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丘市七旬老人被野蠻毆打昏死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8月28日】我叫龐雲生,男,72歲,初中文化,家住山東省安丘市官莊鎮,於1999年2月得法。2000年5月26日我和功友去北京上訪,28日上午在北京信訪局被抓,關在東城派出所。下午3點濰坊駐京辦事處來車把我們拉去。

晚上安丘市辦事處來車把我們拉到永定門附近關押。7月1日官莊派出所所長李志曉和鎮法委書記楊春曉來車把我們拉到官莊鎮計生辦大院內,我第一個下車,就被副鎮長齊衍升提前組織好的5名打手(林業站站長張瑞文、鎮府一般幹部杜桂付、派出所鄭洪昌、張效進、李新文等),打倒在地(打耳光、掃蹚腿)。張瑞文、杜桂付用穿著硬皮鞋的腳猛跺我的腳和腿,齊衍升站在一邊惡狠狠的說:看你還敢去北京。在一月零兩天的關押折磨中,我的腳一直腫疼得不能行走,眼睛也看不清了,他們打我多長時間也不知道了,當時我暈過去了。

他們把我拖在一間屋裏,我趴在地上,下半夜才甦醒過來。身上被打得青一塊紅一塊,腿上、腳上流著血。第二天9點,張瑞文逼我起來站著,我站不起來,他就揪著我的頭髮往牆上撞,碰得我滿臉是血和白灰。張瑞文叫人抬來一桶涼水,用鐵勺子往頭上澆,連澆數桶,屋裏地上滿了水,讓我睡在濕地上,全身的衣服都濕了,三四天都不幹。晚上也不讓安寧,深夜高聲叫名字,使勁砸門。

他們還有一個打人的制度:凡是從北京拉回來的法輪功修煉者,每人先打30板子,家人送來的飯不准給本人,放在他們屋裏,每人一頓只給一個饅頭的四分之一,給一點涼水喝。最熱的六月天,把我們趕出去圍著球場跑100圈,我的腿腳腫得不能跑,也得跟著跑。惡徒找最熱的天,逼我們到院子裏拔草,讓我們在大院子的水泥地上曬(對著太陽,兩腿伸直,排成一條線,不許動,動就用木板打)……以上只是我遭受迫害事實的一部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