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教師的回歸之路


【明慧網2004年10月21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7年的修煉和證實法的路上,沒有轟轟烈烈的壯舉(從人這面來看),只是默默無聞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幾次想向大法網站投稿,但因自己太平凡,放棄了。看到明慧編輯部的書面法會徵稿通知,思慮再三,最終還是決定把自己幾年來的修煉過程、體會寫出來。不是證實自己,是為了感激師尊、證實大法、與同修交流切磋。

一、尋尋覓覓終得法

我自小就怕死,喜歡思考宇宙、生命、人生究竟是怎麼回事。為尋求答案,儒家的四書五經,道家的《道德經》、《莊子》,佛教的《金剛經》、《心經》,基督教的《聖經》都找來看。結果還是沒明白,仍然糊裏糊塗。

1997年經學生介紹,我看到了寶書《轉法輪》。一下明白了我苦苦追尋多年而不得其解的問題。我的感受就是相見恨晚,就像師父在《緣歸聖果》中所寫「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見法如見師,從此我走上大法修煉之路,回歸之路。

二、祛病消業神奇顯

自修大法7年來,從未吃一顆藥,經歷消業狀態不下幾十次。下面略舉幾列,以證大法之神奇。

1995年─1997年,我被婦科病折磨達兩年之久,市級醫院都去醫過多次,總斷不了根,一再復發,苦不堪言。得法後,隨著修煉,不藥自癒,至今從未復發過。

1999年底─2000年初,先後在一兩月的時間內,不斷拉蛔蟲,有時一條,有時兩條。最初是筷子大小,後來是大針大小(多數都是死的)。我跟家人說笑話,把蛔蟲祖宗三代都拉出來了。我肚子裏怎麼那麼多蛔蟲呢?我有一個壞習慣,喜歡喝冷水、生水。只是從那以後,沒再拉過蛔蟲。我可沒吃打蟲藥,自動拉。

今年4月,我經歷了修煉以來最大的一次消業症狀,我悟到主要應是黑手的迫害。半期考試前一天,我肚子忽然痛起來(痛得很異樣,左邊腎臟周圍,旋來旋去的,一會前面,一會後面),到教室後越來越厲害。到廁所蹲了十幾分鐘,痛得汗水直冒,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求師父,緩解了些,走進教室,一下不痛了。但這只是開始,遠遠沒完。第二天晚上4點多鐘,我從睡眠中痛醒,伴隨嘔吐,只吐苦水,不斷跑廁所,又拉不出來。折騰兩個多小時,6點半不痛了。以後幾天,同樣狀態出現,只是痛的時間越來越長,三個小時,四個小時。我在學法修改經文的字時痛,在家跟親戚講真象時痛(都是忽然痛起來)。我開始警惕,這不是一般的消業,一定是黑手抓住我甚麼藉口在迫害我。我查找自己還有哪些執著心未放下,主要是講真象有所放鬆。第6天晚上8點鐘,我剛好在電腦上把學生的半期考試題打完,又痛起來了。我到床上發正念,學法。站不是,躺不是,趴不是。11點多鐘,愛人回來,看到我的狼狽相,說你是不是得怪病了(前幾天痛我跟他說過),我送你上醫院。我說不是病,去也沒用。這一次持續20來個小時,一晚上沒睡覺,早上、中午沒吃飯。下午在教室輔導學生看書,差一點痛暈過去。下課回家,趴在床上,流著淚求師父:讓我睡一小時的覺吧!(太疲倦了)輕鬆了些,慢慢睡著了。5點多鐘,愛人下班回家,叫醒我,問我:好沒有。我感覺好了,不痛了。心裏感激師父,一邊哼著歌,一邊做晚飯。此後沒再痛過。這次持續7天之久的魔難,我能挺過來,主要在於自己堅信,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難都能闖過去。痛苦中,背師父的《苦其心志》、《因果》、《正念正行》、《斷》等詩篇鼓勵自己,並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黑手、爛鬼。

更神奇的事還在後頭。又過了幾天,我在家中批改學生的試卷,左腎部位有股氣上上下下,但不痛,尿道口出現漲堵的感覺。我去上廁所,解小便覺得尿出了甚麼東西,一下就通暢了。我看便池裏,有一黃褐色的小石子,大的小黃豆大小,小的綠豆大小,連在一起的。撿起來一看,我一下反映過來,是結石(我把它裝在信封裏,做大法神奇的見證),眼淚奪眶而出,心裏喊著師父。(現在寫到這裏,我都在流淚)。我哥、我姐都得過腎結石,他們住院,動手術。可我不開刀,不吃藥,不打針,卻自動尿出來了。我只能說:大法神奇無處不在,師父慈悲無處不在。

三、師父慈悲伴我行

修煉7年來,儘管經歷了大大小小的磨(魔)難,但和其他同修所承受的相比,我算是修得較順利的。何其如此?我想,一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一是自己的正念正行。

我永遠記得1999年7月22日那黑暗的一天,學校通知下午三點看中央電視台重要新聞。打開電視一看,鋪天蓋地的是對師父、對大法的誹謗污衊。我憤怒,但不震驚,不迷茫,我知道遲早會有這一天。因為「4.25集體上訪」後,邪惡之徒一方面放著煙幕彈,一方面在媒體上發表文章,大肆宣揚「無神論」和唯物論,批判唯心論和對神的信仰等,我知道它們在為向大法揮舞屠刀作準備。在「7.22」前一兩天,我做一夢,我在一幢大樓裏,外面刮著狂風,我有點害怕,有一念告訴我:沒事,不會垮的。在此後幾年各種媒體的狂轟濫炸中,不管它們如何變化手法,撒著彌天大謊,我對師父、對大法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動搖。(儘管我還有不少執著心未放下)。

我是關著修的,屬於師父所說的「漸悟」類型。我從未看見過師父,哪怕在睡夢中。但我能時時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點化我,鼓勵我,提醒我,看護我。

記得1999年邪惡瘋狂打壓大法開始時,我幾乎天天晚上做同一類型的夢:爬山、上樓梯、手抓住繩子往上攀,但都隱隱有一念想往下去,我在一座樓房的4樓,腳下的樓板斷了一塊,我半個身子掉下去了。當時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挺住,千萬別掉下去了。

1999年底的一段時間我出現一種狀態,經常體驗元神離體。都是在剛睡下不久,似睡非睡中(我想這入定了吧)。清醒的感受自己從身體出來,快速的飛翔,耳朵邊的風嗖嗖的。最初很害怕,就像師父解答同修問題中所說的那樣,在天上不斷打折(為去怕心),並受自己控制,想怎麼飛就怎麼飛。最後都是在一根柱頂上或樹頂上(我想這就是自己的功柱吧)。我悟到這是在最艱難的日子裏,師父對我的鼓勵吧!現在偶爾出現。

我修煉前打麻將的癮很大。修煉後,癮好戒掉了。但假期同事們叫到,有時也玩一玩。師父在夢中一再提醒我:有時夢見在懸崖邊打,有時夢見在高速公路上打,天上不斷打著炸雷。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嚴重警告。有一次大年初一,我本來不準備去打,可樓下不斷喊,心想過年耍會兒沒關係,就下樓了。走到底樓最後幾梯,摔個大跟斗,跪在地下,膝蓋和雙手摔得青腫,痛徹心扉。這是對我的懲罰和警醒。

我修煉前經常做惡夢,嚇得亂叫,都是家人叫醒後,才從夢中醒得來。修煉後,我很少做惡夢了。煉功初期經常做夢有人來追我、殺我(我想這是過去所欠業的債主來干擾),一喊師父,全身都在膨脹,很快從夢中醒來,也不害怕。師父隨時都在看護我們。

四、正念正行救眾生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講真象,救度眾生。

我是一名教師,利用工作之便和自身的環境,學生成為我講真象的主體。1999年邪惡開始打壓大法時,出於維護大法的本性,我就開始了向所任班級學生講真象。我說:如果「真善忍」都成了「歪理邪說」,我不知道這宇宙中還有甚麼正理正說。2001年以後,看到師父關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使命的講法後,講真象更加積極主動。1999年打壓至今,我所任課的十幾個班級,我都是面向全體學生講。效果非常好。

講真象引入的話題很多。中國幾千年歷史貫穿其中的修煉文化,一些歷史名人與修煉的關係(如陶淵明、李白、蘇軾、吳承恩、曹雪芹等,從他們的作品就可看出來,那是不修煉的常人寫不出來的),歷史上正教的產生傳播,近幾十年來歷次政治運動產生的後果,天災人禍,異常天象,預言,科學的不完善和弊端等,經過多方面的墊鋪,然後講大法的信仰,學生很容易理解接受。那不是一次就能講清的,很多班上我都是從不同角度多次講。

學生非常喜歡聽真象。那些平時不喜歡聽課的學生,只要講大法的事,聽得非常認真。還出現一些令我吃驚的場面,有的學生雙手合十,有的眼裏含著淚花,很多班級當我講完時(直接講到大法真象時),爆發熱烈的掌聲,令我自己都很感動。回到家,我流著淚替學生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多少眾生得救了。從中我更加明白了師父所講眾生渴望得救的法理,更加明白了大法弟子所擔負的巨大責任,更加堅定了我講真象救眾生的信心和決心。

講真象也不是一帆風順的。2002年暑假,因學生家長向「610」舉報,學校領導找我談話,說派出所受「610」指派到學校調查:有教師向學生講「法輪功」真象。(學校領導知道我學大法,1999年打壓時,沒有將我上報,因我在學校各方面表現都很優秀。)派出所讓學校先自己查,然後向他們彙報。沒過幾天,校長又找到我和我愛人,說:不得了,「610」的人在全市「處法」工作會議上,點我校的名,說我校有老師公然向學生講「法輪功」的真象,讓趕緊查清楚。校長決定趕快找學生調查,免得夜長夢多,「610」來查。又過幾天,校長打電話給我愛人,說找了我所任4個班級的學生,調查結果,比想像的都好,學生都說我沒講過。(我知道這是學生明白真象一面的正確選擇)。第二天學校領導讓我寫了個簡單的說明,幾個主要領導親自到派出所辦「回銷」。事後聽愛人說,學校領導到派出所寫保證,保證我沒有煉法輪功。

表面看這一難輕鬆而過,其實沒有師父的保護,我是難逃此劫的。開始聽到消息時,我愛人怨我、罵我,說XX黨整得那麼兇,搞株連法,你在家悄悄煉就行了,為甚麼在外面公開說。他說,對這件事,我又不敢去跑關係(整得太兇了)。我說,你不要管,我沒事的。我心想:我救眾生,我做的堂堂正正,光明磊落,師父會管我的。最後他跟我說,把你那些大法的書、資料趕快送回老家藏起來,害怕他們來抄家。並馬上給我哥打電話,叫他第二天到我家來。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夢,先是到處藏書,後到處撒的都是米,後去爬一個懸崖,我想轉一轉從另外稍微平坦點的地方爬,一念告訴我,不能轉,只能從懸崖處爬。我爬到半路時,一個大石頭向我壓來,我一伸左手把它推開了,繼續爬,快到頂時,有兩個人在上面拉我,我終於爬到頂了。事後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我還在「迷」中,要正面面對,不能退縮,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通過這件事,我進一步明白,只要我們做得正,對大法、對師父的信仰金剛不動、堅如磐石,師父一定會為我們作主。正如師父在《師徒恩》中所寫「弟子正念足,師有回天力」。

在修煉路上,我還有很多做得不盡人意的地方,還有很多執著心未完全放下,只有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做好師父要求我們的三件事,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感恩師尊,合十。

望同修慈悲斧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