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朝陽市甄玉傑、田義利的遺孤田鴿的情況(圖)


【明慧網2004年10月18日】遼寧省朝陽縣法輪功學員甄玉傑、田義利相繼在迫害中死去,留下一個孤苦伶仃的十歲女兒田鴿。下面是田鴿的一些情況。

高精度圖片
田鴿

田鴿與父親田義利、母親甄玉傑

遺孤田鴿:女
出生:1993年11月6日
父親田義利,男,32歲(2002年去世時的年齡)
母親甄玉傑,女,28歲(1999年去世時的年齡)
家住地址:朝陽縣聯合鄉嘎岔村
現住地址:朝陽市西大營子鎮飲馬池村
現在情況:由姑姑田華、姑父王樹奎撫養
聯繫電話:13504211597
學校:飲馬池村小學四年級
電話:0421--2951456

失去雙親的田鴿,今年12歲,顯得非常懂事,媽媽死時她不滿七歲。問她:「媽媽呢?」她說:「媽媽─死─了。」當小田鴿說到「死」字的時候聲音變得非常小,顯得那樣沉重。是呀!這個字對於小田鴿來說將永遠失去的是母愛。她回憶起媽媽的事時說:「他們那天是早上走的,把我送到奶奶家,他們走了……」

後來她知道媽媽去世後,她說:「當時聽到消息時,我在姥姥家,我哭了,還有小姨都哭了。」問:「想媽媽、爸爸嗎?」孩子睜大了眼睛點了點頭。可憐的小田鴿現只靠親友的多方幫助,在姑姑家裏繼續她的學業。

由於江氏所發動的這場無辜迫害,給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帶來了災難,給小田鴿的童年蒙上了陰影。希望善良的人們能伸出你的援助之手,共同制止、早日結束這場迫害。

田義利、甄玉傑夫妻倆有幸在96年喜得大法。得法後的二人無論從身體、身心方面都受益匪淺,連漸漸懂事的女兒田鴿也跟著學法。全家人在大法的熔煉中,充滿著祥和、幸福。受益的他們也把大法傳給了鄉親們,有時達30多人煉功,並在自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夫妻二人在大法中的變化給鄉親們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99年江氏打壓法輪功不斷升級。田義利夫妻倆身為大法的受益者,抱著一片至誠,想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99年7月21日一同來到了北京。那時正值全國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最嚴峻之時,他倆並沒因此而懼怕,他們揭露邪惡,說明真象,特別是法輪功學員在北京遭受的迫害情況。為了安全他們晚上只能睡在涵洞裏。就這樣他們倆在北京呆了近一個月,在一次大抓捕中他們被衝散,甄玉傑被警察強行綁架。農曆7月初六晚上被非法押回朝陽的途中,中巴車行駛到北京至天津的高速公路段時,甄玉傑和一位新民的男學員跳下車,兩人不幸遇難。

這時在北京的田義利也三次被綁架,三次走脫,幾經周折回到家中,由於他怕惡人再次抓捕,白天只能在村邊遠遠的看著家,想晚上再回去。那時他遠遠看見自家門口很多人出出進進的。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那些人正在給幾日前剛剛分手的妻子辦喪事。晚上回家後,一進院子,一眼就看見了放在院子裏的棺材,他心裏暗想是不是老人這幾天為我們著急出事了,進了屋一看二老都安然無恙,他呆愣了:到底是誰那?親屬只好告訴他:「她就是你的妻子……」田義利此時的心情,也可說這個世界上已沒有言語來形容……。這時甄玉傑的弟弟把失去姐姐悲痛和怨恨發洩在田義利身上,所以像瘋了一般撲向田義利。田義利被送到下三家子派出所,非法關進朝陽縣看守所,一個多月後才放出。

各種壓力和失去親人的打擊,給田義利精神打擊太大了,帶著七歲女兒艱難度日。可是邪惡之徒並沒有因這一家面臨悲慘遭遇而就此罷休。下三家派出所還經常指使村裏去他家勒索錢財,每次200─300元不等,因此有人問田義利:「你那錢怎麼那麼方便,它們要錢你就給呀?」他說:「沒辦法,不給它們把我抓去了,就得向我要更多的錢呀。」就這樣在長期迫害壓力下,又因妻子的死,對他的打擊始終存有餘悸,他的身體也越來越差,於2002年農曆7月初3去世。就這樣小田鴿唯一的親人爸爸也離開了她。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