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新學員得法修煉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10月24日】我是石家莊市政府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出生在五十里以外的鄉下。我第一次了解法輪功是在2000年6月,正是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最兇時期。那時老家來人找到我說:把我舅舅抓到看守所了,讓我托人把舅舅放出來。舅舅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抓、被打、送洗腦班、罰款。不用說其實我也很清楚,上面給公安、派出所都定了任務,它們想撈錢就抓法輪功學員,拿錢按個手印就放人,不然就打你個生活不能自理,還受上級領導表揚。

當時我拿著領導批的私條,回到老家,找到縣政法委書記。那時看到它打了好長時間電話,才讓我見人。後來才知道,它們臨時在掩蓋現場:把我舅舅戴的幾天的背銬打開,弄整齊,同意不亂講話後才肯讓見我。當時我去的目地本來想勸舅舅往後別煉了,胳膊擰不過大腿,好漢不吃眼前虧。可是我見到舅舅時很驚訝,好大一個人被折磨成那樣,還一個勁的說師父如何好,法輪功如何好。他不說他被折磨的情況,但是舅舅身上的傷疤能告訴是怎麼回事,2002年舅舅被綁架到河北省洗腦中心進行迫害,師父給他演化成一個乙肝病人,誰都怕傳染,才被送回了家,到家檢查甚麼病都沒有。我被舅舅那種堅定的意志所感動,從此對法輪功有了好感。

我正式修煉法輪功還是在2003年的春天。那時我哥得腦積水後大腦疼痛難忍,到各大醫院確診後,都說必須手術治療,還不保病好,腦積水改道往肚子裏流,時間一長肚子也要感染,其結果可想而知。但眼下只能手術,我只好找人請大夫,定床位。一切辦好,準備下星期手術,誰知奇蹟出現了:在我哥回老家準備日常用品時,舅舅去看他,奇怪,我哥一天沒感覺到疼痛,舅舅剛走又開始疼了。第二天又把舅舅叫來,我哥那一天又沒疼。舅舅後來給我哥拿了法輪功的書,錄音帶,我哥看了幾天,不但一直沒疼,腦積水還奇蹟般的好了。不但沒受罪,還省下了幾萬元的住院費。過了一段時間到醫院檢查,甚麼病也沒有了,大夫都說是奇蹟。

當我知道這件事後,也覺得神奇。我也開始計劃抽時間回老家找本法輪功的書看看,看那書裏到底有甚麼,那麼神奇。可是我工作一忙起來就把這事忘了。突然有一天,去世的父親托夢給我,說沒錢花。醒來一算,哦,快七月十五了,該給父親上墳了。說來也怪,我回到家裏才知道,我媽在村裏四處打聽給我買了一本《轉法輪》,正等著我看呢。從此我找到了人生歸途,走上了一條真正修煉之路。

舅舅是個細心的人,邪惡勢力迫害他那麼久,卻能把師父所有的經文、書籍保存的完好無缺。我很激動的把舅舅保存的法輪功書籍帶了回來,拼命的一遍一遍的看,並回憶著85年前看過的法國預言家的預言,還有老人講過的各種神話故事,再看現在的社會現實,各種天象變化,再加上師父不斷點化和親身感受,思想猛然明朗,各種安排真是步步到位。我想到大街上喊,請大家趕快相信法輪大法,這大法是真的,快覺醒吧!我們唯一的一條救命法船就在身邊,這就是法輪大法!

可是不知為甚麼,當給人們講大法真象,講我對大法的親身所見所聞時,一些人反而說我別中毒太深了和一些諷刺的話。世人啊,真是迷得太深了,何時才能覺醒,何時才能得救,我常一個人默默的為他們流淚。

直到現在,市裏一個同修我都不認識。我很孤獨,就像一隻小燕子離開了群體。我很羨慕國外同修能大白天集體宣傳法。可是一樣的大法弟子,我卻只能關著門在家裏學法煉功,一個人在街上偷偷的發資料,看這個像同修,看那個像便衣。尤其發正念,一看到點趕緊往回走。我從來不知道集體煉功學法是甚麼滋味,如果有一次這樣的機會也很滿足。有時恨自己沒用,認識大法太晚,只好自己鼓勵自己:別怕,師父就在身邊,走好師父指的路,肯定沒錯。我反覆背師父的詩:「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

郵寄稿件的同修的後註﹕這位同修,市裏同修很多,只要想聯繫,一定會聯繫到的。我們覺得,師父並沒有安排你「獨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