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油田現河採油廠黨委不法人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2月10日】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現河採油廠黨委追隨江氏邪惡集團,執行江澤民「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的密令,在書記滿園春的帶動下,對本單位法輪功弟子進行殘酷迫害,迫害事實如下:

1999年7月20日以後,供應站樂安分庫大法弟子李曉東、李紀偉因進京上訪被強行帶回後,黨委書記滿園春指使該礦教導員對兩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關押(在綜合樓)一週,並罰款700元。

為了維護大法,李曉東、李紀偉、馮東珍再次去國家民政局上訪,被強行帶回後關押在保衛科,第二天被送往拘留所。因當時正是春節期間,看管不給飯吃,讓家人送飯,十幾個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拘留所才放人。從拘留所出來,現河領導並不讓回家,繼續關押在廠供應站,李曉東繼續絕食,要求自由。他們怕出問題,又轉草橋供應站關押。在關押期間,在書記滿園春的指示下,惡徒對李曉東殘酷迫害。因李曉東看大法書,被他們把書搶走,並把他五花大綁,綁在大樹上,被當眾羞辱。有一次為反抗這種無理迫害,李曉東又開始絕食。在絕食期間還被強迫體力勞動。這樣他們還不罷休,大約在二、三月份他們竟把一個正常的李曉東送入八分廠精神病院,因醫生確定李曉東根本就不是精神病,醫院拒收。黨委書記滿園春多方找關係,並彙報局黨委給精神病院施加壓力,這樣李曉東被送了三次,醫院才不得不收。在被注射破壞精神的藥物時,李曉東堅決抵制,醫院就給他用電刑,強行注射。在這期間醫院要求單位每天兩人陪床,單位同事也遭迫害。同事們實在看不下去,一個非常正常的人受這樣虐待,所以紛紛提出抗議。在同事們的強烈要求下,供應站領導背著李曉東和他父親商量向醫院交7000元錢,在家由家人看管,不讓上班。2000年10月份,現河採油廠繼續迫害大法弟子,又把李曉東關在保衛科八、九個月,2001年7月李曉東被迫買斷,失去工作。剝奪了工作的權利還沒有放過他,又把他關進610洗腦班長達半年之久。

2000年3月5日,現河一礦、二礦大法弟子牛愛慶、魏書珍、宋愛芳抱著相信國家政府的誠意進京上訪。中途被截回後,被非法關押在一礦小餐廳,廠黨委書記滿園春為了配合江澤民邪惡集團加大力度迫害大法弟子,指示一礦某領導,把鞏炳英、李興倫、李芳、閆磊也關押在小餐廳,強迫寫「保證書」放棄修煉。堅定的大法弟子不配合,他們就把鞏炳英、魏書珍非法拘留十五天,牛愛慶因有四個月的孩子沒有去拘留所,也被關在一礦小餐廳一個多月。幾個月的孩子也遭此非人的虐待。這期間書記滿園春指示有關人員散布恐怖言論,使大法弟子的家屬都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

2000年7--8月份,現河一礦又把牛愛慶、鞏炳英、閆磊關押在小餐廳一個多月。在炎熱的暑季,他們把小屋的唯一透風的小窗也堵死。在大法弟子吃不好、睡不好的情況下,還強迫他們幹重體力的髒活。

2000年10月23口,在書記滿園春指示下,現河採油廠保衛科又一次無理關押大法弟子,他們強行把馮東珍、曾愛紅、李紀偉、牛愛慶、鞏炳英、魏書珍、陳豔英、潘文英、張英華非法綁架到現河保衛科。在這期間這些大法弟子受到殘酷的迫害。因不寫保證書,被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因不放棄信仰,現河採油廠保衛科就慘無人道地折磨他們。保衛科長尚保強等人用橡膠警棍打得年輕女弟子張英華全身發青,並關審訊室兩天兩夜。曾愛紅因看大法資料,被尚保強等人拽著頭髮拖到審訊室,惡徒把她按在桌子上,三個人輪番用警棍猛打一個多小時後,尚保強仍不解氣,又拽著她的頭髮猛往牆上撞,當時就打得這個年輕女弟子鼻青臉腫,遍體鱗傷。因實在是慘不忍睹,牛愛慶說了一句「你們這樣做太越軌了。」 尚保強就打了牛愛慶十幾個耳光。並拽著頭髮往牆上猛撞,還拳打腳踢一頓。馮東珍因背大法書,尚保強當著全體大法弟子的面用警棍打她,不解氣又拖到室外打。大家實在看不下去,集體站出來與尚辯理。他們就把大法弟子們全部用手銬銬在一起。因牛愛慶勸他們要善待大法弟子,他們就把牛愛慶單吊在小黑屋24小時(只能腳尖著地),又把牛愛慶關到會議室吊在暖氣管子上七天七夜,她仍不放棄信仰,又被轉到審訊室兩天兩夜,在這十天中,不但不能睡覺,也不讓吃飯,使牛愛慶幾乎處於昏厥狀態。與牛愛慶同時被關押在另一關押室的還有馮東珍、曾愛紅,她倆關了六天六夜,也是不讓吃東西。最後,其他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這種非人的折磨,要求無罪釋放他們。保衛科怕出人命不好交代,才停止吊銬,但仍繼續關押。在這期間保衛科為了買功,連六十歲的老人也不放過,五十多歲的魏書珍也被齊洪勝打了一個多小時,全身傷痕累累,六十多歲的陳豔英也被他們毒打。

大約2001年6月份,李曉東第二次進京上訪被抓回,在保衛科大廳被吊了三天三夜,這三天中齊洪勝等人輪番打李曉東,不只是拳打腳踢,拖把棍、警棍一齊用,把李曉東打得幾乎窒息,後又銬在鐵椅上數日。

現河保衛科怕惡行暴露,2000年12月18 日,把這些大法弟子又轉移到偏僻的農副業公司,在那裏保衛科更加肆無忌憚地迫害大法弟子。因不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李曉東又被吊在室外雪地裏的鐵架上,他只能坐在雪地上。看門的老人心裏過不去,背著人送給李曉東一塊紙板。有一次,齊洪勝、尚保強把李曉東打了整整一天。全體弟子再次集體絕食,他們才暫停迫害。在那裏因大法弟子集體拒絕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每天都遭毒打,每天都是連拖帶打著去錄像室。保衛科人員不夠用,他們又從草橋調人協同他們一起迫害大法弟子,連春節都不讓回家。

2001年正月初八,牛愛慶、陳豔英被強行送到油田師專強行洗腦。牛愛慶在大法的呵護下智慧走脫。曾愛紅、馮東珍、魏書珍、李曉東被帶到油田一所強行洗腦。因他們不配合,又被關回農副業公司,每天只給很少的一點飯菜。在非人的迫害中,使他們的精神和身體都受到極大的傷害。

在精神和身體被迫害的同時,在書記滿園春的指示下,惡徒們又對大法弟子又進行經濟截斷。牛愛慶被罰款1萬元,被扣發一年工資8千多元,鞏炳英每月只得到300元生活費,鍾愛紅、馮東珍、李曉東、李紀偉被扣發工資,魏書珍被罰款5000元,陳豔英被罰款1萬元,潘文英被罰款1萬元。在關押農副業公司期間,廠領導強逼他們下崗。2001年7月強迫李曉東、牛愛慶等人買斷,使他們失去工作。

幾年來現河採油廠在書記滿園春的指示下,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仍在繼續著。

2001年4月23日興達公司領導,以落實情況為名把陳豔英騙到單位關押一個多月,同一個時間現河保衛科又把李曉東、張英華關押三個多月。

2001年書記滿園春指示有關人員,把馮東珍、曾愛紅、李紀偉、張英華送勞教所勞教三年,鞏炳英被勞教一年。

2001年9月,一礦大法弟子李芳因自費印法輪功真象資料被抓到保衛科,尚保強等人對她非法審訊期間,六天六夜不讓睡覺,關押一個月後,又被送王村那個邪惡透頂、臭名昭著的勞教所強行洗腦,在那裏同樣受到非人的精神折磨,並罰款5000元。

2001年11月26日,一礦大法弟子尚哲榮和一姓王的大法弟子去貼法輪功真象傳單,被抓到保衛科關押三天後,又被送進王村那個邪惡法西斯集中營迫害,並各被罰款5000元。

2001年秋,一礦不法官員聽人彙報情況後,帶人非法搜查大法弟子閆磊的宿舍,沒收了他全部的大法書籍,並送他去王村洗腦班。2003年1l月一礦不法官員又一次對閆磊進行迫害,和閆磊父親一起 把他送到河北省一家精神病院(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進行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至今未回。

2003年10月28日,一礦大法弟子李興倫因發大法傳單被送王村法西斯洗腦班,使其受到嚴重的精神迫害,經濟損失近萬元。

我們並不是為了仇恨而揭露他們的罪行,而是讓世人了解江澤民邪惡集團怎樣一級一級下達密令,指使各級政府和單位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的。也讓這些執行者看看自己到底幹了些甚麼。他們身為政府官員,應該是人民的公僕,為民造福,保一方平安。然而這些人卻為了謀取私利為所欲為,知法犯法,利用手中的權力殘害善良的百姓。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做壞事做好事。如果中國人都這樣,社會能像今天這樣嗎?所以迫害大法弟子是天理難容的。在此我們奉勸有關人員,為了自己也為了他人,看看明慧網上報導的法輪功在國際社會洪傳的盛況,以及江氏邪惡之徒被國際法庭起訴的真實報導,不要再當搖搖欲墜的江澤民邪惡集團的犧牲品,也不要步希特勒納粹戰犯與「文革」打手的後塵。

我們奉勸那些曾經迫害和正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趕快懸崖勒馬,停止迫害,彌補給大法弟子造成的損失。

有關人員電話

(區號0546):
滿園春 8796598(辦) 8531598(家)
尚保強 8781140(辦) 8703505(家)
高峰 8613773(辦) 8782605(家)(一礦教導員)
迫害法輪功的辦公室 870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