較多,我們這組約有10多人。第一個禮拜做酷刑展。第2個禮拜在中央車站及街頭洪法。

在這兒主要要提的倒不是瑣碎的細節,而是就這兩個禮拜的經歷提出一點看法以供以後前去曼哈頓洪法講清真象的同修做參考。

來到美國第一個感到衝擊的是這裏的人通常是講英文。對不諳英語的人就像是進入另類空間,只能以對方肢體語言表情和自身的狀態來揣測對方的意思,而且經常會猜錯,更缺少一份直接的互動,可是畢竟學習英文需有一段過程,提議一點都不懂英文的學員仍要用心學幾句問候語。如已有英文基礎只是因為少用而不熟悉的學員在來美國之前建議先讀一讀《轉法輪》英譯本,複習複習以前學過的單字片語,在講真象中臨場要用時詞彙真會源源不絕,基本表達是沒問題的。幾天來所遇到的幾個主要問題不外是:你們在做甚麼?法輪功是甚麼?他們為甚麼會被迫害,被酷刑?我能給予你們甚麼幫助?等等。至於聽力方面也是熟能生巧。

我們通常至少4個人一起行動,二至三人做功法展示,一至二人發資料,當一些人煉功時,即便是再行色匆匆的人也會留下印象,每天都吸引許多的西方人路過留影紀念,詢問問題,西方人思想較單一,大多開朗外向,對××黨了解較清晰,經常是一講就明白,無須太多解釋而且富正義感,願意協助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學員煉功時動作越整齊,打坐姿勢越標準,狀態很好時,照相和想了解真象的人就很多,所以不要不好意思提醒打坐時在打瞌睡的同修或動作不正確的同修。

由於我們準備的看板類資料足夠,有時放在地上,有時掛或貼在欄杆上,有時學員自行拿著,都有吸引人們注意的效果。此行有同修提到西方人的文化,討論是否要「主動」向前搭訕,找機會講真象或被動的等他們詢問等等。我們一行4人曾採取一邊舉著真象資料走動,到一人潮處則定點煉功20分鐘,再移動的方式。有目光注意我們時就主動講真象,效果很好,很少有跑開拒絕聽的,除非他正好有急事。知道法輪功真象的人們無不感到震撼,對我們更是投以欽佩和嘉許的表情,主動禮貌的與對方搭話,即便他不接受資料大多也有禮貌的回絕,只是學員要注意自己的態度,大多反應是相當好的。每一組至少搭配一位會講英文的同修。

在中央車站發資料時,發生了一件事情,一位美國人知道我們大法的真象後,看到一張張中國國內學員受酷刑的照片竟激動的對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喊起來,指著照片一直反覆重述他們只是因為簡單的打坐就會被殺死,被酷刑,你們知道嗎?你們知道嗎?當我們去建議他不要這麼大喊時,他告訴我們講真象就要這樣講。他離去時,對我們仍是連聲嘉許,說我們要繼續揭露邪惡等。回去後大家也就此事做了一些交流。提議第二天可考慮用喊話的方式直接喚醒冷漠不接不看資料的族群。在最後行將回國的幾天,在同修的鼓勵下,在各路口人潮聚集的地方,面對著匆匆走過的人群大多不拿資料,我們真的就直接用喊話講真象的方式,很多人像大夢初醒一樣投來支持的眼光,旁邊的同修邊發正念邊遞上資料。即便沒有拿資料的人也大概知道我們在幹甚麼了。

我們是一群來自世界各方的大法弟子。在曼哈頓,每個人都在揣摩著如何更有效的講真象,救度眾生,也在這過程中修煉自己,修掉不敢說英文的怕心,修掉說錯了會被笑的自尊心,還有依賴心,安逸心,堅持己見的執著心等等許多原本察覺不到的各種心,提高就在其中。兩個禮拜來幾乎天天都是好天氣,在高聳入雲的華廈中,隱隱透著秋天的暖陽,曼哈頓啊!你又是何其的有幸啊!在偉大慈悲的師尊呵護下,在宇宙的歷史中將記錄下這輝煌的一頁,這必然的榮耀也將屬於全世界的大法弟子。衷心謝謝師尊!

以上是我在此次曼哈頓之行的一些建議和感想,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