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陸大法弟子近期講真象小記


【明慧網2004年9月27日】由於正法的推進,最近講真象遇見了幾件事,看上去有點雜亂,但每件事都能看到其因果,也能看到師父用心良苦呀,我們做的每一件事,師父都在盡力讓我們做好。做的不好的,師父都會反過來利用,讓我們重新做好。特此整理出來,希望和所有同修交流一下。

由於我執著於男女之情,所以走出來很晚,但是偉大的師尊並沒有放棄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呵護著弟子,在正法的最後階段精心的安排了弟子的證實大法之路。開始時我都向一些我比較熟悉的一些人(在人這方面認為比較安全可靠的),面對面的講真象。由於開始不會講,也就在開始時準備了一些內容讓自己背下來,到時候講不好就背。

一、明白真象的同學講真象

有個大學同學,我去了她家並帶去一張電腦光盤(剛開始做的資料不全,但只要是站在法上認識,真的是想救度眾生,一樣有效果,而且往往是你想不到的效果),那時還不會做VCD,給她看了「偽火」,而且是不清晰的版本。那時由於個人技能只能做到這種這程度,但是我那同學還是看完了。由於常人關係好,所以不是很緊張,算是順利完成。其間她的妹妹也進來玩,但是由於怕,藉口和她姐姐有事談,請了她出去(過後醒悟過來,後悔萬分,應該一起講的)。光盤裏還有破網軟件,以及《轉法輪》。臨走時一再叮囑,希望她可以把真象告訴其男朋友。過後的一段時間裏,幾次在網絡上遇見,問其給她男友看過了嗎?都回答沒有,我也告訴她,希望給她妹妹看看,被其一口回絕。

過了一段時間,我那同學突然很主動的和我打招呼,並且說了她在國外的見聞,提到大法,想更詳細的理解大法。

見了之後,她說她出國後看見了國外的真實一面,看見國外大法弟子講真象,她第一個念頭就是想到了我,她看見國外弟子準備的資料,明白過來了(在此謝謝國外大法弟子的付出)!我們這次聊了很多,我也了解到,她為甚麼會有這次出國之行了。因為她把我給她的光盤給她男友看了,還給了她身邊很多人看!很多人因此了解到真象。

我還了解到一件我沒想到的事,在所謂的「自焚事件」後,在一次聚會中,有被謊言欺騙的常人說法輪功如何之類的。她卻說:「我的一個朋友就是煉法輪功的,很正常,不像電視上說的樣。」這是在我把真象告訴她之前。大法弟子平時做好,就是真象呀!

她還說最近又搞甚麼網絡掃黃,無界上不去了,我很快把最新的破網軟件給了她,又把更多的破網方法告訴她。想想她之所以有機會出國,也是自己給自己奠定的未來。還有更多的,但為了她個人安全就不細說了,這些事都能看出師父的細心安排。

二、最近得法的新學員

由於越講越有經驗,越講越覺得得心應手,越講越發現師父真是在時時看護著我們,看護著眾生!

我走出來晚,原來認識的學員聯繫不上了,一直到現在都是一個人。就在我走出來證實大法之前給我一個非常信任的朋友說:我現在要先和你交代我的後事,如果我有一天突然消失了,那麼請你在法輪功平反之後,到有關組織去給他們說一聲,有個××也是修煉法輪功的,他說如果他在人間蒸發了,到平反之日讓我來告訴你們一聲,他很可能遇害了。那時我對法的認識不深,就抱著這個決心,我走到了現在,也使有緣人得到大法。

由於自己是一個人證實大法,所以安排上是隨機應變。有時在網絡上多講點,有時就出去發發資料光盤,給派出所、國安局寫信(當然都是很理智的做,我是非常注意安全的,所有能留下線索給邪惡抓住把柄的,都注意了,但注意安全並不是不能走出來的藉口,不能走出來,就不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按師父說的做,能算師父的弟子嗎?)。

在網絡上講真象,也會遇見有緣人,我就在網絡遇見一個有緣得法的新學員。開始也是先講真象,在其知道真象後,對大法有了興趣,便把大法書給了她,都是網絡的電子書。在其開始修煉的過程中,有了很多問題,新學員當然有很多不明白。後來相約見面,第一次來沒有見到面,第二次在師父的安排下見到了,當面交流解答了她的一些迷惑的地方。但交流之前,也明確的告訴她,以下談的都是我現在個人所在層次的認識。她在得法之前,已經感覺有另外的空間,在小時候說出來,家人也認為是小孩子的幻想,現在當然知道了是怎麼回事!但我想說的是另外一件事,其親人中有一個大法學員,在迫害開始之前,也沒有告訴她大法是怎麼回事,就是說也不是很理智的。在迫害開始後,該大法學員離家出走,至今沒有音信。在此希望大法弟子能夠理智的講清真象,因為只有理智,效果才會是最好的。

網上講真象,我也經常遇見一些別的大法弟子,但是幾乎沒有回答問題的,都是發了幾句真象短句,發個網址就算完事,就算有回答的。我想如果真有常人想了解真象,我們不負責,很可能就錯過了一個可以救度的生命。我一般只要有回答的,哪怕是不好的回答,我也耐心回答,每句都是根據當時的情況回答。為了節省時間,我也會把一些回答事先打好,用時只要「複製」「粘貼」就可。明慧上有很多安全的文章,可以參考借鑑。

上面提到的新學員也在講著真象。她發了真象資料給她的公司,還故意去問,幾乎所有的同事都在看,看完後,沒有扔都放起來了。她也發現世人是這麼不排斥,都想知道真象。她講真象時我也沒告訴她要這麼做,因為在她發真象資料以前連《轉法輪》也沒看完。她看書時有相當大的魔的干擾,就是想和我交流時魔的干擾也相當大。隨便提一下我和兩個新學員交流的情況(都是講真象後,要修煉的新學員,其中一個就是上面的提到的新學員,還一個帶修不修的)。他(她)們都是沒見我之前有很多問題,但是見了我之後都想不起來要問甚麼了,都說我沒見你之前有好多想問的,現在怎麼都想不起來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甚麼。今天我們大法弟子是救度眾生的唯一希望,那我們念很正的時候,也就是修的好,那我們的場也就很正,能量場也就強,那麼我們對今天要救度的眾生能起到這種作用,也是正常的。我們修的好,就會體現出一些法力來,這些都是師父的恩賜!

有的在網絡上聽了真象後,有要學的,我也會把全套的資料發給對方,但是有要見面的,有的我也堅決不見,也是為了安全。見面的也是有其特殊原因,我也是根據情況做的。

三、和同事講真象

和同事講真象也不是一樣的模式,有的直接說,有的就要講點方法了。有2個同事,是外單位來的,因為現在每件事都不是無緣無故的,我個人認為,他們就是為了真象來的。我開始是以第3者的角度講,每次不講多,每次講一點,都根據情況講。這2個同事在基本的講真象基礎上(比如自焚,大法的洪傳等情況),我主要講的是因果報應,但是一直沒有講我是大法弟子。其間,關係發展不錯,慢慢熟識了,聊的也就多了。我有時人心不去,開玩笑時有的玩笑自己也認為過了點,但是很快,師父都會給我小小的懲罰,雖然玩笑過後自己已經認識到。懲罰之後我就會拿我自己舉例子,你們看我這報應快不快。

當師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出來後,我決定直接告訴他們真象,在這之前,其中一個做了個夢,說他夢見他去了第2個同事家,發現冰箱裏有掛鞭炮,自己拿梳子梳頭,頭上掉了很多蝨子。當時我自己想的頭上掉蝨子也就是去掉思想中不好的東西,也就是師父讓弟子去救度他們。因為以前講了不少了,自以為會水到渠成(此時人心已經出來了但是沒有察覺),結果不是這樣。由於自己念不正,也出現了常人的辯論。

當時久講不下,他們怎麼都會拿話來噎我,雖然也是用各種方法講,但剛講過的問題他們又會換個文字組合重新說出來,慢慢常人狀態來了,修的好的弟子,不太會出現這種情況。越講越氣,當時自己也注意到狀態不好,也在調整,但是總體講真象的效果不好。還不如以前我沒說我是大法弟子的時候講得好,事後也在總結教訓,希望後面可以做好。

我對他們2人講真象一直到他們明白,想看大法書,想看真象光盤。其間都是報應不斷,作的好時沒甚麼,一對大法不敬,幾乎就在當天有個報應。那次辯論後,很快對他們的警告來了。這次的報應開始我也沒注意,有天早上自己迷糊的時候,腦中一片空白,但是就想到那件事,這就是他們的報應來了,也是師父讓弟子救度他們。我上班後見了他們,我就說了我的想法,我說不會又這麼巧吧,怎麼又來麻煩了,不會又這麼巧吧,老是這麼巧合,你們自己不覺得奇怪嗎?這次的事情對他們多少有點衝擊,我就說了我們都知道的事。我說我開玩笑過了的時候,我倒霉。你們不做好事,你們是不是很快的倒霉。二人無語,很快就說,真是的呀,真有報應呀,下次還真得注意呀!

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我一直是心平氣和的和他們又重新說了一遍,這次算是徹底明白了,也相信有報應了(以前2人幾乎就是不相信報應,有了麻煩,我說是報應,他們就說是巧合)。最後我總結了以前的經驗,說了我認為對他們最合適的話,我說:你們知道我是有信仰的人,是相信神存在的,如果我騙你們,那麼,神第一個會懲罰我,我第一個倒霉,你們說是不是?二人無語,因為報應在他們那實實在在的發生著。這之後態度大改,相信因果報應,也知道了真象,算是真正明白了。(2次講真象時就只剩我們3人在一起了,平時都是大家在一起工作的)。

從以上的經驗,我認為講真象沒有模式,沒有榜樣,而且因人而異,大家只要站在法上去做,一定會做好。因為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師父一直給做的不好的學員機會,就是要度成我們。雖然我也有做的不好的時候,但我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時,也就想著,不管甚麼困難,我就是要救度你。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最後以師父在《洪吟》中的「無阻」與大家共勉:

無 阻

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