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安丘市大法弟子周淑芬一家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3日】我叫周淑芬,今年63歲,丈夫:宿孝由,今年64歲。籍貫:山東省安丘市王家莊子鎮興山村。

我們是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高血壓、白內障、兩腳骨質增生,一走路兩腳像扎針刺似的痛疼難忍,修煉法輪功以後一切症狀都消失了,真正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生活。特別是我丈夫,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的腿痛的晚上睡不著覺,用他自己的話說:真是生不如死。甚麼樣的藥都用過,都不見效,修煉法輪功以後,都神奇般的好了。

我的三個女兒(現都已出嫁。大女兒:宿寶蘭,34歲,安丘市石堆鎮石人坡。二女兒:宿寶雲,32歲,安丘市趙戈鎮王家景陽村。三女兒:宿寶麗,27歲,安丘市王家莊子鎮李家古城村),她們見我們老倆口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受益這麼大,也都相繼修煉了法輪功,都自覺的按照師父講的「真、善、忍」的要求做一個好人,正當我們全家人深浸在煉功後帶給我們的幸福喜悅之中時,99年7.20,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的妒忌,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瘋狂鎮壓,也就是這天,由於受謊言的矇蔽,我們村原村村書記宿兆昇和王家莊子鎮派出所原所長惡警韓福本非法闖入我家,把我丈夫非法綁架到了王家莊子鎮派出所。7月22日又非法綁架了我,非法綁架到了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我和我丈夫,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8天才回家。

99年8月29日,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惡警韓福本帶著一幫惡人、惡警非法到我三女兒宿寶麗家行惡,見宿寶麗不在家,誤認為宿寶麗去了北京(當時宿寶麗因家務外出)。惡警韓福等領著一夥歹徒就非法闖入了我家,逼迫、要挾我丈夫說出宿寶麗的去向。我的大女兒宿寶蘭聽說了,就在親戚家找到了宿寶麗,並向惡警韓福本說:我妹妹在某地方。惡警韓福本找到了宿寶麗的去向還不罷休,又把我丈夫和宿寶麗非法綁架到王家莊子鎮派出所,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非法關押了10天,在關押期間我丈夫和宿寶麗不僅受盡了邪惡之徒的殘酷迫害,而且宿寶麗家中還有一個吃奶的孩子。以後又被非法關押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多次。

我們見沒有說理的地方,99年10月11日,也就是我丈夫和宿寶麗被鎮政府非法關押回家的第三天,我們老倆口和三個女兒、小外甥(二女兒還帶著她5歲的孩子),祖孫3代6口人毅然決定去北京證實法。到了天安門廣場,發現惡警、便衣到處在抓人、打人,我們被惡警衝散了,找不著三個女兒了。我們老倆口沒地方去,就到了北京通縣的一個農村,在哪兒見到了很多外地的大法弟子進京證實法,第9天,我和丈夫在那兒就被惡警非法綁架了,綁架之後把我和丈夫拉回安丘市,回安丘後我和丈夫被惡警非法拘留15天。在拘留期間得知,三個女兒和小外甥到天安門後,第三天就被非法綁架了。三個女兒(小外甥被家人接回)都被安丘市惡警非法拘留了15天。15天後我和丈夫、三個女兒又被安丘市惡警,從拘留所出來又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30天。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惡警逼迫我們看誹謗大法的錄像片,逼迫我們放棄「真、善、忍」,不許我們煉功,一煉功惡警就用電棍、電皮棍打、酷刑、折磨、罰站、奴役勞動……我們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安丘市公安局惡警,趁機向我在濟南上學的兒子(常人)敲詐勒索了2400元錢。我們回到村還沒進家,又被村裏的邪惡之徒宿兆昇非法關押了5天。我們這次進京證實法,被邪惡之徒非法關押,從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從拘留所出來又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從看守所出來又被非法關押在王家莊子鎮興山村,連續被非法關押了50天。

回到家,到家門口一看,門上貼了封條,門鎖也給換了。據目擊者說:我們進京的第二天,王家莊子鎮興山村邪惡之徒宿兆昇,就領著六、七個匪徒,把我家的門鎖給撬開,非法闖入我家宅院,非法抄走了:一台黑白電視機、粉碎機、小推車、摩托車、現金幾百元(包括一角的紙幣一角的硬幣)、定期存單2100多元(其中有定期5年的,現在快到期了),抄走了我家的全部財產。

之後,王家莊子鎮興山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宿兆昇、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惡警韓福本對我家進行多次非法抄家、勒索錢財、對我們進行非法騷擾、恐嚇、威逼、綁架、關押、迫害……

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惡警韓福本把我家的大法書籍、師父講法帶、錄像帶、煉功帶、放像機、3個錄音機全部非法抄走。

王家莊子鎮興山村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宿兆昇,在99年年底非法斷了我家的電,在我兒子從山東大學上學回家過年時,看到家裏被邪惡迫害的這種慘境,連電都不給供給,就去找邪惡之徒宿兆昇要求給送電,邪惡之徒宿兆昇趁機又向我兒敲詐勒索了1000元錢,才給送電。後來,又因為我們於2000年6月再次進京證實法,電又被邪惡之徒宿兆昇給非法斷了。至今還未給送電。

2000年3月,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惡警韓福本、李景波(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現任安丘市石堆鎮派出所副所長,在石堆鎮對大法學員犯下了重罪)非法闖入我家,把我們老倆口非法綁架,綁架到了王家莊子鎮派出所。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裏,還非法關押著大法弟子楊春范、黃文真。我們4人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25天。

2000年6月,我丈夫和我三女兒宿寶麗,又一次進京證實法,到達天津查車時,被惡警非法綁架,又一次被非法綁架到安丘市看守所。我丈夫和宿寶麗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絕食抵制邪惡的迫害,5天衝出看守所。回到王家莊子鎮,我丈夫和宿寶麗又被惡警韓福本非法關押了28天。(註﹕當時凡是開往北京的客車,為了防止大法學員進京證實法,在各個交通路口都有惡警盤查,讓乘客一律罵師父、罵大法,凡是不罵者立即被非法綁架,綁架關押後進行迫害,直至單位領導來認領,確認並非是大法學員後才放人)

2000年8月,我和丈夫正在地裏收玉米桔,剛到家,準備吃午飯,王家莊子鎮興山村邪惡之徒宿兆昇,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惡警李景波、小張非法闖入我家,叫我們到派出所去,我們不去,惡警就給王家莊子鎮打電話,幾分鐘王家莊子鎮分管迫害大法的惡徒周文和帶著幾名匪徒、打手非法闖入我家,惡徒周文和當著眾人的面,燒了3本《轉法輪》,燒完之後,上來一夥惡警、匪徒把我和我丈夫非法銬上背銬,強行抬上警車,綁架到了王家莊子鎮派出所,非法關押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之後,又把宿寶麗非法綁架,綁架到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我和丈夫、宿寶麗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30天後。30天後又把我丈夫從王家莊子鎮派出所非法關押到安丘市610洗腦班,在安丘市610洗腦班被非法洗腦、酷刑一個月,邪惡沒有達到目地,又把我丈夫從洗腦班非法綁架到昌樂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我和宿寶麗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61天,在絕食後生命垂危時,才衝出了魔窟。

2000年10月,我丈夫被非法勞教3年,在勞教期間被勞教所的惡警、惡徒迫害的幾乎失去生命。2000年10月,我丈夫剛被非法關進勞教所時,惡徒就問我丈夫:還煉不煉?我丈夫說:煉!惡徒們(其它勞教犯,其它勞教犯對大法學員的迫害都是在惡警的授意下而行的)就上來7、8個,把我丈夫摁倒在地上,胸朝地背朝上,有2個惡徒摁住腳、有2個惡徒摁住手、有1個惡徒摁住頭,其它幾個惡徒,就輪換著用農用手扶車上的三角帶和皮腰帶(腰帶一頭帶有一個摁的丁柱)的丁柱,抽打我丈夫,先抽打我丈夫的大腿下方,即從膝蓋關節以上開始用力抽打,每抽打幾次就問問我丈夫:還煉不煉?我丈夫只要說煉,惡徒就抽打的更加殘忍、嚴重。邪惡之徒為了達到讓大法弟子放棄「真、善、忍」的目地,邪惡之徒在迫害大法弟子用的酷刑中,只要能把大法弟子迫害的能說不煉了就行,不管甚麼酷刑都可以,所以,為了逼迫讓我丈夫早日放棄「真、善、忍」,邪惡在抽打我丈夫的大腿下方時,都是先重複抽打上次打的地方,一直把先抽打的這個地方,打的血肉模糊、糜爛、看到大法弟子被抽打的麻木、失去知覺時,再換一個地方抽打,打完之後再一點點的往上抽打,循環往復。就這樣,我丈夫被抽打的,從膝蓋關節以上開始一點點的往上排,一直排到大腿、腚、腰、肩膀、最後抽打到脖子……邪惡之徒在抽打我丈夫時,皮腰帶打斷了一條,三角帶上全是血和肉……整個背部一片爛肉。3年後,我丈夫從勞教所回家後,背上被惡徒用三角帶和皮腰帶的丁柱抽打的痕跡都歷歷在目。一條條紫黑的痕跡記載著大法弟子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的見證!

2000年秋天,我丈夫被非法勞教後,王家莊子鎮興山村邪惡之徒宿兆昇把我和丈夫的口糧田全部非法沒收,又把我公婆的口糧田也全部非法沒收了,而我公婆是常人,他們不煉功,但他們在村裏是受人尊敬的老人,都80多歲的人了,而且老人家就只有我丈夫這麼一個兒子,老人家和我們早就單獨生活。邪惡之徒宿兆昇這麼做的目地是想通過斷絕我公婆的生活來源,沒有口糧農田,唯一的兒子的口糧農田也沒有了,看你如何生活?

2001年正準備過年,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惡警李景波、蔣積學、小杜、小於等匪徒,非法闖入我家,把我非法綁架到王家莊子鎮派出所,到了晚上我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闖出了派出所,來到了石堆鎮石人坡我大女兒宿寶蘭家,不料惡警李景波等幾名惡徒找到了我大女兒家,要非法綁架我回去,我說:不回去。惡警李景波惡言說:你不回去我們就把你女兒的房子給砸了。我想這幫惡警、匪徒是做得出來的,我怕連累了女兒。就說:回去也不做你的車。是大女婿用摩托車帶著我,把我送回了家,惡警李景波的警車的後邊緊跟著。回家後,發現王家莊子鎮政府、王家莊子鎮派出所、興山村,十幾名惡警、匪徒在我家非法住著、企圖監視著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許我離開自己的宅院,農活也不讓幹。我被迫無奈,第三天,在師父在加持下,我正念從邪惡之徒的眼皮底下走了出來,從此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

我一個60多歲的人,因為信仰「真、善、忍」而丈夫被非法勞教,大女兒被迫害致死,二女兒被非法勞教,小女兒被多次非法綁架、關押,被惡警敲詐勒索3萬多元,最後被迫流離失所,我有家不能歸,被迫在外流離失所2年多。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全國人民所宣揚的所謂的「團結、教育、挽救」的謊言。

2003年秋天,我丈夫從勞教所回家後,得知他被勞教期間,自己的農田和父母的農田全部被王家莊子鎮興山村村書記惡徒宿兆昇給非法沒收了,至今未給,就找到王家莊子鎮興山村新任村書記宿獻暖講真象,宿獻暖在明白真象後,隨即給我們退還了3口人的地,還欠1口人的地,至2004年9月寫迫害事實時,這1口人的地還沒有退還。同時宿獻暖還把惡徒宿兆昇99年時非法到我家抄走的摩托車也退還給了我丈夫。惡徒宿兆昇非法抄走的我家的定期存單至今還沒有退還。

下面,簡述我的三個女兒所遭迫害的情況:

大女兒:宿寶蘭,34歲,安丘市石堆鎮石人坡。由於她堅修大法,曾進京證實過法,為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謊言。2000年7月某天晚上,宿寶蘭和她小妹妹宿寶雲還有其他幾名大法弟子,一起到周邊市高密市某鎮發「紙包不住火」、「善良的人們請來了解法輪功」真象材料時,被當地惡警非法綁架,綁架後銬在了當地的派出所裏。當天晚上兩人正念走出了派出所。一個是在上露天廁所方便時,在廁所裏帶著手銬趁看管者不注意翻牆而走脫。另一個被看管的更加嚴,就把另一名大法弟子銬在了派出所的某固定物上,看管的惡警認為,手銬銬的這麼牢固,不會再走脫吧?就放鬆了警惕,半夜時惡警有點迷糊,睡著了,這時手銬突然開了,這名大法弟子趁機走出了派出所。這名大法弟子走出了派出所後,就往安丘方向走,走到明天時,倆姐妹又走到了一起(註﹕高密市這個地方她們倆姐妹曾未去過,那兒的地形一點也不熟,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師父在看護著)她們深知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看護著她們,是師尊在領著他們往回家的路上走。姐妹倆當天回到了安丘,回到安丘後,同修被宿寶蘭姐妹的故事感動的淚水漣漣,之後,凡是聽說宿寶蘭姐妹故事的同修,都被師尊的洪大慈悲融化的淚流滿面,深深感受到師尊時時刻刻都在慈悲的看護著我們、領我們回家!

宿寶蘭,曾先後被石堆鎮派出所非法綁架關押多次,在非法綁架關押期間,邪惡沒有達到目地,就把宿寶蘭從石堆鎮派出所非法綁架到安丘市邪惡的610洗腦班,在洗腦班非法迫害了30天,邪惡還沒達到目地,又把宿寶蘭從安丘市610洗腦班非法綁架到安丘市看守所,宿寶蘭在看守所與其他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抵制邪惡的迫害,幾天後,正念闖出安丘市看守所。

由於安丘市惡警、邪惡之徒,經常非法到我大女兒家進行騷擾、恐嚇、敲詐、勒索、逼迫她放棄「真、善、忍」。在萬般無奈下,宿寶蘭於2001年2月離家出走,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在流離失所期間,於2001年8月,在回家看望父母、丈夫、孩子時,被安丘市公安局惡警和安丘市邪惡的610之徒非法綁架,再次被非法綁架到安丘市邪惡的610洗腦班,對宿寶蘭進行洗腦迫害。面對邪惡一次次的瘋狂迫害,宿寶蘭更加堅定、成熟,堅修大法、證實大法的心令邪惡膽寒。由於宿寶蘭堅決不配合邪惡,邪惡加重了對宿寶蘭的迫害……一個月後,宿寶蘭的屍體,在安丘市安丘鎮三合村(安丘市城裏)發現了。

(註﹕宿寶蘭,被迫害致死的詳情請見明慧網2002年10月20日山東濰坊安丘市大法弟子宿寶蘭被迫害致死

宿寶蘭被邪惡之徒迫害致死的冤案,至今還沒有得到昭雪。到底是誰害死宿寶蘭?是誰殘害奪取了無故善良人的生命?是誰使我失去了可愛的女兒,是誰使孩子失去了媽媽,是誰使孩子失去了母愛?!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相信邪不壓正,歷史已經多次見證:善有善報,惡受惡報,乃天理!邪惡之徒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二女兒:宿寶雲,32歲,安丘市趙戈鎮王家景陽村。由於堅修大法,曾先後被安丘市趙戈鎮派出所惡警非法綁架多次,被非法關押在趙戈鎮派出所,每次被非法關押都是好幾個月。宿寶雲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曾被邪惡用酷刑、洗腦、威逼、恐嚇等進行迫害。宿寶雲於2000年10月,被邪惡之徒非法綁架到濟南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3年。被非法勞教期間家裏還有一個5歲的孩子無人照顧。

三女兒:宿寶麗,27歲,安丘市王家莊子鎮李家古城村。99年7.20之後,我小女宿寶麗被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惡警韓福本、李景波等匪徒,非法綁架數次,非法關押在王家莊子鎮派出所。由於家裏的親人(常人),受江氏政治流氓集體謊言的矇蔽和邪惡之徒的暴行影響。在惡警面前,被恐嚇的有時不敢不配合惡警、惡徒的要求,所以多次配合惡警、惡徒對宿寶麗進行干擾,做出一些不該做的事。宿寶麗在此情景下,被迫流離失所。在流離失所期間,宿寶麗於2002年10月28日,在安丘市城裏某大法學員租賃的房子裏,被安丘市反××大隊惡警李昇華、賈在軍等6、7名惡警非法綁架,被非法綁架到安丘市看守所。宿寶麗在安丘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60多天,惡警又向宿寶麗的家人勒索錢財,開口就要3多萬元錢。宿寶麗的丈夫(常人),為了湊足這3萬多元錢,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借了,還不夠,又把家裏僅有的小麥賣掉,這3萬多元錢,全部被惡警勒索去。既是這樣,宿寶麗到2003年春天,又被非法綁架關押了2次。

附:惡警、惡人錄
安丘市 郵編:262100
安丘市 反××大隊辦公室電話:0536-4251510
安丘市 邪惡的610辦公室電話:0536─4396609
宋雲清 分管迫害法輪功,男 50多歲,宅電:0536-4266618
張進校:(大隊長 經常迫害大法弟子)宅電:0536--4228721辦公電話:0536--4368610
張元亭(看守所管教 經常給大法學員強行灌食)宅電:0536-4261032
馬喜彥 宅電:0536-4261779
葛江 老家安丘市賈戈鎮 (反××大隊長,)反××大隊辦公室電話:0536-4251510
李昇華:安丘市公安局老家宋管曈鎮 大石榴村(經常抓大法弟子)
宅電:0536-4264901 郵編:262100
賈在軍 (經常恐嚇大法弟子)宅電:0536-4266239
宿兆昇:山東省安丘市王家莊子鎮興山村原村書記 郵編:262105
韓福本:王家莊子鎮派出所所長
李景波:王家莊子鎮派出所副所長
周文和:王家莊子鎮政法書記
安丘市王家莊子鎮派出所電話:0536─4750110 郵編:262105
安丘市石堆鎮派出所電話:0536─4700024 郵編:262103
安丘市趙戈鎮派出所電話:0536─4710011 郵編:26211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