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歌唱家關貴敏致山西家鄉父老的一封信(錄音)

【明慧網2004年10月12日】

錄音:著名歌唱家關貴敏致山西家鄉父老的一封信

Real格式在線收聽
(6分26秒)
Real格式下載收聽
(2.1MB)
MP3格式下載收聽
(3.7MB)

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家鄉的父老鄉親們:你們好!

我是關貴敏,一個土生土長在山西長治的人,我離開家鄉已經快三十年了,但一刻也忘不了生我養我的地方,我現在身在美國,卻也不時的有人來,捎來家鄉的消息。現在資訊也非常發達,長治市的事情有時也會登在外國的中文報紙上呢!

我經常想起在長治農校的老同學,還有在清華廠,淮海廠工作過的老同事,在北關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等,現在都可能退休了,自從我1978年調到北京,見面就很少了,大家可能只是在廣播,電視裏聽我唱的歌,甚麼「青春啊青春」,「我們的明天比蜜甜」等,但我最愛唱的還是「太行頌」,和「那就是我」,我一直唱到了美國,是因為這些歌最能表達我對家鄉的思念。

大家知道,我從出名以後,身體一直不大好,1983年被醫院診斷為早期肝硬化,走到那裏都帶著藥,用了許多辦法,從民間的偏方,到給末代皇帝溥儀看病的御醫,也給我看過,都不能解決問題,最糟糕的時候走15-20分鐘路,就累的滿頭大汗,還練過不少氣功,也只不過起一點緩解作用,直到1996年3月我學了法輪功,才真正解決了問題,我現在身體非常健康,這幾年我才真正體會到甚麼是無病一身輕。可是,這麼好的功法,卻受到江澤民集團的無理打壓,

年紀大點的人都經過許多政治運動,那一次還不都是冤假錯案,從反右,文化大革命,上至國家主席,下至普通平民,多少人受到不白之冤,最後才知道全是栽贓陷害,這一次鎮壓法輪功的運動,更是這樣,江澤民為了消滅法輪功,不惜動用國家機器,用盡一切手段,造謠,污衊,扣帽子等等。

說我們在搞政治,實際上法輪功和政治一點邊也沾不上,如果沒有這場鎮壓,我們也不會到處去講清真象,一個人平白無辜的被別人污衊為壞人,生活和工作都受到影響,人們見了你都躲避,而且連申訴的地方都沒有,你只要給別人講,就說你在搞政治,或是被政治利用了,怎麼說也是你不對,只許你老老實實,不許你亂說亂動,這都甚麼時候了,還用這些土辦法整人,大家想想,還能行麼?

說煉法輪功的人殺人,在天安門搞自焚等,這更是無中生有,法輪功的法理是教人做好人,並規定不許殺生,也不許自殺,現在國外有很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煉法輪功,沒有一例殺人或自殺的,相反的到處受到歡迎,由江澤民集團鎮壓開始時,全世界的20多個國家有人煉法輪功,現在發展到6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人煉法輪功,並且受到一千多個褒獎,別的國家政權也沒有受到任何威脅,人家也沒有說被外國敵對勢力利用了,咋在中國就甚麼都成了事了呢?在中國,只要是領導,決策錯誤,也要硬著頭皮說成是正確的,難道老百姓就這麼好哄?

我從小在長治長大,知道家鄉的人們都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希望大家靜下心來仔細想想,很多煉法輪功的人並不是熱血青年,容易衝動,容易被人利用,恰恰相反,很多煉法輪功的人都在中年以上,有著成熟的思想,並經歷過許多政治運動,有很多人見多識廣,這些人能輕而易舉的被利用嗎?在國外,煉法輪功的有白人,黑人,黃種人,等等……越來越多的人來煉法輪功,希望大家多問幾個為甚麼?難道這些人都是傻子,都是敵對勢力?

現在國內執法機構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近乎中世紀的野蠻,當權者卻極力封鎖消息,不敢讓人知道,他們用的酷刑比電影,電視裏描寫的那些還要過,像電影「江姐」,渣滓洞,白公館裏的酷刑都比不上,這些聽起來好像是不可能,但確有其事,海外許多媒體都有揭露,我相信有點正義感的人,是不會這樣做的,但是他們畢竟是這樣做了,法輪功的真象總有一天大白於天下,那些行惡的人,終將會得到他應有的報應,江澤民以「群體滅絕罪」,已經被告上了好幾個國家的法庭,還有那些為江氏賣力的不法官員也逃脫不了幹繫。

法輪功對於每一個個人來說,就看你對「真,善,忍」是甚麼態度,而不是要針對哪個政府、團體,你想來煉,沒人強迫,你不想煉了,想走就走,沒有人攔你,參加甚麼活動都是自己想做的,根本不存在甚麼精神控制,試想全世界60多個國家成千上萬的人在學習法輪功,怎麼能去控制人家呢?哪會像在中國,只許你聽一個聲音,甚麼都成了秘密,動不動就是和海外敵對勢力有聯繫,不是事也要找點事。

我說這些,也是希望鄉親們不要被謊言所欺騙,法輪功奉行的「真,善,忍」精神,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的,我不相信貪污腐化,道德敗壞,隨便整人,這些人都會是好人?我想時間會說明一切的。

各位鄉親,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一起工作過的同事,以及所有我認識的人,祝你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敬禮!

關貴敏
2004年10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