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4年10月15日】「我每天上午去講真象、發傳單,還得做真象資料,還得給同修送資料。不管多忙,下午要看兩小時的書,除此以外還要看師父的各地講法、新經文。每次出去講真象,路程都很遠,利用在路上的時間背經文、《洪吟》……」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1998年元月得法,今年70歲。1999年4月22日聽說何祚庥攻擊大法和師父的文章在天津教育學院發行的刊物登出來了。當時廣播電視報刊都不正面登法輪功的消息,這樣的誣蔑文章會在社會上造成多大的誤解和傷害呢。我煉完功回家,再也坐不住了。我找了一個同修去教育學院。

我們進了會議室,他們正談著。有一個報社的人發完言,我馬上就發了言,我說何祚庥是何許人也,你們知道嗎?你們不了解實際情況就登他的文章,他專門反對氣功,他的文章都是胡說。我講了幾個實際例子,我把煉功點真人真事講給他們。我邊說邊哭,在場的人都哭了。

我說你們這期雜誌不要再賣了,他們說:「後天你們來聽信兒,我們和上級領導研究一下。」

4月24號,我們按照第一次面談時說好的,又去了教育學院,他們不但不給答覆還來了大批警察強行驅趕煉功人。我親眼看見兩個警察拉著一個60多歲的男學員,一人拉著一條腿,頭在地上被擦破流著血。這個60多歲的男學員哭著說:「我不走。」我還看見四個警察把一個60多歲的女學員,兩個警察拽胳膊,兩個警察拽腿,扔到大門口處,她半天才緩過氣來。話還沒說被抓走的。

過了幾天,天津那個公安局長在中央電視台上說:「出事那天一個人也沒抓,到那裏說幾句話就都走了。」這真是彌天大謊。

* 做為大法弟子就應該證實法

從那時起我就到處去講真象。師父說:「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維護大法的作用是無法圓滿的,因為你們與過去和將來的修煉都不同,大法弟子的偉大就在於此。」(《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學習這篇經文,對我啟發很大,我就更加深入的向世人講真象救度眾生。在講真象過程中出現許多超常的故事,時間關係只舉四個例子。

一天中午一點左右,我騎車到同事家講真象。因為是中伏,天特別熱,太陽曬得肉疼。我心想,來片雲多好,剛想完,在我頭頂上出現一片黑黑的雲,還吹著像秋天一樣的風,吹得人心裏好爽快。我向四外一看,天都是亮的,就我這有塊雲。我心裏想師父照顧我,叫我多講真象,快講,這天下午走訪了三戶講真象,效果還很好。

有一次晚上到一個同事家,我不知道他住的地方。我們定的七點在車站見面,因為下大雨他沒來,我就想一定找到他。這時我騎車走到同事家小區大門口,我就進去了。過了幾個樓門,在一個中間樓門我把車停下來,這時樓裏走出一個老人,我問老人:××是在這住嗎?他說就住二樓,我到二樓一個門,一敲門出來的人正是我要找的,他看見我都驚呆了,問我老太太怎麼找來的,我開玩笑說是雨給我沖來的。

有一次騎車到一個很遠的地方講真象,他是某廠科長。因為不知他家電話,無法聯繫,我心想這麼遠的路,來回三個小時,他要不在家就把我給坑了。我到他門口敲門,他問你誰呀?他開門後見到我時說:「你是從天而降,十幾年沒見還是那樣一點沒變。」我說是煉法輪功煉的,坐下來從頭到尾的給他講,他說:「老領導甚麼也別說了,像您這樣的好人都這麼樣信法輪功,法輪功肯定是好,你今天來我家,我真是服了,我不但與您老有緣,我和大法也有緣。我休假在家,每天去很遠的地方釣魚都中午回來,你問問他們(他愛人和孩子),今天我去釣魚,車騎到那兒,不知道為甚麼沒下車就又轉回來了,我剛到家您就敲門,你們這大法神了,你們煉功人也神了,以後就在家看球了,球踢進一個是真的。」他還高興的說:「我認你乾娘吧。」我走時告訴他平時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白真象就是福。

有幾個同事他們都住得不太遠,我為了節約時間,我打電話通知一同事,我說:「我離你們都很遠,你通知他們都到你家來,我明天去,說我想他們。」他們聽說我來都很高興,因為20多年沒見面了,他們看見我都說20多年沒見面了,你還那樣沒變樣還那麼年輕。因為人多,提的看法也多,都得解答,整整答了一天。這家的主人剛出院,是胃癌晚期做手術,切開後已經無法治療又給縫上了。我的同事說活不了幾天了,這家主人說:「從這個大姐來以後我的胃一直沒痛。」要求我給他本《轉法輪》,他要煉功,我想這樣了還有救嗎?過幾天我給送書去,我和同事說:「這本書很珍貴,如果人不在世了你要好好保存。」他說找一個煉過功的人來教他練,你住的太遠就別來了。現在三年多了,他非常健康,成了一個活傳媒。

* 不能錯過一個有緣的人

我騎車到郊區某廠,找一個車間主任講真象,一路上背師父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師父還說:「看上去是你們為大法做了你們應該做的,實質上是你們在為自己全面的圓滿和回歸而做。」這時,我心情別提多高興,騎車也不累,講起真象來效果特別好。

市政府部門的一個處長平時人很善良,我去他家一進門他就說:「我找你找不著,你今天送上門來了,你為甚麼與國家對著幹,不叫煉就別煉了,還到處跑,講甚麼真象。」如此等等。我給他講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國家怎樣迫害法輪功、如何給法輪功造謠等,這次沒說服他。

轉年又去他家,還是不行。

第三年,我又去他家講。我問他:「你平時是個特大的好人,我了解你。為甚麼咱都是好人,我能明白大法好,你就是明白不過來?我為甚麼三番五次來你家,我為了甚麼?因為你受江××毒害太深了,我是為你好。歷次運動你都經過了,每一次死多少好人,最後都給平反了。」後來我講法輪功受多少種酷刑的迫害,打死多少法輪功學員,我一邊講他在那哭,這次他徹底明白了。

他為了報答我對他的關心,他和愛人說甚麼也不讓我走,非得留我吃飯再走。

為了不錯過一個有緣人,我去我的家鄉去講真象。在地頭上,在炕頭上,車間裏,辦公室裏,給刑警隊的人講,帶真象光盤給他放。親人們都說這個姑奶奶變了,她甚麼心都沒有了,到處講法輪功受迫害,講江××怎麼造謠,說我不是過去老幹部樣子了。他們都問我: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是不是都恨江××?我說:「他不值得我們恨。他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破壞大法,我們維護法,為了你們不受毒害,明白真象得福報,我們才這樣做的。」

為了不錯過一個有緣人,我認識的人很多,但不知他們住處、電話,我就到單位查工資冊,也有的單位用電腦查詢,每到一戶把他們聯繫的電話記錄下來,這樣知道的人越來越多,幾年來入戶講真象到現在500多戶。在集市上、汽車上、買東西、和與不相識的人聊天等方式,也有一、二百人。

幾年來,在正法過程中有苦、有難、也有辛酸,……。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中國國內的學員更了不起,在極大的邪惡壓力中證實著法,救度著眾生,都是了不起的、偉大的。而且大家做得都非常主動。不管是嚴寒酷暑,冰天雪地與大雨傾盆,無論世人態度如何,困難再大,大家都在堅持著。」師父這些話給國內大法弟子很大的鼓舞,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們的事師父都知道。

* 用智慧講真象如同用萬能的一把鑰匙打開他心中的結

我與某廠一個技術幹部講真象,說到法輪功,江氏集團酷刑迫害、造謠毒害世人等,她說:「你怎麼說我也不相信,這麼大的國家還說假話?不可能,我不相信。」我說:「是嗎?你為甚麼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到農村一呆就是八年?」我說到她的痛處,她馬上變了,她說共產黨說煤球是白的就是白的,他們有權想造謠就造出來,他們就是以假話維持他們政權。這回我再說甚麼她都相信了,還跟我一起說。這個被謊言毒害很深的人明白法輪功真象了,我很高興。

與某廠一個政工幹部講真象,像她這種搞政工的幹部更不好講,因為受毒害太深了。講到江集團如何造假時,她說:「我不相信,共產黨一向都是實事求是,沒有一點假的。」我說:「是嗎?你兒子是某醫院負責人,知道薩斯病死了多少人,你叫他講講。」她說,這可不能講,講了受處分,也沒飯吃了。現在共產黨變了,甚麼事都是假的。這時她臉紅了,我再說甚麼她都聽進去了,她還說我:「你好好煉吧,我們都支持你。」

給一個大夫講真象,他說我:「你是個老領導,我平時很尊敬您。您為甚麼這樣信法輪功,你可變了。」我講到天安門事件,都是江氏一人導演的,都是陷害、造假。江氏為了叫世人對法輪功仇恨,叫你們相信他們等等。他不信。我說:「你是大夫你應該知道呀,你們廠有一個人,因為領導認為有問題,此人受不了打擊,自己就把氣管給切開了,經過搶救沒死,都好幾年了都發不出聲音來。」他說:「是呀!氣管切開就是發不出聲音來。」我說劉思影是氣管切開的,還能發出聲音來,還能唱歌。他說:「我明白了,是造謠。」他用醫學道理找出好幾個疑點來,這一下把他明白的一面打開了。

* 發真象材料也用智慧去做,哪裏有問題就到哪裏發

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的講法》中師父說:「你們要維護法,你們要證實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況下你們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惡,更好的圓容大法,這是你們應該做的。」我在電視看到我市某街召開介紹經驗大會,會上他們攻擊大法,介紹他們怎麼轉化法輪功學員等,非常邪惡。我轉天帶著很多真象材料圍著那個街辦事處發,他們那裏到處都是巡邏的人,只要正念強,甚麼都做得到,用半天的時間都發完了。

有一次從明慧網下載的傳單是揭露我市某勞教所的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使大法弟子受盡各種酷刑折磨,有九名弟子被迫害致死。我知道那個惡警住的宿舍,就去他們住的小區把印有揭露他們罪行的文章的傳單都發了,有力的揭露了邪惡。

還有一次聽人說某地很少見到傳單,我去那裏發傳單,被人發現了。這人在三樓鬧,他說:「我叫警察來抓你,判你三年。」他在三樓鬧,我在四樓發正念。當我走到他跟前時,他眼都要瞪出來了,嘴閉得很緊都說不出話來了,如果我要是不跟他說話他都站著不能動了。我出於慈悲對他說:「你這是幹啥呀?你回屋看看這上面都是甚麼?」他馬上回到他自己屋裏。我當時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回到家後看師父《大紐約地區法會上的講法》,師父說:「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像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以後我再發材料時一進樓門就開始發正念。

* 叫世人當我們大法的活傳媒

師父說:「講清真象是當前我們要做的事情。大面積的做,用你們能利用的一切智慧去做,只要能救度世人就去做。」(《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我的鄰居家來了幾個親戚,我知道了,就到鄰居家去講真象。鄰居親戚中有一個人,明白特別快,當時他就給他的親人講起來了。這人沒有工作,專找人聊天,他說話很有號召力。我一看這人行,我知道他住的地方後,就悄悄給他送真象資料。他一跟人聊天的時候就講傳單上的事,成了一個活傳媒。

有一個修車點,天天有七八個人坐那聊天,有一次路過他們那裏,我說你們聊的是甚麼,他說全世界甚麼都有。到晚上我把兩張傳單放到他綁在樹上的網兜裏,轉天好幾個人圍著看,我給他們送了幾次,等我路過他們那裏時,他們聊的都是傳單上的事,他們也都成了活傳媒。

某修車點的負責人,我每次製作傳單都給她留著,有時來拿,有時我給送,凡是到她那修車的都叫他們看傳單,看完就被那些司機拿走。一次,我去送資料,有一個司機說:我從你這裏走以後,生意特別好(因為當時薩斯流行,都生意不好)。這位負責人說:「我們這裏都說法輪大法好,看了傳單明白真象得福報,以後你常來著點。」幾年來我發傳單上萬張,光盤近千張。

* 智慧都是從法中來

師父說:「你們的正念,你們所做的一切,都從法中來,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視學法。」(《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的講法》)

我每天上午去講真象、發傳單,還得做真象資料,還得給同修送資料。不管多忙,下午要看兩小時的書,除此以外還要看師父的各地講法、新經文。每次出去講真象,路程都很遠,利用在路上的時間背經文、《洪吟》,晚上入睡前還把一天幹的事過一下,看哪點做得對,總結經驗。在做大法工作的過程中,時刻按著法的要求,真正向內找,叫舊勢力找不到迫害我們的藉口,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腦子裝的都是法。師父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路》)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