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堅信大法同精進 破除邪惡證實法


【明慧網2004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小弟子,1996年1月得法。自99年7月邪惡迫害大法以來,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與鼓勵下,一步一步堅定的走了過來。下面是我的一些親身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共同交流一下,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堅信大法正念闖關

在2000年下半年,有一天學校組織破壞大法的簽名活動。我們二年級班主任老師放學前告訴我們說下午每人帶一支彩筆來必須參加簽名。我一想如果我不簽學校就會知道我學大法,會帶來一些麻煩。但不管怎樣,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絕對不能去配合邪惡的安排。主意一定,回家後我告訴了媽媽,並讓媽媽給我請個假,下午不上學。媽媽給我請假回來告訴我說簽名可以不參加,但老師說下午有功課還要去。我悟到這一關並不是這樣就過了,所以下午在簽字活動結束後我又上學去了。

一進教室,同學們都已坐好了,這時班長傳達學校的通知:每人必須立即寫一篇攻擊大法的文章。我正在想辦法離開教室的時候,老師在門口叫我到辦公室去一趟,到辦公室後,老師問我為何不簽名,我平靜的告訴她我是大法弟子。老師一驚,看著我,好一會兒,她說她以前聽說過大法,看過兩遍《轉法輪》,以前對大法理解,知道好,但從99年7.20後出現自焚、殺人等,開始覺得大法不好了。

我一聽,知道老師受電視報紙對大法邪惡謊言所矇蔽,於是我一點一點的把真象講給老師聽,講完後,老師說:「你說的真有道理,如果你不說,我還一直被蒙在鼓裏呢!」後來她又問我怎麼這麼相信大法,我說:「我從小全身是病,家裏人為給我治病操盡了心,我從四歲得法到現在沒吃一粒藥,所有的病都沒了,這不足以讓我堅信大法嗎?」她點頭稱是。最後,老師告訴我說叫我替她保密,別說她看了兩遍《轉法輪》,也替我保密不讓學校領導知道我學大法,我點頭同意回到教室。

剛坐下,老師便急匆匆的來找我,說一年級有個同學告訴了學校領導說你是大法弟子,現在學校領導找你去。我去了後,沒想到是逼我簽名,他們惡狠狠的說不簽不行,我堅定的說不簽,並順手將簽字的桌子一推,他們用各種手段嚇唬我,我心一點不動,沒辦法,學校領導走了。過後老師說真佩服我,要是一般的同學早就妥協了。我笑了笑,甚麼也沒說。一會老師又告訴我校長找我談話,讓我去辦公室。我動了一念:你們說的都不算,我師父說了算。一會兒我就看見校長騎自行車走了,這時老師又告訴我上課去吧,校長不找你了。我知道師父幫助我又過了這一關。從中我也體會到,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我們。

二、清除邪惡 放下親情

爸爸早已流離失所了,家中只剩下我和媽媽。2001年春天的一天,我剛放學回家準備寫作業,這時媽媽回來了,說半路上有惡警抓她,自行車也扔了。一會兒樓下就布滿了幾十名警察,揚言抓我媽媽進洗腦班。我當時只覺得黑壓壓的一片,覺得空氣中都布滿了邪惡。我們緊閉防盜門,媽媽靜靜的調整心態,背法、煉功。天漸漸的黑了,我看到了很多妖魔鬼怪,但它們不敢碰我,我媽媽身體周圍有,我想它們死了就好了,我這一動念,它們真的消失了。晚上9點了,我感覺非常的壓抑,邪惡的場很大,這時我找來手電,對著樓下的一名惡人一照,那人嚇得大喊:「幹甚麼?!」從他的聲音中能聽出他非常害怕,我想乾脆出去看看吧,於是我主元神出去了,我看到周圍有很多魔,我想有把劍就好了,正想著突然手中出現一把利劍,然後我用這利劍將那些魔全消滅了。之後我回來了,這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6點多了。

後來,媽媽為了不連累家人,被邪惡帶走了,我怕媽媽被「轉化」,不讓媽媽走。媽媽說中午就會回來看我,我才同意了。但媽媽中午並沒回來,我看到媽媽身旁有許多魔在走動,但沒一個阻擋媽媽的,我知道,媽媽肯定會闖出來的。果然,第二天晚上,媽媽正念闖出。但媽媽也不能在家呆了。

爸爸流離失所了,媽媽也要流離失所,我可怎麼辦,我哭了,媽媽走了我依靠誰呢?我想起了師父,我想起了大法,我要放下親情,不哭不鬧,好好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三、講真象除邪惡

講真象的次數很多,我想說三個我與媽媽在一起的時候講真象的例子,因為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回憶。

在2001年春節的前一天的晚上,媽媽拿回了十幾張真象豎幅,是用紙做的。那天晚上人們有放鞭炮的,放煙花的,到處都是。天一黑,媽媽就帶我出去了。我拿著漿糊,媽媽拿著刷子,我們就出去貼,我一點怕心也沒有,媽媽很願意和我在一起做,一會兒就做完了。回來後,我對媽媽說:「媽媽,我們貼豎幅時,我們周圍亮亮的,還有好多法輪,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們,邪惡早嚇跑了。」媽媽聽後很感動。

在2001年1月的一天,媽媽帶著我和一位妹妹出去做真象,那天晚上人非常稀少,媽媽拿著自動噴漆噴真象標語,當我們走到一個小胡同時剛噴了兩個字,突然從另一邊走出來兩個大男人,當時我就警覺了,我想這決不是正常現象,我一動念:你們兩個人看不見我們。果然,那兩個人就像甚麼沒看見一樣走了過去。等我們把剩下的字噴完後才鬆了口氣,真是有驚無險哪!

在2001年2月的一天,媽媽帶我去姥姥家,姥姥告訴我們說大街上有攻擊大法的標語。媽媽問我:「晚上我去將邪惡的標語毀掉,你去不去呀?」我二話沒說:「去。」當天晚上,我和媽媽便出去了。那天雪很大,到處是積雪,天很冷,但我不怕。當我們走近邪惡標語,我感到陰森森的,我知道另外空間的邪惡又在搗亂了,我不怕這些。因為邪惡標語是紙貼上的,所以我和媽媽用手撕,用腳踹,一會兒功夫就把這些邪惡標語處理了。往回走時,感覺身體熱乎乎的,一點兒也不冷了,我知道,慈悲的師父又在加持我們呢!

這5年多來,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中,有多少事情難以記述,但不管怎樣,只要我們盡力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師父就會給我們智慧和力量。最後,讓我以師父的《容法》中的一句話與同修共勉:「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謝謝大家!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