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講真象的長途之旅


【明慧網2004年10月7日】八月下旬的一天,我聽說公司集團總部的一個副總裁得了癌症,想起他曾經問過我關於法輪功的問題,但我沒深說,很後悔,所以決定立刻去北京和他講清真象。

在家裏發完了正念,堅定了救度世人的正信後,我沒顧上吃晚飯就出發了。出門叫了輛出租車直奔火車站。司機是個暴脾氣的小伙子,為了爭道搶行,連著和兩個司機怒吼並罵髒話,我微笑著問他剛剛誰惹你生氣了,值得你發這麼大的火。他瞅瞅我,半天才冷冷的說:「沒人惹我,我就愛發火,在家和家裏人發,出門和遇到的人發,沒治!現在的人都那樣,誰也不讓誰,我不罵他他罵我,不如我先罵他呢!」

我順著他說:「是呀,現在的人壓力大,是愛發火。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我就說起了這樣一個故事:

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的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一位名叫克雷斯的年輕人因為汽車「拋錨」被困在郊外。正當他萬分焦急的時候,有一位騎馬的男子正巧經過這裏。見此情景,這位男子二話沒說便用馬幫助克雷斯把汽車拉到了小鎮上。事後,當感激不盡的克雷斯拿出不菲的美鈔對他表示酬謝時,這位男子說:「這不需要回報,但我要你給我一個承諾,當別人有困難的時候,你也要盡力幫助他。」

於是,在後來的日子裏,克雷斯主動幫助了許許多多的人,並且每次都沒有忘記轉述那句同樣的話給所有被他幫助的人。許多年後的一天,克雷斯被突然暴發的洪水困在了一個孤島上,一位勇敢的少年冒著被洪水吞噬的危險救了他。當他感謝少年的時候,少年竟然也說出了那句克雷斯曾說過無數次的話:「我不需要回報,但我要你給我一個承諾……」克雷斯的胸中頓時湧起了一股暖暖的激流:原來,我穿起的這根關於愛的鏈條,周轉了無數的人,最後經過少年還給了我,我一生做的這些好事,全都是為我自己做的!

我說:「從本性上說你好像挺善良的,剛才發火是不對的,你想,那個司機本來還挺愉快的,無端的被你一罵,是不是很惱火,當他遇到下一個人時,很可能要把這股火發出去,下一個人又要把火轉移出去,於是,今晚的街道上就是一個戰火紛飛的鏈條,沒準還會傳到你這兒。大家生存得都很不容易,彼此不多關照反而成了敵人,哪裏有快樂可言呢?如果你微笑著說對不起,我錯了,你先走。那麼受你的感染,他也會非常客氣地面對下一個人,接下來,因為你穿起的關於微笑和愛的鏈條,就會延伸到每條街道和角落,一直延伸到你的家裏,那麼這將是一個快樂的城市,你將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啊!……」

他默默的聽著,突然憨憨的笑了:「大姐是個教師吧,能說出這麼有道理的話。」

我樂呵呵的說:「我不是教師,但我的老師告訴我做事要先考慮別人,我的老師是李老師……」我就把法輪大法的真象講給了他。

下車的時候,他說:「大姐,你們大法弟子真棒,我從來沒有想到要這樣做人,做為回報,今天我不收車錢了!」我說不行,你付出了勞動,應該得到報酬,我們不能佔別人的便宜。於是我們友好的道別了。

來到候車室,我在靠邊的一個位置上挨著一個女孩子坐下。和她聊天兒,她說是北京某大學的學生,返校上學。問她為甚麼沒有人送站,她說父母身體不好,她也不忍心讓他們來送。我說:「是啊,女孩子就心疼老人,多孝順,要是能讓父母身體好起來多好。」她說不可能,得的都是慢性病,怎麼也不去根。我告訴她:我媽媽曾經患有高血壓、心臟病、胃病等等,我是做藥品生意的,給她買了許多進口藥,都沒治好,後來她煉功治好了。病好以後,她把那些藥送給鄰居老太太,老太太問她是吃這些藥治好的嗎,她說不是,是煉功治好的。老太太說那為甚麼不教我煉功,我媽媽說現在江澤民不讓煉,你敢煉嗎?老太太說我去住院時,醫院問我有多少錢,我告訴醫院我一輩子攢有7000元,能治這些病嗎?醫院說能治。我住院花完了7000元,醫院說病太重,不能治了,就攆出了醫院。江澤民不能幫我治病,我得自己管自己,那求你教我煉功吧!她煉了功以後,多年的偏癱也好了,偏癱時口斜眼歪,現在都正過來了,嘴歪時鑲的一口假牙都不能戴了。我說完以後那女孩子咯咯的笑了,問煉的甚麼功這麼好,我告訴她是法輪功,並講了真象。最後她說看來我也得叫父母煉了,這才是真正的孝順啊!接下來檢票上車,各奔東西。

車上空調開得很冷,很快又熄滅了燈,這時我才想到沒吃晚飯,又冷又餓,按著不斷翻騰的肚子,不停的背誦「論語」,入夢。

第二天上午,我想和住在下鋪的人聊天兒。她是一個六歲女孩兒的媽媽,研究生剛畢業,很孤傲的樣子。我就先給小女孩兒講故事:

「從前有一個很惡很惡的農婦死了。她生前沒有一件善行。鬼把她抓去,扔到火海裏面。守護她的天使站在那裏,心想:我得想出她的一件善行,好去對上帝說話。他記了起來,對上帝說道:‘她曾在菜園裏拔過一棵蔥,施捨給一個女乞丐。’上帝回答他說 :‘你就拿那棵蔥,到火海邊去伸給她,讓她抓住,拉她上來,如果蔥斷了,那女人就只好留在火海裏,仍像現在一樣。’

天使跑到農婦那裏,把一棵蔥伸給她,說道:‘喂,女人,你抓住了,等我拉你上來。’他開始小心地拉她,已經差一點就拉上來了,可是在海裏的別的罪人看見有人拉她,就都抓住她,想跟她一塊兒上來。這女人是個很惡很惡的人,她用腳踢他們,說道‘人家在那裏拉我,不是拉你們,那是我的蔥,不是你們的。’她剛說完這句話,蔥斷了。

女人落進火海,直到今天還受著煎熬。天使只好哭著走了。」

講完後,小姑娘拉著我的手,嚷著還要聽,於是我又講了個故事:仁義胡同。

古時某人在朝為官,一日忽接到老家書信。拆開一看,方知家中與鄰人發生爭執,起因是隔開兩家院子的牆塌了,重新砌牆時都為多佔些地皮而寸土不讓。家人遂捎書來請他出面說話,以讓鄰人退縮。

不久,官員的家人收到了盼望已久的回信,裏邊卻只有一首打油詩:

千里捎書為打牆,讓他三尺又何妨。
萬里長城今尚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家人乃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主動往後退讓三尺,鄰人也不甘落後,也往後退讓三尺,於是中間出現了一條六尺寬的胡同,可供村民行走。村人於是將胡同命名為「仁義胡同」。

這時女孩兒的媽媽感興趣了,主動的和我聊起來:她曾經在某軍醫大學畢業後,分配在一所部隊醫院裏。她的上司是一個嫉妒心很強又沒文憑又沒能力的女人,從各方面壓制她,她不得已考研了,現在回來又得面對她,真不知如何去對付她才解恨。

我說你不妨換位想想,她奔波了這許多年,著實不易,面對你的威脅一定更苦惱,你想過沒有要真誠的和她相處,她脾氣不好,一定有許多原因,在各方面幫助她,不求任何回報,在利益上讓著她,不爭不搶,和她像姐妹像朋友一樣,相信你們一定會相處溶洽的。你聽說過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嗎, 那裏的地下室是英國的國王及著名人士的下葬之地。這裏墓室累累,紀念碑林立。從亨利三世到喬治二世等20多位國王,到牛頓、狄更斯、達爾文,以及二戰時著名的「不列顛之戰」中犧牲的皇家空軍戰士都安葬於此。

在一個墓碑上,刻著這樣的話: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的想像力從沒有受過限制,我夢想改變這個世界。
當我成熟以後,我發現我不能夠改變這個世界,我將目光縮短了些,決定只改變我的國家。
當我進入暮年以後,我發現我不能夠改變我的國家,我的最後願望僅僅是改變一下我的家庭。但是,這也不可能。
當我現在躺在床上,行將就木時,我突然意識到:
如果一開始我僅僅去改變我自己,然後,作為一個榜樣,我可能改變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幫助和鼓勵下,我可能能為國家做一些事情;然後,誰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變這個世界。

是啊,我們生存的環境只有我們自己去改變,從改變自己開始,只有我們自己先付出了真誠,才會擁有友誼,當你對她善良了,發自內心深處就為她好的時候,她一定會感受到並會感激你的。這樣的話,你周圍的人都會變得善良並成為朋友,你將永遠生活在快樂的環境裏,你說多好呢!

她很高興的說:你說得太好了,我從來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來考慮問題,也從來沒去想改變自己,總感到是別人不對,委屈了我!這會兒我心裏一下子就敞亮了,我知道我也有不對的地方,知道以後該怎麼處理了。

接下來我又講了許多工作中,我是怎樣處理矛盾的:有一次,一個競爭對手給我的客戶寫信,說我的產品如何如何不好,因為這些客戶一向都比較認可我們的產品,所以把這事告訴了我。

當時我並沒有生氣,畫了一張大雁人字形的飛行圖給他寄去,告訴他:雁群在飛行的時候,頭雁是最辛苦的,他在前面奮力衝開氣流,後面的雁藉著破開的氣流才得以輕鬆飛翔,如果你在後面打倒了頭雁,甚至於打倒了飛行在你前面為你開路的所有的大雁,那麼你將怎樣生存呢!你能承擔起頭雁的責任嗎?是不是雁群的隊伍越壯大,每一個成員生存的可能性才越大呢!

我們只有共同把市場這塊蛋糕做大,從中每個人切一塊來享用就夠了,如果把市場打爛了,大家都將難以維持生存。

人也是一樣,面對人生的苦難,只有相互扶持才能更好地生存。為甚麼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人群一樣擁擠,而地上的人群卻像天上的星星一樣疏遠呢?讓我們一齊努力,把蛋糕做大,共同分享奮鬥的果實……。後來競爭對手慚愧地說:沒想到這個女子會如此寬容,我豈不是狹隘了!

我不斷的講著,她很興奮的說:「你做得真出色,我得好好向你學習!」這時我告訴她,我曾經也很自私,也常常為些小事生氣,現在變得這樣寬厚,是因為學了法輪功。接著揭開謎底,講清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她說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部隊裏只准上軍隊的網站,是不讓知道外界的事啊,這回我可明白了!

列車到達北京車站時,已是下午三點多了。出了站我立刻打電話給張總問候並要求去看他,他說不用了,今天上午已出院,現在在單位處理工作呢(因為他自己不知道病情,告訴他過幾天要做的化療是為了鞏固,起預防作用的),說他家特別難找,別去了。我說只要有地址,我一定能找到。見我執意要去,他就告知了我地址,同時他也開車往家趕。

乘座上了地鐵,我突然想起應該把返程車票訂了。就計劃先不下車,等環線車轉一圈再回到北京站時先去買票,回頭再去張總家。這個念頭剛一出,我一下子就意識到自己是多麼自私了:我是來救度眾生的,甚麼事都沒有做就想到了回家,不還是處處為自己著想了嗎!於是馬上決定立刻就去他家。

非常順利的找到了他家,他早已等候多時。

他人瘦了許多,也顯得黑而蒼老,舉手投足間也放下了許多官架子。我講述了自己曾經因病重被醫院拒之門外,又經歷了怎麼樣的折磨後開始修煉法輪功,恢復了健康,才有了今天的事業。又講了許多人修煉康復的故事,講明了法輪功的真象。後來他說怎麼樣才能學會,並讓我把《轉法輪》複製到電腦上,他說要好好的讀一讀,看看為甚麼學院裏的老教授們都在研究。這段時間裏,來照顧他的弟弟始終在一旁默默的聽著我們的談話,臨別時說:「太謝謝你了!」

告別了張總已經是五點多鐘了,我心裏一陣輕鬆,一路上唱著「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又乘坐上了回火車站的地鐵。在座位上,身邊坐著一個長得黑燦燦的農村小女孩兒,我問她上學了嗎,她搖搖頭。我打開手機,在短信欄打出了「真善忍好」問她認識嗎,她說第三個字不認識,我便告訴了她並讓她又念了一遍,又打出「法輪大法好」給她看,她說都認識,又念了兩遍,說記住了。我說你要多念以後上學就會成績好的,她笑了,一直在點頭。這時她媽媽那兒又空了一個座,就把她喊了過去。

到了火車站才知道今天回家的車都走了,因為是旅遊旺季,五天內的票連硬座都沒了。票販手裏的高價票要加價80元,還得是明後天的。正不知如何是好,一個很斯文的小伙子走來,說有張今晚去A城的軟臥要不要,我一聽去A城也行,一方面離家也不遠了,另一方面剛好可去婆婆家看看,便問他要加價多少,他說:「我不是票販不用加價,還可在票面值上減掉30元,票是五天前訂購的團體旅遊票,一個同事病了去不了,只好轉讓了,退到窗口損失更大。」真是太巧了,這簡直就像專為我訂的票,便欣然買下!看看表離開車還有三、四個小時,可以去吃頓飯了:從昨晚出來到現在一天多的時間裏,只是早晨在火車上喝了杯牛奶,這會兒真感到餓極了。

飯後回到站前廣場,想著這裏曾是多少同修清除邪惡的地方,就不停的發正念滅邪惡,直到上車。

入夜,軟臥車廂裏住著五個人:一個媽媽帶著上三年級的男孩兒,另兩個小伙子是一家電腦公司的員工。和他們談起如何做人、行善和寬容。大家都很認同。一個小伙子說今年剛參加工作,單位的人比較欺生,相互不友好,很難相處。

我給他們講了個故事:當逆境到來,你像甚麼?

一個女兒對她的父親抱怨,說她的生命是如何如何痛苦、無助,她是多麼想要健康地走下去,但是她已失去方向,整個人惶惶然然,只想放棄。她已厭煩了抗拒、掙扎,但是問題似乎一個接著一個,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當廚師的父親,二話不說,拉起心愛的女兒的手,走向廚房。

他燒了三鍋水,當水滾了之後,他在第一個鍋子裏放進蘿蔔,第二個鍋子裏放了一顆蛋,第三個鍋子中則放進了咖啡。

疑惑的女兒望著父親,不知所以然,而父親則只是溫柔地握著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說話,靜靜地看著滾燙的水,以令人熾熱的溫度燒滾著鍋裏的蘿蔔、蛋、和咖啡。

一段時間過後,父親把鍋裏的蘿蔔、蛋撈起來各放進碗中,把咖啡濾過倒進杯子,問:「寶貝,你看到了甚麼?」 女兒說:「蘿蔔、蛋和咖啡。」

父親把女兒拉近,要女兒摸摸經過沸水燒煮的蘿蔔,蘿蔔已被煮的軟爛;他要女兒拿起一顆蛋,敲碎薄硬的蛋殼,她細心觀察著這顆水煮蛋;然後,他要女兒嘗嘗咖啡,女兒笑起來,喝著咖啡,聞到了濃濃的香味。

女兒謙虛恭敬地問:爸,這是甚麼意思?

父親解釋,這三樣東西面對相同的逆境,也就是滾燙的水,反應卻各不相同,原本粗硬、堅實的蘿蔔,在滾水中卻變軟了,虛爛了;這個蛋原本非常脆弱,它那薄硬的外殼起初保護了它液體似的內容物,但是經過滾水的沸騰之後,蛋殼內卻變硬了;而粉末似的咖啡卻非常特別,在滾燙的熱水中,它竟然改變了水。

「你呢?我的女兒,你是甚麼?」

父親慈愛地摸著雖已長大成人,卻一時失去勇氣的女兒的頭:「當逆境來到你的門前,你作何反應呢?你是看似堅強的蘿蔔,但痛苦與逆境到來時卻變得軟弱,失去力量嗎?或者你原本是一顆蛋,有著柔順易變的心?你是否原是一個有彈性、有潛力的靈魂,但是卻在經歷死亡、分離、困境之後,變得僵硬頑固?也許你的外表看來堅硬如舊,但是你的心和靈魂是不是變得又苦又倔又固執?或者,你就像是咖啡?咖啡將那帶來痛苦的沸水改變了,當它的溫度高升到一百多度時,水變成了美味的咖啡,當水沸騰到最高點時,它就愈加美味。

如果你像咖啡,當逆境到來,一切不如意時,你將會變得更出色,而且將外在的一切轉變得更加令人歡喜,懂嗎?我的寶貝女兒?不要讓逆境摧折你,而是你來轉變逆境,讓身邊的一切環境變得更美好、更善良!」

小伙子靠在床上聽得津津有味,有點疑惑的說做咖啡當然好,可是怎麼做呢?

我說當我們真正具備很多美德時,自然而然便會成為香溢四方的咖啡了,比如擁有真誠、善良、無私、寬容等等美德,一切環境會因為我們的美好而變得美好起來的!講個蠍子與愛的故事吧

有一次,一個印度人看見一隻蠍子掉進水中團團轉,他當即就決定幫它。他伸出他的手指捉它,想把它撈到岸上來。可就在他的手剛夠到蠍子的時候,蠍子猛然蜇了他一下。但這個人還是想救它,他再次伸出手去試圖把蠍子撈出水面,但蠍子再次蜇了他。

旁邊一個人對他說:它老這麼蜇你,你還救它幹甚麼?

這個印度人說「蜇人是蠍子的天性,而愛是我的天性。我怎麼能因為蠍子有蜇人的天性就放棄我的天性呢?」

不要放棄愛,不要放棄你的美德,哪怕你周圍的人都要蜇你!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那個印度人未免有些傻,那是因為那些人只看到了事物的一面,只看到了眼前的利益得失,然而當人人都因為別人的不義而放棄或降低道德的底線時,我們每個人從這個越來越沒有信任和溫暖的社會環境裏得到的回報將會是甚麼呢?

我們左右不了別人,但能夠改變自己,如果一生中因為我一個人的善良而改變了曾經交往過的十個人的話,那麼那十個人又用自己的善行影響十個人,由此而來,這個世界不是很快就變得美好起來了嗎?比如說你,就將成為這十分之一。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應該把她變得更美好,只有信守心靈中的那份善良才會給我們帶來真正的光明……

聽著聽著,對面床鋪的小伙子突然翻身坐起來,透過車窗外偶爾掠過的光影,感覺到他很激動,他說:「你說得太好了,我在大學四年裏也沒人這樣教我,再多給我講講」。於是我就講起了法輪功的真象。他們靜靜的聽著,不時的問幾個問題……

列車在黑夜裏不停的穿過叢林,馳過曠野,呼嘯著飛快的駛向黎明!

天明時分到達了A城,剛擠出擁擠的車站,就碰到一個已掉光了牙的要飯老頭,頭頂上紮著一條髒得看不出顏色的毛巾,伸出一雙青筋突出的髒手。我放下行李,從口袋裏掏出兩枚硬幣給他,他沒有立刻收起來,瞪著一雙混濁的眼睛定神地看著我,我突然感到一種責任,我問:你是不是要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話音剛落,他「撲通」 跪下,口齒不清的連聲說「謝謝,謝謝!……」原來,他一生扮演的要飯角色,只為在這兒能聽到這句話啊!

上了公共汽車,我坐在中門對面的座位上。過了一站地,上來一個婦女帶著個男孩兒,我順手接過孩子抱著放在腿上,貼著他的小臉說:「孩子,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聽到他清脆的說:「記住了!」這會兒他們到站下車,同時又上來個媽媽帶個女孩兒,我把女孩兒抱起來問家住哪裏,她指著窗外說:「這是爸爸的工廠,你認識我爸爸嗎?」我說:「回去轉告你爸爸,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行,見到爸爸就告訴他。

到了婆婆家,寒暄之後,便又一次談及讓她修煉的事兒。這次她雖然不反對,但也不想學,並且說別讓我在她身上浪費時間了,她是無緣的人。我有點失望,打算下午就回家。婆婆說讓我幫忙看會兒家,她去理髮。

我坐在屋子裏讀書,讀的是師父在美國的第一次講法,師父講多少人為了得法掉頭在找,得法多麼不易啊!仔細看看自己是慈悲嗎?如果是自己的娘家媽媽拒絕的話,我會不會放棄?不會,因為法太好了,我一定要讓她學。可是對婆婆怎麼就沒耐心呢?正想著,婆婆回來了,出門時不小心磕了一跤,腦門上鼓起的大青包像個牛犄角,右手舉著不敢動,膝蓋破了塗抹了紅藥水,腫脹得老高不能落地。我扶她躺下,二話沒說就念起書來。下午一口氣兒讀了兩講,婆婆開始時一直用左手扇扇子,後來累了就換了右手,換來換去的突然說:「咦,我的手甚麼時候好了?」再一看腦袋上的大青包也消了許多,只是腿還稍稍有點腫。她高興的說:「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我這半天就好了,太好了!隔壁老太太骨質增生能治好嗎?」我說如果她相信就能治好。她說我這就給那老太太打電話,你給她講明白了,以後我倆一起學!

第二天,當我要離開婆家時,我聽到房間裏的兩個老人正在大聲讀書呢!

回想一路上師父安排的慈悲救度,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

「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我因為愛你而來……」唱著歡快的歌兒,我順利完成了三天的征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