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時期我們地區資料點運行過程中的部份歷程(一)


【明慧網2004年10月21日】

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在這次「大陸大法弟子心得書面交流會」上,我談一談我們地區大型資料點整個運行過程。大資料點自2001年7月10日開始運行,至2004年5月30日停止運作。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中,在整體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們走過了最艱難的時期,留下了很多感人的事蹟,也有遺憾和不足。下面把我們正法修煉中的部份心得體會和同修交流。

一、資料點第一個住所

2001年7月10日下午,我正準備出去和另一名同修步行再次去北京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要求政府還我師尊和大法清白。當地A同修領來了四名青年同修,其中兩人我們99年在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時就認識。他們的到來使我們這個地區大資料點很快組建起來。當晚就搬進一所居民樓裏,這是資料點第一個住所。同修們真是各顯神通,很快把各種設備和必需品準備齊全。由一分鐘一百多張的一體機代替過去一分鐘四張的幾台小型複印機,四人中一人暫時留下負責我們技術和出運資料,另一位大學生在這裏為我們上網下載、打印、校稿,我負責複印。這樣在短短幾天內資料點就正常運轉。我們這個地區真象資料需求量很大,隨後又供應周邊幾個市區部份資料,還有外地同修來我們這裏走親戚,看我們真象資料好,有時也突然要幾箱走。同修們都感覺到在這種艱難形勢下,資料點的建立和發展速度之快都不是偶然的,是師尊早為我們安排好的,只是等待時機,人馬一到,心想事成,事半功倍。我們沒有歡喜和滿足,而是共同商量怎樣更加精進,特別是要在學法和發正念上下功夫,負責技術的同修提出除四個整點集體發正念外,從早晨7點到晚上9點每個整點資料點的同修都要集中精力,立掌發正念清除邪惡,這個建議得到大家的贊成並立即執行,從01年9月一直持續到現在。大家晚上學法,早晨3-4點起床煉5套功法,7點半開始工作直到晚上5點,緊張而繁重的工作量使我們常常忘了吃午飯,就是吃飯也很少停機,誰餓了就去隨便吃點。大家雖然都是被迫流離失所,但誰也沒有為了自己隨便花資料點的錢。買糧買菜都是買最便宜的。無論當時個人生活方面怎麼艱苦,大家時刻沐浴在大法中、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心裏總是甜甜的。11月前後,又有幾位流離失所的同修進入資料點,其中包括A同修,我們相繼建立了不乾膠製作點,光盤製作點,磁帶錄製點。各點都是單獨居住(同一個居住區),專人製作,互不來往(只有運送資料的同修可各處來往),這樣我們這個地區各種大法真象資料應有盡有,打破了過去資料單一、供不應求的被動局面。

在艱難的正法進程中,雖然我們齊心合力排除干擾,做出了一定的成績,可是就在這過程中,我們也生出了幹事心、歡喜心等,被邪惡鑽了空子。邪惡的公安局惡警不但破壞了我們的光盤點,還非法綁架了一名同修(被判刑至今沒放),而且很多公安便衣埋藏在資料點周圍,很長時間不走,一個穿風衣的中年男子經常在資料點樓下呆著,同修到它跟前想看個究竟,它就趕緊躲開,等同修走了它再回來。後來同修去找房東,向他們講了真象,而且還了解到公安局監聽到了一名同修租房時打的電話,得知周圍還有一個資料點,並確定了方位。我們嚴格向內找自己,發正念鏟除干擾資料點的邪惡。同時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正念對待所發生的一切。當時住在資料點的同修B(往外傳遞資料)說,她上班遇到同修告訴她公安局的惡警在吃飯的時候談論,已經派四個人監視她。一天晚上同修B很晚回資料點。剛到門口還沒開門。從樓下上來一個便衣,便衣打出幾個口哨,很快從樓上跑下一個便衣把同修B夾在中間,同修B沒開門,不顧一切跑了出去。又過了幾天我和同修B到樓下去提紙(大量的複印紙放在樓下倉庫裏,每天早晨把當天所需的紙提上來)。我和同修B各自提出一箱紙鎖上門,剛回身準備走,就看見我家所在地派出所民警穿著便衣站在旁邊倉庫門口。我們誰也不看,提著箱子直奔樓上。我不斷的清除湧上來的怕心和變異的想像,決不允許它上來干擾我。

同我一起做資料還有一名後進來的老大姐,她比我大十幾歲,也是多次遭到邪惡嚴重迫害,最後被逼得流離失所。我倆姐妹相稱,互相鼓勵,保持一個強大的正念:我們是師尊的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走師尊安排的修煉之路。我們的一切交給師尊,只有師尊說了算。不准任何生命參與,違者即滅。在沒有找到合適房子的情況下,在面對邪惡之徒重重監視和跟蹤我們又不能盲目搬家的情況下,在各地同修救度眾生急需真象資料(不斷傳來消息要二千、三千、一箱、二箱)的情況下,我們別無選擇,只有穩住心,盡最大努力放下自我,放下生死,滿足供應救度眾生所需的真象資料,就這樣我們在師尊的呵護下,又幹了近兩個月。

二、資料點第二個住所

2002年初,我們資料點搬進第二個住所──另一個居民區一樓側間。這個小區物業管理特別嚴。還有一個部隊式的強化訓練管理的治安隊。他們兩個人一小組正步走,天天圍著樓轉,白天手持橡膠棒和對講機,夜間還加上一個大手電筒。我們住進一樓以後,工作量增加很多,不但本地真象資料增加,周邊市區需要量也增加。有個市區的同修一下要20箱真象資料包括小冊子,並反覆要求10天送給他們(他們地區同修決定春節期間大規模救度眾生),20箱就是20萬頁。我和大姐兩人互相配合,有時從早上6點多鐘開機一直高速幹到晚上6點才停機,每天至少做出4─5箱,才能滿足當天的需求。一段時間複印機明顯沒力氣幹活,甚至隨著機器轟鳴聲減弱而停機,大姐和我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機器真的從新起動,正常工作。以後每當機器的工作聲減弱,我們就不約而同的立掌發正念,機器馬上又恢復正常。當大家看到機器內三個搓紙輪的稜都抹沒了,光光亮亮的,同修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尊給做的,大家都很感動我們只是有一個真誠的救度眾生的願望。由於真象資料需求量大,不長時間就購買一大車複印紙(一車是80箱左右),往裏搬紙時,為了不叫巡邏治安人員看見,大家不約而同的發正念定住他們清除邪惡。有時看見他們在樓的一段站著一動也不動,等我們把紙搬進屋他們才開始往前走。在我們救度世人的過程中,時刻都能體現出師尊的慈悲呵護和大法法力的神威,這一點同修們也有同感。大姐除幹活外,每個星期都得往家鄉送一次資料,每次都是一大箱加一大包。她已經是50多歲的人了,幹一天活,晚上不吃飯,就得提著箱子,背著大包急匆匆去趕車,第二天早晨天濛濛亮,再坐車回來幹活,從不耽誤。同修們都不忍心,經常幫她去送站,我有時間也幫她去送站。記得有一次我倆抬著箱子、提著包走在馬路邊,捆箱子的繩突然斷開,正愁沒繩捆箱子,又怕趕不上車,突然發現前面有一個長長的塑料繩,我們高興極了,知道是慈悲的師尊在幫我們。我扛著箱子,她背著包飛快的奔向車,大姐剛上車還沒坐下,車就開了。這一次讓我深深的體會到運送資料的同修有多麼的辛苦。當時資料有A同修和C同修往外傳遞(C同修代替B同修),B同修在春節期間晚上回家看望母親,被在家門口蹲坑的便衣發現後非法綁架,後來C同修在外面被惡徒們非法綁架(被判刑至今沒放),這時又來兩名同修幫助傳遞資料。

邪惡也經常干擾資料點,經常有人來敲門,我們都不理它們。記得一天下午,一個陌生人在資料點門外剛敲兩下門,就拿出一大串鑰匙開門,開了半天也沒把門打開,那人走以後我們的門打不開了,我們被反鎖在屋裏。我和大姐分析,看那人那一大串鑰匙,好像是物業管理人員,但我們前後窗都掛著紗窗簾,像正常居民一樣,它是不應該一個人來開門,就是有事也應該先通知房東,讓房東通知我們。晚上還有兩個人坐在我們的窗外吃瓜子,初春的夜晚天氣很冷,外面很少有人走動,可這兩個人很晚也不走。我和大姐只好從前面捲簾門出去,找同修商量一下怎麼辦?路上發現小區內外很多便衣,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我們出去後整體發正念清除干擾資料點的所有邪惡爛鬼。我們不能讓同修看不到師父經文、明慧週刊,更不能讓眾生看不到真象資料,也決不能讓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得逞,我姐妹倆和同修們從捲簾門進資料點,把門鎖卸掉從新安裝。為了同修們整體提高,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資料點的同修們頂著巨大壓力,放下自我,放下生死,排除一切干擾,盡最大努力做我們應該做的,這些都來自於對師對法的正信。(待續)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