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救度眾生


【明慧網2004年10月16日】我是1995年9月得法的大陸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5年中,以法為師,堅定正念,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在師尊要求我們做好的三件事中精進不停。

一、環境靠我們去正

迫害之初,我的心在痛苦中熬煎,面對大陸的白色恐怖,不明白這麼神奇的功法,這麼龐大的修煉人群怎麼能說打壓就打壓,而且輿論機器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中沒有一句話是真的,全是栽贓陷害。

隨後,我和其他修煉人一樣,面臨的是人人過篩子,公司政法委書記兩次找我單位廠長要人,想把我揪出來迫害,單位迫於壓力廠長一連四次找我談話,要我交書、寫不修煉保證。這麼好的師父和大法蒙難,億眾弟子被誣陷為癡迷者,豈能縱容邪惡的迫害,因為我是大法的受益者。

我鄭重的對廠長說:「我工作幹的咋樣?過去一個一身病的人,現在煉法輪功後沒吃一片藥,沒耽誤過一天工,只因為有人誣陷我們,就要被審查,轄區片警和單位都不放過,又要交書,又逼寫保證,這一切都不可能。如果誰想了解法輪功或想學,我送給他書,否則沒有。法輪功好,我這個被你形容成像幌子的人,現在一身輕,這是事實吧,為甚麼聽信電視上的謊言!」

廠長為難的說:「這張調查表怎麼填?黨員幹部不許煉法輪功。」我說:就照實填,我煉功不是假的,這單位誰都知道。廠長略有所悟的說:「你還年輕,孩子還小,你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時一夜之間就是牛鬼蛇神,這表要報上,你、我誰也別想安寧,你寫個保證我就報空表吧!」

我沒有動心,繼續講大法給修煉人帶來的好處和為甚麼不能在危難時刻背叛慈悲的師父,背叛是連人都不配做的,他認同了我的觀點。可是在職工大會上他照樣傳達誣陷法輪功的文件,會後我徑直到廠長的辦公室,不管辦公室裏等待辦事的都是些甚麼人,就嚴肅的說:你不了解法輪功,這樣的文件你不能傳達,迫害大法有罪,不是你想說的也不行……。廠長在我的正氣中變得渺小,連聲說:我再說一句,我不姓X。以後他在會上說:大家知道我單位沒有煉法輪功的,那鍛煉身體是另外一回事兒,各行其道嘛!

幾經努力單位的環境變得寬鬆了許多。我開始找機會恰到好處的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象講給職工,天安門自焚偽案播出後,許多人被誤導認為煉法輪功到一定程度就要自殺、殺人,形勢又變得惡劣,職工們私下議論著道聽途說的消息,用狐疑的眼光猜測著我。我理智的把真象光盤拿到辦公室,分別找到本單位和外單位直接抓法輪功工作的有關領導,單個給他們放真象碟,他們看後都說:(天安門自焚)真是假的啊!我又把真象資料拿到辦公室送給大家並傳看光盤、有緣人紛紛明白了真象。

我的歡喜心起來了,竟把一條不是大法網站的消息傳播到職工中,影響很不好,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廠長得知後,大發雷霆,把我叫到辦公室,當著正在開專業會的職工的面趕我走,並說他如何對我好,我還是不停的宣傳法輪功,他讓我到公司新來的黨委書記那兒報到,單位不要我了。我馬上意識到我錯了,不該宣傳這帶有人心的不實消息,給大法抹黑,被邪惡鑽了空子。正如師父教誨的:「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我堅定信念平靜的說:「走可以。你對我好我知道,可是我告訴你‘法輪大法好’也是真心對你好,我不反社會、不反人民,我只是告訴職工我們是被迫害的,記住法輪大法好有福報。」我回到辦公室把手裏著急處理的文件送到廠長辦公室,正要離開時,廠長大聲說:你給我回來!

經過這件事我不斷反思,師父說:「那麼針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儘量不叫邪惡與舊勢力鑽空子,堅定正念就是最好的辦法。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大法弟子任何時候都應該走正,不能讓邪惡抓到迫害你的把柄。

在靜心學法、不斷純淨自己的過程中,救度眾生的力度也在加大,我和周圍的同修一道,人人都拿出最好的辦法利用多種形式在常人中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雖然時常發生身邊的同修遭到被綁架、被勞教、被判刑的迫害,但是都沒有影響我們助師正法,只是感到肩上的擔子更重了,要抓緊時間救度可貴的中國人。

二、一正壓百邪

師父說:「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我身邊還有無數的正神呢!我還有無數的法身都會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裏不穩,這樣的執著、那樣的怕心,舊勢力看見了就會抓住有漏之心迫害。」(《北美巡迴講法》)

7.20開始時,保護大法書是一件大事,我把書藏在哪兒都不放心。通過學法,認定是自己這顆心不穩,乾脆哪兒也不藏了就放在家中。這時一個輔導員找到我提到書太多,不好放,因為7.20前煉功點存的書,後來分在幾個學員家中,我說:「你要沒地方放,我給你放。」他說:「你有地方嗎?」我說:「你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氣,不會讓大法書少一本。」說完,自己也被自己的正念所打動,眼淚都流下來了。現在,這些珍貴的大法書都在有緣人手中,包括手抄本都是幾個人傳著看。

02年春節,市國安局突然來我單位調查我,說是上面下來的指令,領導層很緊張,檔案也查了,愛人單位也找了,而我本人不讓驚動。廠長一次次找我談話,還說這回我可保護不了你了,你到底幹了甚麼?我告訴他:違法的事沒幹,就是學法、煉功、吃飯、睡覺。這期間我也發現被人跟蹤,但不知為甚麼?後來這事不了了之。原來國安暗查我,單位和公司主管法輪功的領導層層寫保證,證明我工作如何出色,曾煉過法輪功但沒有任何「不法」言論等等,又與國安局領導沾親、攀近,在我甚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這事就過去了。正如師父說的:「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當我知道這件事情後,抓住契機,找到涉及此事的層層領導,首先對他們保護大法弟子表示感謝,隨後向他們繼續講真象,告訴他們這樣做的結果是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領導們一再向我表示感謝。

五年來,我按照師父的教誨:「講清真象是當前我們要做的事情。大面積的做,用你們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親朋、同學、同事不斷有人明白真象,有的拜讀了大法書,有的走入了修煉,有的人說只要法輪功平反了,我就煉。現在,周圍的環境很好,這一切來源於偉大的師父、神聖的大法。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