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揭露大連教養院迫害內幕的信件(二)

【明慧網2004年9月23日】這是由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的大法學員轉出的,揭露大連教養院惡警,以及受惡警指使的勞教人員等,對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

2003年底至2004年初的強制「轉化」迫害

2003年10月27日至11月10日,大連教養院八大隊正大隊長劉宗科、大隊長管教郭鵬去長沙參加每年一次的勞教系統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負責人的會議。主要目地是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學員的邪惡手段,怎麼能夠達到強迫大法學員放棄修煉的目地。11月10日回到教養院後,在院長郝文帥、副院長張子良、紀檢辦主任姚尚崗等的參與下,制訂了對當時20餘名堅持修煉的大法學員的一套有計劃、有組織、分期分批強制轉化的實施辦法,改變從2003年4月起實施的隔離大法學員後,由邪悟者所謂幫教為主的轉化形式(對個別大法學員施以暴力、體罰、加戴刑具等情況也經常發生)。

他們為了封鎖消息,掩蓋罪行,把這次強制轉化地點轉移到教養院新建的一棟樓內(此樓沒有大法學員)。主要採用的邪惡手段是:1、長時間吊銬;2、不讓睡覺,一閤眼就拳腳相加;3、邪悟者所謂的「幫教」,包括女隊的邪悟者;4、電棍電擊;5、恐嚇加期;6、對以絕食抵制迫害的大法學員灌酒。

在人員上他們做了精心安排,在管教方面從八大隊選派管教大隊長郭鵬、教導員姜同久和兩個中隊長羅曉晨、盛瑞,從機關和其它大隊抽調幾名幹警。到四防挑選7個因滋事而被勞教的人員李月、於葉楓、潘雲龍等。這些管教和四防都搬到新樓長住。

在2003年12月15日開始實施強制轉化。每一批強制轉化3名大法學員,15天為一個周期,共做了三批,九名大法學員,其中第三批3名大法學員在新樓呆了28天。他們先用欺騙的手段把大法學員騙到新樓後,單獨關在三個不同的房間,把大法學員吊銬在兩張床之間,手與身體呈十字狀坐在馬札上,頭上帶拳擊帽,晝夜都不准睡覺,兩個輪流看守的四防一看到大法學員眼睛合上就拳腳相加。管教人員頻繁巡視,若發現大法學員睡覺就給四防加期。在這種情況下,四防毫不敢懈怠,一發現大法學員睡覺就下毒手。院長郝元帥、副院長張子良、紀檢辦主任姚尚崗經常到新樓查看轉化情況,有時親自出馬,在他們暗中授意指使下,迫害的情況極為嚴重。

其中對一個大法學員的迫害經過如下:去的第一天,雙手吊在兩床之間坐在馬札上,不准睡覺。第二天開始,女隊邪悟者來「幫教」,「幫」到第七天,大法學員提出十個問題,邪悟者回答不,就不「幫」了。第三天開始加大迫害力度,由坐著吊銬轉為斜著站立吊銬。站著吊銬了三天,腳腫得很厲害,連腳外側骨頭都看見了。紀檢辦主任姚尚崗經常來談話。當大法學員質問他「我沒違反院規院紀,為甚麼採取這樣的手段折磨大法學員」時,他竟明目張膽的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看到大法學員的腳腫得很粗,都發黑發烏了時說「你的腳再有24小時不活動,就得壞死報廢了」,卻不給鬆開活動。銬到第八天,邪惡之徒又加重迫害。教導員姜同久打了他一頓後,說「回去充足電棍再來教訓」,並且安排了四防李月、於楓來做工作。看這位大法學員還堅持修煉,李月就叫吊銬著、撅著,並拳腳相加。第九天還是站著吊銬,但沒有電他。

大法學員石月利絕食4天抵制迫害,第五天教導員姜同久、管教大隊長郭鵬強行灌酒(指使四防於葉楓等),灌的是一斤一瓶的紅星二鍋頭,大約灌了七、八兩。

* 法輪功學員林維珠遭長期吊銬、灼烤酷刑

另外,在2003年10月27日,大法學員林維珠、趙傳海、瞿飛三人給大隊寫信。大致內容是: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學員被抓是非法的,要求恢復大法名譽,釋放所有被關押大法學員,拒絕勞動,要求公開煉功。之後邪惡之徒把三人送去嚴管,整天躺在沒有床板和被褥,只有幾根鐵條的床上,兩手銬在床兩側, 兩腳懸空吊銬在床頭。這種狀況, 三人中持續最短的也在半個月左右。後來改為白天吊銬在兩床之間坐在馬札子上,晚上只讓睡四個小時。長期不讓洗臉、換衣服、刮鬍子、理髮,臉上的灰很厚,頭髮、鬍子老長像「野人」一樣。

2004年2月10日,林維珠是第三批被騙到新樓的大法學員。為了不讓從八大隊到新樓的過程中被人看到林維珠的「野人」形像, 在2月10前幾天給他刮了鬍子,理了髮,洗澡。在15天周期裏,惡警採用了長時間不讓睡覺,長時間吊銬, 毒打等邪惡手段都沒能達到目地,又開始第二個15天周期的強制轉化。在這期間採用更為卑鄙下流的手段,大隊長劉忠科多次去新樓叫囂:無論用甚麼辦法,也要讓他轉化。在他的言論影響下四防用打火機烤他的手,把手銬完全卡死,手腳腫得很厲害,顏色發烏發黑,按下去不是一個坑而是一個洞,四防潘雲龍用拖鞋把林維珠打得滿臉是血。

這期間,無論怎麼被迫害,林維珠始終心態祥和,四防私下裏都佩服他,在被問到轉化不轉化時他說:「橫豎都是死,只要不死,就堅修大法。」惡警們認為這樣的折磨,摧殘人是根本承受不了的,最多只能頂幾天,而林維珠卻能坦然面對。他們理解不了,一度打算送他去精神病院。由於林維珠做得好,金剛不動,惡警始終沒能達到目地。

由於大連教養院幹警換崗調整等表面原因,在2004年3月9日停止了這場「轉化」。所有的管教、四防和第三批3名大法學員從新樓搬回到八大隊。林維珠因為堅持修煉仍被嚴管至今,但可以睡覺了。在這次幹警調整中,郭鵬,姜同久因為迫害好人「表現突出」,郭鵬由管教大隊長提升為院長助理, 姜同久由教導員提升為八大隊大隊長。

「十字架」狀吊銬、40天不讓睡覺

2003年末,53歲的大法學員鞏發久不配合邪惡,拒絕勞動,被送去嚴管遭到迫害。一開始,他們讓鞏發久躺在沒有床板和褥子,只有幾根鐵條的床上,雙手銬在床兩側。13天後鞏發久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被指使的四防把鞏發久的兩臂伸開站立著吊銬在兩床之間,呈「十字架」狀,整整一個下午,鞏發久的身體出現劇烈反應,不適,嘔吐,腹部劇烈抽搐,並昏倒。

在八大隊大法學員被迫害得昏過去已經是司空見慣了,如:大法學員孫時珍2003年農曆初十,元宵節,也是「十字架」狀吊銬不讓睡覺,最後昏迷了,四防按人中穴直至清醒過來繼續迫害。大法學員瞿飛2003年2月末3月初同樣是「十字架」狀吊銬不讓睡覺,多名四防拳腳相加,昏迷過去心臟停止跳動。他們用門板抬到中心醫院搶救,住院多日,費用讓其自己承擔。在鞏發久昏倒的情況下邪惡並沒有停止迫害,在向隊長彙報之後,四防只是把吊銬的高度降低到可以坐在馬札子上,但是晚上不讓睡覺,白天晚上始終是吊銬著坐在馬札子上,時間長達40天之久,只要一睡覺,就被看管的四防叫醒。後期為了進一步施加壓力加重迫害,四防孫忠虎還經常用拳頭、腳,踢打鞏發久的頭,並以打大法學員開心取樂。

根據掌握的情況來看,在嚴管的大法學員戴幾個手銬,怎麼戴,能不能睡覺, 睡多長時間等迫害方式的決定權在大隊長一級的手裏,所以當時的八大隊大隊長劉忠科,中隊長羅小晨(二人現已調離八大隊)等人應對這次迫害負責。他們的目地是想讓鞏「認錯」進而「轉化」。由於大法的威力神奇,鞏發久雖然40天沒睡覺,並沒有感覺十分睏倦。到了春節他們看到達不到目地,才鬆開了一隻手銬。

2004年春節後鞏發久再次絕食抵制迫害,絕食持續一個月,惡警每天給灌食一次。每次灌食前都要被四防李月、於靖康毆打,有時他倆隨意迫害鞏發久,一人抓起他的一隻腳,這時兩手仍然吊銬在兩床之間,身體懸空,大頭朝下然後把腳向地面扔。還有的時候他們把灌食後洒在地上的飯用掃帚掃完後,用這把髒掃帚在鞏發久的臉上掃來掃去,使幾個月都不上洗臉的鞏發久更加慘不忍睹。

大法學員劉喜勇,63歲,2003年10月在嚴管時,四防洪生將其雙手斜著吊銬在雙層床上床下床之間兩手伸直,痛苦難忍,劉喜勇一用力將一隻手銬掙斷,報廢。四防陳龍在劉喜勇喊「大法好」時,將劉喜勇兩顆牙打掉,並用髒布堵他的嘴。大法學員石月利在2002年也被惡人用筷子撬掉一顆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