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李再亟遺孤情況(圖)


【明慧網2004年10月16日】

遺孤資料:


李再亟的兒子李鑫

姓名:李鑫
性別:男
年齡:21
民族:漢
家庭詳細地址:吉林市船營區青島街城鄉10號樓 郵編:132012
隸屬轄區:吉林市船營區青島派出所

母親資料:


李再亟與妻子的結婚照

姓名:祖春榮
年齡:40多歲
民族:漢
工作單位:無固定職業
原家庭詳細地址:吉林市船營區青島街城鄉10號樓 郵編:132012
隸屬轄區:吉林市船營區青島派出所

父親資料:

李再亟,於2000年7月8日被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迫害致死。
年齡:43歲
民族:漢
原工作單位:吉林市傳染病醫院
原家庭詳細地址:吉林市船營區青島街城鄉10號樓 郵編:132012
隸屬轄區:吉林市船營區青島派出所電話: 0432-2021537

李再亟主要被迫害經歷:1999年9月5日進京,在北京密雲縣被綁架。後被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後轉船營區沙河子洗腦班。接著再被拘留15天,後轉刑拘被關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1999年10月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2000年7月在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李再亟詳細情況:

李再亟1995年因身體原因喜得大法,原來他在吉林市傳染病醫院工作期間,由於工傷,病退在家,是大法的神奇超常使他重獲生命的新生,從此他走上了一條堅定的修煉之路。

他家裏是吉林市最早的學法小組之一。儘管他家裏比較困難,但為了給大法弟子提供一個良好的學法環境,他把家裏兩室一廳的住房除了給兒子留了一張單人床都騰出來,並拿出所有的積蓄鋪了地板。因為他們夫妻二人平時對誰都好,所以那時他家的學法人數多時有100多人,平時也有50、60人,連家住很遠的大法弟子都到他家學法、交流。

李再亟為人善良、謙和、樂於助人,誰有困難他都幫助,鄰居、同事都知道他是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好人。

1999年7月19日,他與其他同修得知大法被蒙冤的消息。連夜在凌晨兩點和8位大法弟子雇了兩輛車,一天半宿跑了1200公里,沿途闖過各種盤查於1999年7月21日晚到達北京上訪,後平安返回。

1999年9月5日他與大法弟子崔正淑、於立新(二人也已被迫害致死)和另一位同修4人再次進京上訪。1999年9月10日左右在北京密雲縣被非法綁架。後被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後轉船營區沙河子洗腦班。接著再被拘留15天,後轉刑拘被關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因堅定修煉遭刑事犯人各種折磨,秋天被澆涼水、拔鬍子……1999年10月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

在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四大隊,他因堅定修煉遭刑事犯人各種毒打、折磨和惡警各種體罰、強制洗腦,勞教所四大隊惡警還強迫他參加重體力勞動等。2000年7月李再亟因為在勞教所長期遭受迫害,拉痢疾嚴重脫水。勞教所沒有給他及時醫治,導致病情加重。勞教所獄醫李××是個根本不懂得醫術的獸醫(過去他只是給動物看過病,並沒有學過人體醫學),面對李再亟的嚴重病情,他指使幾名刑事犯人把李再亟強行拖到水房,給其強制野蠻灌大量的濃鹽水。當時李再亟拼命掙扎,整個大隊的人幾乎當時都聽到水房裏的撲通聲。沒過一會聲音就停止了,接著大家看見大隊幹警紛紛跑進水房,用棉被把李再亟包上、抬走,說是到醫院搶救,其實李再亟已當場死亡。

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為了逃避李再亟家屬追究勞教所法律責任,立即對外宣稱已把勞教所獄醫李××免職,其實這是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掩人耳目的一種手段。獄醫李××根本就沒有免職,而只是被調到了勞教所其他崗位。等事情平息後,李××又回到了原來的崗位,擔任勞教所衛生所所長。

接著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害怕此事被進一步曝光,勞教所的有關人員找到李再亟的妻子祖春榮,以李再亟家庭困難為由補助3000元,騙取了祖春榮在李再亟之死與勞教所無關的字據上簽字。

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又與吉林市公安局狼狽為奸、互相勾結,欺騙李再亟的家屬。

2000年7月7日吉林市公安局通知李再亟的家屬去醫院「護理」。李再亟的17歲的兒子先到吉林中西醫結合醫院,一個病房一個病房的查找,沒有找到父親。李再亟的兒子又問警察:我父親在哪裏?警察迫於無奈只好領著孩子來到醫院裏面的一個小倉庫。孩子當時看見父親身上蓋著報紙,孩子掀開報紙,發現父親早已死亡,上身還沒有穿衣服。

後李再亟的母親到醫院被帶著轉了幾圈,他母親看到李再亟的死後一隻眼睛閉著,一隻眼睛睜著,他母親用手將他眼睛合上。晚上,李再亟的愛人要求去看遺體,公安人員不讓。但經過再三強烈要求後,她終於見到了遺體,當時她發現李再亟眼睛裏還有藥布。

李再亟的妻子只提出一個要求:允許法輪功學員參加遺體告別。但公安人員不許,這之後卻將他們全家軟禁。

7月13日火化前,吉林市公安局和各派出所無故扣押了部份大法弟子。週五上午九點,在二百多名勞教所、公安局公安人員的嚴密看護下,李再亟的遺體被強行火化。

李再亟死後,祖春榮只好一個人帶著孩子生活。她沒有固定的工作收入,只是每月靠打零工賺兩三百元勉強維持度日。她先後幹過馬路清潔工、洗碗工等,孩子當時被迫輟學。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來幫助這些無辜的孩子,並和我們一道用各種方式制止這場對信仰「真、善、忍」民眾的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