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父話證實法 捨盡一切救眾生(一)


【明慧網2004年10月23日】師尊您辛苦了!弟子還能有這樣的機會,但人世間沒有那樣的語言來表達這五年來師父為我的巨大付出,太多太多的承受……慈悲的點悟、呵護,弟子才能闖過那一道道難關,從死亡線上脫險,留下這肉身救度眾生,完成那史前大願。我真正體悟了佛恩浩蕩的深刻內涵,弟子在這五年來證實法的進程中由於有人心的執著,未能事事主動做好,也是悟性差的表現,沒達到師父要求的標準,沒能像那些正念足的同修做的那麼好,很遺憾。

下面我把得法、證實法這五年來平凡的正法修煉歷程向師尊和同修們彙報交流。

* 在大法中重獲新生

我叫鄭實(化名),今年54歲,退休工人。我從童年時代就嚮往修煉,那時聽父親經常講呂洞賓修仙的故事。我聽多少遍聽不夠,心裏時常有想上深山修仙的願望。那時叫修仙,修成神仙的意思,一直長到成年還在追尋這種願望,我終於如願以償。

1998年我退休在家,由於身體不適,上醫院檢查有高血壓、心臟病、全面檢查完沒拿一粒藥就花了將近200元。回家就發愁了,每月退休費330元,藥票根本就不給報銷。我單位是大集體編製,能開資就不錯了,哪有報銷藥費的待遇。孩子們都上班,工資也不高,老伴單位也不開資,哪夠看病的。我每天昏頭脹腦的操持著全家老小的家務事,我想可不能躺下,得有個健康身體為孩子們解決後顧之憂,讓孩子們安心上班別下崗。我就四處詢問有甚麼招能把病去掉,要好的同事介紹我參加其它功法學習班。在那個學習班的門前走了幾圈也沒找到,後來得法後悟到,在我沒修煉前,師父就在管我了,不讓我進那個門。還有人介紹我練另一種功法,我也沒心思,一直也沒去,一直到1998年4月有一天鄰居告訴我說前樓每天早上5點有個小伙子來教法輪功,你去不去,說來也奇怪,我痛快的就答應了。第二天早上就去跟著煉上了,煉完回家覺得身體很輕鬆,在樓前沒煉幾天,說地方太小,到別處去了,煉功點搬走了。我一想那麼遠,不去了,在家呆兩天,又覺得身體不舒服難受,一想不行還得去。每天早上騎車子去煉功,煉完功也不和人家接觸,煉完功上早市買菜回家做飯,也不知道有第五套功法,也不知道看書,也不知道參加學習小組,一直這樣光煉1-4套功法,也不提高心性,回家該幹啥還幹啥。

到1998年10月1日國慶節,天氣也涼了,我又找到一處離我家近的煉功點,煉完往家走,碰到同修談起,才知道我沒看書,也沒煉第五套功法。這個同修幫我借了一本《轉法輪》說借我先看看,我一天半看完一遍時,就覺得看晚了,後悔煉功半年不請書看。我緊接著又看第二遍後,戀戀不捨把書還給了人家。人家國慶節放假還得看呢,那時書買不著很缺,我上輔導員那請書也沒有,輔導員看我著急,就從同修那請了一套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帶。我回家就如飢似渴的一遍一遍聽,明白了這是不用出家就能修煉的好功法,我追尋了半輩子,終於實現我那美好的願望。激動的我直流淚,也學會煉第五套功法,為了補回那浪費的時間,盤不上腿,我用繩子把雙腿綁上挎在脖子上,痛得我直不起腰,也不拿下腿。功夫不負用心人,不到一個月我就能雙盤了,而且能盤一個小時,雖然很痛,我也堅持不拿下來,身體也有了神奇的變化,一切病狀全部消失。就像法中講的那樣走路一身輕,上樓也不喘,幹多少活也不累,真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而且心態也好了,每天做好家務就起早貪黑學法煉功,按照「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提高心性,善待他人。家裏人都說我變得寬宏大度了,不罵人了,總是樂呵呵的,幹多少活也不抱怨了,還時常幫鄰里之間做一些好事。家裏家外都說我煉功以後變了一個人,都說法輪大法好!我鄭重的告訴他們是偉大慈悲的師父給了我新生,是真善忍法理淨化了我的心靈,使我獲得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道德,使我懂得了人生真實意義。

* 到省政府上訪

然而就是這部教人修心向善的高德大法,卻被江××邪惡小丑無理的邪惡迫害。1999年7月20日一夜之間全國上下烏雲一片,電視、報紙等謊言鋪天蓋地。7月21日早我又照常到煉功點煉功,得知輔導員和另幾個同修頭天晚上就上省政府──長春證實法去了。聽說不讓集體煉功學法了,還抓了人,聽到這個消息,我和另幾個同修決定去上訪,討公道。同修各自回家準備了一下就上長途汽車站,一看汽車站戒備森嚴到處是警察和武警,長途客車門兩側站了長長的隊檢查堵截上車的乘客。我和另二位同修一起上的車都很從容,當時我的心態一點也沒有怕,就感覺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帶著弟子去救人,勢不可擋。警察翻我的兜子問我幹麼去,我隨口說辦事去,同修說回娘家,很順利的通過了檢查上了車。看到大道上被堵截回去的同修覺得我很幸運,後來悟到這是大法的威力,我們只要符合了法中的要求「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就能達到目地,體會到了大法的威力了。3個小時到省政府,各路口已坐滿了人大門已進不去,進去的同修被困在省政府大院裏領導也不出來見我們,只暗地派警察用電棍趕我們。院內的同修沒吃沒喝在院裏曝曬了一天,晚上省會同修給安排了一部份外地同修住宿,剩下的我們在街上被雨淋了一宿也不知苦,在路兩邊坐著,不知下一步該如何是好。

第二天上午,聽不到省政府院內同修的消息,不知關在哪,其中有我們的輔導員。我們一邊打聽消息,一邊給路人講大法的好。下午3點左右各街路口警察車上開始放廣播都是給師父大法造的謠,我們心裏真難過極了,不知如何是好,無奈我和幾個同修上車站坐車回了當地。到家才知道,煉功點的同修那天在汽車站、火車站被截回來的都被街道、派出所登記,掛號了,而去省府的同修都沒掛號。從那時起各煉功點天天有警車警察監控、看著,我們學著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堅持了一段時間人越來越少,後來就都各自在家煉了。由於家裏人也給施加壓力不讓煉,但我始終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絲毫不動搖。每天看書望著師父的照片淚水不斷,心裏默默的說師父您千萬別回來呀,弟子是真信師父的,你不回來,江××就沒辦法,弟子就能安心學法煉功(當時學法不深還沒悟到應該走出去講真象、討公道,順著舊觀念而無可奈何,也沒悟到誰也動不了我們的師父的)。每天封閉自己不交流不看電視,所謂的堅定實修。一直到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發表,才知道做為弟子應該做甚麼,同時看明慧網刊登的材料,才知道外界的消息。

* 走出來證實法

我地區也開始做真象資料,我在沒找到和我同去北京證實法的同修的時候,我每天早3點出去發真象資料,一早上能發幾百份救度世人。當我在網上又看到山東同修陳子秀、趙金華,在證實法中被邪惡打死的消息,我再也呆不住了。悟到作為弟子,在師父被誹謗、誣蔑之時,大法被迫害之時,我卻沒能像那些為大法前仆後繼走上天安門的同修一樣去說句公道話,是很不應該的。

2000年10月1日,我第一次進京證實法,但我沒能如願。因為自己正念不足,人心太重,家人兒子、女婿進京把我找了回來。為甚麼能找回來是我這顆心不純,意志不堅,找到自己的不足,下決心再次進京,就在江××犯下滔天罪行的那日去證實法。我和另外二名同修在2000年10月27日早上5點從旅店出來,走上了天安門。因為這時看升旗的人很多,等升完旗人還沒散就開始證實法,我們一行7個同修,有其他地區4人。同修A說等一等看看還有沒有更多人聲勢大更好,等到8點多,我說開始吧,不要再猶豫了,這次再不走出去,真對不起師父,也對不起家人。我站好開始煉功做第二套功法(抱輪),同修B也和我一起說我也煉,我二人開始抱輪。當我雙手慢慢抬起頭前抱輪時,只覺得身體高大頂天立地頭腦一片空白,只有一念,師父弟子來晚了,當時那種感受無以言表。這時耳邊響起站崗小兵的聲音,他小聲說,「大娘別煉了,他們過來抓你來了。」我一直沒動,不一會一隻大手抓著我的肩頭就扯了一個跟頭,我一看是警察開著警車過來了。4、5個警察連打帶罵,我馬上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又喊法輪大法好,那個打我的惡警給他喊懵了眼,揪著我也說好好,反過來就打我嘴巴,抓住我肩頭使勁往警車裏拉。我不上車接著喊,他左右開弓打我嘴巴,這時一個小伙子在徘徊之際看到惡警打我就質問惡警為甚麼打老太太,惡警不容分說,把小伙子和我倆一起抓上了車。車裏有10多個人,惡警把我們拉到天安門派出所,那裏有上百人(大都是在旅店和在地道口還沒到天安門就被抓了)都在各辦公室站著面對牆,惡警逐個審訊、逼供說出姓名、地址的又打又罵又哄又騙,說出來讓你們回家。我們都說我們要為我們師父為大法討個公道,說句公道話,法不正過來不回家,從家裏出來就沒想回去。

惡警這時還陸續往裏抓人,辦公室放不下,就把我們集中到門前胡同裏,同修們高喊法輪大法好,背師父經文「真修」、背「新生」、背「論語」,到下午了人越來越多胡同也站不下,惡警開始調來大客車,一車一車往出拉人。我和另一同修隨著隊伍上了一輛大客車,押送北京宣武區看守所,共計2台大客車,內裝一百來人。到看守所惡警把我們圍在院子裏,坐在地上,廁所都不讓去,開始非法審訊、逼供,叫其說出姓名、地址。有的同修被打得鼻青臉腫,滿地是血,惡警叫喊著說,再不說這是輕的,給你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在邪惡瘋狂逼迫下,大部份同修又說出了地址、姓名送走了,剩下我們三十多人,不報姓名、地址。

到晚上天黑了,預審科的惡警們開始把我們分批帶到惡警審訊室,更加殘酷的逼供,我被提到了預審科科長的審訊室。這邪惡科長不知叫甚麼名,三十多歲,不到1米8的個頭,進屋讓我坐一個圓凳子上,惡警重複白天的審訊問我是哪來的,叫甚麼名,多大年齡,我告訴他我的姓名和地址與我證實法沒有關係,我只能告訴你法輪大法好。我們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按照我師父教給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重德行善,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而江××心眼小妒忌心為私為已,只為它的權力,把這些遵紀守法的好人,抓進監獄,你們是執法犯法,你們無權審訊我,我也沒犯法,必須放我出去。你們警察拿著人民的血汗錢,應是為人民服務的,卻幹著違背人民的壞事,你們記著善惡必報是天理,別等江××下地獄時,去當殉葬品,醒醒吧。說到這兒,屋裏4個惡警大笑起來,那笑聲簡直像地獄的鬼一樣,陰森森的,它們辱罵我癡迷,還想當劉胡蘭。其中一個長著三角眼,手夾著冒著火的煙捲,直衝我鼻子燒過來,一手揪頭髮往上撞,夾煙的手還往我臉上燒,瞪著眼說,你說不說,不說我給你剃禿瓢。說著把我外衣(風衣)馬夾使勁一裂扣子全飛了,把衣服扒下扔在地上,把鞋也扒下,讓我光著腳,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它左右開弓打我嘴巴,用穿著大皮鞋的腳,踹我肚子踹倒了揪頭髮揪起來再踹,把腳使勁踩我沒穿鞋的腳,又拿剪子剪頭髮,說剃禿子,把頭髮剪了一大縷,說剪子不快,折騰了到半夜11點多他累得是滿臉是汗才罷手。還不知恥的說你們好幾個功友我這麼一揪頭髮都說了,你老太太看你能硬到甚麼時候,說完他就出去了。

那個科長開始說話了,說你還修真善忍呢,你也不善呢,你早點說我們是不是早下班了,弄得我們半夜下不了班,孩子都發燒也管不了。我說這個責任是江××造成的,他迫害好人你還為他賣命,分不清好和壞、正和邪,你家也有父母兄弟姐妹,如果他們也像我這樣受到如此無理的迫害,你們又該怎麼想,做人要有良心,你知道嗎你這樣助紂為虐是害人害己將來會有報的。那個科長說我不管甚麼良心不良心,江××發我工資我就為它辦事,這是上級命令,我拿人錢就得服人管。我說你以為發你工資是江××的嗎,是人民供養你的,江××花的還是人民的血汗錢呢。科長一看,我實在不說就騙我說:你不說姓名就不送到監號裏,把你單獨關個地方吧,我當時一想,他著急下班,我說姓名不報地址他們也沒辦法儘快把我送到監號裏。我就說了姓名,他一聽我說姓名馬上就窮追不捨,又問地址,又問歲數,我知道上當了,再也不吐一個字,問甚麼也不說了,他沒辦法只好給我編了號,押送11號監室。臨進監室在門口開始扒衣服一絲不掛,翻東西,東西、錢全給搶走了,錢說給存上,走時再給我,這是先前來的證實法的同修,把環境正過來了。

在1999年早來的大法弟子,帶的錢搶去是不給的,後來經過曝光,惡警不敢幹了,進到11號監室,5平方米6個人,3個普犯,3個大法弟子,一個北京的、一個湖南的,我們躺在冰冷的床上,沒鋪沒蓋,窗戶開著,凍了一宿。第二天早上5點起床,號裏有水池子也是廁所,大便有便桶,我們洗了臉,普犯就開始按著惡警給他們的任務,打聽我們的身世,我們都理智的只幹活擦板拖地,時時向他們洪法。他們說你們不用給我們洪法,我們已經在這裏得法煉功了,你們早期關進來的法輪(他們把大法弟子都叫法輪)比你們強,那心態可好的,耐心的教我們煉功、背論語、洪吟,我們全會背。

接著他們就背給我們聽,我們三個同修都很激動,知道頭幾批來證實法的同修做得真好。這時我問那三個普犯,你們現在怎麼不煉了呢,他們小聲對我們說,哪敢煉哪。這裏有一個惡警叫李偉把我們折磨苦了,說誰煉功就上走廊戴腳鐐、罰蹲、腳尖著地,腳跟不許著地,把手背到後邊去,弓腰半蹲,摔倒了拉起來再蹲,用電棍電,還要加刑期,所以我們都不敢煉了,但是都知大法好。而且這三個普犯,其中有一個還受益了,他是販毒的,在沒判之前,他就煉功學法了,知道自己錯了,下決心按著真善忍法理做好人,等判決書下來,按他犯的案子應該判10年,可就判了一年半,她激動的哭了,說是師父看她有誠心改錯,就幫了她。那兩個普犯是打仗進來的,學法煉功後,知道怎麼做了,他們告訴我們警察讓她們看著我們,想辦法弄清姓名、地址,給他們減刑期,還告訴我們甚麼時間煉功監控器看不著,還讓我們用她們的洗臉盆,洗頭和腳,我們很感激,我們三個把刷便桶、倒便桶、擦板、晚上值班全包了,讓他們也體會到了大法弟子全是好人。還告訴他們,在這不敢學法煉功,等出去一定找書看,接著煉,別錯過機緣,她們也答應了。早上一起吃的飯,是玉米麵黑黑的,白菜湯全是泥,當時也沒悟到應該絕食抵制,不吃那裏的飯。不一會兒預審科惡警喊我的代號B21,它叫張X棟,40左右歲,進門就用電棍電、用電棍打,沒頭沒腦的打我,說快點說出來姓名、地址,回家去,別在這瞎折騰。我心裏一遍一遍念著「窒息邪惡」,不一會來電話,有人找它,讓我回監室。(待續)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