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新生命


【明慧網2004年10月23日】首先謝謝偉大的師父,是您挽救了我,給了我新生,走上了一條修煉的路,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弟子。

回顧這五年多的正法之路和其間經歷的風風雨雨,心情難以平靜。這五年是師父苦度我們的過程,是師父以最大的慈悲、寬容給了我們一次又一次的機會,讓我們在人類社會以各式各樣的形式去證實大法,去救度眾生,提高心性,不斷的昇華,使我們在修煉的路上更加清醒、更加成熟、更加堅定。這都是偉大師父的慈悲、佛恩浩蕩的結果。

下面向師父彙報一下自己的修煉過程:

一、是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

我是一名小學教師。在1985年的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後邊上來的摩托車撞倒。等醒來時送醫院檢查呈輕微腦震盪。從那以後,頭疼、噁心、頭暈、失眠、心率過速、血壓不穩,一天天迷迷糊糊,無精打采,上樓費勁,擦地時心跳得喘不過氣來。連續幾年都沒有間斷的看病吃藥也沒有把我身上的病治好。

直到1994年6月,愛人說你煉法輪功吧,很好,又給我一本書名叫《轉法輪》的書。我當時一見金光閃閃的《轉法輪》,心裏說不出的高興。特別是看見老師的像,總覺得在甚麼地方見過,非常眼熟。也許這就是緣份吧。捧著大法的書,我就下定決心:跟老師修到底。從那以後就煉功、學法,很快我的頭就不疼了,也不失眠了。真好,感謝師父,這功法真好!當時也沒有多想,只要把我的病治好就行,這功我就煉。

那時雖然也煉功學法,但是變化不怎麼大。由於當時忙於上班,下了班又忙於家務,有時間就煉一會兒功,看會兒書,沒時間就拉倒,帶學不學、帶煉不煉的,很不嚴肅。再加上退休後一直想掙點錢、大家花時方便,就辦了一個學前班。結果事與願違,只辦了兩個月,不但沒掙著錢,反而賠進去了。當時氣得不行,怨天怨地,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情緒低落,學法也學不進去,功也不願意煉。激烈的心率過速馬上反映出來,渾身沒勁,戴著眼鏡也覺得看不清楚。當時不知道從心性上找,只看別人的不對,遇事好發火,頭腦不冷靜,有操不完的心,認為這個家沒有我就不行,一天嘮嘮叨叨。別人說我:看你還煉法輪功呢,哪像個修煉的人哪!我聽了還不服氣,氣得夠嗆。

師父在《在休斯頓法會上講法》中說:「大家儘管放心,我告訴大家,你坐在這裏聽完課的時候,走出去保證是變樣了。說到這我要告訴不精進的學員,因為你要做個修煉的人了,可是對自己卻不能嚴格要求,帶學不學、帶修不修的,身體就會出現問題,原因是你不真修身體就返回常人狀態去了。這時你覺得身體怎麼老是不好啦?修煉是嚴肅的。為甚麼不好?這要問自己,你相不相信法?相不相信你是個修煉人?你的心是不是那麼穩定?你真能做到堅定修煉,都放下人心,一秒鐘都用不上你的病狀就都沒有了。」師父的話真象是對我講的。當時只是從感受上去認識大法,沒有從理性上去理解大法,不是對照自己從內心去找,所以每一遇到提高心性的問題時就把握不住自己,就來火了,失去了提高心性的機會。這主要原因就是沒有真正的踏踏實實靜下心來學法,常人的各種執著心過重,不能從內心去找,總是隱蔽自己的私心,才造成了這樣的後果。

經過不斷的學法、找差距,認識及心性逐漸的提高,正念越來越足,身體也逐漸發生了變化。甚麼心率過速、頭暈都不見了,老花鏡也摘下去了,看書、認針全都行了。誰見了都說:大姐越來越年輕,渾身是勁,身體真好。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這都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

二、堅定信念,跟師父走到底

在「7.20」那個烏雲密布、邪惡猖狂時期,在我周圍出現人心浮動、各種執著,說這說那的,各種表現不時的在腦海中浮現。為甚麼會這樣呢?由於對大法學習理解得不深不透,悟性又差,對功友上北京上訪、護法就是認識不上去。當時有的功友找我,讓我趕快去北京,去北京就能圓滿,如果不去就趕不上了等等……我問他:「老師甚麼時候說了?再說修成圓滿就這麼容易嗎?不學法、不修煉、不吃苦就能圓滿?就像當時假經文上說的,不用學法、不用煉功,坐那等就可以成佛。這太容易了,太荒唐了。這不是從天上掉餡餅嗎?」我當時腦袋嗡的一下子,「難道修煉這麼容易嗎?圓滿是自己說了算嗎?想成佛就成佛?我不能去北京。再說圓滿不圓滿不是自己說了算,是由師父決定的。」當時沒有認識到上北京護法、證實法是自己的責任。總歸一點就是當時對大法理解得還不夠深刻,對明慧網不夠信任,認為網上下來的東西都是假的,同修上北京是不對的。這都是掩蓋當時上北京的怕心的開脫。只看別人的不足,不從自己的心靈深處找。那個階段就沒有靜下心來學法,也沒有跟上師父指引的正法進程,純屬自我保護、怕心作怪,以各種理由來掩飾自己不去護法的執著。

師父在《嚴肅的教誨》中說:「學大法是為甚麼?他們只想從大法中獲取,把大法當作保護傘。在大法遭到迫害時,在衛護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時,他們在幹甚麼?在他們的師父遭到誹謗時,他們幹甚麼去了?等待著天上掉下餡餅來嗎?等待著難一結束就去圓滿嗎?」真是「重錘之下知精進 法鼓敲醒迷中人」(《《鼓樓》》),讀著師父的經文,熱淚盈眶,心血沸騰。我要去北京,去找說理的地方!這麼好的大法被人踐踏,尊敬的師父被人誹謗,我不去誰去?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師父的弟子,我要為大法討回一個公道,討回大法的清白。再不能袖手旁觀,這是我的責任,我的使命啊。這是我發自內心的呼喊。有的人說:你去北京不怕抓嗎,不怕坐牢嗎?我說:怕啥?不就是被抓、坐牢嗎?為了保衛大法,死了也值得。再說我也沒幹壞事,邪惡是不敢動我的。2000年10月,在師父的保護下,我登上火車到達北京,做了大法弟子證實大法該做的事。

在北京,雖然被抓,但和各地到北京護法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學法、切磋,收穫很大。特別是師父借功友的嘴點給我:「你剛剛走完了第一步,還有很多的執著心沒有去。認真學法吧。振作起精神,走出來證實大法。」聽了功友的話,我真後悔自己當初沒有認真學法。師父說:「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實對照,做到是修。」我今後一定按照師父的話去做。

在北京被抓時,有四個警察在半夜圍攻我,讓我罵師父,胡說甚麼「你的師父不管你了,去美國了,你還在為你師父說好話。」我說:「你憑甚麼罵師父?罵人的話是你們警察所說的嗎?甚麼是文明禮貌,你們懂嗎?我告訴你們,沒有師父、不修大法就沒有我,師父就在我的身邊,時時都在呵護他的弟子。我忠於師父的心永遠不變」。惡警一看個個都蔫了,走開了。真是「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念一正 惡就垮」。

回到老家以後我又被送進拘留所、洗腦班,警察們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煉!為甚麼不煉?然後就把我煉功的過程講給他們聽,向他們洪法。我告訴他們:「如果沒有師父,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今天。我能好了傷疤忘了疼嗎?那樣做多沒良心呀?你們能保證我不煉功身體好嗎?再說不但煉功身體好,法輪大法還教人怎樣做人,做一個最超常的好人。」我還告訴他們我為甚麼要上北京等等,讓他們趕快清醒,不要再執迷不悟,讓他們牢記「法輪大法好」。最後警察們說:「真沒有辦法,太頑固了。你願意煉回家煉去吧!別再去北京了」。我說:「那可不一定。不給大法一個公道,不定哪天我還去。」師父說:「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強制改變不了人心》)。師父的教導時時在耳邊響起,鼓舞著我堅定大法的信念和戰勝邪惡的信心。

在2004年3月4日,由於參加法會,被警察到家非法抓捕,並抄了家,大法書和一切大法資料都被抄走。。給大法帶來很大損失。當時心裏很難受,很對不起師父。沒有保護好大法書和資料。隨便亂放,不夠嚴謹,不聽功友勸告,造成了這麼大的損失。

當時我就向師父發誓,師父放心,打死我也不說出功友,也不說出資料的來源,也不配合邪惡。立掌不斷的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亂鬼。「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當時我就覺得兩手發出呼呼的電流,並且感到電流在全身流動。半夜時門突然開了,傳進來警察打大法弟子的聲音(當時兩個警察已經熟睡)。門鎖著為甚麼開?我馬上悟到,這聲音傳進來不就是讓我聽嗎?看你怕不怕?我不怕,他不敢打我。然後不斷的發正念。我隨後就喊,警察打人啦,警察打大法弟子了。下一個你們是該打我了。兩個警察揉揉眼睛說「能打你嗎?打的都是刑事犯,不是大法弟子」。我說你們胡說吧,造孽吧,會下地獄的。說完不斷的發正念。

這時我發現對面的牆上出現了石頭,古裝的武將,佩帶寶劍。慢慢的眼睛,嘴,整個臉都在動,身子也在動,不斷的點頭。然後在他的左邊出現四五個男女武將,手裏拿大槍,刀。還有長得像諸葛亮的人拿著扇子在扇。好奇怪呀,他們一下子都在動,都活了,不斷的向我點頭。一開始我以為眼花了。我仔細一看沒花,他們全都在笑瞇瞇的向我點頭。在他們身後邊是一艘大木船,船上戰旗迎風飄揚。船頭站著一位女的武將,頭上戴著大圓珠的淺粉色的大帽子,身披戰袍,那個威武呀。船下面有四個小木筏子,每一個木筏上面有六個小兵,他們身穿白色的衣服,胸前掛有兵字,在不斷的劃木筏河水被吹得不斷的流著,那個場面太壯觀了,太神奇了。這個場面永不忘記、到現在時時在眼前浮現。這是師父讓我看的,這就是護法神吧,當時想。能讓我看到這個場面是師父再一次增強我對大法的堅定信心,不可動搖的信念。我把這個場面給功友們講。大家激動,堅定信心說:「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時時都在保護我們哪。」

在拘留所裏大家互相鼓勵,排除舊勢力的爛鬼對大法弟子的干擾迫害。我們否定、排除一切干擾。「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警察說「看你的條件這麼好,給你判刑,你是要家庭呢,還是要法輪功呢?」我說「全都要。今天我來這裏這都是你們造成的,這是你們聽信惡首,仇視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造成全家上下人都不得安寧。罪惡是你們造成的。希望你頭腦清醒,不要為邪惡賣命了,要知道大法好。」女警察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我,搖搖頭說:「你走吧。」

這次關押我們這屋裏有40多人,其中大法弟子20多,剩下的刑事犯,有小偷,三陪,吸毒等,我一看心裏就煩,認為她們不可救藥,不願理她們。其實不管表面怎麼樣的人,都是為今天的法而來的,在大法弟子眼裏都是一樣的,都是救度的對像。其中有一名女青年是汽車廠的工人,因被告她偷5000元關押在裏面,無人理睬,沒有生活用品,我就主動接近她,關心她,幫她解決生活中所需的日常用品,給她買吃的用的,她很感激。我又告訴她法輪大法好,為甚麼鎮壓法輪功等使她頭腦清醒。通過功友們的關心幫助,後來她在我們每個人的手心用手寫上,等我出去要煉法輪功,法輪大法好。我們非常高興,大家擁抱在一起。

有一位功友動闌尾手術的前一天就被抓進來,進來後表現得病情很重,無精打采,貓著腰躺著時不時發出哎呀,哎呀的聲音,影響很不好。旁邊的犯人說「這也是煉法輪功的?」當時我看見心裏很不得勁。怎麼能這樣呢?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想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不能給師父丟臉,「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休息時我坐在她的身邊說:「大姐身體怎樣?」她說疼,難受,不讓我睡覺呀。我說,大姐咱們是大法弟子,正念要強呀,你弱邪惡爛鬼就鑽空子,干擾你呀,讓你難受,甚至病情加重,不讓你學法煉功,要鏟除它,讓它無縫可鑽。我們一定注意大法弟子的形像呀,這一念可關鍵。她馬上說,你說我願意聽,哎,可不是咋的,正念要強,好啦,你看不疼了,真的不疼了,隨後她下地直起腰來就走。有的人說,快看,這老太太好了,腰直起來了。她一邊走一邊說:「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有的犯人說:大法弟子就是和常人不一樣。所以說,在甚麼時候,甚麼環境,我們心裏都不能離開法。

三、彌補不足勇往直前

1、怕心重,阻礙洪法,救度眾生。

我愛人是輔導員,學問高,對大法的工作主動、認真、時刻都跟著師父走。帶領功友煉功、學法,及時的把資料、福音送到功友手中,每當發現功友不精進,出現問題時都能及時幫助解決,用大法提醒功友,是我們這一片最受信任、最受歡迎的輔導員。我愛人在勞教一年中表現得非常堅定,不但向周圍的犯人講,也向警察講法輪大法好,連公安局的領導,警察們都很佩服他。說「象某某人說的話我們願意聽。」最後堂堂正正的走出勞教所。

可是對比起來我差的太遠了,「怕」字總是在腦海中不知不覺的表現出來。每當愛人出去洪法時,特別是在7.20日以後為證實大法早出晚歸,我的心總是吊到嗓子眼,睡不好覺,擔驚受怕,恐怕出甚麼事情。有時在夢中,師父點化我,讓我放心,他沒有事,可是心還是放不下。自己在功友們面前表現得很堅定,口中總說不怕,不怕的。可是真正做起大法的事時,心裏就膽膽突突的,特別是撒傳單時不管正反,拿過來就貼,恐怕讓人發現,好像完成任務一樣。沒有真正認識到自己在救人,在清除邪惡的迫害,讓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由於法學得不深不透,沒有認識到這怕心是來自於舊勢力爛鬼的干擾,不讓你做大法的事。可是師父在夢中多次點化,邪惡不可怕,你一到它就炸,魔就解體,甚麼也不是。通過學法悟到這怕心不是我,這是魔在干擾,不能怕,念一定要正。排除自己周圍不好的物質,亂鬼的干擾,堂堂正正的正大穹,甚麼也不可怕。「你有怕它就抓,念一正惡就垮」,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抓,認識提高,心情愉快,做起洪法的事時就得心應手。

2、去掉一切污點,勇往直前

在關押期間,過關有時也不是過得不好,人心重,心態不穩,最痛心的是寫過保證書等。雖然知道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但在行動上還是配合了邪惡。通過反覆學法悟到真修弟子是不會給自己的修煉路上添污點的,這樣做是有損於大法弟子的名譽。真是回想起來痛恨萬分,恨自己的法學得不好,這顆忠於大法的心還不夠堅定,真是「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斷 元曲》)。

為了彌補過錯,我立即寫嚴正聲明,個人寫和親人寫的及簽字一律作廢。跟上正法,放下人心,去救度有緣人。回來以後振作精神,有機會,有時間就去洪法,散發傳單。有時抱著孫女,和愛人去挨家挨戶送福音。有時孫女不解的問:「奶奶,你在做甚麼呢?」我說:「奶奶來救他們,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好。」她說:「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別人說不好,我可不說,為甚麼呀?說大法不好,會死人的。」孫女的乖更促使我加快了洪法救人的步伐。

我到市場、商店等休息的地方去講,洪揚大法,揭露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世人聽了都很氣憤。有的為了掙錢不聞不問,當你向他講法輪功時,他們說不知道。為了讓他們擺放好自己的位置,我們就耐心的給他們講,使他們知道法輪大法好。總之在修煉的路上,像講真象,發傳單,都是在師父的關懷下,師父點悟著我,扶著我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我的思想不斷的發生著飛躍,舊勢力的各種束縛不斷的突破。我覺得我在變,特別是改變了我學法的心態。以前學法時心不靜,注意力不集中,思想中摻雜一些別的東西,有依賴的心理,求解決點甚麼東西,而不是真正同化於法。所以每當看大法的書,總是記不住,就連《洪吟》有的詩我都背不下來。背也是浮在表面,也不去理解。現在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黑手爛鬼的干擾,破壞。現在學習大法能認真去學,時時對照自己,心情比較純淨了。如《洪吟(二)》發表後,那過了一首看一遍就能記住,好像這首詩就在眼前,不費勁能背能寫,並能理解大意。看《轉法輪》心靜了,雜亂的東西少了,而且覺得師父講的話,句句都是針對我講的。我們今天學法,就將照著師父的要求去做。理解到就得馬上做得到,能主動的去同化大法了,我覺得自己逐漸逐漸的溶進法裏了。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我現在變得越來越成熟,堅定了。永遠按著師父指引的路前進!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