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吉林市運河裏派出所和第一看守所野蠻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2日】2003年9月16日,吉林市610辦公室指使國保支隊夥同吉林市各分局及分局下屬的各個派出所的惡警們互相勾結,開始有預謀的對全市的大法弟子進行秘密綁架。當晚10時左右,惡警十幾人強盜般闖入室內,拿出手銬不容分說,把同修銬住,按倒在地,同時也把我逼到了角落裏。

此時注意到那些面目猙獰的強盜分別是吉林市國保支隊610的惡警孫壯,昌邑分局的幾名惡警及昌邑運河裏派出所以副所長唐艾軍、郭強為首的幾名惡人,他們手裏揮動著非法「搜查證」開始抄家。惡警幾乎翻遍了所有的地方,連一張紙單也不放過。他們不但把我們的住處翻得一片狼藉,同時害怕他們的醜行被曝光,臨走時還要挾我母親,不准「通風報信」,並強行搶走了家裏的電話機,還哄騙母親說過兩天給你送回來。

接著大約是晚上11點多鐘,我和同修被綁架到吉林市運河裏派出所,在那裏我們分別被非法關在不同的房間進行迫害。惡徒們為了從我們嘴裏知道資料的來源,對我們採用各種卑鄙手段嚴刑逼供。運河裏派出所副所長惡警唐艾軍、惡警王福成、昌邑公安分局惡警劉國平等幾人先是以閒談方式想「套」我說出一些他們想要知道的東西,進而加重迫害。我拒絕回答他們的問題,並尋找時機,向這些被謊言矇蔽很深的生命講真象。

惡警郭強見我堅決不配合,便順手拿起皮帶,一把勒住我的脖子,把我從沙發上拽起,繼續逼問我,見我不說便用皮帶狠狠打我的頭(演示圖1),我大聲叫喊「警察打好人啦!」他有些畏懼,但仍然採取各種迫害方法進行逼供。就這樣大概折騰到凌晨兩點多鐘,他們看我有關資料來源方面的事甚麼都不說,也只好暫時作罷。


演示圖1

後來那些惡人用手銬把我銬在暖氣管上,惡警王福成看著我。我正告他們,「你們打人是違法的。」王福成奸笑道「我們打你,誰看見了,我們就是現在扒光你的衣服,除了我們,又有誰看見了。」這就是江氏集團爪牙的真實表現。

在隨後的時間裏,我一直堅持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不承認對我的這種迫害」等。我當時想的是,我的每一聲正義吶喊都是對邪惡之徒的震懾。

直到早晨八點左右,惡警們陸續來到派出所,惡警李曄東來的比較早,他看到我與被抓的同修,便滿嘴髒話,侮辱我。惡警郭強也滿口污言穢語,他們兩個人用腳猛烈的踢打被銬在暖氣管子上的我(演示圖2、演示圖3),肆無忌憚的狂笑,還大聲的誹謗我師父。


演示圖2

演示圖3

面對這一切,我必須制止他們的這種犯罪行為,我質問所長王加利,這就是所謂人民警察的行為?拿著人民的血汗錢欺善揚惡。王加利手指著我,惱羞成怒,狂叫著「我就是要迫害死你們。」

2003年9月17日中午,副所長唐艾軍開車與郭強把我劫持到吉林市昌邑分局。在吉林市昌邑分局,惡人們強行讓我在刑拘票上簽字,我不簽,唐艾軍狂笑:「你不簽,我們也照樣送你。」然後手裏遞給我一張紙說:「上面是你的權利,你有控告、申訴權。」

當我接過紙單想仔細看清內容時,郭強在一旁冷語道:「沒有用,都是形式」。我大聲高喊「我不是犯人,我是好人,我不能配合你們。」兩名惡警用力把我往照相室拖,我堅決不配合,惡警們當時只好作罷。

我於9月17日下午被送往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在路上,我曾幾次追問惡警郭強的姓名,他說「我不告訴你,否則你們該給我上海外惡人榜了」。看來雖然惡警表面猖狂,但內心卻恐懼至極。我當時心中暗想,我一定會知道你們的名字,並把你們的罪行在全世界曝光。

2003年9月17日下午,我被非法關押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從那時起我便沒有吃一口飯,喝一口水。我想我是被無罪關押,就絕食抗爭,要求無罪釋放。惡警管教陳麗麗曾多次找我談話,勸我吃飯。惡人們一開始就認為我身單體薄文弱得很,不會堅持多久。有一姓黃的所長曾在我所在的51號門口大叫著「像你這樣的我們見多了,最後不也都吃飯了。」

在看守所的這段日子, 惡警管教陳麗麗、趙豔波對我是軟硬兼施。極盡能事的為了讓號裏的刑事犯逼我吃飯。惡警每天懲罰這些刑事犯,罰他們超時上坐。不讓他們「放風」。有的刑事犯人家裏是外地的,長時間見不到家人,只為通過鐵窗往對面山上望一眼親人,就連這一點權利都被惡警們剝奪,還造謠說是由於我的不配合才造成這種結果。他們的做法的目地是挑起矛盾,激起刑事犯人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仇恨,和江氏集團製造「天安門事件」栽贓陷害大法弟子如出一轍。

即便是這樣我依然堅持絕食,制止迫害。六七天過後,我的身體狀況很差,出現耳鳴、氣息不勻、咳血、測不著血壓、暈倒,他們怕我出現意外承擔責任,就把我抬到醫院檢查。在回來的路上,昏迷中我隱約聽到醫生說我暫時無生命危險。後來看守所姓曹的獄醫對管教陳麗麗說我身體有問題,可是為了掩人耳目在號門口他們大聲說,「沒事都檢查了。」讓號裏的刑事犯人繼續給我灌食。


演示圖4 市第一看守所管教陳麗麗命令刑事犯人,把大量的鹽倒入玉米糊中。


演示圖5 管教陳麗麗又命令幾名刑事犯人,強行把我按倒。幾個人有死死的按頭的、有拼命按胳膊的、有使勁按腿的使我全身一點不能動。


演示圖6 管教陳麗麗見我堅決不配合,又找了一名男惡警管教,使勁掐住我的兩腮,狠狠捏住我的鼻子。


演示圖7 一名刑事犯人用勺狠命的敲開我的嘴,其他人趁我上不來氣張嘴喘氣時,就趁機把很鹹的玉米糊往我嘴裏硬倒。我當時拼命掙扎,玉米糊灌得我滿頭、滿臉、滿身都是,我當時幾乎窒息,真有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由於我絕食抗議的這種正義之舉使邪惡們十分害怕,他們十一期間怕我出現生命危險,開始進一步對號裏的刑事犯施加壓力,致使有些不明真象的刑事犯人對人的態度更加惡化。但號內大多數明白大法真象的刑事犯人開始抵制惡警對我的非法殘酷迫害,有的甚至暗中鼓勵我要堅持下去。

2003年9月30日下午10點左右,也就是我絕抗議食的第14天,運河裏派出所來了三名惡警說是要把我送長春勞教一年,並讓我在教養票上簽字。我指問他們憑甚麼勞教我?為首姓杜的惡警推說這是上邊的意思,我們只負責送人,跟我們說不著。便把我強行推上車拉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中午12:00多鐘,我被劫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來到勞教所首先要檢查身體,他們先給我做了心電測血壓之後發現我被迫害嚴重,有生命危險後拒收。此時運河裏派出所姓杜的惡警不甘心,就和衛生所的大夫吵了起來,最後勞教所害怕承擔責任還是不收。

運河裏派出所的惡警杜××為了繼續迫害我,就把我拉到省司法廳找人「理論」,執意要把我送進勞教所,後來陰謀未能得逞,只好把我拉回吉林市。在回來的路上我因身體虛弱再一次暈倒,這回運河裏派出所的惡警真害怕了,怕我死在車子上,就在吉林市船營區德勝門附近匆匆把我扔在路邊,便逃之夭夭。

部份參與迫害的惡警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運河裏派出所:電話:0432-2554895
惡警所長:王加利(音)
惡警副所長:唐艾軍
惡警:郭強、王福成、李曄東、
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劉國平 電話:0432-2485537
吉林市第一看守所:
惡警陳麗莉(女):現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管教 宅電:0432-2455243 小靈通:0432-7807246
惡警趙豔波(女):現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管教 宅電:0432-2455060 手機:13904415711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