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山東女法輪功學員幾年來遭到的各種酷刑(圖)

【明慧網2004年10月5日】素晴(化名),女,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法輪功學員。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在不同地區的拘留所、看守所、調遣處、勞教所遭受到種種迫害。以下是由本人演示這幾年來遭到的酷刑。因各種條件有限,僅把能表現出來的重新演示給大家。


1999年9月,在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本單位的非法關押期間,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到保衛的體罰。體罰動作是:雙手平舉,蹲在地上,臀部不准靠到腳腕,只能半懸著,無論多少蚊蟲叮咬、身體多麼難受也不能動,可是身體卻哆嗦不止,自控不了。它們不但一直用手電筒照著我的臉,不讓閉眼,還時不時地把電棍戳在地上打出火花,示意動作不標準就要挨電棍。這樣一蹲就是兩個小時。


2000年2月,在山東省東營市勝利油田看守所,因不背監規,被女管教(所中只有一個女管教)把我的雙手高舉過頭,銬在一個廢棄了的監室內的鐵欄杆上。此時正是寒冬臘月,窗戶上沒有玻璃,寒風襲來,哆嗦不止。因怕把手銬殘,4天後被放下來。此時手、肩、身體每一處沒有不疼的。手已呈紫黑色,長時間都是麻木的,過了很久才變回正常色。(而圖片脫離了實際環境,真正的痛苦是無法演示出來的)。


2000年11月,在北京東城看守所(也叫炮局),因煉功,而被戴上一種叫「死揣」的刑具。刑具是用廢棄的手銬做的,纏上布,使之不能再伸縮,然後用一把古代時期的生鏽的橫插鎖(因市面上已不出售,故用現代鎖代替)將兩手固定。每天痛苦不堪,躺不下,坐不安,上廁所由好心的刑事犯幫助。因絕食抵制,才在六天後打開鎖,此時手已沒了知覺,不知是誰的手了。


2001年4月,在北京朝陽看守所因抗議非法關押,先後絕食、撞玻璃。厚厚的玻璃被撞碎了一地,我的頭部縫了20針,鮮血染透了頭髮、上衣和拿來止血的毛巾。廁所也不讓上,經血流了床板一大片。因失血過多,又給打上了不知名的吊瓶。鼻中插著的鼻管不拔(為下次灌食方便),自己都能用舌頭尖舔著插在喉嚨裏的管,每咽一下唾沫,喉嚨就疼一下,真是痛苦極了。

我的雙腳用繩索被捆在床板下的橫木棍上,雙臂也被透明膠帶(膠帶約四指寬)捆綁在床板下的橫木棍上(因沒有窄床板,只能用寬床板代替,故演示圖的橫木棍沒有被完全展示出來)。因雙臂被捆得過緊,雙手血脈不通,造成手指腫得像紫蘿蔔一樣。因是透明膠帶不透氣,整個雙臂難受至極,但卻不會留下疤痕。但膠帶與膠帶之間露出的皮膚就會起泡,裏面充滿了黃水,直到三年後的今天因捆綁而造成的傷痕仍依稀可見。而另一年輕女學員在綁透明膠帶時,每纏一下膠帶中間銜接不好的地方都有縫隙,以致雙臂全是一道道的黃水泡。看守所的醫生一邊罵罵咧咧道:「以後綁好了,中間別留縫兒,省得留疤痕。(怕留下被迫害的證據)」一邊為了掩蓋罪行,而往傷口上抹藥。

以上只是極其簡單的把幾種酷刑講述出來,那時的痛苦是用語言無法描述的。還有許多許多,僅此用這些點滴經歷來揭露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