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揭露大連教養院迫害內幕的信件(二)

【明慧網2004年10月12日】這是由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的大法學員轉出的,揭露大連教養院惡警,以及受惡警指使的勞教人員等,對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

以前,大連教養院這裏沒有女子勞教人員,她們通常被送往馬三家等有女子教養院的地方,離家偏遠;現在,雖然她們的親屬朋友很慶幸自己的親人沒被送往異地條件艱苦的地方,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這裏的女子大隊當初就是專門為迫害女法輪功學員而設立的。女子大隊的管教在這裏充當著極為不光彩的角色。

一方面,教養院極力掩蓋其醜聞,上電視造假宣傳,把那些兇手、惡警美化成「善良關愛」「春風化雨」的典型,並以獎金、提升做利誘。另一方面,在新聞封鎖、權法黑暗的掩蔽下,利用追求功利、黑心腸的壞人,使用卑鄙下流見不得人的手段,為提高所謂的「轉化率」,加重迫害這裏的大法學員,許多勞教人員成了打人幫兇、從犯,犯下了殘酷迫害無辜善良的罪惡。

男大隊長劉忠科、郭鵬在院裏和610的組織下,外出學習、研討了一些邪惡的迫害手段回來後,從將近元旦開始,在換屆之前,又進行了一次喪盡人性的所謂「轉化」。

2003年11月28日,隊長羅曉晨將大法學員鞏發玖強行嚴管。羅曉晨平時對大法學員專橫、苛刻,欺詐無信,揚言其有權將大法學員每次加期五天,並送嚴管,多人受其害。

大法學員鞏發玖,52歲,瓦房店人。初到大隊時遭王殿明毆打,王殿明雖受大隊唆使和慫恿,但他違法傷人,行為惡劣,最終在鞏發玖的堅持下,不得不當眾檢討, 並答應承擔部份醫療檢查費用100元,作為警戒,羅曉晨為此負責。11月中旬始,鞏發玖身體不適,醫院要轉診,羅曉晨卻惱火並一再拖延,終於以鞏發玖沒錢和不能堅持勞動為由,將鞏發玖塞進一個小屋,幾個四訪和隊長上來將他摁倒在鐵床上,雙手銬住,不許動彈,開始了嚴酷的嚴管。

因為《院務公開》中對隊長和幹警有明確規定:嚴管不超過七天,戴刑具者不得超過10天,禁止無故加期、嚴管、上刑及毆打犯人。鞏發玖認為羅曉晨和大隊的行為已違反《教養法》中對執法幹警的相關規定,所以從12月12日開始絕食,並聲明羅曉晨應為其惡行負責。劉大隊長進來,指責鞏發玖,並拿出院規院紀來念,鞏發玖要求念部份《院務公開》的相關內容,劉轉身走了。三天後的下午,兩四防人員突然將鞏發玖銬著吊起來,開始新的折磨。下午時間,因體力不支,鞏發玖昏厥過去。等他甦醒過來,羅曉晨叫四防人員又把他吊起來,鞏發玖出現嘔吐,直至又昏過去。放下來再甦醒過來時,他們又一次把老人吊起來,鞏發玖不住的嘔吐,但吐不出東西來,又昏了過去,直至醒來時,抽搐不止。

一個老人, 為甚麼要受到這樣的折磨?就是因為他們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堅持做一個好人。想到他們付出的每一分鐘,都震撼著我的心靈,震撼著我的良知本性。我們相信,邪不壓正,不能讓這樣邪惡的迫害再持續下去了,讓我們一起來關注這裏的一切。

接下來,他們把銬降下來,把鞏發玖兩手抻直銬在兩邊床架上,中間放個馬札,坐上不得動彈,又開始了整天24小時不讓睡覺的折磨:一天、兩天、五天、十天……一打盹就打一下,鞏發玖堅持不住時,惡警有時一拳砸來,有時照臉上、腿上就是一腳。一般的人這時就會出現生命危險,甚至昏死過去。而他們卻利用這種方法,在這種超過身體極限的多重迫害下,在直至昏迷或神志不清時逼迫學員承認他們所謂的轉化,這不邪惡嗎?!

他們一天天等待著鞏發玖也許哪一天會倒下,哪一天會妥協。在他們等待的時候,羅曉晨又被調到「新樓」用類似的手段,甚至更惡的招數,參與了對更多的大法學員的嚴酷迫害。大法學員瞿飛已被嚴管兩月,雙手銬住,兩腳吊立。這時(在原四樓)又將他大十字型吊起,日夜不讓睡覺,不許活動,不許休息,雙腿雙腳又腫又粗,目不忍睹。就在三月份,瞿飛便經歷過一次,被幾個四防人員打得直至昏死過去,心臟停止跳動。惡人找了塊門板,抬到春柳醫院搶救了數日。過後,大隊卻讓瞿飛簽字,向他父親要錢作搶救和醫療費用(瞿飛26-27歲,父親是軍長)。此時,瞿飛再一次處於生死交關之際。

在新樓,在二層幾個隔離封閉的小屋裏,很多大法學員被一批一批的架到那裏,兩個四防人員輪番守一名大法學員,十字型銬在兩床中間,不准睡覺,打手拳腳相加,有的吊起來,腿腳腫得可怕;有的滿臉是血,有的被鼻灌白酒。行兇的主使者是姜重九、郭鵬、羅曉晨。隨後還有一幫四防人員做幫兇、打手,而且院長郝文帥親自參與。當然他們不敢對外透露,這些迫害都是偷偷的幹,秘而不宣。他們就是這樣對外欺騙著外面的民眾,對內以最殘忍的手段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學員。讀者們,您和您的朋友可知道這些實情和大法真象?你們可曾認識與這裏有關的人?

而這邊,鞏發玖以他堅強的意志,一天一天的堅持下來了,持續了近40天無休的日日夜夜,900個小時。

到春節了,隊長劉忠科說他要調走了。人的工作是可以調動,但是,迫害大法學員的罪惡卻不會因為任何調動而改變,也不可能逃脫罪責。

2002年6月,景殿科、劉忠科、宋恆岳把大法學員石月利(55歲,大連馬欄子人)弄到小屋,用被蒙頭,一齊亂打,僅劉忠科就抽打了40鞭子。石月利被折磨得直到現在腿還腫得一摁一個深坑。還有2003年十﹒一,十幾個人把大法學員劉喜永(63歲,金州石河人)又推又扭,眾目睽睽下塞到小屋裏,又砸又打又灌食;劉喜永被反扭著銬得難受,一下把銬子掙斷了,劉忠科卻用髒布往劉嘴裏堵,將劉喜永門牙打掉兩顆。2003年3月,大法學員孫時珍(50多歲,大連灣漁業公司人)被打得幾次昏死過去,不省人事,四防人員掐人中弄醒後,再接著打。孫時珍被蒙住頭猛烈打擊時,門牙也被打掉一顆。因傷害嚴重,孫時珍被保外就醫。參與的四防有李小平、孫風良等多人。不知道劉忠科的記事簿和向江××邀功的「功勞簿」可記得詳細真實?劉忠科的家人、親朋知道他都幹了這些事嗎?在此也正告那些參與迫害的惡人、幹部和警察:今天你們被江××認可的迫害好人的「功勞」,明天全部是你們罪惡行徑的見證。

大連教養院調來於靖康、李月兩個打手,給絕食抗議迫害的大法學員野蠻灌食。李月, 21、22歲,革鎮堡棋盤人;於靖康,20多歲,曾任少管,中山區三八廣場及民生街住。他們每天中午吃飯時來到鞏發玖這裏,若鞏發玖堅持不吃飯,他們就狠打,再灌食。他們給鞏發玖頭上戴個帽子,動起手來更不顧忌,猛砸一通,打得老人頭暈目眩,頭皮像撕開一樣,打得身上腿上痛得難以忍受。有時鞏發玖被打得頭暈,肚裏東西吐得滿臉;有時惡人把灌洒的稀飯用掃帚在鞏發玖臉上掃,卻幾個月不准他洗臉洗手;惡人有時突然踏翻凳子,抓起鞏發玖兩腿,再仰面丟到地上,鞏發玖的兩手卻在後面銬著。如此一個月後,隊長上來找鞏發玖,承認他沒有錯,加期不成立,體檢費由大隊解決,將鞏發玖送回班裏。

在大連教養院,還有許多大法學員在遭受迫害。

劉忠科:加餐部主任 (科長) 姜重久:八大隊正大隊長
羅小晨:四大隊 孫教:新來教導員
宋恆岳:動力科 賀××:生產大隊長
郭 鵬:院部(院長助理) 王也偉:管教大隊長
景殿科:五大隊 李茂江:中隊長 (新升任男隊隊長)
郝文帥:院長 吳文來,韓為,楊隊長,袁玉都是新來隊長

當時被關四防人員有:房澤文, 王文章, 陳龍, 呂廣文, 孫作虎 (旅順人),洪升(瓦房店人),鄭華(開發區人), 王連波(莊河人), 徐國慶(開發區人),崔新雨(凌水人),遲廷東(普市),李月(甘井區棋盤)等等, 每人各異表現也不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