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在看守所得法的弟子的內心告白


【明慧網2004年10月24日】我是2000年初在看守所得的法,不敢說我是正法時期的弟子,不知配不配這個稱號。說起來很慚愧,我是一個滿身污垢和業力的人,由於我的自私自利和報復心理,到了看守所,我還覺得自己明明是個受害者卻變成了一個害人者。當時我還恨老天不公,當時根本沒有意識到一切都是自己的錯,還覺得所有的人都對不起自己,所有的人都有錯。根本就想不到自己的錯誤,老覺得自己委屈。可是在裏面我認識了好多大法弟子,是她們的善良、忍讓、正義,和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她們的所作所為感動了我的心,我也學會了寬容和關心別人。我終於得到了千載難逢的大法,一本寶書《轉法輪》送到了看守所,我如飢似渴的讀了起來,剛讀了一講就覺得法輪在肚子裏轉,後來又得到了師父的《洪吟》,我把《洪吟》全部背了下來,想起這十幾年做生意,一心想著錢,每天和別人斤斤計較,沒有一天好日子過,總想甚麼都得到卻甚麼都得不到,最後反倒把自己害了,我的家庭也差點破裂。

陸陸續續還有幾個人得了法,因書太缺少了,每晚一個老同修念一講書,我們有新得法的,還有老弟子圍成一圈聽,早上我們在一起背一遍《洪吟》,其中有一個新得法的弟子是安徽的,她沒有上過學,一個字不認識,最後竟把師父的《洪吟》不僅全背下來了還會默寫,這就是大法的神奇,後來我就把大法書抄了一遍。我們學法的事情讓幹事(看守所警察稱「幹事」)知道了,她把我和一位剛18歲的小女孩叫了出去,幹事衝著那個小女孩就吼了起來,也許是我的正的力量,我沒有一點害怕,卻高昂著頭看著幹事,正的因素在我身上體現,因為我覺得我沒有錯,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幹事的眼光不敢和我相碰,我正視著她說:「幹事,回頭我找你談談。」她說:「回頭再說。」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找過我。

有一次我上吐下瀉,是在消業,因我剛得法,以為吃不好的東西了,不過幹事給我的藥我沒吃,晚上別人都睡了,我一會吐,一會瀉,好像都起不來了,同屋的人,一會那個起來問問有事沒有,一會這個問候一聲。我也沒做甚麼,得到這麼多的關心,我感動的都要流淚了。在這個地方,人人都很自私,人人都為自己,個人顧個人,幾乎每天都有吵架和打架的現象。可能是大法在我內心的昇華表現了出來,自己還感覺不到自己在變好。雖然她們是凡人,可她們的內心深處還有最善良的一面,真誠的一面,這就是做好人的結果。

我的起訴書剛剛接到的時候,我們號的號長看後,針對著刑法的書對照,說我的案子挺重的,她說我不想自己的案子,還天天跟著煉法輪功的「胡鬧」,可能得判十年以上。當時我的心裏確實起了波動,心裏壓力很大,飯都吃不下。老同修說:「等你把心放下了甚麼都會變,都是假象,這個狀態幾天就過去了。」我當時心想:我都得了法了還怕甚麼?不去想甚麼案子不案子了,抓緊時間學法。沒過多久奇蹟就出現了,接到判決以後,我一看判緩回家,全號的人都驚呆了,簡直都不敢相信,全都為我高興。還有一位和我差不多同時接到判決書的,被判無期,她痛哭流涕,就因她攻擊大法弟子,幹事讓她念攻擊大法的報紙,大法弟子告訴她別念,念了對她不好,她不信就是念。她還拽大法弟子,不讓她們在一起說話,結果她老公在外邊騎摩托車撞折了腿。這就是正邪的較量,這就是善惡有報的體現。

回到了家,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找到了同修,還參加了一次小小的法會,大概有二十多人。有的同修給我寶書《轉法輪》,有的給我煉功帶,有的教我煉功。在中國大陸那樣邪惡的環境下,我甚麼都能得到,真是師父的安排,我感動得只會說謝謝。因我得法晚,沒有經過個人修煉過程,直接成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以我感到時間的緊迫。師父在往起拔我,每天都有讓我提高心性的事情發生。我每天必看書學法,每天都煉一遍功。如果有一天不煉功,好像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自己。可是我的心性關總是過不好,遇到矛盾總是找別人缺點,看別人的不對。

就在我一個關一個關都沒過好的時候,我一下栽了一個大跟頭,就好像上一刻還是天上的神,下一刻掉下來摔個嘴啃泥,一看原來還是人哪。我強制自己靜下心來,甚麼都不想,把一切工作都放下(因我是自己開公司的),開始在家學法,甚至我開始背法。其實我在逃避矛盾,我覺得自己很精進,學法煉功,發正念,做的都很好。可是我已經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處於個人修煉狀態。

就在這時我感到自己的身體一下子大不如從前了,以前全身輕鬆,走路就想跑。可我現在全身沒勁,也不能吃東西了。我還以為是消業,認不清舊勢力迫害的本質,成了被動的承受。剛開始也沒在乎,我總是有個信念,煉功人怎麼會有病呢?我沒有深挖自己錯在哪裏,沒有真正向內找自己,還覺得自己做的對。幾個月過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實在不行了,愛人把我送到了醫院,一檢查醫生說得了白血病,其實自己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落到了這一步。好多同修到醫院看我,給我關懷,我終於闖出了醫院的大門。過了一段時間,不修煉的丈夫和妹妹不放心,每天逼我到醫院去做化療,要給我換骨髓。不能再去醫院了,我要重新站起來,我要好好活著,我還有很多救度眾生的事情要做。

同修來到我家,幫我找漏找執著,一個同修說我沒有把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位置擺正,沒有跳出個人修煉的框框,沒有跟上正法進程,被邪魔、爛鬼、黑手、壞神鑽了空子,沒有達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我冷靜下來,甚麼也不想,不想自己的病,我把師父的《導航》及在世界各地講法從新看了一遍,我豁然明白了舊勢力是怎麼回事,助師正法的偉大意義。

「生死非是說大話」《心自明》,人真正到了最後死的時候並不怕,真正怕的是知道自己快死了,等死的滋味是最可怕的,我真正體驗到了,那時身體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怕得不行,好像自己馬上就要死去了一樣。一個人在家也害怕,總是看到低靈的東西。

通過這件事我真正明白了甚麼是舊勢力和舊勢力的安排,在正法時期這麼關鍵的時刻我怎麼這樣就「走」了呢?我要掙斷舊勢力的繩索,只跟師父走,救度更多的眾生。這是師父賜予我的歷史使命。我是師父的弟子只聽師父的話。通過這次血的教訓使我明白了,我曾經跟別人說過:煉功人甚麼也不怕,也不會得病的,這是我隱藏很深的顯示心、歡喜心。師父說過:這世上的一切都是我們的心促成的。黑手在另外空間看得很清楚,針對我的心給我製造了這次魔難。我更加感到正法修煉的嚴肅性,更加感到正法修煉絕不是兒戲,更加感到正法修煉的路很窄很窄,偏離一點都不行。

當我把那個怕心和執著心放下的時候,環境一下就變了,身體也好了,同事之間的矛盾也少了,心境一下昇華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境界,學法、煉功、發正念、發傳單都能做到。但面對面講真象有點障礙,總覺得自己文化低,講不好,這也是舊觀念的障礙和學法不深的緣故,我要衝破它。我先從鄰居、親戚朋友中講,膽子越來越大了,現在越來越敢講了,我深感救度眾生的緊迫。

通過這段修煉,我能夠善待下屬的每一個員工,在工作和生活上儘量幫助他們,讓他們有一個舒心的工作環境。而且我還把大法的法理貫穿在工作和生活的一言一行中,公司管理很快走上正軌。雖然我對他們的管理寬鬆了,但他們都能把自己的工作幹好,公司經濟效益每月都在遞增,更主要的是整個公司的人際關係就像一家人一樣和睦、溶洽。雖然我沒有轟轟烈烈的正法過程,但這是我心性昇華後內心深處的告白。我一定把我所有的執著心都找到,連根拔起,早點提高上來,趕上正法的腳步,真正走出來,走出舊勢力的安排,向師尊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