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10月20日】讀了徵文的通知後,心緒難平,既高興,又慚愧,高興的是我們全世界大法弟子可以通過書面的形式在一起交流我們多年來修煉及證實法經驗,互相學習,共同精進,慚愧的是自己做的離法的要求相差甚遠,人心凡重,就連寫篇徵文也被干擾,以至拖到現在。

我從以下三個方面向偉大的師尊及全體同修作簡單的彙報。

一、得法實修

我是一名下崗女工,今年48歲,於96年5月由母親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我的丈夫、女兒也都修煉)煉功後,我身體上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出現像師尊說的那樣,達到了一身輕,2001年我住上了暖氣樓,是頂樓,這在從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身體上的變化,是最直觀的證實大法,我單位的同事、同學、親朋、鄰居以及周邊的人也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是大法改變了我的身體,教會了我做人的準則,我與世無爭,與人為善,踏踏實實的按照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能夠使自己緊跟師尊,早日實現「圓滿飛升,同回天堂」的洪願。

二、正念正行

99年7.20以後,大法遭受迫害,同修們陸續進京上訪,我和母親及另一名男同修於2000年12月23日也踏上了進京的征途。在火車站,我用師尊給予的智慧順利通過了警察的盤問,可是到北京之後,由於歡喜心,在旅店被警察從我兜裏搜到了一個我們製作的小條幅和兜裏的900元錢,當時自己人心太重沒能上天安門證實大法,而是打車去了豐台區,在那裏我把真象資料及條幅做完,這件事至今回憶起來還深感遺憾。

在這幾年的證實法中,我用師尊給予的智慧,正念正行,有驚無險。2003年5月中旬,我們幾位同修到松江鎮的附近參加法會,由於組織的不嚴密,加上同修的心性參差不齊,導致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法會進行當中,我們所有參加法會的人員全部被圍困在屋裏,氣氛很緊張,當時有一外地女同修提出要上廁所,大家意識到不能配合邪惡,故紛紛衝出突圍,我是最後一個走出屋子,也是唯一最幸運從大門堂堂正正走出去的,看上去是常人在掩護我,其實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呵護,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決不能被邪惡帶走,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因為正法還沒有結束,我的使命尚未完成。從上午11點發生此事到下午3點40分我安全順利的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同時也解除了同修們對我的擔心牽掛,這是師尊的呵護,也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體現。痛定思痛,這次法會之所以失敗,以至當地同修10人被抓,關鍵是安全意識不強,對邪惡掉以輕心,同時全體配合不當,導致全體有漏,給我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帶來了損失。幾年來,我們用自己開的小店鋪(洗衣店)為證實大法做了一定工作,正如師尊所講的做甚麼都是給自己做的,我還要繼續遵照師尊的教導:「正念正行」。

三、救度眾生

幾年來,我們用自己開的小店鋪(洗衣店)的便利條件講真象,救度有緣人。在此過程中,我堅持遵照師尊的教導:「正念正行」。

我利用接待顧客的有利條件給他們講真象,無論買東西,坐車或參加外事活動等,我都能抓住機遇向世人洪法,救度眾生,但我覺得光向百姓們講還不夠,關鍵是還應走向政府官員及公、檢、法等有關部門的領導們講,讓他們明白真象,不去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同時也給他們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現在邪惡之首雖然下台了,但邪惡並沒有停止對我們的迫害。在證實大法走正自己的路,對邪惡不能掉以輕心。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體會,我現在還有很多不足,不能完全站在法的基礎上看問題,還有很多人心,但是我要在最短時間裏,去掉那顆還沒放下的人心與執著。

讓我們抓緊時間繼續做好師尊說的三件事,別忘了我們的史前誓約攜手共進,用我們證實大法的實際行動去迎接那普天同慶的到來!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記心懷
一生交給師安排
時刻不忘真善忍
早日圓滿回家來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